[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温海波匿名抛出“耿和的声明”,看当局的伎俩、手段与终极动机
(博讯2006年9月18日)
    作者 : 贺伟华
    
     文章摘要: 在高律师家庭出现经济困难之时,我们人人都从内心深处想给予高律师家庭以及时的经济援助,为什么其他人都没有获得这种机会。却恰恰相反,这个机会给予了一个出面证实高律师承认自己违法的人!温海波用借出三千元来说明他的一切言论来可信度,证明他的言行不但出自好意,而且是“真实”的。这种当局对温援手高家的特许及杜撰“耿和声明”的特许是如此巧妙的结合在一起;这种相互引证的手段是如此的高明;这种威逼恐吓下让“耿和”几次出面证实声明“真实性”的行为,无不说明了这一切都是出于政府当局蓄谋已久的巧妙计划与安排。 (博讯 boxun.com)

    
    2006年9月12日,在高律师被捕将近一个月、海内外网络出现匿名“耿和的声明”几天后,高律师的前助手终于顶不住国内外普遍一致的质疑与声讨之声的压力,接受自由亚洲台采访而透露出自己就是匿名信《耿和的声明》发布者。
    
    在《自由亚洲台:公安联系高智晟助手称案件进入预审程序》采访文稿中他是如此回答记者提问的:“一周之前吧。开始是这样,北京公安的人找到我说,耿和那边,说耿和那边,因为家里的存扣什么的被暂扣了,公安机关那边预审了,要暂扣,所以耿和经济上有些困难,问我能不能提供一些\x{5e5a}助,我就给她拿了三千块钱,通过公安交过去。然后没过了几天,耿和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就说现在高律师在(看守所)里面给她写过信,……简单地说了一下(说)高律师在里边挺好的,没有受到什么人身伤害。耿和说这是高律师在信里面这样说的。……然后她上次给我打电话,有一个比较急的是,让我\x{5e5a}她发一个声明,我是在网上已\x{5e5a}她发过的。
    
    记者:“就是高律师的事是她的家事,不需要外界再关注了…”
    
    温海波:“对对对。之后我和李和平律师他们商量过,李律师他们那边的意见就是说,觉得这个声明不是出于耿和本意。后来,她那边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就说还是要发那个东西,可能她那边也有一些压力吧,如果不发的话日子可能会更加不好过,也是出于尊重她本人的意见,我就在外边\x{5e5a}她发了这个声明。”
    
    由于这个声明明确的表示“高智晟触犯法律一事,是应由我们家庭内部解决的事务,我们相信政府会依法办事,做出公正处理。”“作为家属, 我们不会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也不会授权任何人、签署任何法律文书。”从而以耿和的名义、甚至是以高自己口信的名义承认了高智晟触犯刑法,并拒绝聘请律师、拒绝司法援助!
    
    结果导致了国内外普遍震惊与质疑,认为超乎想象、不可思议的人们也都带着种种的疑问继续追问相关事件的事实真相与内幕,得知郭飞雄律师在2006年9月7日曾经坚决阻止发布这份“没有本人亲笔签署”的声明,然而在当局的压力之下,温海波最终还是匿名发布了这份声明,绕过高律师本人,其亲人与助手在某种压力与精神控制之下被迫声明而坐实高律师“触犯法律”,并声称拒绝外界的法律援助。企图达到当局所期待的打击国际国内营救高律师各政治团体、民主国家的信心;阻断高家与外界的一切联系;禁止高家亲属为高智晟聘请辩护律师,并最终达到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高智晟律师的目的。
    
    从耿和自证丈夫有罪到拒绝为高聘请代理律师;从高的助手无可奈何的匿名声明到最终透露部分真相,我们可以从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看到黑 箱操作下政治恐怖与威逼利诱是如何的扭曲着人们的灵魂、控制着人们的思维、主宰着人们的行为。当局竟用这种文革时期灭绝人性的政治操作手法来强迫家人放弃对直系亲属的法律服务和合理捍卫,而由家属亲自出面宣称亲人被抓被押是罪有应得。对当事人来说,是一种怎样的心灵煎熬与痛苦选择?对中国的法治建设,又是一种怎样的背叛乃至于枉顾一切人间正义的倒行逆施!
    
    我不是法律从业者,但连我都明白一个司法诉讼的基本常识“谁起诉,谁举证”;我更明白另一个“无罪推定”的司法原则,在没有当事人违法的证据之前,政府不能任意逮捕、拘禁、绑架、扣留当事人;政府更无权事先假定当事人有罪,然后绑架、圈禁当事人及其亲属,然后再威逼利诱、酷刑摧残、精神折磨与诱导当事人做出无效的非法“口供”。这种人治强权暴政下的“有罪推定”,严重违背的法治正义与司法公正,导致了无尽的人间冤狱、民间积怨与仇杀!
    
    由此可见,在肆虐的国家公权力与非理性统治力量的威逼与胁迫下,不光有关“耿和的声明”必定是假,而且后来浮出水面声称自己是转达高律师本人意愿而匿名发布“耿和声明”温海波之言论也是在当局威逼利诱下的违心之言;也是无法代表高智晟本意、不足取信的荒谬之词。
    
    事件的真相只能在高律师不受胁迫的情况下,在独立公众媒体、国际人权组织的直接介入,在当局无法对其人身安全与个人命运构成威胁的情况下,由高本人陈述或由国际独立诉讼代理律师与高见面交流之后,才能够得以了解与证实。
    
    作为一个长期从事法律工作、具有国际声望的知名律师,高智晟从始至终都是遵照国家宪法精神及法律条款为民伸冤、捍卫正义,又何来违法一说,他不可能亲口承认自己没有的违法行为。这种违背当事人本意的任意杜撰并胁迫高智晟身边工作人员予以从旁证实的无耻行径从根本上暴露了政府企图妄加罪名、重判高律师的罪恶动机。
    
    在高律师家庭出现经济困难之时,我们人人都从内心深处想给予高律师家庭以及时的经济援助,为什么其他人都没有获得这种机会。却恰恰相反,这个机会给予了一个出面证实高律师承认自己违法的人!温海波用借出三千元来说明他的一切言论来可信度,证明他的言行不但出自好意,而且是“真实”的。这种当局对温援手高家的特许及杜撰“耿和声明”的特许是如此巧妙的结合在一起;这种相互引证的手段是如此的高明;这种威逼恐吓下让“耿和”几次出面证实声明“真实性”的行为,无不说明了这一切都是出于政府当局蓄谋已久的巧妙计划与安排。
    
    从断绝高家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到软禁隔离高律师可以信任的最坚定、最坚强的朋友,到切断高家的一切经济来源,到突然抛出“耿和的声明”,到温海波出面“证实”这一切,我们得以看出其中的各种安排是如此的用心良苦,就像一个运转精确无误的机器,紧密配合而指向一个最终的目的!在这漫长而炼狱般的三十天时间里,被分割而条块隔离起来的人们突然间丧失了自己的独立判断与思想能力,而成为了一个服从于专制统治机器需要的、唯命是从的螺丝钉!以至于直到今天,我们才得以发现这一切都是为重判高智晟所做的前期铺垫与准备。
    
    然而,托他人之口又如何证明高律师曾经承认自己“违法”?托他人之手又如何能够真正证明“耿和的声明”源于高律师的本意(口供)?这种沸腾起来无法证实的谣传又如何能够说明不是酷刑虐待与精神摧残、精神控制下的违心之言?
    
    虽然我们至今还无法想象这种精神摧残与虐待手段是达到何种境地;虽然我们还无法证明温海波是在一种怎样利诱与要挟之下,违背一个法律从业者的基本良知,而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但是,我们根据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根据中共当局的惯用手段,已经能够清醒的洞察当局终极目的与动机,在高案进入司法程序的关键时刻;在大声疾呼法律援助高律师的郭飞雄等良知人士纷纷被捕之后,我们最关键的首要工作就是为高聘请抗拒强权压力而始终保持职业操守的良心律师;在最后的关键时候,我们最需要国际社会、民主国家、人权组织的直接介入;需要全人类动用一切可知利用的资源来阻止当局的罪恶行径!
    
    如果说,高智晟被捕重创了六年来,在中国蓬勃发展的法治建设、公民维权事业的话,那么,高智晟的冤狱,则意味着一个追求法治正义、捍卫公民权利的维权时代的结束;意味着一个无权可维、黑社会肆虐、以暴易暴黑暗混乱时代的来临。高智晟维权时代的终结,并不是黎明前的黑暗;对中华民族及中国人民来说,则意味着再次步入文明浩劫与历史深渊!当理性与良知的人类无法用法律的力量阻止一个法西斯强权猛兽崛起之时,全人类都将为之震撼、为之蒙受苦难!援救高智晟,就是挽救中国人民于无尽苦难;就是挽救中华民族于历史深渊;就是阻止已经轰鸣起来、滚滚向前的“纳粹”铁甲战车!
    
    
    (自由圣火首发)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请温海波律师回答:耿和声明究竟是谁帮忙加工的/郭飞雄
  • 张鹤慈:就耿和声明的真伪问题谈起
  • 袁丽:耿和声明的背后
  • 就虚假“耿和声明”,抗议北京有关当局破坏司法程序的声明/贺伟华
  • 胡平:对"耿和声明"的几处疑问
  • 耿和在警方压力下再电胡佳释声明
  • 维权人事质疑耿和在当局压力下发表声明
  • 高智晟妻子耿和与两个孩子被扣押在家中,滕彪也失去联系
  • 曾金燕:危难之语-献给袁伟静、耿和和遭受磨难的女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