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贫富悬殊:经济问题政治解决/吴高兴
(博讯2006年9月19日)
    吴高兴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中华大地上,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基尼系数这个衡量收入不平等程度的指标达到了0.45,工农劳苦大众处于水深火热之中,1992年邓小平发起单腿跛行的经济改革以来,积累多年的各种矛盾都已蓄势待发,整个社会就象处在一座火山口上,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即使是中共当局也看出了这一点,不得不打出“建立科学合理、公平公正的收入分配体系”的旗号。可是,今年早些时候,有“中国的西尼尔”之称的北京某“顶级经济学家”再次弹起了邓记“发展是硬道理”的老调子,提出要反对“平均主义的和谐社会”,坚持“以发展为核心”,高唱“发展了就有和谐,没有发展就没有和谐”,告戒水深火热中的弱势群体“有困难要忍着点”。他的意思很明显:现在不是贫富差距太大,而是差距还没有足够拉开,平均主义还在作怪,因此当务之急不是解决收入分配不公问题,而是要继续反对平均主义,进一步推动所谓的“经济发展”。 (博讯 boxun.com)

    
    经济确实要继续发展,这话本身并没有错。可是什么是发展?发展显然不等于增长,增长是单纯的GDP增加,发展却是经济、政治、文化教育等各个领域的全方位改善。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GDP增加不是发展;人均GDP增加了,但收入不平等越来越严重,基尼系数越来越高,广大群众不能从增长中得到好处,这也不能算发展;即使人民口袋里的钱确实多了,但说话只能按照一个调子,自己的利益只能由人家去代表,这同样不能算发展。发展当然意味着GDP的增长,但绝不仅仅是这一点,还有环境的改善和纯福利的增加,还有机会的均等化和收入分配的公平化,更还有个人自由权利的扩大。按照“经济学的良心”阿玛蒂亚.森的观点,经济发展的本性是自由的增长,自由既是发展的首要目的,也是促进发展的不可缺少的重要手段。可见,只有以自由看待发展,才是合乎人道的发展观。那种以牺牲自由和污染环境为代价的“发展”,对权势集团是天堂,对老百姓却是地狱。
    
    我猜那位经济学家的本意,是说收入差距的扩大是经济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现象,只有致力于经济的增长,不断把蛋糕做大,才是解决贫富差距的根本之策。这是邓小平所谓“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理论前提,也是很多人长期以来深信不疑的一种主流观点。
    发展是否一定不可避免地导致收入分配不平等和基尼系数不断提高?这里要区别收入分配“不平等”和收入分配“不平均”这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收入分配“不平等”,准确地说应该叫收入分配“不公平”,它指的是人们获得收入的依据不符合社会公正原则。在市场没有受到行政权力干预的情况下,人们的身份是平等的,机会是平等的,权利也应该是平等的,所以人们之间的收入差距仅仅是能力大小、拥有的生产要素多少、是否敢冒风险等等经济因素造成的,而不应当是身份不平等、机会不平等、权利不平等之类的政治因素造成的,更不应当是公权私用即腐败造成的,违背了这个原则就是分配不公。可见,收入分配“不平等”不仅不是经济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现象,而且是阻碍经济发展的。至于收入分配“不平均”,那才是市场经济发展不可避免的现象,因为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们借以获得收入的劳动能力、物质生产要素以及所冒的风险等等都是不平均的,所以收入也不可能平均,而且由于“马太效应”,收入差距在一定时期内不可避免地还会有扩大的趋势。因此,经济发展确实会不可避免地导致收入分配“不平均”,但收入分配“不平等”只不过是邓记发展模式所具有的特征。
    
    当然,收入分配的“不平等”和“不平均”在实践上很难界定,不过,当前贫富悬殊形成两极分化却是不争的事实。认为经济发展不可避免造成贫富悬殊,不但在理论上站不住脚,也缺乏普遍性的统计依据。世界上有的国家经济发展确实伴随着两极分化,如拉丁美洲的巴西、阿根廷、秘鲁、墨西哥,而欧美和日本、台湾、韩国等一些亚洲国家,其经济发展过程中基尼系数都远没有我国现在这么大。
    
    那个善于抱粗腿的西尼尔式经济学家主张通过所谓“发展经济”来解决收入分配不公问题,其中用来佐证的一个依据是,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26年来,就平均而言,经济增长最快的那些地区,人均收入最高的那些地区,恰恰是基尼系数最低的。我相信这是事实,但基尼系数高低和经济发展速度之间的因果关系不能颠倒。基尼系数太低意味着平均主义,基尼系数太高意味着贫富过于悬殊,两者都不利于经济发展。所以,基尼系数是否适度是因,经济发展快慢和人均收入高低是果。这个事实只能说明,要继续发展经济,就必须解决分配不公问题,而不是相反。
    
    我国目前贫富差距过于悬殊完全是政治体制问题造成的。目前分配问题的一个突出表现就是不同行业之间收入差距过大,那些掌控国计民生的政府机关,那些受到国家严厉管制的教育和新闻出版部门,那些带有自然垄断性质的公用事业单位,在这些不同程度地拥有社会公共权力的行业工作的“幸运儿”,其收入水平与那些竞争性行业的工人,尤其是与广大的农民工的收入形成十分强烈的反差。这位经济学家承认,在城市就业人口当中,国有企业所占比例越高的地区,其基尼系数也越高。在我看来,这正好说明我国目前两极分化的根子不是别的,正是一党专政体制下不受制约的政治权力,因为谁都知道国有企业的不治之症就是政企不分、党企不分,是政治权力对经济资源的垄断。这些年国有企业实行权贵私有化,让新老权贵瓜分国有资产,一直遭到广大工人群众的抵制,两年前由郎咸平掀起的国企产权改革大讨论中,群众几乎一边倒的骂声,说明人民的心已经在怒吼。即使如一百年前俄国的斯托雷平改革那样,权势集团能够在较长时期内压制人民的反抗,在政治高压下完成掠夺式的私有化,也必定会在未来的某一天遭到1917年那样的清算。
    
    近几年来,经济改革遭遇“瓶颈”,工人失业,农民失地,一届又一届求职无着的大学生迅速汇合成新一代民工潮,社会群体性事件此伏彼起。一边是如流的轿车、高耸的大酒店和霓虹灯闪烁的准妓院,另一边是当牛做马的民工、摊贩和衣衫褴褛的游民、乞丐,这个挂着“社会主义”招牌的赤色中国已经成为富人的天堂和穷人的地狱。目前引起朝野一致关注的贫富极度悬殊问题,虽然发生在经济领域,但根源却在政治领域。对症下药才能治病,经济问题必须政治解决,这是真正的中国特色。如果中共当局不将改革的主攻方向转到政治领域,继续听信那些西尼尔式的经济学家重弹“发展是硬道理”的老调子,那就不仅是民众的不幸,也是中共自身的不幸。
                          
    2006-09-13修改
    
    首发于《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