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波: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9月21日)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在全球互联网上搜索“全球被恶搞政治人物排行榜”,第一是美国总统小布什,第二是英国首相布莱尔。自从伊拉克战争以来,这两位当今世界最知名的政治人物一直身处争议漩涡,激烈的批评和恶意的嘲讽,遍布世界各地媒体,反对伊战的大规模抗议游行也屡屡发生——不但在世界各地,也在美英两国。 (博讯 boxun.com)

    
    言论自由最为善待人性的地方在于,批评者和被批评者能够和谐地分享同一种的自由。没有人会因发表对总统及其政府的尖锐批评而遭到行政权力的处罚,更不要说被关进监狱;也没有政治人物会因满天唾沫而勃然大怒,下令封杀媒体、开除记者。所以,布什和布莱尔这对亲密盟友,对铺天盖地的批评和各种形式的嘲讽,也包括网络恶搞,早已是荣辱不惊。
    
    退一步讲,不管两大政治人物心里多不高兴,也奈何不了媒体和网民,更无权下达封杀令。因为他俩都知道,无论自己的行政权力有多大,纵然可以调动千军万马发动一场战争,也惹不起一个小民的言论自由。
    
    然而,中共历届独裁者大都是不许批评的一群,时至今日,中国刑法上仍然有“煽动颠覆罪”,当局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制造文字狱。而权力霸道必然导致政治弱智,弱智到连那些善意的幽默式献媚也无法理解。所以,1949年后的中国,除了文革期间用漫画来丑化那些走资派之外,其他时期以讽刺当权者为主题的漫画已经绝迹。即便在今日的互联网时代,中国的网络上可以搜索到巨量的恶搞各类名人的条目,却很难搜索到恶搞中共寡头的条目。
    
    9月11日,广州《新快报》A15新漫画版出现一张国家主席胡锦涛的漫画且配有文章,标题为《总书记的热泪为谁而流?》。然而,令人惊诧的是,图文作者 “孤寒斋主”却因此被停职。“孤寒斋主”本名邝飙,中年漫画家,现供职《新快报》要闻部。他长期从事漫画、连环画创作,代表作有《鸡讲人话系列》、《办公室系列》(四格)、《天使在人间系列》(单幅)和肖像漫画系列等。
    
    此漫画源于胡锦涛给北京大学已故教授孟二冬的女儿孟菲回信一事。孟二冬48岁英年早逝。他在一年中接受三次大手术,顽强地与癌症作斗争。胡锦涛在信中说:“我是含着热泪读完你(孟菲)这封来信的。”
    
    漫画上的胡锦涛,身穿西装坐在书桌前,右手持笔回信,左手拿手帕擦泪。作者配文:“胡锦涛的热泪是为孟二冬的奉献精神而流。总书记那感人肺腑的信不仅是写给孟教授女儿的,也是写给全国教师的。这是总书记对孟老师全家的关心,更是对全国教师的关怀。”
    
    如此肉麻的献媚之作,居然也要受到惩罚,真的搞不懂中国人还能说什么!
    
    不错,中共领导人出现在媒体上的形象,一贯是正襟危坐的严肃姿态,即便是献媚,也决不允许用漫画这种艺术形式来再现。此漫画是二十多年来大陆媒体上出现的首幅中共党魁漫画。但在我看来,这幅画是毫无漫画味道的失败之作,无论是画面本身还是配发文字,丝毫找不到漫画所具有的讽刺意味。而以作者的创作功底而言,如若不是创作过程中的战战兢兢,是断断不会画得如此低劣。退一步讲,即便有漫画作者想含蓄地讽刺一下当今统治者,命脉握在党国手里的媒体负责人,也绝对不敢发表。
    
    所以,一望而知,作者的创作意图,绝非恶搞,而是为了以创新的方式歌颂新党魁。因为从上台之日起,胡锦涛就高调亲民,以漫画来献媚亲民党魁,具有平易亲切的特征,更能显示当今百姓对当今圣上的真心拥戴,岂不是可以让胡总更舒服。
    
    遥想上世纪八十年代,启动改革开放使中共政权重新获得了民意支持,当时的中共领导人也充满自信。开明的总书记胡耀邦公开提倡过穿西服和用刀叉,中国媒体也发表过一幅紧跟总书记号召的漫画,漫画重的胡耀邦身穿西服、手拿刀叉。这幅漫画并没有给画家和媒体带来任何麻烦,反而是胡耀邦的号召引发出社会争议。
    
    而现在的中共寡头们却处在高度的警觉中,以至于把媒体的一次亲切献媚变成“政治事故”。 这大概因为: 1,他们大都成长于狼奶四溢的毛时代,那是一个只有咬牙切齿而没有会心一笑的时代,只有丑化侮辱而没有亲切幽默的时代; 2,六四后十七年来,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急遽流失,改革的社会共识已经不复存在,寡头们的权威也大幅度下降,他们的内心充满了权力恐惧。所以,他们缺乏自信和雅量,更缺乏审美情趣和幽默感,非但无法欣赏这种更贴心的献媚方式,反而小题大做地把漫画视为对最高领导人的丑化。正如李锐先生所言:“胡锦涛他们都是戴红领巾长大的,……早请示晚汇报,党是光荣伟大正确的,……”
    
    美国总统布什曾说:“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
    
    在把统治者“关进笼子”整套制度设计中,言论自由是最基础的制度之一。因为,言论自由是最基本的人权之一,不仅具有确立人的尊严的本体性价值,而且具有对政府进行舆论监督和保护人权的工具性价值,所以,媒体才被誉为“无冕之王”或“第四权力”。
    
    反观改革将近三十年的今日中国,离“把统治者关进笼子的梦想”之遥远,甚至远到连汉文帝时代都不如的程度。早在二千年前,汉文帝还知道不能立法禁言和制造文字狱,他在公元前178年(文帝前二年)下诏废黜“诽谤妖言罪”。他的理由是:“古代明君治理天下,在朝廷上专设鼓励献计献策的旌旗和书写批评意见的木柱,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证朝政的清明,鼓励臣民前来进谏。现在的法律中,有‘诽谤罪’和 ‘妖言罪’的律条,使得群臣不敢畅所欲言地批评朝政,皇帝无从得知自己的过失,这怎么能吸引远方的贤良之士到朝廷来呢!应该废除这些律条。百姓中有人初相约以诅咒皇上而后又相互诋毁,官吏认为大逆不道。百姓中有人说别的话,而官吏又认为是诽谤。这样的百姓以愚昧无知而获死罪,朕甚不取此法。自今以后,再有犯此者不要治罪。” (上曰:古之治天下,朝有进善之旌,诽谤之木,所以通治道而来谏者。今法有诽谤妖言之罪,是使群臣不敢尽情,而上无由闻过失也。将何以来远方之贤良?其除之。民或祝诅上以相约结而后相谩,吏以为大逆,岂有他言,而吏又以为诽谤,。此细民之愚无知抵死,朕甚不取。自今以来,有犯此者勿听治。)
    
    在今日中国,不要说媒体对统治者提出公开批评决不允许,甚至连草民第一次用漫画方式向当今圣上献媚,画家的心态也是如履薄冰。此心态必然使作者失去创造力,所以才把讽刺性的漫画搞成了歌德性的“正画”。
    
    如此小心翼翼的创新式献媚,也不为当今党国所容,岂不是最大的自我恶搞!
    
    2006年9月20日于北京家中
    
    《民主中国》首发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 刘晓波:“色搞”泛滥的中国
  • 刘晓波:“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刘晓波
  • 刘晓波: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图)
  • 刘晓波:混世魔王毛泽东
  • 陈奎德: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 刘晓波: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 刘晓波: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 刘晓波: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 刘晓波: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 刘晓波: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 刘晓波: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 刘晓波: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 刘晓波: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 刘晓波: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
  • 刘晓波:从自由优先看御用派和新左派之争
  •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刘晓波
  • 刘晓波: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 美国之音报道刘晓波等受威胁事件
  • 刘晓波收到威胁信:“小心狗命”
  • 刘晓波: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 刘晓波丁子霖等关于高智晟律师被捕的声明
  • RFA: 刘晓波出书批判独裁爱国主义
  • 刘晓波新著《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出版(图)
  • 刘晓波: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发表刘晓波六四祭文
  • 刘晓波: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图)
  • 刘晓波: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 刘晓波:樱花的中国劫难(图)
  • 吴钊燮vs刘晓波对谈
  • 刘晓波:末日的贪婪和疯狂—有感于郭飞雄被殴事件
  • 刘晓波:没有记忆 没有历史 没有未来—为北京“文学与记忆”研讨会而作
  • 刘晓波:明亮的冰点和阴暗的官权—读李大同公开信有感
  • 著名异见作家刘晓波和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准祭赵紫阳
  • 刘晓波: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旧文重发)
  • 丁子霖、刘晓波等: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血案的声明(开放签名)
  • 刘晓波等公开信追究番禺官员责任
  • 刘晓波: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