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谁才是真正的反华势力?/周宇新
(博讯2006年9月28日)
    中共一向爱以中华民族的代表自居,在它开办的“帽子工厂”中,有一顶出了名的“大帽子”,那就是所谓“反华势力”,凡是它看不顺眼的异己,多半都要被扣上这顶帽子,压得喘不过气来。在信息被严密封锁的年代,“受党教育多年”的大陆人民,对此几乎从未产生过疑问,在大家看来,党把帽子扣在谁头上,那人必是“反华势力”无疑--“伟大光荣正确的党”还会看走眼吗?
    
     不过,今非昔比,如今再怎么封锁信息也不能完全封锁住了。我辈乃好思多疑者,“反华势力”的帽子见多了,心里不免冒出一丝疑惑:“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反华势力啊?”恰好最近在网上读到一些与此有关的资料,让我眼前为之一亮,疑惑顿解。 (博讯 boxun.com)

    
    有道是“奇文同欣赏”。为了让与我有同样疑问的诸公及对这个问题有兴趣的读者朋友共享阅读的快乐,我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当一回“文抄公”,将这些资料照搬在此。
    
    吸苏共奶水长大的第三国际远东支部
    
    从一开始中共就是一个典型的卖国政党。
    
    中共教育人民,“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成立之初的中共,其实是共产国际的亚洲中国支部,以苏共为自己的主心骨和靠山,执行的是苏俄红色帝国主义的东方路线,仰仗的是苏共成熟的暴力夺权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经验,在政治、思想、和组织路线等各个方面均听命于苏共,并照抄其非法组织的地下秘密生存方式,对党内实行严密监视控制。
    
    中共第一次代表大会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党章是由共产国际主持制定的,宣言依据的是马列主义、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和建党学说,以苏共党纲作为重要依据。中共党的灵魂是苏共式的外来品。中共党的领导人陈独秀和共产国际代表马林曾经有不同意见,马林带一封信给陈说,如果你是真正的共产党员,一定要听第三国际的命令。虽然陈独秀是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任教父,也只好听从共产国际教廷的命令,隶属和屈从苏俄。
    
    陈独秀在1923年中共第三次代表大会上公开承认,党的经费几乎完全是我们从共产国际得到的。据中共解密文件不完全统计,1921年10月至1922年6月,收入16,655元;1924年1500美元和32,927.17元;1927年为187,674元,每月共产国际给费用平均在2万元左右。
    
    中共的原则:“工人阶级无祖国”
    
    《共产党宣言》里称“工人阶级无祖国”,实际上中国共产党从建党的宣言和方针以及此后的种种行为也都是以此为原则的:它其实是没有祖国的。如果说共产党热爱祖国,那反倒违背其宗旨了。
    
    在此仅举数例历史事实说明中共的本性。1921年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宣言里宣称:西藏、新疆、蒙古都可以从中国分离出去;可以加入现在世界上的某个“民主联邦”。这里所谓的某个“民主联邦”,它没好意思说出口,其实就是中共的主子苏联。
    
    8年后,1929年7月,中国东北地方当局根据中华民国政府要逐步在中国境内收回中国主权的决定,根据1919、1920年苏俄政府曾公开发表的“放弃一切与中国的不平等条约”和“放弃沙皇俄国在中国所有特权”的声明,宣布接管中国境内的“中东铁路管理权”。不料苏俄非但不承认自己以前的宣言和声明,而且于1929年8月宣布与中国断交。斯大林并调动10万大军,发动大规模的侵华战争。中华民国政府为了自卫,命张学良负责国境边防,兵分东西两路,进行阻击和抵抗。史称“中东路事件”。
    
    1929年9月26日,斯大林给中共发来指示:“谁忠诚地、真正地、坚定地、并且是毫无保留地武装起来保卫苏俄,谁才是革命者,才是国际主义者。” 1929年10月26日,共产国际又频频发来电报,明确指出“武装保卫苏俄就是要在全国发动武装暴动”。
    
    1929年11月,李立三在中共“二大”上宣布“中央提出的‘武装保卫苏俄’,即将是全国的武装暴动。”时任“中共满州省委书记”的刘少奇称:“中东路事件”是帝国主义对苏联武装进攻的开始。1929年12月8日,中共中央发表了第60号通告,标题是“执行武装保卫苏俄的实际策略就是全国的武装暴动”。
    
    于是中共在南方各省大搞武装暴动,牵制中华民国政府军,使之难以北调抗苏,与苏俄在北方的武装侵华里应外合。曾被中共媒体炒作的黑瞎子岛,就是在这次“中东路事件”中被苏俄强占的。在苏俄公开武装侵华,中华民族处在生死存亡的时刻,中共竟为一党之私甘当汉奸、走狗,出卖民族利益。
    
    1931年的“九一八”,日本侵占中国东三省。正当中国国难当头之际,第三天,也就是9 月20日,第三共产国际就电告中共中央机关:“必须趁着日本侵略军侵占中国东北,要更进一步的武装保卫苏联。要在中国发动暴动,罢工,游行,示威,来夺取或推翻国民党南京政权”。
    趁着国民政府军从江西抽调部队北上布防,中共红军立即扩张,攻陷了赣南的数县。11月7日,中共果然在江西瑞金宣布建立苏维埃政权,发动土地改革,发动武装暴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宪法第十四条赫然宣布: “我们赞成中国境内的所有少数民族都能够从中国分离出去,都能够独立自成一国”。此条款用意已在前论述,就不在此重复了。日军侵华固因其军国主义野心膨胀,但又何尝没有当时被称为“赤匪”的中共在中国境内频频生乱,致使外患有隙可乘的因素呢?!
    
    乘国家危亡之际壮大自己
    
    中共自称是8年抗战的中流砥柱。事实上1937全面抗战爆发时国民党有300万军队,中共只有2万人,并且在陕北。2万人的军队,尚不足与侵华日军一个师团决战,有可能成为抗战的中流砥柱,领导全国中国人民抗战吗?仅只是1937年的“八一三”淞沪抗战,日本即投入兵力50 万,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即投入了70万,这样一场空前规模的残酷会战,岂是远在数千里之外的中共能够领导得了的!根据史料记载,自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之间,中日双方兵团以上的22次大型会战中没有一次中共是主力。大型会战以下的重要战役共有1117次,中共只打过一次;在八年抗战期间较小规模的战斗打了3万次,中共只参加约200次。从伤亡人数来看,国民党军队伤亡300多万将士,其中阵亡的少将以上有名有姓的将军就有203人,而中共方面阵亡的将军只有左权、杨靖宇和赵尚志3人。从歼灭敌军将领上来看,即使按中国大陆1994出版的《血祭太阳旗》一书中的统计数字,有126名侵华日军将领被国民党军队击毙;而死于跟八路军作战的侵华日军将领只有3名。
    
    50多年来共产党自我吹嘘的抗日战绩,不过“平型关大捷”和“百团大战”而已。“平型关大捷”歼敌一千多人,袭击的是侵华日军辎重部队。而指挥“百团大战”的彭德怀却受到毛泽东的严厉批评,认为此举帮助了蒋介石,暴露了中共军队的实力,违背了中共1937年8月中共洛川会议秘密决定“七分自我发展,二分妥协,一分抗日”的内部指示。第三国际派驻延安的代表弗拉基米洛夫在《延安日记》中提到,“中共部队对目前日本扫荡占领的行动不作抵抗,他们撤上山去,或者渡过了黄河……八路军的队伍(当然还有新四军),早已停止了对侵略者的出击和反击。…… 一比较材料,就令人十分沮丧。八路军方面没有采取任何积极的军事行动!更有甚者,军事行动都被严厉的禁止了。……我们下来和战士一起抽起烟来,他们承认说,我们得到通知,叫我们不要去动他们。上头说,我们不去碰人家,人家也就不来碰我们。”
    
    中共《党史研究》1984年第1期载文“毛泽东同志在抗战初期军事战略转变中的杰出贡献”这样评价抗战时期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它“深刻地揭示了抗日战争是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在民族战争条件下的具体体现这一本质。解决了在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中的无产阶级,在反对外国侵略的战争中,如何加强领导,发展革命,夺取人民革命胜利的重大课题。”说穿了,毛的“论持久战”本质,就是要利用一场激烈持久的民族反侵略战争,打着民族战争的旗号,实现中共“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因而,在1938年7月,甚至中共中央长江局负责人王明、博古、项英、凯丰等,也都曾一致反对发表这篇文章,认为“该文的主要倾向是消极抵抗日本侵略,等待日本进攻苏联。这个方针既同中国人民的民族利益又同中共的国际主义相矛盾”(曹仲彬、戴茂林:《王明传》)。
    
    积极配合苏俄促成外蒙古独立
    
    (外)蒙古原本是中国的一个省。但是苏俄出于自身的利益,一直策划将其从中国分离出去而成为自己的附属国。
    
    1945年2月11日,苏联和美英在雅尔塔达成了协议,同意苏联对日参战的条件的第一条为:“(一)外蒙古的现状须予维持。”当时的形势是,国民政府不同意蒙古独立;美国坚决反对蒙古独立;英国不反对也不支持,保持中立。。所有中苏友好同盟协议的条件是苏联不能协助中共和蒙古人民党以及新疆的独立分子搞蒙古独立或新疆独立。但后来实际上苏联却违犯协议,幕前幕后操纵和极力支持蒙古和新疆闹独立。
    
    在苏军从东北三省撤军后,苏俄控制的共产国际命令中共马上发动革命从国民政府手里夺取东北三省,同时命令蒙古人民党马上革命搞独立。由于苏联操纵蒙古独立,违犯雅尔塔会议决定和中苏协议,所以蒋介石拒绝签雅尔塔协议真本。国民党政府虽然坚决反对蒙古独立,但还是尊重蒙古人民的选择,同意蒙古人民进行公投。
    
    然而当时在蒙古许多地方,苏军用武器逼蒙古人去投票独立,而且苏军也参与了投票。(注:联合国宪章规定的公民表决是公民在没有外国驻军的情况下自由表决。) 因此,美国联合国代表离开外蒙古后拒绝承认蒙古独立。之后蒙古从1946开始12次派代表团到中国谈判要求签署友好协议承认蒙古独立,国民政府行政院蒙藏工作委员会拒绝了他们的独立要求,也拒绝了他们交换地图的要求。从1946年到1949年,外蒙古一直在中华民国的地图里。
    但是投靠苏俄甘做傀儡的中共却一贯支持外蒙独立。毛泽东1939年就明确指出外蒙古是独立国家,不属于中国。在中国境内,中共甚至先于伪满洲国政府公开承认外蒙古是独立国家。1949年10月16日,毛泽东宣布与蒙古建立大使级的外交关系。当时全世界只有苏联、中共和蒙古建交。
    
    1950年7月3日毛泽东在接受蒙古驻华大使贾尔卡赛汗呈递国书时的答词中称:“蒙古人民在十月革命的影响下,不但早已脱离了中国的反动统治,建立了真正的人民民主国家,而且正朝着经济、文化建设的发展道路前进,中国人民衷心地为蒙古人民的这一成就庆贺。”
    1950年《人民日报》摘引了郭沫若《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四周年纪念日在北京新华广播电台对全国的广播词》,文中针对中国人民失去外蒙古后的遗憾心情,这样说道:“这些歪曲中的另一个例子是关于外蒙古的独立的。在这一点上我想多说几句。反动分子企图煽动某些中国人的大汉族主义的感情,反对外蒙古人民建立自主的人民国家。”“认真说,倒是外蒙古人民比我们争气些,比我们觉悟的早,比我们更清醒地能和社会主义的苏联做朋友,因而得到了帮助,而比我们早解放了。”
    
    前党魁江泽民出卖国土百万平方公里
    
    1999年中共党魁江泽民秘密签约,出卖给俄罗斯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宝贵领土,相当于东北三省面积的总和,也相当于几十个台湾。这其中既包括承认按国际法无效的,沙俄依靠武力胁迫缔结的不平等条约《瑷珲条约》、《北京条约》等所划归俄国的土地永久归属俄国,更包括承认不平等条约都没有缔结,理当归属中国的被强占的大片土地也归属俄国,如1953年联合国大会表决裁定为中国领土的唐努乌梁海地区(约17万平方公里,相当于贵州省面积);又如连不平等条约《瑷珲条约》都承认是中国领土的江东六十四屯(3600平方公里,相当于香港面积的3倍多),以及自金代开始即归中国管辖、在《中俄尼布楚条约》中明确划归中国的富含矿藏和石油的库页岛(7.64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两个台湾面积)。
    
    而中共出于维护自身统治的考虑,即使在江泽民下台后仍然多方掩盖此一关系民族大计的重大丑闻。这样一个在关涉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的大事上,一贯将其一党私利置于国家和民族之上,甚至公然出卖民族利益的政党,有可能真正为人民和国家的利益着想么?
    
    在以上这些讲话中,中共的奴才面目暴露无遗。如果套用中共当年的这些“大道理”,不也同样可以“振振有词”地支持今天其所反对的“台独”、“藏独”、“疆独”么?这也可以看出,今天中共所谓的维护“领土完整”、“主权统一”都是幌子,并不是出于民族利益的考虑,说到底不过是藉以转移国内矛盾以维持其专制统治的花招罢了。
    
    正如年敖博先生所说,“对于中共来说,其一党私利永远高于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这样一个在民族危亡时刻投靠外国政治势力,分裂国家,出卖国土、出卖民族利益的走狗政党,它有何资格代表中华民族?
    
    “其实中共不仅从未真正关心过中国人民的利益,从不关心中华文化,甚至也从未真正关心国家领土得完整,其建政前如此,建政后也是如此。只有80多年短暂历史的中共不仅无法代表具有5000年悠久历史的中华民族,而且说到底是个死心塌地的‘反华势力’。”
    
    “谁才是真正的反华势力啊?”现在你该明白了吧,不是被中共扣上“反华势力”帽子的那些爱国者,而是一向爱以中华民族代表自居,动不动就爱给别人扣上“反华势力”帽子的中共自己!
    
    中国有句成语叫“贼喊捉贼”。中共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贼!
    
    (作者:周宇新)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共掩盖其扼杀信仰自由暴行的三大伎俩/周宇新
  • 中共究竟是在保护信仰自由还是在践踏信仰自由?/周宇新
  • 为“反共”正名/周宇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