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清涟,政治打击,意在加强中央集权
(博讯2006年10月14日)
    何清涟更多文章请看何清涟专栏
    按照中共政治惯例,每一届中央委员会全会的最后一次全会的主题是除旧布新。不过,与以往历次中共中央全会相比,这次十六届六中全会的主题鲜明:打击“条条”(中央各部)与“块块”(地方),加强中央集权。
     这一次加强中央集权是在两面旗帜的掩护下进行的,一面是以反腐败为手段打击地方诸侯,另一方面是以民众利益为旗帜讨伐“特殊利益集团”。 (博讯 boxun.com)

     地方诸侯当中,广东帮的强势早成昨日黄花,如今只有上海与北京还在耀武扬威。但北京属于闷声发财之类,不象上海的陈良宇,时时向中央叫板,解释马克思主义是什么,宣称“上海走在全国的最前列”,“代表着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对中央让上海多上缴财税收入的“劫富济贫”政策表示不满,公开声称调控房地产市场是因为“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中间,有人就是不懂(房地产市场规律),连不懂装懂都不会”,并含沙射影地指责胡锦涛的私德――“新华社内参”编选的话特意模糊了原始出处,有些绝非陈的公开言论,由此可见中共特务政治之厉害。
     ――在中共政治文化中,上述这些议论当中,陈以地方大员身份擅解马克思主义本是僭越之举,批评中央领导人私德与能力更是招祸之由。 “勇略震主者身危”,更何况陈良宇并非勇略震主,只是挟前朝天子之威震今日之主,所以他的倒霉只是时间问题,腐败只是个最好的打击由头罢了。同时,胡也将“反腐”利剑高悬于北京市政府头上,收不收拾,收拾到何种地步,全看中央政治需要。只要上海、北京两地诸侯俯首,其余的地方诸侯自然不敢吭声。中央权威似乎在短时期内又得到了加强。
     而敲打“特殊利益集团”,目的也在于收伏,让其听命。
     朱鎔基“抓大放小”的国有企业改制,养成了一批以国有垄断型企业为主的经济寡头,它们不仅坐享垄断利益,还能够操纵影响国家的行业政策制定过程,从而出现了利益集团“俘获国家”的现象。温履任后,国务院各部门之间互相攻讦之事从未间断,如央行曾声言要将财政部告到全国人大法工委,发改委与商务部互相杯葛、审计署屡受其他部委恶攻。而能源部、电力工业部、央行等强势部委更视总理权威如无物。为了加强国务院的事权,温家宝没少动脑筋,最重要的一招是找事由将一些强项倨傲且不听招呼的国有企业领导人陆续调离,如2005年吉林省松花江苯污染事件发生后,温借机调整了中石油的领导班子。今年8月间又陆续调整各大国有银行高层领导。这种调整就是为了让这些人远离其人脉丰厚之地。
     继人事调整之后是道德讨伐。新华社于10月4日发布文章,要“采取措施抑制和防范‘特殊利益集团’衍生”,全国媒体立刻奉旨展开一轮批“特殊利益集团”的风潮――这些掌握国家经济命脉的行业昨日还是政府刻意培养的“国家重要经济支柱”,今天就被宣布为“损害公众利益与破坏社会和谐”的“特殊利益集团”,一夕之间荣辱尽改。但中国人如果以为从此可以消费便宜的能源产品与通讯产品,那可大错特错,这种批判只是吊民伐罪的故智,目的在于杀杀这些“特殊利益集团”在中央政府面前的倨傲之气,却并非取消其垄断地位。毕竟都是中央财政的主要来源。
     与此同时,六中全会还要画一张大饼,即改善社会保障系统、抑制贫富悬殊,藉此收拾民心。说起来,医疗、教育、社会保险均是朱鎔基主政国务院的重要“改革成就”,如今要继续“改”,还真是个难题,这倒不是否定朱的政绩会有什么政治风险,关键是哪一项都得要投入巨额资金,这钱又从何处来?
     上述一系列铁腕手段,虽然打出了光鲜的“为民”“反腐”招牌,但其目的却在于加强中央集权,树立第四代领导人的权威,并非如某此海外华文媒体所言是为了政治体制改革。这只要看看中国当局正在强力压制国内舆论,抓捕异议人士;收缩对外开放政策等种种举措就可得知。凡此种种,表明中共政府已经绝意政治改革。中共智囊们盛赞这是“维持稳定,赢得时间”。但如果中国当局拒绝政改,赢得时间并不意味着赢得机会,最多只是延缓危机的到来。
    
    (《华夏电子报》2006年10月12日,总 161 期) _(博讯记者:蒙迪)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何清涟:为权力斗争服务的反腐能够治理腐败吗?
  • 何清涟:网易文化调查触动了中国当局哪根神经?
  • 何清涟:限制外国通讯社的新法规并非出于经济目的
  • 何清涟:上海新版历史教科书的改变意味着什么?
  • “依法治国”的前提:立法要有政治廉耻/何清涟
  • 何清涟:从陈光诚、高智晟事件看中国统治手段的非正当化
  • 何清涟:中国人为何失去了病有所医的权利?
  • 何清涟:“外资威胁论”忽视了什么?
  • 何清涟:构造统治基础的方向与和谐社会背道而驰
  • 申华:雾锁中国--何清涟拨开中国媒体控制迷雾
  • 《雾锁中国》:何清涟拨开中国媒体控制的迷雾(图)
  • 何清涟:中国性别选择生育背后的腐败
  • 何清涟:只许欺瞒公众,不许糊弄上级政府
  • 何清涟:反腐败旗号下的分利要求-透视中国的“土地执法风暴”
  • 反腐败旗号下的分利要求——透视中国的“土地执法风暴”/何清涟
  • 西方的人权理念遇上了中国的黑道/何清涟
  • 政府吞噬民财以自肥的“圈地运动”/何清涟
  • 何清涟:争取私权利的维权活动与要求公权力的民主化运动
  • 抢救文革的历史记忆/何清涟
  • 何清涟:从举報腐败者的悲惨遭遇看中国社会的堕落
  • 何清涟: 中共政府管理下的中国经济(图)
  • 何清涟:中国政府如何控制媒体
  • 何清涟:中国银行已达破产标准
  • 留美学生不自由 何清涟费城演讲一再受阻
  • 何清涟华府演讲:中国GDP神话如何造出来?(图)
  • 张清溪、何清涟同台演讲:中国经济现状与趋势(图)
  • 何清涟: 利益的冲突——倾听不同的声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