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新龙门阵三题/刘斌夫
(博讯2006年10月16日)
    刘斌夫更多文章请看刘斌夫专栏
    刘斌夫
     (博讯 boxun.com)

    1、替死鬼
    著名民间文艺家罗竟先,老家南充,外号“罗军座”,曾发现、包装、策划、带领散打评书艺人李伯清,赴河南马街书会取经,赴山东“三书”大赛摘获金牌,一炮走红。那时候,现任李伯清艺术团团长、经纪人马骥还在市文联当小车司机,做罗老师的跟班哩。罗竟先身为成都市曲艺家协会副主席、成都市民间艺术家协会副主席兼艺术团团长,曾连任省曲艺家协会第二、第三届副主席,为巴蜀曲艺、民间文艺事业做过许多了不起的事情。他功力深厚,出口成章,生性耿介,当年“大革文化命”时吃了不少苦头。
    有一天,罗竟先实在受不了冤屈和批斗,想一死了之。走到苏坡桥,正当月白风清,鬼影瞳瞳,此刻罗竟先已酩酊大醉,不知磨底河边上忽然出现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是人还是鬼,只见那黑影咚的跳下河,翻动几下,不见了。罗竟先一下子酒醒了大半,原来还有比自己更受不了冤屈的人,赶在自己前边自杀了。人到死时总想活,老罗眼前仿佛映现爱妻娇女的音容,她们舍不得自己走啊!老罗坐在河边田埂上,不再自杀跳河,想着想着,竟在田边睡着了。天麻麻亮,家人找来,把老罗抬了回去,问他:咋个半途而返?答曰:不是阎王爷不收我,前边有人替我死了,我舍不得我的妻女啊,要熬到出头见日那一天!
    每年这一天,今已年逾古稀的罗老都想为那救赎他命而替死的冤魂烧点纸钱哩。
    
    2、老师咬了学生手
    在大邑县城关晋原镇,罗竟先笑摆当代巴蜀百科全书式的文化巨人郭沫若的一段陈年旧事。抗战时期,郭沫若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第三厅厅长,分管文化,审查乡土教材时,见自己当年在嘉州书院就读时的老师费某某的文章也作为备选教材,啰啰嗦嗦,又臭又长,形如王大娘的裹脚,就将其删掉不用。此一件小事,久而久之,郭沫若早已淡忘。
    过了几年,郭沫若回乡视察,见当年老师满面笑容来相迎,忙上前去握手。哪知当年老师费某某俯下头脸去“亲吻”郭沫若的手背。郭沫若一惊:吔,如此冬烘先生咋个学起西方礼节,西方礼节也只是男士吻女士的手背,以表所谓绅士风度、骑士精神,从无男士吻男士手背之礼,他老人家是不是搞错了。正迟疑间,郭沫若“哎哟”一声。只见他的手背被费某某狠狠啃了一口,鲜血直流。费某某指着郭沫若的鼻子尖尖骂道:“孽徒啊孽徒,你娃做了高官,就敢不认恩师,竟然把老夫的文章从教材中删去了。老夫不咬此口,难解忿恨!”郭沫若的保镖卫士见此情景,一跃而上擒住费某某,费某某一下子像被老鹰抓住的瘟鸡一样瑟瑟发抖。郭沫若掏出白手帕,自己包扎了手背伤口,挥挥手叫卫士把费某某放了,说声:“此事本人早已忘却,不料圣贤书读了那么多的费老先生,还耿耿于怀而张口咬人,斯文扫地也!”转身拂袖而去。
    
    
    3、单口相声
    在“天府花城”彭州,罗竟先又“冲”了一个“壳子”。他讲,成都市文联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创作员,于毛泽东先生诞辰110周年之际,创作了一段单口相声。
    单口相声这样说:毛主席躺在纪念堂水晶棺里二三十年。有一个夜晚,忽地从沉睡中醒来,老毛病又犯了,一下子失了眠,左思右想自己的功与过……自己早年戎马倥偬,创立了人民共和国,彪炳史册。然而,一场反“右”一场“文革”,把知识分子打入另册,国民经济濒临崩溃边缘,个人崇拜害惨了干部和群众,自己却一睡不醒。而今一觉醒来,总得给大家交代一下。他悄悄起来,在天安门广场走了一圈,生怕遇见熟人,一传十十传百,人民群众会潮水般涌来而堵了交通,于是绕开行人,站在一边看了看。他见自己的肖像还端挂在天空门城楼上,吔,人民还没有忘记他的功劳。他见万家灯火,一片繁荣,人们正在准备圣诞礼物,才知胡耀邦、邓小平领导人民拔乱反正,改革开放,知识分子冤案已经平反,人民正在奔小康,江泽民提出“三个代表”,谱写盛世华章,把担子传给了胡锦涛,胡锦涛、温家宝把人权写进了《宪法》,施亲民爱民新政,正在解决下岗工人生活困难问题和免去农业皇粮国税减轻农民负担,要搞和谐社会。而且,毛主席还在电子大屏幕上看到新闻,当年(1958年3月)他主持“成都会议”结束后视察三峡,再度写下的“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豪迈畅想已经变成现实,三峡工程竣工,湖水深达198米,百万移民得以妥善安置。他放心地笑了。又悄悄回到纪念堂的水晶棺里去躺下,准备睡去,只是刚才听到老百姓议论:而今贪官污吏太猖獗,要是像毛主席当年对贪污腐化严惩不怠,连刘青山、张子善那样当年在六盘山救过毛泽东的命的人也照样不留情面一杀了之,何愁风气不正?他放心不下,又想起身,但转念一想,还是让第四代领导集体去处理吧,第四代处理不了还有第五代……自己老了,让年青一代施展才能,自己回天国去闭目思过,明年生日之夜,再起来看看……想着想着,毛主席又睡熟了。 _(博讯记者:刘斌夫)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古城罗江赋/刘斌夫
  • 文坛公案:四川两条河——石天河•流沙河/刘斌夫
  • 人道主义:共同价值观与普世情怀/刘斌夫
  • 我与星星五十年/刘斌夫
  • 郁金香王国:耕读文化的现代蓝本——石象湖生态农业发展国际观光度假旅游示范区纪实/刘斌夫
  • 青羊肆三桥拜太阳/刘斌夫
  • 笑话“三个代表”/刘斌夫
  • 《倜傥名士李调元》分集梗概/刘斌夫
  • 巴山夜雨涨秋池/刘斌夫
  • 古历八月节日断想/ 刘斌夫
  • 国士赋—六四17周年祭/刘斌夫
  • 给胡耀邦夫人的信/刘斌夫
  • 青羊宫三桥拜太阳/刘斌夫
  • 刘斌夫
  • 刘斌夫:小城故事--星星•罗江诗歌节特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