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家栋批判伪民族主义者、亲日派王小东
(博讯2006年10月25日)
    
何家栋:中国问题语境下的主义之争————就“中国民族主义”与王小东商榷 何家栋

     (博讯 boxun.com)

       王小东在2000年第5期《战略与管理》上发表了《当代中国民族主义论》的长文。这篇文章回应了人们对“中国民族主义”者的一些疑惑。他说,“中国的民族主义者绝不是所有中国的东西都赞成,所有西方的东西都反对”,“个人权利是目的,团结是手段”,“民族主义不但不反对,而且支持民主主义”,“中国的未来政治改革的大方向应当是民主制”,“中国的民族主义至少应该包含这样一个水平的公正和平等的诉求”,“从世界的角度说,中国的民族主义与平等、世界大同并行不悖”,等等。这样他就使自己的观点与自由主义、民主主义和世界主义者接近了一些,但是在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上,他没能做出令人信服的阐释: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民族主义作为意识形态的新旗帜?
    
     一民族主义“开启一个新时代”
    
       王小东说:“民族主义虽然也是一个老词,但在这些年中它很少被使用。”在最近半个世纪的中国话语场中,占据霸权地位的是社会主义、资本主义这些意识形态话语。现在,这些话语变得语义模糊起来,这显然标志着一个新话语时代的来临。“很少被使用的老词往往会起到一个新词的作用,人们会耳目一新,会去注意它的新内容,同时,又由于它是老词,人们会第一眼就大致了解其含义。”经过对各种意识形态话语的比较,王小东认为:“在中国目前的语境下,民族主义更能代表一种新思想、一个新时代。”(本文中的王小东引语均见《当代中国民族主义论》一文)
       为了给上述观点增加权威性,王小东引用了梁启超在《国家思想变迁异同论》中的一段话:“民族主义者,世界最光明、正大、公平之主义也,不使他族侵我之自由,我亦毋侵他族之自由。其在于本国也,人之独立;其在于世界也,国之独立。”然而,梁启超不仅是民族主义这个新名词(一个世纪后已经变成了“老词”)的引进者,也是自由、民权、民主这些话语的早期权威阐释者。在他解释自由民主的涵义时,同样也强调过人之独立与国之独立两个方面。因此有的文章把梁启超的民族主义称为“民主民族主义”,并指出了它的四个特征:第一,国族主义(相对于种族主义);第二,大民族主义(相对于小民族主义、汉民族主义);第三,基于普世价值观(并非单纯基于传统文化),第四,民族主义在整个意识形态的观念集合中处于边缘地位(并非处于中心地位)。“梁启超在《国家思想变迁异同论》等一系列文章中阐明了他的民族主义理论的欧洲源头,同时也指出,人权者,是即民族主义之原动力也。相对于人权、自由、宪政、民主这些普世价值,民族主义的意识形态实处在次要的和从属的地位。”[1]
       梁启超以来的中国现代史和法国革命以来的世界现代史都可以证明,把民主主义放在意识形态的中心位置,民族主义便是题中应有之意;把民族主义放在中心位置,专制主义便会接踵而至,民主主义则被驱赶到敌对意识形态、政治异见者的地位。
       在欧洲,民族国家和民族主义本身就是民主革命(或改革)和民主主义的产物。法国革命的口号是废除王国,废除王权,建立民族。这个民族是相对于王权来说的,所以当时民族主义的内涵就是权利回归人民,就是通过革命和改造来建构一个民主共和国。过去的王国军队是王室的雇佣军,战争胜负与法兰西的普通老百姓无关;只有在共和国的基础上,才能建立一支国民军。法国革命后民主主义与民族主义浪潮席卷欧洲,这主要是自由民主的魅力使然。很难相信,如果法国革命的思想家和政治家把法国民族主义解释为争夺生存空间,其他国家的人们会趋之若鹜。
       拿破仑战争之后,德国思想家针对法国的政治民族主义,提出了文化民族主义理论。这种理论割断了民族主义与民主建国的联系,强调民族主义以种族、语言、文化为基本特征,强调民族文化的差异性与特殊性,强调国家的主权至上而非国民的人权底线。德国民族主义的恶性膨胀带来了俾斯麦的“铁血政策”和希特勒的纳粹主义,导致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悲惨后果,这是世人皆知的历史事实。
       在中国,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中民族主义、民权主义和民生主义三足鼎立。中华民国建立后,孙中山一度宣布民族主义任务已完成,把重点转向民权主义和民生主义方面。联俄联共后,受列宁帝国主义理论的影响,孙中山又重新把民族主义放在了意识形态的首要位置。蒋介石沿着这个方向走得更远,他把帝国主义的范围扩大到“赤色帝国主义”,把革命民族主义确立为中国国民党的立党之本。诸如费正清等外国观察家早就指出,国共两党之争的结局不是40年代末“三大战役”决定的。当蒋介石在《中国之命运》中以“一民主义”代替三民主义,抛弃了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旗帜时,双方最终胜负已定。
       二战后的新独立国家绝大部分都曾经用民族主义来取代或者说超越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争。这正是“第三世界”名称的由来。说是不结盟、不偏不倚,其实还是有所偏向的,从联合国大会的投票记录中便不难发现。“第三世界”国家的政府大多讨厌资本主义的民主自由,而喜欢社会主义。民族主义偏向社会主义,就是“民族社会主义”。这里不妨说一个或许会冒犯“政治正确性”的事实,标榜“民族社会主义”的国家作为一个整体,自独立以来的几十年在人均国民收入上没有增加。如果没有这样令人窘迫的现实,仅仅因为西方国家的鼓噪,是不会造成90年代所谓“第三波民主”的。
       王小东说:讲内心的自尊,讲中国人帮中国人,我认为海外的那些普普通通的质朴的华人那里还是有的。然而,离开了形成一种明确思想体系的民族主义,这些质朴的情感所能产生的凝聚力难以超过黑社会的水平。因此,即使中国人不得不爬着出去,民族主义也是他们保持自尊、保持凝聚力,等待机会,实现民族复兴的不可或缺的思想。这段话说明作者对华人华侨史的了解不够。应当说,华人质朴的民族情感无可非议,而且可以长期保留,克林顿给美国华人祝贺春节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但是要提倡华人民族主义就要三思而行。在五六十年代,东南亚华人并非没有一种明确形成思想体系的民族主义,但是“双重国籍”问题把他们搞得很惨,有些人不得不丢弃家业回归故国,有些人不得不更名改姓,有些人不得不请土著人给自己的企业当挂名董事、支干薪。现在美籍华人正在美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各界迅速崛起,支撑这种崛起的是华人的文化、情感和才智+美国的文化多元主义+宪法爱国主义。对他们来说,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可能只是鸦片而不是补药。同样,对于中国本土的少数民族,恐怕王小东也会希望他们多一些爱国主义而不是民族主义。
       割断了民主主义母体脐带的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给德国人、日本人带来了深重的战争灾难,给“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民带来了马科斯、蒙博托、苏哈托式的腐败,也没能给东南亚的华人华侨带来什么好运,难道唯独能够引导21世纪的中国走上一条康庄大道?
       王小东说:“这里的关键是民族主义想做一种新的解释,并含有开启一个新时代的意思。”因此,他引用甘阳在《联合早报》上介绍的英国政治学家米讷格(Kenneth Minogue)的说法:爱国主义是热爱本国的现实状况,因此主要表现为抵抗外来侵略以捍卫现实存在的祖国;反之,民族主义则是致力于实现祖国尚未达到的理想目标。中国现代史上的民族主义大多是防御性的、保守性的,“当代中国民族主义”则是进攻性的、创造性的。王小东把他的民族主义理想说得很清楚:“一个风云历史的朝代,总是以一群强者英武的雄姿开头”,在“全球范围的争夺生存空间的战争中”,“谁能把中国人光荣地带出去,谁就是中国的英雄”。
    
     二 生存空间论与“政治正确性”
    
       王小东说:“我们这个星球的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就是生存空间和自然资源分配的不平等。”“中国的许多困难来自生存空间。必须捅破‘生存空间’这层窗户纸。”“在每一个人都要为生存而拼命争夺自然资源的时候,宽容、自由和民主难以立足,环境保护就更谈不上了,连文明都难以找到立足之地。”虽然王小东自己说也怕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这些帽子”,但是为了中国国家与种族的生存,为了中国人的种性不被“弱化到柔媚至骨”,不惜违反“政治正确性”,起来捍卫“纳粹德国曾经使用过的”生存空间论。
       以社会科学的理论来衡量,生存空间论是根本站不住脚的。认为一个国家的成就与其生存空间成正比,得不到统计上的支持。无论是按人均国土面积或人均资源储量来比较,都不能得出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就是生存空间条件好的国家。王小东实际上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要把日本作为例外,并用帝国主义的“原始积累论”来补充生存空间论。作为一种生物欲望,生存空间论是不言而喻的,连一只猴子也希望自己的地盘越大越好。但是,一旦进入文明社会,人的本能欲望便受到社会制度和秩序(包括国际秩序)的约束。生存空间论就是要超越一切约束和限制,以我所在的共同体的利益至上。当王小东说中国问题的真相是“这一切的根源在于生存空间的狭小”,那么中国思想界左右各派围绕民主、自由、公正的争论就至少是避重就轻。因为这些争论并不能改变生存空间狭小的事实,而唯有“当代中国民族主义”者所倡导的尚武精神才有望打破困境。
    
    [我们再赶着神圣的路,看到灵魂们躺在地上,都仍照旧哭泣着。
    假使我记得不错,我那时因为有一件事不知道他的原委,希望知道的念头很强烈。
    但我也不敢问那快着步伐的引导人,自己一人也想不透,我就是这样胆小而沉思着向前走去。]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怀念何家栋先生 / 赵诚
  • 何家栋夫人陈蓓:又是一个未了的心愿 (图)
  • 何家栋文集(一)
  • 陈子明:怀念何家栋(下)——兼与仲维光商榷
  • 哀悼何家栋同志逝世/梁歆
  • 黄河清:悼林牧先生·何家栋先生
  • 怀念何家栋 (上)/陈子明
  • 才送林老,又失何老——痛闻何家栋先生离世/丘岳首
  • 李卫平:一个老八路的自由主义情怀 —访著名报人何家栋先生
  • 职业革命家何家栋 (下) 廖亦武
  • 关于刘亚洲战略思维的问答/何家栋
  • 职业革命家何家栋(上)/廖亦武
  • 何家栋先生的遗愿-“两头真”人物专辑何家栋(之一)
  • 邢小群:抄家亲历记— 附何家栋访谈
  • 一周新闻聚焦:海内外各方悼念林牧先生、何家栋先生
  • 自由的战士,人生的楷模— 痛悼何家栋先生
  • 何家栋先生遗体10月18日在北京火化/昝爱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