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阿衍:王洛宾还给《共产党宣言》谱曲
(博讯2006年10月26日)
    
    
     被毛共判过15年刑期的那位中国顶级的、号称西北歌王的大歌曲家,又曾被不足12岁时的三毛那个台湾著名姑娘顶礼膜拜的王洛宾先生,在身陷囹圄时,竟仍为《共产党宣言》谱曲,却不为这种理论戕害以及自己无辜的被关押感到厌恨,更没有像我们这样寻根逐源地意思到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决定着它的邪行,已不只是共产党内哪一个人愚昧的问题,试想,这又是什么动力能驱动他这样做呢?作为我们一向恶心共产党善于挂羊头卖狗肉那种卑鄙无耻劲头的人,对共产党的邪恶流氓举止一清二楚,特别是如果现在让我们对共产党不昧着良心说几句好话的话,真是难为其难,还令我们无法从骨子里就能对其低调看好。其实,他们自己在做起事来也自己感到十分地搞笑,又不得不皆是心照不宣。套用他们自己的话解释他们的都善造假的行径说:都这个样,没办法的事。 (博讯 boxun.com)

    在毛邓共党执政的岁月中,他们自己确实没有做过多少景人的事情,并且,对残害自己的体系也从没有手软过,何况对手无寸铁的广大群体?以及他们的敌人?我也是认为:他们是一伙没有慈善心态的冷血凶残者,而且,确确实实,他们嚼起人骨头来从未皱眉,也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路,可见,他们的思想与行为,如此的邪恶,才令我们不得不意欲打杀,这也是非常自然的结果。因为他们在我们人类上,是无知觉的充当着武灵的角色。
    但是,我还是不该只站在我们的立场上分析问题,并认为共产党的存在与时代的发展有一定的历史渊源,虽该被文明时代彻底抛弃。不过,在不文明时期,共产党的历史作用就不容得完全否定,因为它讲究暴力革命,而且这个革命的成功直接推动了我们中国的发展事业,不同的仅仅他们的能度,已经不能再改革创新,甚至又堕落到充当旧势力的杀戮替代者。
    在今天中国的大陆上,继续挟持共产党作恶的胡帮办,确实到了该被清理的时代,可我们仅仅用和平抗争,请愿,已经证实了会必然失败,因为我们还不想暴力,而现实告诉我们,只有暴力革命才能解决好中国的一系列的实际问题,尽管我们都不愿意暴力,并最后还要彻底地铲除暴力的条件。但我们在这时刻,又能用什么最好的办法即不暴力又能实现我们的民主目标呢?当然,许多政治家认为,在大陆想用暴力我们也不具备自然的条件。其实,中国大陆早已到了天怒人怨的程度,每年的自杀人数已经到了近30万人,我们只要利用和训练好其中的十分之一的不畏死亡的人成为战士,不要说还有众多不畏死亡的人想建立功业,就足以把这星星之火制成燎原大势,所不同的就是我们怎样才能使开初运作起来,怎样能使更多的敌对情绪为我所用?又不能被胡帮办匪徒扼杀在摇篮之中,又不是恐怖事件,这确实不是只会纸上谈兵的先生名家所能做到的了。然我有不同的看法是:虽然胡帮办十分地凶残,但碰上本来就不怕死亡的人们能够自觉的掌握攻杀恶首与藏匿自己的最基本的技巧,加上我们给他们具备必要的藏匿所,胡匪的搅肉机器也会自然瘫痪,因为正确的攻略足以使这个搅肉机器自然报废。
    在今天,我之所以对退党政略没有多少信心,这到不是我现在就有如此之想,而且,就中国发展来看,用这种方法应局,并不能使胡帮办能够得到及时有效的重创,别说整个共产党了,因为中国国情与苏联国情有很大的不同。在中国大陆,坏人总是不讲究道理,也很狡诈,更没有品位羞耻心,只要对他们有益,就会成为邪恶制度的维持者,即使更加流氓,他们也不感到羞耻,不认为自己是在犯罪。
    在这里,作为研究中国政略的我,总是祈想思考新的适局章义,并仍认为《共产党宣言》还有时代价值,所不同的是它已经具有了时代的落伍条件,该是被淘汰的关键时期,只不过是不该被邪恶的胡帮办继续利用共产党章义而又更加那样地邪恶。特别是,暴力革命应该被及时淘汰出局,才能实现管理上的和谐文明,方能使流氓没有了进入管理市场的最基本的条件。
    但是,我却认为,在没有消除共产党本身的邪恶之前,我们完全放弃暴力革命的主张就很不明智,因为流氓的胡帮办没有暴力革命真的就不能及时地被清理掉,当然,这不是为恐怖而恐怖,而且是,无形之中,我们正自然地怂恿着他们继续恐怖犯罪。
    作为承受过毛时代温馨的大陆人们,还在对毛时代不是有多少恶心,这也是退党浪潮到了1400多万了依然不能把共产党打入地狱的主要原因,比如说深受毛时代其害的王洛宾先生,如果你让他去坚决退出共产党队伍,恐怕他也不会接受,因为他的信仰很有可能还是共产主义。而好多信仰共产主义的人正在影响着大陆的弱势群体,并与胡帮办不共戴天,再加上早在江帮办时期,便使流氓成为民族英雄,使无赖成为中国恶吏,而到了胡帮办的手里,中国的政治前景仍无法明朗。在这无奈之时,国人也就自觉地去用毛时代的美好来自我安慰自己。
    也可以说,真正能使胡帮办败亡的路数已经存在,因为胡帮办真正的不得民心又不悔改,而让其失败的最基本方法不只是退党风潮与文明抗争,主要的还很需要暴力革命这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应时政略能被正确地及时运用,方可使胡帮办受到有效地重创。至于共产党是否该被消灭,我认为是下个动作的问题,而在今天就讨论未免沾早,更没有必要为此努力,应是能够利用所有的条件去做好我们该能做好的事业,而不是把自己的胃口敞开得过大,自己导致自己消化不良或是吃不进去的后果,减少了同盟。
    事实已经告诉我们,步步为营才能有胜算!
    所以,我依然认为,在今天大陆之所以没有大的改变,是我们自己耽误了自己的行程而不只是胡帮办的邪恶流氓起到了根本性的作用,因为我们还没有具备资格让胡帮办这样的拥有着流氓本性的非法组织就不邪恶不流氓着,还没有条件使他们接受我们的和平进化之建议。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创造条件地让他们重视我们的话语权,并不再公然小觑。也只有这样,才是我们最根本的发展思想。
    我是一个从不反对任何观点的人,不象有些名家鼠肚鸡肠地那样没有品位,只要对我们的民主运动有益,都愿意接受与领教。再说,也没有权力让他人不按照自己的思想去思维,事实上也没有必要那样做。同时,之所以认为王洛宾他宠信共产党章程有他的理由,是因为旧的中国没有暴力革命真的不行,在他们获取了政权后,不邪恶凭他们的水准,终止血腥就不可能维护住它们独裁的流氓统治。问题的根结是:假如共产党人没有私心,能在夺得了国家政权之后,把权力交给民众,那么,也就不存在共产党的邪恶。邪恶是具体人制造的而不是共产党章程就该有的,任何章程都是由人产生出来。还是说,共产党人直到今天之所以没有这个素质,是因为他们的骨子里还有一些很肮脏的东西需要清理,可他们又不敢交给民众权力自己又做不到做不好这样的清理工作。我们就是要采取一切可行的手段使他们放开政权,无法独断专行。
    在这里,我们就更可以感受到华盛顿先生所领导的美国民族解放事业的伟大,而我们中华民族却没能具备,就是因为我们民族太崇信过去的正确而忽视了过去的僵化。如果在毛共时代就能具备了真正民主的开放模式,那么中国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磨难与死亡的悲剧,也就更不会有流氓执局的现在,这也是我们十分遗憾又必须彻底解决的客观实际问题。并且,一旦我们掌握了国家权力,就应该象华盛顿那样不屑于沉湎。
    在今天,我依然认为:让国人就这样的心态完全放弃共产党涵义还没有时代意义,我们自己又难免太有所牵强,说起来,我们也没有必要让国人都要按照我们的思维去思考问题,同时,假若我们能换位去做,按照国人的心愿去顺势,大陆也就不会再是今天的委顿局面。所以说,我们很需要改变自己的视角,使我们早日进入更正确的轨道,才能够及时领导国人来完成我们的光荣使命。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民主总统为什么要被多数人罢免
  • 阿衍:国营企业的职工就象被任意宰割的羔羊
  • 阿衍:看我们的民运首领(2)
  • 阿衍:看我们的民运首领
  • 阿衍:陈良宇被抓捕真的值得庆贺吗?
  • 阿衍:《并战计》(25——30)
  • 阿衍: 《混战计》 (22——24)
  • 阿衍:我看共产党左派的社会意义
  • 阿衍:《混战计》 (19-21)
  • 阿衍:台湾大陆都在乱,台北权要怎么办?
  • 阿衍:从台湾大陆都在乱看下去
  • 阿衍:《攻战计》
  • 阿衍:施明德先生需要自焚吗?
  • 阿衍:陈水扁下台与否的利弊
  • 阿衍: 《敵戰計》
  • 阿衍:中国共产党存在着五大灭亡的基因
  • 阿衍:《三十六計》對中共的攻略
  • 阿衍:浅论中国新时期政治机制战略上的思考
  • 阿衍:毛泽东为什么就不能利用他的性功能?
  • 阿衍:山东枣庄陶庄煤矿的确是死了22人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