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阿衍:民运事业是个大工程
(博讯2006年10月28日)
    说起来,在中国大陆上,若是想把民主运动开展的如火如荼并不是太难的事,就今天的胡帮办的流氓行径来看,推动民运进程也是十分自然的事了。可眼下,国内外的民运力量虽然不是很多,但在国内播种走民运的道路已经足够用,关键还是缺少一些行动的技巧,以及总政略的出台,还需要有人做内外民运疏通的工作才有望在大陆形成强大的规模。
     而做承上启下的第二层领导不是没有人能做,也不是没有人不想做,问题是怎样做?大家心里实际都没有底,只能在网络上打今日的口水战等待共产党自己的消亡。特别是,有些已经公开身份的民运人士,已经不具备做好第二层领导工作的基本条件,因为胡匪所拥有的现代的侦察技术,对所有的民运积极促动者都已经编排了及时抓捕的行为档案,并密切地监视着民运的进展情况。在这个问题上,我看不要印证对于理性者来说就可以想像出来。事实上,一些欲做好第二层领导工作的海外人士,只要走到胡匪的魔爪能触到的范围,基本上都是被投入监狱。
     其实,我们的二层工作不应该我们海外的人士来做,大陆许多的欲做的人还没有具备条件地想做,只要我们把他们有益地组织起来,已经足够解决眼下的客观与实际问题。本来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只要我们的种子能撒到中国大陆上去,那么,为我们共同的利益,会自动地涌现出更多的激进者。所以,历来我对我们的民运事业就抱着乐观的态度,想过袁红冰先生做我们的大法官的岁月已不遥远,因为我们这些法警马上就能起到维护民主法制的历史作用。 (博讯 boxun.com)

     在我们大陆的各种的运动,虽然就已经使胡匪格外头痛,但还远远不足以动摇其的根本,只不过还都需要有个用武之地来发挥他们的历史作用。并且我们也能看到,好多的欲大陆邪恶政权被及时铲除的人们都在枕戈待旦,问题是没有人给予他们施展力量与才华的人与势力使他们及时发挥一技之长,让他们面对胡匪的流氓残暴的行径只能是望洋兴叹,不能为我们所用,为民所用,为国家所用。
     我认为,能形成中国大陆新的民主进攻态势已是当务之急,不仅如此,能使国内的活跃分子走到一个大旗之下弄出个新环境来也十分的重要。但是,对我们具有民运思想的人而言,这些都不是什么主要克服的弊病,而且也是不难解决的实际客观的问题。关键是,我们能否拥有一流的大智若愚的总领导者,来直接准确无误的设计出打败邪恶势力的最基本的蓝本,这的确才是我们开始就该忧虑的课题。因为,方向上的舵手不是谁都能做好的,可有不少的人,仅仅是为了私欲,总是要自以为是地误国误民也误我们自己地我行我素,这样的人,在我们的民主运动的队伍里,又是不在少数。也是说,在这没有实际效果的今天,让大智若愚者提前取代真的不可能。再说,以我拙见,凭着现有的民运首领的智慧,即不能形成强大势力,也不能使强大的势力到来以后,我们的民运事业真的不是现有的民运统帅还能胜任,凭着以往的经验,我们不难看到,他们只是有一腔的热血,能坚定不移的走民主运动的道路,但依然只是缺少不少智慧的成名人物。
     而在今天,我们要打败的敌人是邪恶凶残的胡帮办,就连这起码的政治技巧作为民运首领都不具备,还谈什么消灭共产党?而且,我们当前的主要敌人其实就是邪恶的政权拥有者,不是什么共产党。共产党的纲领,在大陆民众的心目中,达从邓小平掌权后就背叛了,使邓家帮不得不给我们送来了更多的同盟军,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利用与团结呢?是的,如果让与共产党有深仇大恨的人一下子转变成与共产党人握手言欢,那未免太有些牵强,特别是,双方都不屑与对方握手时,就更不能互相扶掖地走好我们民主运动的开初。
     我曾经与几个毛派思想的士子交流过思想,在他们的思想意思中,他们的中心任务也是消灭邓家帮体系,使民有制真正的回到劳动大众身边来,而且这又是必须的,而胡帮办也在邓家帮的范畴。也是说,当前我们与毛派思想的人,已经有共同的目标,不同的就是不可能永远地走在一起。但是,策略是灵活的策略,为什么要拘泥在顽固的章法里走不出来呢?
     我认为,现在的胡帮办已经是到了黔驴技穷的程度,我们需要开展的工作也该有点声色,不同的就是我们并不懂得立体的政治革命是怎么一回事,只是赤裸裸地要与胡帮办交火,岂不知这是自我伤害对事业没有任何意义的盲目行动,所以许多的同仁虽说被抓捕我也很悲痛但却知道,他们不适宜做他们想做的工作,他们的使命应该有人取代,在未来的运动中,我们能做好后勤保障就已足够了。最起码,要想回大陆成为火种或则做播种机,就得等到大陆有成点气候以后,才更能弘扬我们的民主精神,否则,岂能不被胡帮办的特务抓捕?
     问题的关键是:我们还没有对胡帮办是邓家帮的实际代理者,又与共产党有质的区别这种理念能够认同,对胡匪极力与共产党绑在一起的苟延残喘还没有看透,总是象某些有点名望的人士一样自认为他们都是一丘之貉,没有必要分清界限。我认为不是这样,应该说,当前我们的敌人不是共产党而是胡帮办,甚至为了达到我们的目的,我们完全可以与所有的反胡势力暂时结盟,并能把原则上的问题先放在以后再说。这样,才能显出我们是干大事的人!理由是:鼠肚鸡肠是不能与凶残的敌人极限争锋的,因为我们没有更多的同盟军很容易暴露出自己反被过早地伤害。只要我们能利用大陆所存在的个中条件地与胡匪较量,那么,牺牲者中照样有不是我们的同仁而又能做我们也该做的事的人使胡匪心惊胆颤,并能给予胡匪以决定性的沉重打击。
     这些天,我一直再看《长征》电视,虽然看了许多次,但我感觉到,如果真的张国焘或博古类的继续把持共产党的红军,我说中国的历史恐怕还要改写,而毛泽东做了统帅,就能彻底改变红军被动挨打的劣势,从而打败了国民党军队。这是因为,共产党虽然有了人气,有了更多的士子的介入,但如果没有毛泽东似的英明指导者,恐怕多几个邓小平张国焘也是枉然。所以说,我现在忧虑的不是在大陆点不起熊熊之火,或则我们没有播种机,而是害怕没有真正切合中国大陆现状全局的指导者,迫使我们中途也就夭折。因为民主运动已经是个很大的工程,没有弄懂政治科学的设计师为我们正确地谋划,到头来我们不仅要有负于民众的重托,还要使中国的黑暗存在的时间更长一些。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看我们的民运首领(2)
  • 阿衍:看我们的民运首领
  • 刘路:铁窗民运的忧虑与光荣--拜见朱虞夫先生有感
  • 阿衍:我看倒扁运动以及民运出路
  • 蒋品超致各位民运友人的一封信
  • 我所了解杨天水案件的一点情况--兼谈和谐、民运及其它/曾宁
  • 从民运的政治路线谈起/牧晨
  • 严和学:我把某些海外民运看扁了—读“部分独立中文笔会会员联署罢免余杰、王怡”有感
  • 郭永丰:民运不需要领袖,需要平台
  • 为民运的楷模郭少坤先生申诉
  • 中国民运所面对的环境和因素/秦晋
  • 我看海外民运和民运领袖/楚天舒
  • 彭小明:民运也在适应民主-柏林大会有一点不同意见是不是分裂?
  • 彭小明: 2006年柏林全球支持中国民运大会的文学色彩
  • 闲话 :民运人士批判中共的基点是什么?
  • 刁奎评论:89记忆回放--兼论89民运的深层原因
  •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17周年祭日/曾宁
  •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曾宁
  • 中国民运人士的作用不可抹杀/马文都
  • 浙江资深民运人士王东海等被传讯 / 吕耿松
  • 民运人士张茂盛被关押十七年后终于获释
  • 民运人士李卫平因拒绝与国保合作而受到威胁和骚扰
  • 2005年北京民运人士济济一堂新年聚会(图)
  • 北京民运人士疾呼救助任畹町先生(图)
  • 六四敏感期民运人士被监控
  • 民运人士王文江最近刑满出狱
  • 海外民运人士高度评价赵紫阳
  • 六四民运人士俞东岳在狱中被刑求至精神崩溃
  • 民运人士孙立勇出逃澳洲(图)
  • 《河殇》与八九民运
  • 胡锦涛表示无意为八九民运重新定性
  • 紧急呼吁救援狱中民运人士书/张林
  • 美国之音:上海民运人士李国涛遭软禁(04年9月14日)
  • 162位民运人士联名抗议中共当局禁锢李国涛
  • 博讯收到有关“海外民运内讧”的信件,夹带网站有病毒,附带上网安全建议(图)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 任诠:八九民运的风头是《河殇》
  • 大陆民运人士王炳章健康恶化
  • 韩国民运人士:绝食声明
  •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陈小雅: 八九民运中站在学生一边的军人
  • 你以为你是谁?----致海外个别民运败类! 中国007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