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宋永毅:别忘了王光美作为迫害者的一面
(博讯2006年11月02日)
    
    作者:宋永毅 文章来源:争鸣杂志
     (博讯 boxun.com)

    最近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遗孀王光美逝世,现领导人胡、温出席追悼会,网路上对这位元“伟大的现代女性”亦一片赞扬之声,尤其是对她文革中丧夫陷狱,更是无比同情。王光美无疑是文革的受害者,就数以百万计的文革受害者的级别而言,王光美作为当时的第一夫人,还毫无疑问是他们中最大的受害者之一。然而,历史的真相却往往是矛盾和吊诡的。在中共五十多年的政治运动中,中共党内的受害者并不只有单一的身份,他们和迫害者的身份常常是合二而一,密不可分。受害者也常常先是迫害者,受害者在意识形态上,和迫害者并没有任何不同。就我看来,王光美非但首先是一个迫害者,她还是一个“出嫁从夫、夫丧从子”的封建女性。
    
    “桃园经验”开文革政治迫害的先河
    
    王光美在全中国政治舞台上的地位,并不仅是由她作为外交花瓶的第一夫人的身份而定。而是她和夫婿刘少奇一同创立的河北四清运动的“桃园经验”,又称为“关于一个大队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经验总结”(1964年9月)。如果我们今天再阅读一下王光美有抚恤携手在全国大力推广宣讲“桃园经验”,便会惊讶地发现:它们是毛的文化大革命的某种形式的预演,至少为毛的文革在方法上、形式上和思想上都提供了难得的经验。而刘少奇的悲剧在于:这些她创立的经验,却都最终成了毛泽东打倒他们本人的利器。
    
    首先,“桃园经验”在中共的最高层开创了“夫人参政”的极坏的范例,使毛泽东随后启用江青作为他发动的文化大革命的先锋和打手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其次,王光美创立的“桃园经验”采取“群众运动”(其实是“运动群众”)的方式,主张另组“阶级队伍”,进行“夺权斗争”,又为毛的文革提供了在体制外另组“阶级队伍”,进而“夺权斗争”的思路。最后,刘王合创的“桃园经验”中,逼、供、信和残酷的体罚现象比比皆是。为文革中的逼、供、信和打、砸、抢提供了极坏的样板。在中共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这些在刘、王直接指导下搞出来“经验”全部在复查后作为冤、错、假案平反,可见当时逼、供、信之风的酷烈。文革中青年学生到桃园去调查这个“四清”样板时发现:“在王光美的指使下,工作队大搞逼供信。对干部实行:跟踪、盯梢、罚站、弯腰、低头、燕飞、拘留。连敲带诈,让干部脱了衣服到外面冻着。工作队动不动就掏出枪来威胁干部……王光美住的四队武斗最凶。在斗争四队队长赵彦臣时,王光美到场见赵彦臣正在罚跪,就鼓动说:”你们搞得好,搞得对。‘’坚决支持你们,就用这个办法搞下去‘。在王光美的唆使下,体罚之风,越演越烈。“这里值得一提的是:”燕飞“,就是文化大革命中斗人时极为流行的”喷气式“——它很可能就发源于”桃园经验“!据海外新闻单位的不完全的统计,在刘、王直接指导的”四清“中,共逼死干部群众七万七千五百六十人,在城乡共整了五百三十二万七千三百五十人。这些”四清“成绩,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复查中被证明绝大多数是冤、错、假案。
    
    文革初期在清华大学迫害大批无辜师生
    
    文革初期,刘少奇故伎重演,一心想在清华大学再创一个文化大革命的“桃园经验”再一次派王光美作为“普通工作组组员”的名义去清华大学直接指挥运动,立刻成为“太上(女)皇”。在王的指挥下,工作组非但立刻把校长蒋南翔和所有的副校长全部打成“黑帮”,而且残酷地迫害无辜师生。工作组一进校,就责令全部“干部”,包括教研组正副主任全部“靠边站”、“上楼”批斗。清华群众形容当时的乱斗场面是“游街一大串,斗争会一大片,劳改一大队”。全校五百多名干部中,被王光美知道的工作组打入“黑帮劳改队”的竟占了百分之七十之多!
    
    对普通师生,只要是对中共有过一点批评,抑或对工作组有过一点非议,也立刻打成“反革命小集团”。一时清华园内冤狱遍地,“右派”丛生。据文革后统计,十年中清华大学共有包括武斗致死的“不正常死亡者”48人,其中被工作组迫害致死的就达三分之一左右!当时年仅20岁左右的工化系学生学生蒯大富不过因为“革命”过头,对工作组提了一些意见,立刻被王光美和刘少奇打成“反革命学生”,就地监禁批斗,也搞得他差一点自杀。结果这一事件被毛泽东利用作为打倒刘少奇的一着妙棋,蒯大富成了赫赫有名的清华大学造反派红卫兵请冈山兵团的“蒯司令”,王光美反而成了“反革命”。1967年4月10日,清华大学井冈山在全校批斗王光美时,笔者正在北京串联,住在清华大学。我和当时清华大学的不少师生谈起王光美在清华的所作所为,所有和我交谈的师生都认为:王光美言行虚伪做作,整人心肠狠毒,虽然造反派斗她的大会有些过份,但这也是她在清华作恶多端的一种报应。
    
    应当指出的是:王光美在文革后只是强调自己受迫害的那一面,而对于自己从四清到文革的迫害别人的经历,却做了种种不应当的辩解。比如,她在不少场合仍然把她在四清运动中制造出来的“阶级斗争”和今天的“反腐败”相提并论,来证明自己残酷迫害别人的正确性乃至预见性。这些都是毫无反省和忏悔的一面。
    
    一个“出嫁从夫、夫丧从子”的封建女性
    
    尽管王光美有不错的学历和现代化的打扮,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是一个“伟大的现代女性”。王光美在嫁给刘少奇以后,按她自己的自白:“一心一意地帮助少奇同志的事业”─当然是中共在中国重建封建王朝的事业。王光美作为“少奇同志派来的代表”,从来没有自己的个性,有什么独立的“现代女性”而言?
    
    值得一提的是:文革结束后,王光美对迫害自己丈夫致死的毛泽东的态度,逐渐地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在刘少奇还没有正式平反的八十年代,王光美和她的子女还基本上对毛作了一定程度的揭露的。据说她在看歌颂周恩来保护刘少奇的电影时拂袖而去,因为周其实是迫害刘致死的罪魁祸首之一─刘的专案组长。还据说在刘少奇的追悼会的悼词中,她坚持删去了“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好学生”等令人作呕的字眼。但从九十年代开始,随着榻的儿子刘源步入政坛,不久又在武警担任了总政委,她的两个女儿也纷纷成为经济改革中的最大的特权阶级─海外中资公司的老板,她竟然也一反常态、开始肉麻地谄媚杀夫的毛泽东了。最恶心的例子便是她对评剧艺术家新凤霞说:“凤霞,我们都是毛主席的好学生”。以至纯朴真诚的新凤霞都十分鄙视地说:“她男人都被毛主席整死了,她还说这样的话,你说坏不坏?”王光美的言行,至少是表现了她为了维护封建皇帝毛泽东的党性,强行抑制了自己最为一个“现代女性”的人性。
    
    其实,这里蕴藏更深的还是她对于她家庭的特权利益的切实维护,尤其是对于儿子刘源进入中共最上层的政治圈的权谋考量。由她牵头的刘、毛两家后人的“相逢一笑泯恩仇”的聚会其实是刘源一手策划的“政治秀”。刘源从军以来,虽然已经官拜武警总政委和军事科学院政委,但是离开总政治部主任或更高的位子还有距离。据说其中的原因和刘少奇原来在军界并没有根基,而忠于毛泽东老军头们对刘源是刘少奇的儿子也颇有戒心有很大关系。为此,刘源策划了这一个异乎寻常的聚会,主要是为了向军界表明:他虽然是刘少奇的儿子,但也是忠于毛泽东的。而王光美为了儿子的飞黄腾达,自然也心甘情愿地作了这一“政治秀”的主角。这里,人们看到的只是一个“出嫁从夫、夫丧从子”的封建女性的形象。
    
    王光美无疑是一个文革的受害者,但是她又同时是这一罪恶历史的制造者之一。追究历史责任、清算政治罪恶──不仅仅是为了死者和受害者,而是为了埋葬一个时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就王光美之死说1966年往事/武振荣
  • 悼念王光美夫人/林晓
  • 我向王光美提问/王童
  • 朱学渊:评黄河清《王光美大处不糊涂》
  • 莫非胡锦涛又把王光美当成赵紫阳?!
  • 黄河清:王光美大处不糊涂!
  • 昝爱宗:王光美一生很可怜,却又很宽容
  • 柳萌:66岁的毛泽东如何色诱38岁的王光美
  • 朱小华:王光美是毛主席的好学生
  • 郁申树: 王光美摆“宽容宴”所为何事
  • 建议杨振宁迎娶王光美/牛乐吼
  • 给王女士的一封公开信:王光美女士,您被人利用了
  • 魏京生:读王光美曾为大赦国际成员报道有感
  • 朱学渊:王光美宴请毛泽东家人的政治信息
  • 胡锦涛温家宝出席刘少奇夫人王光美告别仪式(图)
  • 王光美灵堂:毛邓后人均来吊唁(图)
  • 胡锦涛将出席王光美遗体告别仪式
  • 王光美荣获“中国消除贫困奖”成就奖
  • 邓小平两女吊唁王光美
  • 王光美级别不够 未发讣闻
  • 王光美细说往事
  • 刘少奇遗孀王光美肺炎病逝
  • 戏评:王光美宴请毛泽东家人的后果是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