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博讯2006年11月02日)
    上周大陆山西科技干部贾甲在台湾旅游期间,脱队向台湾当局申请政治庇护,台湾当局在极短的时间内,即以理由不充分予以拒绝,并立即遣返到香港,从而使其处于落入中共之手,遭受政治灾害的险境。
    这些年来,大陆除因经济原因偷渡到台的民众以外,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士通过种种途径到达台湾,投奔自由的,也不在少数。最近这二年来就有吉林的唐元隽,山东的燕鹏,山西的颜钧,和一个多月前重庆的罗长福。罗长福渡海十小时后,被厦门海警抓住而失败。这些人有的是只身渡海,有的是跳船泅渡,有的是使用假护照,有的是借旅游之名到台的,但是鲜有人得到台湾当局的政治庇护,大多数人都被关进新竹大陆人士收容所,遭受非人的待遇,并伺机遣返大陆,只有少数较为知名的人士,通过民运组织的奔波和国际社会的关怀之下到达第三国。台湾当局如此对待投奔他的大陆人士,为何大陆人士还是前赴后继呢?这应该说,由于新闻的闭塞造成的,使大陆人士对当前的台湾生态不甚了解,思维还停留在呼吁大陆人士投奔自由的两蒋时期,还把台湾中华民国当成中国自由民主的复兴基地。所以在选择投奔自由,实现政治理想时,总是把台湾作为首先选择地。他们不了解台湾早已是物是人非,今日的台湾不再是那个要反攻大陆的台湾,国民党也早就不是过去那个国民党了。而台湾执政的民进党走的是去中国化道路,大陆民众不但不是他们的手足同胞,而是当成外国人看待。这次贾甲投奔台湾除政治上的判断以外,还有其感情的因素,即贾甲是国民党之后,他的父亲是国民党空军人员,为此,他们整个家庭在中共建政之初到文革这段时间内遭受了巨大的磨难。而他们之所以能从共产党的迫害中经受下来,是因为在他们的心中,还有一个台湾,一个国民党在,那是他们在苦难中的唯一的精神寄托。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两蒋以后的国民党早已蜕化为台湾国民党,他们早已把因他们而遭受共产党残酷迫害的在大陆的国民党遗老遗少忘记得一干二净,一刀割断了国民党在大陆的历史。国民党对于遗留在大陆的人士是始乱终弃,不但辜负了他们的情感和希望,也可以说对他们丧尽了天良。
    经过共产党执政半个多世纪,中国民众可以说对共产党是痛之入骨,在他们走投无路中,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国民党身上,虽然明白国民党反攻大陆已无可能,但是在台湾走上民主化以后,希望借助台湾的民主化来帮助大陆。但是他们不了解,实现民主化以后的台湾,不但没有能够帮助大陆,反而因惧怕中共而刻意和大陆民运人士拉开距离。民进党推行的是去中国化,中共对他们来说是惹不起总躲得起,按他们的话来说,共产党是个流氓不要去惹他就是了。你不要来管我,我也不反对你。国民党则是与中共化敌为友。国民党在李登辉手里,虽然坚持反共路线,但是他已把国民党演绎成台湾国民党,在连战手里国民党失去了政权,执政党成了在野党,但在心态上仍然没有调整过来,希望通过与中共的统战来确认其正统的地位,与执政的民进党相对抗。目前国民党的对手是民进党,而共产党则从对手成为友党。连战访问大陆与中共发表联合声明以来,接连三四次到大陆,不是祭祖就是开会,国民党的副主席江炳坤在半年时间内竟到大陆访问十多次。这样频繁的次数已经不叫访问了,应该是国民党长住中国的代表,副主席成了国民党与共产党的联络部主任。国民党与共产党如此密切的关系,当然大陆的民众和普通的干部是不知情的。因此,当他们在追求民主自由时,往往犯了方向性的错误,选择投奔台湾,从而酿成悲剧。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 陈维健:山穷水尽洞庭湖
  • 陈维健: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 陈维健: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 陈维健: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 陈维健: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 陈维健: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 陈维健: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 陈维健: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 陈维健: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 陈维健: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 陈维健:莫将人民当敌人
  • 陈维健: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 陈维健:(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 陈维健: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 陈维健: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 陈维健: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 陈维健: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 陈维健: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