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阿衍:民派能否轉變一下政治視角
(博讯2006年11月04日)
    
     鄙人到過許多地方,與各色各樣的人交流思想,特別是:事實上中國大陸早已經形成了反鄧的兩大派系——民派與毛派!這兩個派系原本就足以打殺鄧家幫的代理胡幫辦,可是,只因兩大派系還不能互相利用各自的自然條件依然被胡幫辦各個擊破著。不僅如此,民派的內部依然沒有團結起來,形成一律對鄧的先鋒勢力,使胡幫辦至今還在權壇上指手畫腳,實在是我們民主運動的悲劇。
     也可以說,只要民派能夠團結起來,就足以動搖胡幫辦的根基,再加上毛派的政治訴求依然存在,就更有利用的價值。這方面,我還不知道那些旗手是否已經具體地做了?而且是:中國當前形勢已不容許我們再做無益于社會進步的傻事情,而那些似乎已是旗手的人,好象有點名望而在做著親者痛仇者快的蠢事,令我們欲胡幫辦亡路的人十分的痛心。 (博讯 boxun.com)

     說到這裏,我在想一個問題:我們能不能利用好所有的自然存在的條件來推翻胡幫辦的邪惡統治呢?在大陸,胡幫辦已經不得民心,它們在內部鬥爭中不會得到民众的廣泛支援,這已得到肯定,因為,它們至今還在掠奪著民众的根本利益,使我們的人民生活在沒有人權的環境中而它們還在做著最流氓邪惡的事,還在阻撓著我們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的具體行動,還在讓我們生活在它們的淫威之下又不能反抗。
     現在當務之急我認為還是我們所有的力量都能聯合起來才是我們的上上之策,雖然我們的信仰也許不太等同,但我們的中心思想還是大同小異,最起碼知道:目前我們的敵人不是其他的什麼民間派別,而是獨裁的鄧幫政府。
     在這裏,我要告訴大家,我們的對鄧幫的行為還很需要一些策略性,不能什麼還沒有做,先在內部就搞什麼路線分明的活動。應該說,我們的目標暂时只要能夠一致,就應該團結起來,一致對鄧。同時,還要告訴大家,特別是在當前,為了團結毛派,就應該把鄧家幫與共產黨权益地分開。事實上,鄧家幫已經完全背離了共產黨的基本原則,不僅背離了共產黨最基本的原則,而且還繼承著共產黨最不切合實際的獨裁与血腥統治。這也是共產黨合該在人類消亡的原因。而能把鄧家幫與共產黨分離開來,我們就會贏得更多的同盟軍,先使鄧家幫倒下。當然,《九評共產黨》已經把共產黨成立一來全盤否定了,這我不反對作者的苦心,但是,他的政治觀點也不一定就十分正確或者說毫無差錯,特別是:不把共產黨的成立意義一分為二地分析,其本身就是荒謬,這不用我們來推敲,雖然共產黨人的確做了許多有害人倫的事,殘殺了許多無辜,損害了人類歷史的正常發展,但它的產生也不是無緣故的。在這裏,鄙人並不是站在什麼立場說話,而是能用正常的心態去分析客观問題,要不,我們不也就墮落到共產黨的水准中去了嗎?
     甚至,我們至今還沒有能夠靈活的把共產黨與鄧家幫分開,使鄧家幫更被孤立,搞得我們也看到了的鄧家幫依然很強大。事實上,鄧家幫已經背叛了毛派的基本思想和毛派的實際利益,我們孤立它又有什麼不正確呢?這樣的條件我們不去利用,未免太不明智了吧?而江澤民與胡錦濤時期,因為它們並沒有把毛派的利益和政治思想從新恢復過來,加上它們的條件與水準並沒有脫開鄧家幫的綱領範疇,說它們是鄧家幫利益的維護者並不過分,再加上它們願意繼續與毛時代對立,又不形成符合國人利益的全面的民主開放政策,也就不可能不形成著繼續鄧路線的具體法則,又不產生新的開創,因此我認為說它們是幫辦時期比較準確些。
     而我們的文人們,和我們的政治家們,包括臺灣的政治家們,至今還沒有認識到胡幫辦的政治條件已經與共產黨的政治範疇有了質地的區別,那麼試想,在政治決策中,能不出現判断失误嗎?所以,我們的民主運動到了今天還沒有較大的進展,實在是與我們的認識不準確有很大的關係,與我們的並不正確決策也更有很大的關係。
     鄙人準備從美國到臺北去,就是想說服臺北政界與我們的認識達到一個新的水準,並到其它有民運組織的國家與各處的民派交流,也是為了我們都能提高我們的政治識辨度。因為,共產黨與鄧家幫的確是兩碼事,要不,怎麼會有毛派欲鄧家幫死亡的潛在力量呢?而且我們因為有了民主自由的思想,就不能與毛派坐下來進行必要的交換意見,反爾做那沒有實際意義的紛爭,給了狡猾的鄧派繼續苟延殘喘的條件,實在被我們的愚昧所制約。
     總之,能夠從新提高我們對共產黨的認識和用實際行動揭穿鄧家幫陽奉陰違的醜惡伎倆,使它們早日暴露在众民的汪洋大海之中,好徹底地解決好中國大陸的政治問題,已是我們的首當其衝的任務。更況,胡幫辦完全墮落到了流氓黑幫水準裏了,再用什麼黨來注釋未免高看了它。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为何走上铲除共产党的道路上
  • 阿衍:看贾甲被遣返
  • 阿衍:說服臺北進入我們的民運領域才是智者
  • 阿衍:知道紅軍北上的秘訣是什麼嗎
  • 阿衍:民運是否有民眾這個基礎
  • 阿衍:民运事业是个大工程
  • 阿衍:王洛宾还给《共产党宣言》谱曲
  • 阿衍:民主总统为什么要被多数人罢免
  • 阿衍:国营企业的职工就象被任意宰割的羔羊
  • 阿衍:看我们的民运首领(2)
  • 阿衍:看我们的民运首领
  • 阿衍:陈良宇被抓捕真的值得庆贺吗?
  • 阿衍:《并战计》(25——30)
  • 阿衍: 《混战计》 (22——24)
  • 阿衍:我看共产党左派的社会意义
  • 阿衍:《混战计》 (19-21)
  • 阿衍:台湾大陆都在乱,台北权要怎么办?
  • 阿衍:从台湾大陆都在乱看下去
  • 阿衍:《攻战计》
  • 阿衍:山东济宁正在大量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
  • 阿衍:山东枣庄陶庄煤矿的确是死了22人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