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杜光:惊悉何家栋先生病逝-声讨文化专制主义的又一罪恶行径
(博讯2006年11月04日)
    何家栋更多文章请看何家栋专栏
    
     (博讯 boxun.com)


杜光 (中央党校教授)
    
    昨天下午惊悉何家栋先生病逝,悲痛的心情还没有消退,今晚又得到《何家栋文集》刚刚印好就被封杀,协助编印《文集》的丁东今晨遭到抄家拘捕(当晚放回),电脑、日记和大量书籍、资料被没收的消息。这个令人愤慨的无耻行径,是文化专制黑手的又一个罪恶的记录。
    何家栋先生是1938年就参加抗日战争的老干部老党员。他1957年在工人出版社工作时曾因出版刘宾雁的《本报内部消息》而被划为右&派,蒙冤22年。改正恢复工作后,1984年又因发表《第二种忠诚》而被查究,1989年更因支持学生运动而受到批判。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动摇他对祖国对人民的赤胆忠心。收在他的文集里的文章和谈话,无不充溢着对社会前途和民族命运的关切。这样的书居然被作为“政治性非法出版物”而受到查禁,彻底暴露出文化专制主义的反人民性和反社会性。
    特别应该指出的是,何家栋先生在文章和谈话里所表述的观点,基本上都是他以马克思主义理论分析问题所得出的结论。掌握政治权力的执政党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竟不能容忍以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观点来教育人民,却拿数以千万计的人民血汗钱去搞什么马克思主义建设工程,而且要在那个非马克思主义的“重要思想”的指导下。这不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继承和发展,而是赤裸裸的亵渎和背叛!
    文化专制主义的这一行径,也是对宪法的再一次践踏。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制定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就庄严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有思想、言论、出版、集会、结社、通讯、人身、居住、迁徙、宗教信仰及示威游行的自由权”。1954年施行迄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也明确规定了人民言论出版自由的权利。可见,言论出版自由是“人民共和国”的题中应有之义。然而,半个多世纪以来,人民的言论出版自由一直遭到文化专制主义的非法剥夺,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依托政治专制主义的文化专制主义,垄断了真理裁判权,把优秀传统文化作为封建主义来反对,批判人类社会的文明成果,使文化堕落成为政治的奴仆。在文化专制主义的高压下,五十多年来,中国没有培养出足以光耀当代、遗泽后世的思想家、理论家、政治家、文学家、评论家,却给中华民族带来道德的沦丧和精神的堕落。文化专制主义造成的罪孽,可以说是罄竹难书。只有彻底清除文化专制主义,中华民族才有光明灿烂的前途。
    但是,文化专制主义是政治专制主义的衍生物。只有彻底改革政治体制,实现政治民主化,才能从根本上铲除文化专制主义。《何家栋文集》遭封杀和丁东被扣押,使我更深刻地体会到肃清文化专制主义和改革政治体制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在这里,我强烈谴责有关部门查禁《文集》和抄走丁东私人财物的非法行为,呼吁知识界关注这个事件,奋起反击文化专制主义的新挑衅,督促有关部门立即放行《文集》发还丁东所有被掠走的物品。同时,推进清除文化专制主义和改革政治体制的舆论和理论论证,为实现中国的政治民主化和文化自由化,做出应有的努力。
    2006年10月17日深夜于病中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丁东:何家栋的遗愿和我的遭遇(一)
  • 肖雪慧:他留下了一个思想宝库—纪念何家栋先生
  • 笑蜀:何家栋的悲情与壮烈
  • 三敬何家栋/朱健国
  • 余世存:我们世纪的风景:通过革命获得解放—何家栋先生75岁生日祝辞
  • 古川:“妥协”:超越恐惧与仇恨—悼念何家栋先生
  • 杨宽兴:感念何家栋先生
  • 何家栋批判伪民族主义者、亲日派王小东
  • 怀念何家栋先生 / 赵诚
  • 何家栋夫人陈蓓:又是一个未了的心愿 (图)
  • 何家栋文集(一)
  • 陈子明:怀念何家栋(下)——兼与仲维光商榷
  • 哀悼何家栋同志逝世/梁歆
  • 黄河清:悼林牧先生·何家栋先生
  • 怀念何家栋 (上)/陈子明
  • 才送林老,又失何老——痛闻何家栋先生离世/丘岳首
  • 李卫平:一个老八路的自由主义情怀 —访著名报人何家栋先生
  • 职业革命家何家栋 (下) 廖亦武
  • 关于刘亚洲战略思维的问答/何家栋
  • 何家栋先生的遗愿-“两头真”人物专辑何家栋(之一)
  • 邢小群:抄家亲历记— 附何家栋访谈
  • 一周新闻聚焦:海内外各方悼念林牧先生、何家栋先生
  • 自由的战士,人生的楷模— 痛悼何家栋先生
  • 何家栋先生遗体10月18日在北京火化/昝爱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