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阿衍:民主運動是該到來
(博讯2006年11月06日)
    我們的民主運動所缺少的就是順利的秘密進行,不管怎麼說,藏匿在無形之中又能把預定的計畫逐個完成,那麼,胡幫辦又有什麼不可以剷除的呢?在我們的群體中,我們不僅僅的要能相信自己的能度,還要看清事實上挾持共產黨的胡幫辦確實是很不得民心,加上他們所崇尚的是享樂浮華,貪利鬥狠,也就自然的越來越與我們民眾對立,而且他們給自己還在積累更多的敵人,使自己不得不面對更多的剷除者而給我們源源不斷地輸送著鬥士。
     但眼下的高科技使胡幫匪徒具有了先天的偵察條件,使自己能夠擁有對我們的有利的控制技術,這也是我們最難度過的初始階段的關鍵所在。而在我們的開初,如果我們自己不謹慎,不再多幾個心眼,或刻意追求自己的名譽地位,到頭來,除了被害就是被害,因為我們的共同的敵人胡幫辦不會讓我們發展壯大,他們還會無時不刻地把我們扼殺在萌芽時期。因為他們知道,一旦我們壯大起來,再用血腥的手段也無濟於事了,清朝晚期不是嗎?殺死了那麼多人,不還是有了更多的後來者而把其送終了嗎?在這方面,我們應該知道,我們的同仁的流血犧牲更能激發我們的鬥志,使犧牲流血者的具有血緣關係的人也會自動地加入到剷除中共的隊伍中來,所以說,從總體的趨向來看,我們並不畏懼犧牲,因為胡幫辦越製造更多的犧牲,也就越增加剷除他們的壯士。
     就我們的利益而言,雖然不怕被犧牲,但還是盡可能的避免犧牲。為了更好地發展,不管怎麼說,起初我們就是需要藏匿自己,使我們早日壯大,而面對兇殘的胡幫匪徒,我們不怕雖然很重要,但僅僅的不怕也不行,該怕時就怕,這並沒有什麼,有時候,膽小一點還是正確,這比過於輕視敵人要理性得多,而過早地暴露我們的意圖就如同自我戕害沒有什麼區別,甚至是不僅僅害了自己,連自己的同仁也將被順藤摸瓜地戕害。所以說,逢事就要講究點策略。在今天,只會勇猛,不知道在刀尖上行險弄勢稍有不慎,就會被自己送掉前程,那也是一介武夫的思維。在築建自己的陣營時,我認為,藏匿於無形之中是對胡幫特務最有利的殺傷,也是你在運作時勢時最有效的環節。 (博讯 boxun.com)

     是說,只要進入了我們的民運的狀態,第一步就是有個自己的隱匿的地方,我覺得,沒有比自己給自己穿上隱身衣更科學的了,使敵人找不到蹤跡,並能把我們這個世界的遊戲規則灌輸給所有需要者的大腦裏,雖然有悖於常理,但我們的工作只要能使眾人受益,也就自然而然的贏得了民眾。使民眾的力量為我所用。
     當然,組織起來並不一定要求過多,你有十幾個人就可以了,你們的十幾個人又能各自的十幾個人地層層發展,那麼,這個立體的,翻倍的成長,是將來和現在的有效替補,並能使胡匪特務不宜找到你的晦氣。而這十幾個人的變速也是很快的了,這讓胡幫辦到頭來不是恐懼了,而是該敗下陣去。
     首先我們還要弄明白,當年為什麼共產黨能戰敗國民黨,究其原因,就是表面上國民黨的人有文化懂禮儀,追求私益,怕死,不屑于與共產黨人捉雙放對,其結果,也就自然被沒有文化底蘊的不惜命者搶了先機,使國民黨最後落敗了。現在我們的群體是民眾,而挾持共產黨的胡幫辦恰恰地彌補了當年國民黨的缺陷與那種表面上文雅的本分,而我們與廣大民眾,由於生活的艱難困苦與不公,也到了不惜命的時刻,又能進化我們的思維,所以說,打敗權威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了。
     眼下我們靜觀臺北的演化,那裏的事情我們影響不了,我們所期望的不管是誰做臺北的總統,都能從思想上早日進入一個大中國狀態裏,然後對中共實行有效的攻擊。我們也看到,大中國民運思想的若重新登臺,杜絕台獨已不是問題。關鍵是這種人一時還沒有資格掌控臺灣的政府,所以,我們應該幫助臺北改變他們的政治綱領,使他們完全能為中華民族服務而不僅僅是為臺灣人民服務。也只有這樣,才能與我們步調一致。
     那裏有個曹長青先生,雖然是我們民運的一個大人物,但他在推動民進黨為一個中國服務上,並沒有做好他的份內事,再說,我所指的一個中國,當然已經超越了北京的一個中國的涵義。我所指的一個中國是民主的、沒有獨裁的、符合民眾利益的文明中國,而決不的被共產黨邪惡統治的一個中國。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谁为高智晟家人的不幸买单?
  • 阿衍:陈水扁也该下来
  • 阿衍:民派能否轉變一下政治視角
  • 阿衍:为何走上铲除共产党的道路上
  • 阿衍:看贾甲被遣返
  • 阿衍:說服臺北進入我們的民運領域才是智者
  • 阿衍:知道紅軍北上的秘訣是什麼嗎
  • 阿衍:民運是否有民眾這個基礎
  • 阿衍:民运事业是个大工程
  • 阿衍:王洛宾还给《共产党宣言》谱曲
  • 阿衍:民主总统为什么要被多数人罢免
  • 阿衍:国营企业的职工就象被任意宰割的羔羊
  • 阿衍:看我们的民运首领(2)
  • 阿衍:看我们的民运首领
  • 阿衍:陈良宇被抓捕真的值得庆贺吗?
  • 阿衍:《并战计》(25——30)
  • 阿衍: 《混战计》 (22——24)
  • 阿衍:我看共产党左派的社会意义
  • 阿衍:《混战计》 (19-21)
  • 阿衍:山东济宁正在大量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
  • 阿衍:山东枣庄陶庄煤矿的确是死了22人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