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是不是孙中山的继承者?/林保华
(博讯2006年12月03日)
     今年11月12日是孙中山140岁冥诞,因为逢十,所以中共借此大事纪念,胡锦涛不但亲自发表讲话,还接见与会的海外华人。目的是统战不言而喻。为此中共再次大捧孙中山,胡锦涛还把自己打扮成孙中山的真正继承人。

     胡锦涛把江泽民赶下台时,为了贬低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便炮制了“新三民主义”,即“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就把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分为新和旧,在孙中山提出“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后就是“新三民主义”,以前的就是旧的。因此严格说来,胡锦涛的是“新新三民主义”。 中共肯定新三民主义,因为那次的国共合作,使中共得以壮大,后来得以夺取政权,至于对孙中山的其他思想,则是“各取所需”了。因此要回答胡锦涛或毛泽东是不是孙中山的继承者,需要具体分析。

     如果从笼统的民族、民权、民生来说,民权、民生肯定不是中共的主张,例如现在还在大捕维权人士,何来民权?农民被剥夺土地,对农民来说,的确是“平均地权”,然而都落到中共权贵手里。“节制资本”亦然,国有企业就是中共没收国民党党产与民间资本的结果,并加以扩大;而当今中共权贵搜刮民脂民膏何来“节制”?孙中山说中国“大贫、小贫”,如今却是贫富差距扩大,突破了警戒线,这当然不是民生主义而是“官生主义”。 (博讯 boxun.com)

     但是中共与胡锦涛的确是孙中山的继承者,特别是在民族主义方面。孙中山的民族主义主要有两个内容,一个是“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一个是“联合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中共也的确如此。“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是大汉族主义口号,把“鞑虏”当敌人;目前中国对少数民族的压迫、从以前的驱逐变为屠杀,正是继承了孙中山的这个思想。

     至于联合以平等待我之民族,根本就搞不清哪个平等,哪个不平等。列强中能比较平等待我者,应该是美国。然而孙中山没有联合美国,中共更把美国当主要敌人。而他们认为的“平等待我之民族”,竟是共产党的俄国,再就是日本。他们对中国的伤害,分列第一和第二。由此可见孙中山与中共,都是黑白混淆、是非不分。

     孙中山为了夺回被袁世凯拿走的政权,便向日本比赛与袁世凯谁更卖国。当日本选择握有实权的袁世凯及其后的北洋军阀后,孙中山便转而找俄国。为此,他不惜出卖外蒙古以换取俄国的卢布与军火。而中共也以认同这些来进行国共合作,在国共分裂后,毛泽东每个月还从俄国领取30万美元,从事颠覆国民政府的活动,在日俄冲突中更喊出“武装保卫苏联”的口号。抗战胜利后,苏联再把他们占领下的东北及其军备等资源交给中共,成为中共后来打败国民党军队的基地。中共为了报答苏联,也因为要对付“美帝国主义”,更不惜把过去不承认的不平等条约合法化,出卖了与外蒙古一般大小的西北与东北领土给俄国。

     至于对日本,空喊抗日的中共在抗战期间却直接或间接的勾结日军来削弱国军,壮大自己。所以毛泽东后来厚颜无耻的表示要给日本皇军颁发勋章。江泽民还在1992年邀请日本天皇访问中国,声称尊重日本人民的感情,不必日本道歉而表达自己感激之情。

     孙中山与中共的劣迹因为世界民主运动的发展导致苏联大帝国的瓦解,那些秘密档案公诸于世,澄清了许多问题。中共想赖也赖不掉。

     除此之外,孙中山崇尚暴力的思想更为毛泽东所发展;而孙中山与洪门的关系是特定条件下形成的,中共却完全与黑帮融合在一起了。

     从这些方面来说,中共的确是孙中山的继承者,如果按照胡锦涛的说法,还是“最坚定的支持者,最亲密的合作者,最忠实的继承者”。从目前胡锦涛对俄国的低头哈腰,以及不顾自己民族挨饿卖血,联合以平等待我之非洲民族而大撒金钱,又岂是孙中山可比?那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林保华所做的评论2006-11-15)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水: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
  • 牟传珩:“全球北约”刺激中共敏感神经
  • 求实:中共不给中国民主, 和以前的国民党完全无关
  • 解读中共金融秘幕/亚笛多星
  • 伍凡:为什么中共中央军委要颁发《应急预案》?
  • 阿衍:中共的死结究竟在什么地方?
  • 中共的政治困境
  • 牟传珩:中共六中全会开错了药方
  • 食人者枉为人!强烈抗议中共当局逮捕子霖!!!
  • 陈荣利:纪念国父诞辰,抗议中共拘捕张子霖
  • 王丹:奉劝中共警察适可而止
  • 如果不骂中共,文章就不能发表?/贺伟华
  • 陈维健: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 戴平山评:台湾泛蓝泛绿勿内斗,中共渔翁得利
  • 横眉:阿扁,请你来做中共的总书记!
  • 任诠:中共的权力斗争与民众的维权运动
  • 葉華實:是中共反省北韓政策的時候了
  • 70年前,中共拿什么激励红军长征?/安均
  • 两个历史学者眼中的真实中共
  • 中共统战部升级扩权角色更吃重(图)
  • 中共改革派元老万里过九十岁大寿
  • 胡锦涛黄海险遭不测 中共反腐风暴大背景揭密(图)
  • 中共十七大代表 遴选标准出炉
  • 丁子霖:强烈抗议中共国保当局对耿和、袁伟静的暴行
  • 强烈抗议中共政权对高智晟律师全家法西斯残酷迫害
  • 中共地方人事异动消息频传
  • 中共传达“霍英东临终留言”:干部都在搞私
  • 人民日报前副总编:陈良宇案凸显中共政改紧迫性
  • 中共省委大换班惊现“换届病”
  • 中共十七大前人事频繁变动(图)
  • 中共第五代开始浮出水面 省市级领导层大换班
  • 政令出不了中南海 中共动手向地方收权加强权威
  • 从铁凝当选中国作协主席看中共选拔官员的标准(图)
  • 中共中央以空前高规格纪念孙中山诞辰(图)
  • 上海传出中共中央政治局惩治陈良宇行动细节(图)
  • 中共党中的问题
  • 中共“十七大”人事初露端倪
  • 赖昌星掌握中共高官秘密 大哥离奇死于狱中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 中共叛逃外交官陈用林自述: 踏上人性自由之路
  • 我们被中共中央新闻办控制
  • 任靖玺:中共恶政借机抢钱 司法黑洞制造冤案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恐惧反动,中共三封中文维基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古侯:彝族人与中共攀枝花市
  •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尽快释放清水君!
  • 请看中共高级机关人员之素质(车号甲A02072)
  • 试看中共政府如此这般亲民
  • 美多次关切香港基本法23条但中共峻拒
  • 张钢:高强同志,您是否还打算和中共中央“保持一致”?!
  • 兰剑: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 中共再施阴招, 让张宏堡身边的人来干掉张宏堡
  • 兰剑: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 黄鹤云:中共政权就是萨斯政权
  • 骗取“子弹费”:评中共外围组织在海外的募捐活动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吕占锁:中共说「五十年不变」,结果呢?五年就变!
  • [启事]---清水君原有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被中共网特盗用,,请网友注意安全,暂停联系
  • 中共贪官毁了美丽的椰城──海口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下岗者为活命怒闯中南海 中共怀天下志先忧他国之忧
  • 中共领袖行宫知多少?
  • 安魂曲: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误导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助长民间反人类论调,赞美国际恐怖主义,中共政府罪责难逃
  • 坚决响应中共中央关于全面分裂中国的伟大号召
  • 中共统治的中国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 赵南: 江泽民为什么要出卖“无产阶级”──评中共的转型
  • 过度吹捧中共 最近的新闻实在看不下去
  • 福建劳务输出:中共官商勾结、剥削压迫 外派劳工
  • 海外学子: 公众施压促中共释放高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