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河清:阴盛阳刚澳洲美 ——澳洲行(之3)
(博讯2006年12月16日)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黄河清

     澳洲自然环境之美,在我这个初履澳洲大地者来看,在于地广人稀、 阳光灿烂、空气清新、住房平常普通,是人类居住的佳美之所。都说 加拿大好,我看从气温这一点来比较,澳洲更胜一筹。 (博讯 boxun.com)

    澳洲人文环境之美,我这英盲,无权置喙,但从在悉尼、墨尔本接触 的有限的一些华人来看,我有“阴盛阳刚”之感。

    都说阴盛阳衰,中华大陆艺坛、体坛、文坛,都是如此或曾长时期如 此。体坛好不容易出了个飞毛腿,可以多少为雄性挽回一点面子,文 坛紧接着飞来一只培育的鸾凰,又让男儿黯然失色。海外的情况,我 僻处一隅,偶尔去趟美国,所见所闻,大失所望──不仅作为男性, 直是作为海外流亡者、作为华人。成见既深,又事不关己,也就懒得 再与闻其实了。澳洲之行,则令我这孤陋寡闻者,耳目一新──男女 雌雄,竟见阴盛阳刚之象!欲知备细,且听道来。

    最先让我领略女性而具深刻之象者,是墨尔本与会者夏祷,这位女权 主义者、法轮功信众,容不得对女性的半点不敬,听到异性说脏字, 会忍无可忍、怒气冲冲,却又顾及礼仪,只让自己落荒而逃,以示离 席抗议;事后则能倾听解说,明白究竟后虽未释然却能予以谅解。她 的论文《物的统治与自由人》独领风骚,引起了在学识上我心仪已久 的学者仲维光先生的注意和赞赏,公开誉其为“多年未见的最好的文 章之一”。她能理解高昂高亢的激奋,但喜欢沉稳。她处事认真、负责到如此地步:作为客人,既委婉又尖锐地批评主人某事,全然不顾及可能得罪大众。她观察细致入微,常用英语“decent”来描述人、事。我不懂这读若“迪森”的英语是什么意思,她翻译为“正 派”。我看,这位洒脱而执着、随便又高贵的夏祷自己正是“迪森”而深刻者。

    《静水流深》的作者曾铮从网上慕名久矣,这次得以谋面交谈且蒙赠 书一册,深感欣慰。曾铮端庄大方,待人接物,不卑不亢、热情得 体。我曾向其请教一事,她不厌其烦予以讲解后说:如果还不行,可 来找我,我去帮你。曾铮一口流利的英语,为从英国来赴会的前驻中 国使馆一秘罗杰斯先生作翻译。罗杰斯先生对中国自由文化的真诚 关切、深刻见解和颇有价值的建议通过曾铮的翻译激起了与会者的欢 呼和由衷的感谢。我拜读曾铮的赠书,深深敬重她对信仰的虔诚执 着,痛惜她所遭受的摧残苦难。如此一位从肉体到心灵都经历了炼狱 煎熬而屹然挺立着的女性,是勇者、是智者、是彻悟者、是侠之大 者。如果说,夏祷洒脱的着装有秋瑾的影子,那么,曾铮的坚毅、勇 敢、无所畏惧和端庄与之重叠,宛然七分现代的秋瑾!

    《静水流深》中所记述的曾铮胞妹的所作所为令我这个似乎再也难以 激动的老人热血沸腾。曾先生(中国现代文化的习惯,称女性为先生 是一种高度的尊重。虽然曾铮的胞妹可能比我小一代,但我愿意以 “先生”称呼她。)是一位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体制内优秀小吏,只 因给上一级领导写信,反对镇压法轮功,要替胞姐辩护,被单位领导 教育帮助,要求写个保证书,过个场,好交差,就算了。单位领导想 保住苦心经营的“政绩人程”。曾先生拒绝了。领导不敢再瞒,无奈 上报。曾先生被开除工职、党籍,尽管产后不久,婴儿尚在哺乳,仍 被拘留一个月。拘留释放,曾先生跑到北京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抓。曾 先生逃脱。逃到成都在一间小酒吧打工,晚上等所有的客人走了才能 将桌子挪开打地铺睡觉。公安部通缉她,悬赏三万元。曾先生没能逃 过天罗地网,终于被抓了,投放在牢狱中!

    曾先生,您不亚于乃姐,您更胜乃姐!您追求、崇尚、专注、执着真 善美的精神、勇气、牺牲、担当如长虹经天、日月临地,令男儿羞 惭!借写这篇小文,我说说这些题外话,让人们知道乃姐之外另一朵 冷艳似火的玫瑰,以表我对您的敬重和对这个堕落时代的痛心绝望。 然而,无论如何堕落,无论如何绝望,当下活着的人们,仍然需要守 住人的尊严人的良知,哪怕立即死去。您正是守住尊严良知卑微而伟 大的范式!

    《生之舞》是我得到的另一册赠书,作者陶洛诵。这本书封面花里胡 哨,看不明白是什么,封面上印的几行字的关键措词让人倒胃──似 乎是三流的言情小说。作者在会上所致欢迎词中那些溢美之词几乎使 我溜之大吉。所以我得到赠书时只是礼节性地表示感谢。在离开墨尔 本飞返马德里的飞机上,闲极无聊,我翻阅了这本书。天哪,我走眼 了!我竟为此书着迷,一口气读完此书。这本书只有陶洛诵写得出 来,只有陶洛诵如此平实真切的叙述才见出了其厚重的价值。这是本 什么书呢?恕我斗胆改写封面上的那几行介绍文字,读者们就可以了 解这本书的价值所在了。

      “陶洛诵与之交往而在本书中描述的人物,如遇罗克兄弟姐妹、   牟志京、吴景瑞、赵京兴、北岛等等,构成了文革年代独特的风   情画;透过重大事件的人物叙写,又展现了文革民间思想史的轨   迹。”

    读罢陶洛诵的大作,那些不好的印象就不值一提了。书里相片陶洛诵 的美丽映照着这本书的光辉。只此一书,值得向陶洛诵三鞠躬,何况 她还有许多著作,我未能拜读。这些未读的大作,我相信一定可以与 这本独特的作品媲美。因为“京兴被捕的时候,洛诵在警察面前挺身 而出,又随京兴一同入狱的情节,其壮丽和浪漫,堪比古往今来、天 上人间的任何一段恋情。”(牟志京语)因为“水管里出来的都是 水,血管里出来的都是血!”(鲁迅语)我为未能与陶洛诵交谈请教 遗憾。我为曾对陶洛诵有所误解深感歉疚。对不起,陶洛诵!谢谢 您,陶洛诵!

    赵晶,是墨尔本会议上最忙的人。她不哼不哈,默默地做着。她做的 大多是杂务,似乎不起眼,却绝少不了。没有她的这些杂务,会议会 停摆。可是,她绝不是仅作杂务的人。她通英语,能用英语演讲。平 实、踏实、真实,绝不张扬、绝不卖弄、绝无宏词大句慷慨激昂。这 是她留给我相信也是留给全体与会者的印象。只是默默地默默地做。 所有的问题她都替你解决,所有的要求她都尽量满足。在当今这极端 浮躁喧嚣的时代,最缺的就是这样的品质,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

    赵晶,使我想起了悉尼的汪嫣。年过半百温淑庄重的汪嫣望去若未臻 不惑之年。近20年来,她总一次不拉地参与悉尼的民主自由文化活 动。14年前欢迎王若望、羊子夫妇时,她在;14年后的这次欢迎羊 子,她也在。她清了假,去机场接羊子。羊子还记得她,细说当年趣 事。除了默默地做事这一点,她与赵晶类同外,人生道路的磨难不 幸、中年丧子的巨大打击没有击倒她。她打一份底层工养活自己,决 不自惭形秽而平和也傲然处世。追求民主自由是她的精神支柱。其豁 达大度自重自尊自立令人肃然起敬。

    说到悉尼汪嫣,自然要说说悉尼的男性。11月23日悉尼民运圈的 朋友们为羊子大姐接风洗尘的晚宴我也沾光蒙邀叨陪末座。主人之一 秦晋要我说几句话。我说:我虽已远离民运,但我曾是民运人士且永 远以此自豪。今晚之聚让我感觉到民运圈内久违了的热情、人情、人 性。为此,我感动,感谢你们!

    席间,20余位朋友都说了话。高峰、楚天舒、李刚因与我同席,张小 刚因同为笔会会员,他们的发言我至今犹记。高峰,这条东北汉子快 人快语,语或鲁莽,意实深沉。他曾与严正学同在北大荒劳改,为严 正学的被捕忧心如焚,为营救严正学与我细谈。他说话喝酒的痛快让 我感觉到他是一位江湖豪客,实际上他笔下了得,乃文武双全的侠 士。楚天舒,30出头的青年才俊,好吟诗作对,邀我同吟李贺名句 “雄鸡一唱天下白”的诗《致酒行》。我虽知道毛泽东的“一唱雄鸡 天下白”是化袭李贺诗句,但于李贺原诗不甚了了,只读过,没记 住。如何能他一句我一句地同吟呢!我惶恐地沉吟着,正想坦白相 告,楚天舒大约看出了我的尴尬,独自一人吟诵了《致酒行》:

      零落栖迟一杯酒,主人奉觞客长寿。   主父西游困不归,家人折断门前柳。   吾闻马周昔作新丰客,天荒地老无人识。   空将笺上两行书,直犯龙颜请恩泽。   我有迷魂招不得,雄鸡一声天下白。   少年心事当拿云,谁念幽寒坐呜呃。

    楚天舒不管同席朋友的打趣调侃,继续朗声吟出一副上联:

      天舒忆若望,盼黄河清,圣人出;

    这上联出得很好,不仅工巧,且意深情长。我搜索枯肠,勉对下联:

      老朽谢新知,赏楚天舒,才子气。

    站在一旁的胡尧先生悄声对我说:前五字改为“秦晋有高峰”。秦 晋、高峰皆系在座者姓名,一语双关,好!我自惭出丑,转首深谢胡 先生指点。事后,李刚改上下联曰:

      南天忆若望,盼黄河清,圣人出;   秦晋仰高峰,看楚天舒,妖氛净。

    好一个“看楚天舒,妖氛净!”楚天舒、胡尧、李刚远比我高明,却 无丝毫得色。我感到了温暖。我尤其欣赏楚天舒的才气和这个年纪会 有如此大度善解人意的体贴。

    李刚,这位北大物理系出身,具书卷气者,果然不凡。他最后一次发 言很精采、很有深度。他说:

      物理杂志上的文章有个特点,一般只谈自己的实验、推导、结   论,很少武断地批评别人的观点;只论证自己的结论如何正确,   不谈别人的如何错误。两篇文章的结论不一样,让别人自己去判   断。对于争议,办法是自己做实验,让数据说话,比什么都有   力。更多的实验结果出来了,谁对谁错就清楚了。搞民运,搞维   权,最好少去批评别人的做法,把精力放在自己的工作上,做出   了实实在在的好结果,大家都看得见,别人就会学你的做法。批   评争论常常损害了团结,不如不争论。用成果说话,事实比语言   更有力。搞物理的人只注重实证,只依据实验事实和逻辑,不承   认任何权威,不崇拜任何名人。理论随时可以被实验否定,“实   验是检验理论的唯一标准”。

    李刚这番话,对我是一种启迪、引发我深思。愿有心人都能认真体味这位北大才子的见道之言。

    与我同为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的张小刚对笔会一往情深,发言 中谈到了笔会的一些情况。秦晋曾介绍小刚性情温和,做事不张扬, 从事民运锲而不舍,与钟锦江同属澳洲民运的清流。我们一起合影 时,我对他说:我很理解他的话,我与他的看法是一致的。张小刚在 读博士之余,开出租车养活自己。当晚赴宴,他就是开出租车来的, 散时,捎带两位朋友回家。

    我发现悉尼的朋友很多开出租车谋生,其中不少是有博士、硕士学衔 的。干这一行,很辛苦,下午3时上班,得干到翌日凌晨3时下班;或 凌晨3时上班干到下午3时下班。秦晋就已开了近十年的出租车。我住 在秦晋家三天,秦晋提早下班回家,也都是凌晨1、2点了。因时差不 适,我总不能入睡,于是与秦晋聊天。我了解到这样一位秦晋:通英 语,能用英语交谈政治层面上的话题,能用英文写文章。今年4月温 家宝访问澳洲时秦晋在澳国的主流媒体《澳洲人报》上发表文章吁请 澳国政府注意国家安全应该重于经贸利益;7月受邀与澳洲前驻外大 使同台演讲,接受提问、回答问题。秦晋与好几位澳国国会议员、中 国问题专家以及许多关注中国民主人权情况的作家成了朋友。

    胡锦涛访问澳大利亚时,要在国会发表演讲。每位议员可以带一位朋 友与会听胡锦涛的演讲。秦晋获澳国绿党领袖布朗参议员的邀请出席 胡锦涛国会演讲会。因为美国总统布什早一天在澳国国会演讲时被质 询被打断演讲,以至布什以耸肩以“我欢迎言论自由”来自我解嘲。 这件事成了一个事故。这就引起了第二天演讲的胡锦涛和中国外长李 肇星的紧张,担心万一秦晋也来这么一下,胡锦涛会下不了台。李肇 星和驻澳使馆与澳国外长及上下两院的议长进行紧急磋商,要求澳国 政府制止秦晋与会。澳洲政府屈服了,屈从讨好中共。但毕竟是民主 国家,不敢过分无视澳洲的法律、习惯,不敢过分得罪民众和媒体。 秦晋被澳国外交部的两位官员带到有隔音玻璃的儿童观摩国会的场 所。为了确保秦晋没有进入面对胡锦涛演讲现场席,胡锦涛的演讲推 迟了十分钟。这就也成了一个大事件。当时澳洲举国上下的媒体就此 报道议论的沸沸扬扬。经此一事,秦晋在澳国主流媒体和主流社会名 声大振,澳洲人知道有一个来自中国的移民在从事推动中国民主和自 由活动。此后一位专门从事推动全球民主化的美国官员来访澳洲时, 澳国几个党派的议员安排秦晋与之会晤交谈。类似的事还不少。这些 情况,我听着秦晋叙述,也观看他提供的报纸和电视录像。我相信都 是真实的。我奇怪怎么海外中文网站媒体不见报道这些不算小的大 事。秦晋说有过报道,只是稍稍提及这个事情,没有具体地提到特定 的人。而且他本人在那个时候很不注重报道,不主动提供讯息。

    秦晋似乎是悉尼朋友的中心。我发现悉尼的朋友们大都认同他,但也 随便地批评他、调侃他、揶揄他甚至嘲讽他。无论当面或背后,我都 听到了,却没见一个是恶意的,全都是善意和建设性的。这是很难得 的,这在其他地方如美国纽约,几乎是天方夜谭。我感受到悉尼有一 股正气。我将其视为阳刚,或许稍嫌附会勉强,但在全体堕落的当 代,在全体男儿不甚争气的当下,也可算是聊胜于无吧。

    在秦晋家,我见到了心仪已久的画家沈家蔚先生。沈家蔚是来看望羊 子大姐并将一张王若望肖像画作原稿送给她。沈家蔚的画我很喜欢, 尤其是那张毛周林江刘彭坐一辆吉普车的油画。周恩来当司机开车、 毛穿浴衣招手、车轮红泥斑斑、林彪手持语录本、彭德怀、刘少奇被 背剪喷气式、江青穿军大衣,背景是天安门……令人叫绝。沈家蔚议 论风生,侃侃而谈,所论我多赞同,获益匪浅。沈家蔚走后,秦晋拿 出一本沈家蔚的画册《再见革命》,那真是磅礴之作,充满着阳刚之 气。蒙秦晋允诺,替我向沈先生要一册,但愿秦晋记得、沈先生能下 赐。

    澳洲同纽约一样,藏龙卧虎;不一样的是,它尚未沦为浑浊。我愿阴 盛阳刚之气能永远地驱逐浑浊和污秽。夏祷、曾铮、曾先生、陶洛 诵、赵晶、汪嫣……这些水做的女儿们能荡涤泥沼,携同我们的心灵 走向比较纯净的世界、走向久远的平和安宁。

    (2006-12-15定稿于地中海畔) 【原载: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河清:耄耋老人高唱怀旧金曲——澳洲行之二
  • 黄河清:墨尔本拜谒杨小凯墓记
  • 黄河清:追祭刘宾雁——纪念刘宾雁逝世一周年
  • 黄河清:遗忘的八七老人金兆丰先生的挽联——纪念刘宾雁先生逝世一周年
  • 黄河清:初见刘宾雁及其他——纪念刘宾雁先生逝世一周年
  • 朱学渊:评黄河清《王光美大处不糊涂》
  • 黄河清:悼林牧先生·何家栋先生
  • 黄河清:王光美大处不糊涂!
  • 黄河清:毛泽东是铁打的营盘里最坏的兵
  • 黄河清:为什么对文革造反派宣判死刑?
  • 黄河清:哭当代大禹黄万里——为黄万里先生逝世五周年作/黄河清
  • 黄河清:《静静的顿河》与刘宾雁及其它
  • 黄河清:为喻东岳募捐中的几个最
  • 黄河清:文革中保皇派杀人于无形——记梅凤琏之死
  • 黄河清:我是新疆文革造反派——文革人民线索的见证
  • 七律:党斗瞽人谁输赢?/黄河清
  • 黄河清:刘国凯教我“三年文革”、“人民文革”理论
  • 为喻东岳募捐半月情况汇报/黄河清
  • 王策、黄河清:呼吁医治、善待张林、王炳章
  • 黄河清:05年4月12日与欧阳懿妻子罗碧珍通话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