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一名艾滋病感染者的告白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6年12月18日)
    
    
     (博讯 boxun.com)

    生命和死亡一直是我不敢碰及的一个很沉重的话题,因为我体会到其中刻骨铭心的痛。
      第一次面对死亡是在14岁,爷爷过世,第一次感到在生死之间我们真的是无能为力的,生命在那时告诉我的就是人类的渺小和卑微,没有我们能够留住的东西,几十年的生命我们都留不住,更不要说稍纵即逝的一种感觉。
      20岁那年,无休止的生病,那整整一年的时间,亲情一层一层的把我跟外面隔离,那是一个冬天的夜晚,我打翻了药瓶,一千多粒的白色药片(维C)洒满了房间,它们躺在地下对我露出阴冷的笑容,我跪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边拣边哭,那时,我对生命厌倦了,我看见了天堂里的春天,于是,
    我吃下了几个月的药片后还割了手腕,这是我第二次自杀。
      在我昏迷了两天之后被救了过来,醒来的时候,我看见的是一个洁白的世界和那么多带着泪水的笑脸,很多亲人同学都在我的身边,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我刚毅的父亲抱着我痛哭,父亲的憔悴,母亲的悲痛欲绝,奶奶的病倒,我在那一刹那明白了生命其实不是我一个人的。
      活着,是一种责任,对每一个爱我的人来说,活着就是对他们最根本最完整的报答,生命不是我们自己的,没有权利选择生的我们也没有权利选择死,那里不仅仅是因为道德良知,最重要的就是要有爱,爱自己,爱别人,这才是生命的意义。
      同时我也知道生命是顽强的,在我一次一次摧残它的时候,它一如既往宽容的接纳了我,对生命,我有了一种感激。
      真正让我感到生命的脆弱是在去年,我也体会到了顽强的毅力更重要,那时我唯一的侄儿在出世时就注射的预防水花的疫苗没有起效,在几十万分之一的机率里被感染了,那时,他才一周多一点,很小很小的一个孩子,那是炎热的夏季,医生说:主要的还是要靠他自己的免疫能力,他的浑身上下一直到嘴唇和舌头里都长满了水泡,不能吃饭,不能说话,还不能哭,泪水会软化面部的水疱,如水疱破了,感染到细菌了,就容易感染白血病,还不能发烧,如果烧到40度就伤到脑神经了。
      我们耐心的跟他说这些道理,出世才几百个日子的他竟然能够懂,他不哭,他的泪水满了眼眶就自己用手帕试去,他还要忍着痛吃饭,增强体质,那整整3个月,我们就每时每刻守着他,因为水疱很痒,怕他不小心自己用手抓破了,那时,白血病象一个魔鬼似的缠绕在我们的心头,另我们恐惧,对生命,我们充满了悲愤,上苍竟然将如此巨痛降临在一个婴儿身上,这真是不公平,而我们竟然无能为力。
      那些个日子,全家所有的人都近乎崩溃,我们都哭,可他连哭的权利都没有,他就那么用他小小柔弱的身体承受着,终于走了过来。
      就是这个孩子,他让我为自己曾经的做法而羞愧,我也是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当年在病榻前我亲人的心情,那一种痛是钻心的,从他的身上我懂得了要爱惜生命,因为我看到了他的坚强,他让我在一年之后写下这件事的时候,仍是泪流满面,因为生命的来之不易。
      前些日子,夜半,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说,累了,真的,真的不想活了,她说,死是一种解脱,是的,死仅仅对去了的人来说是一种解脱,而留下的人呢?因为你解脱了所带给他们的痛苦大于你生存的痛苦,这是一种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属于你的苦你就要承受,无论是生是死,你都不能把它们加到那些爱你关心你的人身上,因为爱毕竟没有错,活着,在你最不堪的时候,你只要做到仅仅是活着就够了,死亡只是一种诱惑,它不是牵引,什么都可以放弃,惟有生命不能。
      生命是那么的脆弱,战争,疾病,车祸,事故,伤害,每天都有那么多向往阳光和空气的人在无辜的接受死亡,那里是一种不得以,而我们能够平安的生活在自己的家园里,享受着家人带来的温暖,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放弃生命呢?
      在去看看那么多贫困的地方,那些难民,以及很多山区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的人们,他们不屈不挠的和死亡斗争着,还有我们身边很多人,那些在烈日下出卖廉价劳动力的车夫们,拖儿带女,生命都是一样的,没有贵贱之分,他们不是苟且偷生,他们是认真的对待生命,相比之下,我们却是那么的懦弱和贪婪,我们漠视生命的尊严。

  生命原本是简单的,很多东西我们要学会放弃,包括死亡。
      能够放弃就是一种跨越,当你能够放弃一切做到简单从容的活着的时候,你生命里的低谷就过去了。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艾滋病--社会在歧路上尝到的苦果
  • 建议把领导干部列为艾滋病高发人群
  • 陈永苗:我诅咒河北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 共产党得了艾滋病/知变
  • 中国“艾滋病”处于大爆炸的前夕 (图)
  • -cs- :阿拉法特死因很可能是艾滋病
  • 赵昕:2012年-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将达5亿人——黑祸•黄祸•白祸与人祸
  • 言信:谈谈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 世卫忽略中国艾滋病 - 曾慧燕
  • 黑龙江19人输血感染艾滋病千万赔偿案
  • 全国因输血感染艾滋病受害人工作委员会武汉临时会议纪要
  • 中国艾滋病感染者联盟致全球基金国家协调委员会的一封公开信
  • 艾滋病病毒发现者蒙塔尼埃的"未竟事业"
  • 辛格纳吉:为什么艾滋病疫苗迟迟未能面世
  • 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
  • 华北地区MSM人群艾滋病预防与关怀研讨会会议在北京召开(图)
  • 输血问题:艾滋病日来自中国的报导(图)
  • 新疆艾滋病感染者日增十七例 面临大面积发病危机
  • 驻马店市新蔡县经血感染艾滋病疫情调查报告
  • 活动人士呼吁中国全力抗击艾滋病
  • 艾滋病日民间防治工作者谈感想 (图)
  • 死亡是艾滋病患者永恒的话题---云南戒毒所调查(图)
  • 爱知行研究所关于艾滋病工作者万延海失踪事件的声明
  • VOA记者:中国艾滋病活动人士被盘问后失踪
  • 世界艾滋病日前夕 艾滋病工作者万延海失踪
  • 第二届血液安全、艾滋病和法律人权研讨会被迫取消
  • 何大一:中国艾滋病蔓延情况和非洲相似
  • 李喜阁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下)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