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阿衍:胡錦濤想解體中共時他能解體得了嗎?
(博讯2006年12月24日)
     我們總是一貫地認為,胡錦濤比我們太沒有眼光了,太不知道順應時代潮流了。他既然掌握了國家大權,為什麼就不象戈巴契夫那樣,幫助我們把共產黨解體了算了呢?反正這個流氓党,腐敗黨,邪惡黨,無羞恥的黨,滅亡是早天晚天的事,對我們的民族來講,它早被解體早就進化,晚被解體就晚只能進化,傻子都懂得的道理,他胡錦濤真的就不明白嗎?為什麼還要螳臂擋車違背發展的潮流呢?
     我們這些受害者,以及還在大陸繼續受害著的人們,沒有一個不想社會變得更加利於廣大民眾,而不再是權力者,以至於也利於我們的利益。這也是我們多年來所爭取,所期盼的宏偉目標,只不過暫時還不能實現而已。是啊,胡錦濤真能解體共產黨,有這樣的結果,我們又不流血也不流汗,確實地太好啊?太給我們這些高人面子了。
     然而,在現實政治風雲裏,大陸上,假如胡錦濤能有這個想法,在沒有葉利欽似的人物給予公開的配合,內部又有著江系人馬和曾系人馬的羈絆,他想解體共產黨,能有這個前提嗎?前個時期,在黃海,就那三炮,僅僅的三炮,就把他嚇得屁滾尿流,蒙了頭了,連北京都不敢回去,直奔雲南,給自己選擇了逃跑的路線,還有什麼腦袋去策劃解體共產黨呢? (博讯 boxun.com)

     現在是,鄧家幫還有很大的勢力不只是胡錦濤所能完全控制,特別是那個曾慶紅以退為進的政略在內部實施進攻,江系人馬及時地打週邊戰,胡錦濤面對這樣的局面,他真沒有膽量接受曾的辭呈,和繼續摘除江系人馬的主要幹員,因為曾江二系也是各自有著各自的勢力和利益,更是胡錦濤平衡共產黨內部勢力不至於走偏的基本條件,一旦胡雄心勃勃,欲強加自己的意志,使江曾感到利益受到威脅的時候,恐怕再對胡已經不是警告,而在這非常時期,他只能做到,即不能使曾江真正聯手一搏,也不能非以他們的馬首是瞻,這是因為,一旦曾派勢力與江派勢力結盟,拿下胡錦濤確實易如反掌。關鍵是,曾慶紅雖然有野心,但他在共產黨內部的口碑太差,資歷也不行,再加上沒有江系人馬的聯手,即使能勝,又會被黃雀在後的江系人馬所控制的軍隊足以實行軍事政變獲取到名正言順的條件,也就能很快把他們抓捕起來,並能相繼抓捕其他的對立者,把其特務機關徹底破壞掉。所以,曾慶紅並不是不能抓捕胡錦濤,他知道胡錦濤玩完,下個就是他也得玩完,同樣,江澤民玩完,他曾慶紅下個也能玩完,關鍵是他們三方是狼狽為奸,誰也少不了誰,就象三國時的魏吳蜀三國,愚昧的吳國幫助魏國把蜀國的勢力削弱,走上了對立的道路,才使得魏國消滅了蜀國,其結果,吳國的皇帝孫皓後來也成了魏國的俘虜。他們只有表面上聯合,暗地裏爭搶,又互不削弱勢力地並存,才能在內部相安無事,才能聯起手來不被我們做大而敗亡。
     也是說,現在,胡錦濤所面對的是兩大明的對手,一大暗的對手:江系人馬,曾系人馬,一大潛在的敵人就是我們和民眾,當然還有臺灣與港澳勢力。是說,江系人馬完全可以推動軍事政變,之所以不這樣做,他們知道自己在廣大民眾的心裏,是最沒有地位的人,一旦用武力清除了胡幫辦,也即胡系人馬,肯定會把國家搞得更糟,這就是江系人馬之所以不公然推翻或剷除胡錦濤系的根本原因,因為他推翻了胡系,江山也守不好,坐不住,弄不好,還不知道是給誰做好了嫁衣,當了二小,況且,就是他們的邪惡統治誕生了,也會被我們的民主運動所推倒,是他們萬不可先的下策。
     是說,這三派的裂隙也會越來越大,越來越明顯,雖能一時的融合,但各自利益的釋然,他們誰也不是永遠的盟友,或永遠的敵人。我們在做具體的工作時,就是要學會如何利用這樣的裂隙,來早日形成我們的內部勢力,雖然需要暗地經營,但很值得我們採納,除非他們也進入了民主社會,我們才能公開身份。
     現在,江系人馬主要是想保持原狀,大撈特貪,對政治事業已經失去了信心。他們知道,早晚胡錦濤會一點點地把他們吃掉,失去當官的利益,再加上這樣的腐敗下去,肯定會被民眾剷除。所以在這方面,他們除了遺憾外就是垂頭喪氣,失去了自信,也就多往兜裏裝點就多裝點,一時並沒感到恐懼。可是,他們最害怕的是胡錦濤走得過快,甚至利用抓捕腐敗分子地及時地把他們清理,所以,他們暗地裏與曾系肯定有個互惠互利的盟約,那就能上演了黃河炮轟胡錦濤事件,而且是曾系人馬也願意看到這樣的敲山震虎戲,因為曾慶紅的目標已經不是撈錢財所能滿足的了。
     曾慶紅的目標是怎樣能合法地撈取國家最高的權力,不只是錢財,這與江系人馬的目的不同。當他們看到胡錦濤一點點地吃掉江系人馬時,特別是把江系人馬的主要幹將劉志華陳良宇抓捕,這樣的政治大手筆,能不迫使曾慶紅和江澤民走在一起嗎?也是胡錦濤破釜沉舟的一個與江系人馬一個明示,說明胡時期應該到來,江系的人都看好了,不要老是跟著江澤民的屁股追,否則, 剷除掉。可是,江澤民也害怕他們的勢力被胡錦濤削弱,因為一旦胡錦濤做大,肯定對他自己和他的兒子都不利,也有可能,胡錦濤真的把江澤民以及兒子們也拋出來,給法輪功平反,換取更多些的民眾接受胡幫辦。因為這在他們這個流氓群體裏,已經喪失了做人的最起碼的道德,早就沒有了誠信,看的是各自的利益,不是誰做他們的領袖。
     曾系人馬雖然明的不能與江系人馬比勢力,但他也有暗的勢力很使胡錦濤江澤民恐懼,因為想暗殺這兩個人,對他來說還不是比撚死一隻臭蟲地還要容易?所以,在黃海受到驚嚇的胡錦濤很明智的跑到雲南去,而不是北京,就是認為可能江曾暗地聯手了,要是那樣,他這個皇帝的龍椅還能要嗎?而曾慶紅並沒有直接插手用敲山震虎的暗殺警告胡錦濤,可他知道有這個計畫,又是默許,不去阻攔,那是因為他需要個傀儡壓住共產黨內的山頭林立的局面,給自己順利取代胡錦濤鋪平道路。但對胡錦濤開火,他雖是知道,但他並不贊成殺掉胡錦濤。而到了這步田地的胡錦濤,放心,雖不可一世,可他再也不會摸老虎屁股了。
     在重複地講,在黃河搞刺殺胡錦濤的把戲,並不是真的要把胡錦濤炸死,要是想那樣,早就給胡錦濤開追悼會了,而且,還能煞有介事的抓捕失誤的海軍軍官,就如魏國末期司馬昭的狗頭軍師賈充讓成濟刺殺皇帝曹髦那樣,事成之後,為了掩人耳目,司馬昭並沒有把真正的兇手緝拿歸案,反把聽從命令的成濟滅了三族。如果胡錦濤被炸死,雖然具體行兇者不會被滅族,但坐牢是跑不掉的。
     這次刺殺演練說明了,江曾都需要個傀儡,而胡錦濤又不願意做傀儡,所以,內部的傾軋就自然地激烈。在這樣的條件下,胡錦濤也得依靠江曾做他的擋箭牌,試想,我們讓胡錦濤解體中共,大家說,具備這個條件嗎?所以說,如果胡錦濤真的有這份心,他必須的暗地得到我們強勢力的支持才行,此時此刻,我們自己不想著辦法在大陸壯大起來,光在海外呼籲胡錦濤解體共產黨,那不是天方夜譚,也是太一相情願的了,就叫胡錦濤成了我們的哥們,也無所適從。
     可以這樣說,現在的胡錦濤已經是驚弓之鳥,但還不是江曾的漏網之魚,更不是他真的能完全控制住各懷鬼胎的屬員幫系,他看到了,他如果再堅持抓捕江系大老虎的行動,猛拆江系人馬的台,輕視曾慶紅的能為,恐怕他自己得先掉腦袋。還可以說,今後的懲腐只是打打幾個蒼蠅而已,他的極力挽救這個党的信心基本上已經喪失,因為他知道,江曾在與他內部較量時,根本不會與他有什麼規則地出牌。確確實實,他根本就無法具備內部傾軋時他最後勝出的時間和條件,共產黨也就夠滅亡的了。再者就是,因為明目張膽的這次警告似的暗殺,使他再也沒有勇氣去動江系人馬的筋骨了,他只有與江澤民合作度過他的任期別無選擇,別看他表面上在臺上趾高氣揚的樣子,實際心裏很是空虛和痛苦,他為沒有能完成毛鄧老頭的江山萬年的理想而捶胸。
     是的,這樣的條件下,胡錦濤能做了的事就只有做好有點個性的傀儡,雖說也能有個小的動作,但是,他已經是別無選擇,因為他並不願意與我們一個陣營。剩下的就是我們要抓緊時間,形成我們的大陸勢力,我們在這三派人馬的糾葛中,正好具備了有利的時機和插入縫隙的條件。如果是胡幫辦完全控制了共產黨,那麼,他們的嚴厲的鎮壓對我們來說就很艱難恐怖。而今天,一旦我們有了聲色,成就了勢力,早日構建好我們的地下勢力,與葉利欽似的能在週邊配合,那麼,胡錦濤若想與我們合作的話——不過,我卻估計曾系人馬能反水,解體共產黨也就有了勝算,否則,誰也不行。
    
    
     2006-12-10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饶颖真的有這麼好的心境嗎?
  • 阿衍:心正足以战胜胡帮办
  • 阿衍:胡帮办的死结究竟在什么地方
  • 阿衍:中共的死结究竟在什么地方?
  • 阿衍:胡帮办欲温水煮青蛙台北为什么不呢
  • 阿衍:陈马的大气论何样是更好的大气
  • 阿衍:中国内乱何时休才能结束
  • 阿衍:我们为什么是没有身份的群体
  • 阿衍:杨振宁是个无羞耻的人
  • 阿衍:在胡幫辦眼裏,孙中山真的很重要嗎
  • 阿衍:大陆广为流传的网络信息——绝对真实的这年头
  • 阿衍:民運所面臨的災難與如何補救
  • 阿衍:韓信應該幫助誰和怎樣創立基業
  • 阿衍:政治色盲高行鍵
  • 阿衍:中國共產黨存在著五大滅亡的基因
  • 阿衍:最優秀的指導者才能具有最一流的智囊群體
  • 阿衍:感悟曹長青先生的:“對紳士撒野,對惡霸下跪”
  • 阿衍:陳水扁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反對者
  • 阿衍:中國處在家民過度時期
  • 阿衍:山东济宁正在大量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
  • 阿衍:山东枣庄陶庄煤矿的确是死了22人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