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断断续续的自我独白—与自己的对话/常坤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6年12月30日)
    断断续续的自我独白—与自己的对话
    
     (博讯 boxun.com)

    
     "一个理想者,生活在自己理想中的世界中,为自己的理想而去坚守,他会看到社会的复杂与无奈,会看到肮脏和丑恶,但那些不是他内心的,他努力去做好自己能做的,以此去影响和促进肮脏和丑恶的灭绝,这就是我的路。 "这是我在《我为什么选择了为艾滋病防治而努力一生(下)》里的一句话,以此作为本文一个启。
    
    我高中前后转了3 个学校,这其中的缘故自是难以一句言表。一直暗暗的鼓励自己到了大学就有自己的活动空间了。本想去中国最南边的海南上大学却来了中国最西北的新疆,这其中并无懊悔,只是窃喜,因为我选择了留在这里,这个美丽而富饶却有些困难的地方。
    
    2003年 9月 1日 ,我再次来到了美丽而富饶的新疆。到今天差几天就整三年了,这三年对我来说,写到这里我整整停顿了半个多小时在思索。也许三个月前,我写到这个时候会满腹牢骚,正如香港的吴逢时老师所说的"有股怨气",而今天我已经很坦然地接受了这个现实,对于一些无名的阻力能够坦然地接受,我要幸福快乐的践行我的理念。 2006年 8月 22日 下午,我去拜访梁晓燕老师的时候,谈到了我这个问题,我怨气什么呢?我有什么不能坦然接受的呢?
    
    我来到了大学,在这个新的空间里,我到处折腾,很快就引来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出来,直到我所在的新疆师范大学"博闻公益服务社"被校方"无理"注销后,我才清醒的意识到,我应该换一种更适合我和我所在的核心小组的方式去践行我们的理念。关于这个问题,我仅仅在我所做的《校园学生社团是参与艾滋病运动的一片阵地》有所表述,而这也仅仅是我目前所能够公开阐述的范围了,现在引述本文中如下:
    
    作为我发起组织的一个团体新疆师范大学"博闻公益服务社",在仅仅存在了9个月后被校方"无理"注销,是坎坷的,开始校方仅通过"博闻公益服务社"社员仅以口头形式向作为社长的我(当时,我还是新疆师范大学社团联合会常务委员、组织部长)传达这一信息。但是我通过该社员向校方表示,如果注销,必须给我们一个书面说明,以此作为我向社团成员交待的证据。多次要求下,我们得到了一个盖有公章的说明性文件,此过程都是由该社员与校方交涉,我没有出面。
    
     当时,在我看来,作为新疆师范大学"博闻公益服务社"的实体已经制约了我们工作的开展,而尽管我作为新疆师范大学社团联合会常务委员和组织部长,我却无能去处理学校各方面的权利争衡。在"博闻公益服务社"核心小组牵头举办" 2004新疆第一届大学生与艾滋病论坛"活动中就已经出现重重矛盾,来自各方面的谈话和谣言中伤,不仅仅针对我个人,同时也有针对我们社团实体。这就决定了我在取得书面的盖有公章的《社团注销决定》后,于核心小组成员商议,我们没有进一步申诉,而是引领了我们的志愿者转换了另外一个实体——新疆雪莲花艾滋病教研项目组织开展艾滋病防治工作。
    
     在这里,我有必要提醒大家注意一句话 "我却无能去处理学校各方面的权利争衡"。
    
    现在,我是一个做艾滋病相关工作的人,而在我们成立新疆雪莲花艾滋病教研项目组织之前我们的活动范围却是很广泛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理念也是非常简单,和现在的我所在的组织理念唯一区别的就是,此前,我们是针对所有公益,而如今仅仅是针对艾滋病或一些特别疾病相关。这个理念就是:通过我们的切实努力去促使形形色色的公益活动得到开展并以此促成人们的广泛参与以期达到人们参与公益的心愿和意识,从而人们因为自己的行为参与而改变自己的行为和影响更多的人,最终得到各种改观。而现在我们新疆雪莲花艾滋病教研项目组织的理念是:维护人类生命健康,促进人们在公共卫生领域的广泛参以期达到并加强对于艾滋病的防治能力和健康的促进!
    
    我们并不在乎这些理念或者也可以成为目标是否能够实现,我们只是在乎我们是否在为奔赴这个目标而去费尽心思的促成各种活动的开展和更多人的参与。也正因为此,在我参与新疆雪莲花艾滋病教研项目组织之前,我本人和我所在的组织广泛的涉足了公益活动。如果要有人去给我们评估的话,我想他评估后的最重要的话是,这是一个经过动员后的群体的广泛参与是一群真正体现志愿精神的团体。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这是我渐渐确定了我职业生涯的开始,通过这些事情,我越来越发现,这些工作必须需要人全身心的投入才能起到更大的作用。这个过程,我越来越认识到NGO,理解了非政府组织的发展,并开始努力尝试去参与这些。这个过程,把我的视野扩得很宽,也正是这个宽,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念。
    
    这其中,我们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因为这个不顺利,导致我有很多的思索,在2004 年初到2005 年初,这一年里,我记录了至少3 个本子的笔记,此外还有很多是在我的电脑里,估算起来十几万字应该是有的了,但是这些东西写了就写了,写完了我都给尘封了起来,没有去看过。怎么能忍心再去回忆这些呢?此外这些资料,我最痛苦的一次是我的笔记本电脑硬盘不知道怎么就坏了,数据也恢复失败,损失了我将尽 7G的材料,那真是痛苦啊,自己多少年的心血就这样白完了,不过这个事情也可以算是促使我走上今天路的一个思索。在这里非常感谢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万延海老师,是他支持我更换了笔记本硬盘。这对我的支持,促使我开展新的信息收集和整理工作。通过以前发布信息的网站、 BBS 、信箱等方式,还有朋友电脑里的少许备份,信心渐渐恢复起来。
    
    2004年就再说一句话吧,这一年让我意识到并不是每个人都希望这个社会发展的更美好,也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与人方便。
    
    这就进入了2005 年的念头,随着新疆雪莲花艾滋病教研项目组织的成立和我们核心小组成员的努力,组织也就发展起来,而且有所影响起来。这一年,一个字:累!不能像04 年那样波澜,工作按部就班的开展,而我本人在这个过程中,就是忙忙碌碌,没什么好说,都是打基础,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阻力和大的波折,心态自然也就比较平和。
    
    如果总结一句的话,那就是,这一年促使我要和艾滋病斗争到底了。而我清醒地认识到自己会这样的时候,已经是过了农历春节后的事情了。我曾经对于这段经历这样述说,我本想对其进行修改,后来想,也就这样吧,这最代表我当时的心情,这也就是《民间》主编梁晓燕所看到的《我为什么选择了为艾滋病防治而努力一生(上)》:
    
    在2006年我春节结束后还在安徽老家的时候,在2006年我离开安徽去往新疆在河南郑州的停留期间,在2006年我到达新疆新学期开学前夕,在2006 年我回到学校后的多个日日夜夜,直至我在QQ 和MSN里签名"常坤:谢谢!是明年毕业,别再问我毕业干嘛,常坤这一辈子和艾滋病干上了!"向我的所有好友和同仁说明后,我有了很多异常繁复和复杂的思考,思考我的人生观、我的价值观、我对于个人的期望和我自身的优点和缺点,更主要的还是我本人的性情,我到底是一个为什么而活着的人?
    
    而在这个时段中,引起我思考的是很多关心我的师长和朋友及其同仁们,他们在为我思考,这是我的幸运,人生到此,已经是很大的幸福了,想想关心自己的和自己关心的人们及其大家的所为,这是多么有价值的世界啊!
    
    我确实已经是大学三年级了,已经是大三的下学期了,在2006年下半年,将直接迎来实习和大学最后一年的学习时光,我想大家都知道这个时期意味着什么。也正因此,他们向我询问了追根而来是一个问题的问题:我大学毕业后做什么?并且引导我应该考虑的由生存引发而来的衣食住行等一些列问题。这些把我搅合的心惶惶然,前所未有的焦虑!
    
    综其各项,我应该生活在我的意愿中,选择了我未来的道路。
    
    《孟子》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就我个人来说应该是这样的。我只是在努力的做着我想做的和能够做的,并努力通过不同的途径去尝试解决我想做的,以此来达到能够实现我理想的目的。很早就有很朴素的观念,这是我的家人给我的,是他们对我的教育的成果,那就是:比咱生活的好的人是应该的,比咱生活差的人是不应该的,咱比别人生活的好,咱应该去量力帮助人家至少能够和自己生活的一样吧。可惜我及其我的家人也是一直生活在苦难之中,也就是最近些年才过上没有外债的日子,而家境并不是很富裕,值得庆幸和自豪的是,我们全家人并没有因此而生活在一种痛苦的极其不如意的情景之中,而是我们能够很好的快乐的生活,因为我们一直是一种简朴的思想和朴素的生活。而我在这样的环境的熏陶下,也过着自己理想中的生境及其为其而奋斗,这是一种价值的生活,包括我目前做的很多事情,并没有刻意的去追求什么,而确实是在乐在其中,很多人关于这点理解了我,并因此而对我有很多的关怀,一种通过付诸于行动而迎取得境界之中!
    
    和艾滋病打交道是很艰难的,这其中的艰难有时候也算不得艰难,我不知道如何述说其中的问题,因为我自己不能说服自己的这些。
    
    也许我会首先考虑自己能够生存下来而一边努力。
    
    也许我一如既往地全身心的付出不懈的努力。(2006年2月25日)
    
    上文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这是我选择了艾滋病。直道2006 年6 月13 日我写了续之前,我还是徘徊在去什么地方工作的问题中,而也就是那一天,我坚定地认为,我应该留在新疆。而也因此,我更把新疆雪莲花艾滋病教研项目组织的具体工作要安定下来。那我就把续里面的两段话也摘录下来吧。
    
    在上个月,我经过坚定的思考,我选择为新疆雪莲花艾滋病教研项目组织租赁办公室,我这样做的最大的目的就是,这个组织必须有个经常性的活动场所,组织的志愿者才能得到有效提高和工作的有效开展,在《新疆雪莲花艾滋病教研项目组织2005年度工作报告》里的"展望2006"中的5个问题,有 2个问题都涉及到了没有固定的活动场所对我们的制约的问题。
    
    我个人垫付了6千元作为办公室的一年房租,但是为了想到便宜的房租,导致我们的办公室没有任何家具,可喜是现在已经有人捐赠了一些。
    
    这样做,是因为我选择留在了新疆,在上个月,有几个组织和我联系,希望我毕业后到他们那里工作,我都婉言谢绝了,我说,我可以到你们那里去学习,但是我还是要回新疆的,新疆的艾滋病问题让我彻夜难眠,我心疼新疆的生活在艾滋病威胁下的人民,尽管我不是新疆人,我的家乡在安徽阜阳临泉县,那里也是艾滋病重灾区,是全国艾滋病示范县之一。我也会帮家乡做艾滋病工作的。(2006年 6月13日)
    
    这样才能体现我的心路啊,那我这个问题就到此结束吧。说到我要留在新疆就已经到2006 年了,这一年是我组织得到快速成长的一年,也得到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国外媒体和国内民间媒体对我们都有所介绍。这应该是可喜的,但2006 年也同时是我痛苦的开始,直到2006 年7 月初。
    
    这个艾滋病圈里的人可能更明白我一些,NGO 圈里的人也可能明白我一些。我们在新疆开展艾滋病工作,随着工作深入和持续开展,自然就会产生出一些东西出来。
    
    人最痛苦的就是,明知道自己做对了还被人家说错了还不允许去找人去诉说。我的一个朋友就这样为我承担了半个月的痛苦。而半个月后,我为了朋友,我又同样在承担这个痛苦。此外还有一些其它的无名阻力,说真的,真让我说是什么困难,我也说不上,就是不顺心,什么事情都特别难做似的。在 2006年 3月 22日 前几天的时候,我实在是备受折磨,我憋得难受啊,我哭了很多次了,还是不解烦闷,烦闷啊,我终于还是在3 月22 日,在我所有加入的邮件组发了一封信:"请原谅我滥用公共资源发垃圾信息,对不起,我一个普通的学生,一个立志一生想为艾滋病做点事情的人,今天 "哭"谢谢,对不起,朋友! 事情还是要做下去!关心常坤的人,请知道我哭了一次。最可悲的哭了还不能说出来为什么哭啊!!! 2006 年3月22 日晚。" 内容就这么简单,就是一种发泄吧,却扰乱了大家。
    
    确实是扰乱了大家,有人回复骂了我和我所在的组织。也有很多人回复对于我们的关心和支持。
    
    这里面,还有涉及新疆的一个感染者"失踪",到处都是给我打电话的,我也到处打电话发邮件,没结果啊!
    
    此外,还有一些其它的,我在这里不便表述,说这句话就算埋个伏笔吧。
    
    这个过程一直持续我2006年6月底,影响到7月初。
    
    让我怎么一句话给说清楚呢?很难表述,那我就这样说吧:困难的出现和痛苦的思索坚定了我留在新疆!这里面也应该感谢很多人的,他们陪我在网上度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啊。谢谢!
    
    我要快乐幸福的践行我的理念!我突然醒悟,这才是我应该的,我不应该沉浸在痛苦之中,何况这些痛苦是你自找的呢?突然想到一句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遇山劈山,遇水架桥。我不知道这话原文是否是这样,但这句话却很能凸现我这一段时间的心境。能有什么事情呢?事情来了,解决就是了,解决不了,寻求帮助,再解决不了,那就缓缓,至少目前能做的事情还很多,又不是因为什么事情会导致你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真是的,干嘛要和自己过不去呢,大家说是不是啊?
    
    我这个月就提前回新疆了,在北京虽然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但我确实很窝的慌,还是想回新疆做一些实在的事情。来这么久了,一直是参加各种会议,也该活动活动筋骨了!
    
    
    
    常坤
    
    2006年8月24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咱老百姓不要被冠冕堂皇的话吓混了眼!/常坤
  • 常坤就大学生社团和艾滋病活动回复的第一封信
  • 常坤:大学生眼中非政府组织 [1]在全球基金 [2]中的参与
  • 常坤就大学生社团和艾滋病活动回复的第三封信
  • 常坤就 21日《颖州晚报》和 22日《新安晚报》的报道简要澄清
  • 刘毅:用行动来声援雪莲花以及常坤兄弟
  • 呼吁声援致力于艾滋战线的卫士--常坤
  • 常坤近期文章一览
  • 《新疆法制报》对雪莲花常坤的报道:热心公益事业的大学生
  • 常坤 :新疆一省六个月增加了近3,000人HIV感染者
  • 常坤:我之亲历“农民工、铁路与艾滋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