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消除二十世纪的专制遗产/方觉
(博讯2006年12月31日)
    方觉更多文章请看方觉专栏
2006年12月30日

     (博讯 boxun.com)

    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先生没有能够看见即将到来的2007年。
    
    他的祖国是人类文明最古老的发源地。然而,现在这个国家已经成为专制主义最新的废墟。
    
    将近四十年前,他是伊拉克的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革命的领导人之一。革命胜利后不太久,他通过阴谋手段成为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者。人们很快发现,这个“革命的儿子”比“罪恶的帝国主义”和“万恶的殖民主义”更丑恶。
    
    不仅这个“革命的儿子”比“革命的敌人”更丑恶。二十世纪还有很多“革命的儿子”面目狰狞。1975年诞生的红色高棉政权(Khmer Rouge regime),在短短四年统治中,残暴地使柬埔寨(Cambodia)仅有的六百万人口减少了四分之一以上!
    
    为什么“革命的儿子”往往比“革命的敌人”更丑恶?
    
    二十世纪的革命主要有两类:一类是“共产主义革命”,另一类是“反殖民主义革命”。尽管“革命的敌人”-自由经济和文明制度-有种种弊端,但是总的来说“革命的敌人”代表着历史的进步。而“共产主义革命”和“反殖民主义革命”所建立的,通常是革命的专制。虽然萨达姆·侯赛因的专制与红色高棉的专制不完全相同,但它们都是历史的倒退:践踏人权,毁灭法治,唾弃民主。
    
    世界上比较成熟的民主国家,几乎都产生于十七、十八、十九世纪。在二十世纪的“革命洪流”中,几乎没有产生任何像样的民主国家。这不是个别的现象,也不是偶然的现象。这种普遍的、必然的趋势,正好说明了二十世纪的形形色色的革命是那个世纪五花八门的专制的胚胎。
    
    世界历史的继续进步不会永远被“革命”扭曲,也不会永远被专制阻挡。在二十世纪最后的岁月里,大多数共产主义国家发生了民主改革,少量其它专制国家也出现了民主变革。但是这些民主改革和民主变革需要走的路还很长。
    
    共产主义中国在二十世纪的最后岁月里顽固地置身于民主改革之外。在二十一世纪的最初岁月里,这个“共产主义革命的儿子”仍然拒绝放弃二十世纪的专制遗产。
    
    共产主义中国曾经对萨达姆·侯赛因不无支持,后来又对萨达姆·侯赛因不无同情。
    
    不独如此。共产主义中国对革命的专制一般来说是支持和同情的:它对北朝鲜的“共产主义革命”专制是如此,对伊朗的“伊斯兰革命(Islamic Revolution)”专制也是如此。
    
    如何通过现代民主进程改变中国的共产主义政治方向,是消除二十世纪的专制遗产的最大问题。
    
    (完)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缓和为主还是遏制为主?/方觉
  • 制裁伊朗:圣诞节的小礼物/方觉
  • 有中国特色的勃列日涅夫时代/方觉
  • 六方会谈:为会谈而会谈/方觉
  • 不够慎重的美中核交易/方觉
  • 美中战略经济问题是什么?/方觉
  • 结束伊拉克战争的主要意义/方觉
  • 威权主义的恶化/方觉
  • 肯定加拿大新总理的人权立场/方觉
  • 不要动用军队处置国内冲突/方觉
  • 美国人民的外交选择/方觉
  • 结束冷战老将的政治生涯/方觉
  • 滑稽的活动/方觉
  • 台湾军购:党派利益不应高于一切/方觉
  • 公权不应私用/方觉
  • 北朝鲜核试验的含义/方觉
  • 中日关系正在面向现实/方觉
  • “陈良宇问题”和政治改革/方觉
  • 台湾执政党的危言耸听/方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