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永苗:儒家复兴就是军国主义的崛起
(博讯2007年1月08日)
    
    
     (博讯 boxun.com)

    
    
     严复在他所翻译的《社会通铨》第二章的一段按语中,说中国传统社会“宗法而军国者也”,“宗法居其七,而军国居其三。”随着秦始皇开始统一全国,中国便开始了从宗法社会向中央集权的官僚政治“军事国家”的过渡。很显然,中国是儒法共同体,而并不单纯是儒教中国。儒法本是一个镜子的两个面。当法家被亲兄弟儒家打败之后,军国因素的增长停滞。近代被西方打破儒家的政治结构,军国也因此有了伸展的空间。蒋介石的法西斯主义,就拥抱了儒家。而更有蒋介石法西斯主义的继承者,更上一层楼,枪杆子出政权。如今要进一步延续合法性,非复活儒教军国主义不可。失败幽灵的力量总是躲到历史身体黑暗的角落,吸收日月精华而滋长。就像施琅之争中显示的那样,儒家必然呼唤武力和战争,军国的光芒渐长。
    
     在人民主权的话语下,儒家上升为儒教,也就是一种公民宗教,从近代严复的论证和康有为的政治推动失败,已经证明不可行。
    
     儒家从近代以来的负面评价大大地大于正面评价。既然如此,只有两条路选择:如今的正面因素战胜负面因素,还有就是抛弃。请反思一下,为什么在严重资不抵债的情况下,还不宣布破产?
      儒家是我们的传统,这是一种谎言。这些说法也是建构起来的,也就是我们祖先的生命活动的世界处处都被儒家打上了标志。应该看到标记和生活世界本身是不同的(黄玉顺先生的生活儒学值得重视)。没有了儒家,还是有生活世界。就像商标与商品,没有了商标,商品还在。我们不能把生活世界和儒家捆在一起,能指和所指可以断裂开来的。从近代以来,一个判断是对的,能指严重伤害了所指。生活世界对我们来说,是无法脱离的,可是儒家可以。
       当能指严重伤害了所指的时候,就要重估一切价值,从儒家的源头往前面推。因为儒家就是对生活世界进行伤害的病灶,继续用儒家,那不是死路一条?即使用了儒家的正面因素,那负面的因素还是很大,岂不会影响正面因素?就像邓小平的政治改革落后,最后连经济改革都走向负面一样。
      儒家给现代留下来的影响,固然是我们要面对的,但是不是屈从于它,而是要适应它。这是康德的理性和适应的关系。一方面坚信现代性和理性,一方面做些适应,并且变革改改造之,以减收负面影响。邓小平的经济改革,一开始在落后的政治体制中实行,肯定要适应它,但是不是屈从于它,而是在适应中要改造变革它。这就是用市场经济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思路。儒家给现代留下来的影响,不是先验的,决定性的,也不是无路可逃的,而是可以慢慢改变的,例如用市场和商业,还有例如用教育。
    
     在我看来,儒家参与到现代性的话语竞争中来,只有一个资本,是最强大的,那就是民族主义。这是他们的正当性论证:儒家是你们的,是你们祖先的。这么看来,似乎儒家民族主义是一种诅咒,一个魔圈,你想摆脱也摆脱了,你想避免军国主义的死路你也避免不了。 儒家不是中华民族的定时炸|弹是什么。这些人被儒家催眠的人,是一些愤怒青年,与民族主义愤怒青年具有同样的思想特征。有了这些无数的儒粪,想不走军国主义都很难。
    
     必须把儒家和民族主义剥离开来。儒家是儒家,民族主义是民族主义。从近代开始,儒家就是民主义的障碍,例如严复梁启超等所批评的没有公心。儒家所携带的民族情感,并不是近代所兴起的民族主义。民族情感并不等于民族主义。
    
     作为一种影响到无数中国人现在和未来,包括自由、身材、财产和幸福,甚至灵魂生活的政治安排,并不能把根基放在一种民族主义激情之上。孙中山的辛亥革命可以放在排满民族主义之上,可以获得成功。但是政体安排是一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设计。选择一个政治哲学的方案,是理性的,而不是情感的。这个方案作完之后,要去实施的时候,再来考虑适应和变通的问题。也就类似孟子浩然之气和权变之间的关系。我们必须考虑把儒家所留下来的废墟作为自然条件,因势就导,来捍卫宪政。而不是牺牲宪政去把儒家重建起来。
    
     89之后激进的进路再次受到怀疑,于是保守主义大盛。但是有一个问题是英美的政治保守主义是成功的,可是并不能自然而然地推导到中国来。所以现在中国的保守主义还是表达一种一腔情愿的情绪,一种美好激情。赫尔德林说,想把人带往天堂的,往往就是把人带往地狱的东西。
    
     政治浪漫不得。必须有历史感,政治感,我们必先面对德国和日本的法西斯主义的历史和政治。而不是一厢情愿能够融合儒家和自由宪政。即使儒家放弃文化权力独霸精神生活的复辟,那也存在儒家到底合适与否,作为一种公民宗教。即使作为多元中的一元,会不会是坏了一锅汤的老鼠?这些事情,必须政治哲学或社会理论去研究它。而不能是大旗一扯,手一挥就让人民前进,也不管前方是天堂还是抵御,是陷阱还是花园。这百十年来,要复兴的儒家一直如此,这不是杀人越货的勾当是什么?
    
     对儒家在政治上的警惕,是一种自然正确。从近代以来受到五四运动影响的人,不大相信政治儒学。儒家保守主义当替补人家都不要,更别说当主力。即使可以,也没有必要对现在动大手术,去适应儒家保守主义的方案。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永苗: 绞杀萨达姆与笑蜀的人道主义
  • 陈永苗:司法宪政主义中的革命与司法—革命自由主义之二
  • 陈永苗:站在启蒙巨人肩膀上维权—第七次中道论坛主讲稿
  • 范亚峰、秋风、陈永苗、滕彪等:乡土中国问题的宪政之维——中道论坛之六
  • 陈永苗:民主斗士郭飞雄为什么被轻慢
  • 陈永苗:余杰们“民运神学”与重建公民社会
  • 陈永苗:《施琅大将军》:我忍不住说了陈明和秋风
  • 陈永苗:《物权法》的宪政危机
  • 陈永苗:主流经济学家露出专制的尾巴
  • 陈永苗,你心中有什么?人民、当局还是鬼胎。
  • 陈永苗:给改革一个死刑判决
  • 陈永苗:写在宪政论衡第12次重开之际
  • 陈永苗:彻底打倒关闭“爱琴海”网站的官方依据
  • 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 陈永苗:我诅咒河北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 陈永苗:宪政爱国主义与六四精神
  • 陈永苗:底层抗争中的合法与违法
  • 陈永苗先生的迷茫思维
  • 陈永苗:神州之行:李敖"刺秦"
  • 5月20日宪政学者陈永苗作客中国学术论坛网聊天室 (图)
  • 范亚峰秋风李柏光陈永苗:用维权延长改良—中道论坛之五
  • 陈永苗:对经济纠纷政府是一个凶器
  • 陈永苗致台湾人权促进会前会长魏千峰律师的信
  • 陈永苗等接受冯秋盛的委托,太石村选举法律后援团成立
  • 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爱琴海事件-林辉&陈永苗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陈永苗担纲首席代表
  • 陈永苗(北京)太石村事件:中央政府应该支持维权运动
  •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