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司马南、何祚庥的双簧,方舟子的乖巧
(博讯2007年1月11日)
    最近,“准科学人士”司马南频频撰文揭批“伪科学”。在《哥德巴赫蒋氏解法辨析》一文中,司马南试图用“揭历史老底”的手法抹黑对手,其中有一段描述颇精彩:“文革期间,蒋春暄兴趣不在数学,那时他致力于打倒狭义相对论”;“那个年代,什么人都可以打倒,打倒爱因斯坦当然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即使在中科院,有人喊打倒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许多知识分子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愿、不屑与其理论。但何祚庥等人例外,旗帜鲜明与蒋春暄辩论过”;“笔者适才致电何祚庥,何老大笑道:[没错,是有这回事。]”。

    最后一句最传神,一句“何老大笑道”,活脱脱描绘出一幅“司马南与何祚庥联手演双簧”的生动画面。在此前的《我为何质疑“北大教授”丁小平?》一文中,司马南不厌其烦向读者传授“反伪”心得:“原来剧组根据丁小平本人提供的电话,找到了一个据丁小平称是北大教授的刘爱民先生,而刘爱民则口头[证实]丁小平确为北京大学教授。噫唏,如果北大教授可以如此[验明正身]的话,今天晚上(2006年12月31日星期日)司马南即可同理证得俺是罗马教皇,您信不信?”——行文至此,不得不感叹司马南不愧为“模仿秀”的天才。仅仅才事隔5天,他就可以模仿“丁小平自证北大教授身份”的手法,同理证明“何祚庥曾经是[旗帜鲜明]捍卫相对论的斗士”。只是这一回事涉亲密战友何祚庥,所以司马南似乎已不再准备事后宣称这只是他在“玩魔术”。但是读者仍免不了要问:如果可以通过这种“致电何祚庥”的方式“证实”何祚庥本人的“旗帜鲜明”及其对手的“脑子确实乱得可以”,那么我们每个人岂不也可以“大笑道”:“俺是罗马教皇,您信不信?”

     所谓“蒋春暄学术成就”的含金量究竟如何,笔者不是数学专家,也没有司、何、方三杰“永远正确”的自信,故不予置评。但对于何院士在“那个什么人都可以打倒的年代”“旗帜鲜明”的英勇事迹,笔者恰巧听到过一些:例如什么“梁思成关于保护北京古建筑的观点是资产阶级唯心主义,故宫应拆除”,“维纳控制论是伪科学”,“鲍林共振论是伪科学”,“摩根基因学说是伪科学”;又如近来的什么“量子力学的运动规律符合[三个代表]精神”,“[三个代表]符合量子力学原理”,“[三个代表]理论应成为评价一切科学工作的根本标准”,如此等等。这些虽只是“传闻”,却传播极广。而一贯一触即跳、喜好四处“旗帜鲜明”捍卫的何祚庥却迟迟不对此表态、澄清。可见,此类传闻的可靠性比之司马南自称“中科院一位年事已高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科学家对笔者讲过一件事情”之类的“历史原因”,以及“何老大笑道”之类的向其本人“致电”印证,要可靠得多。退一万步说,即使上述两种传闻皆真,何祚庥、蒋春暄曾是一丘之貉,那么司马南加诸蒋春暄身上的诸多恶语,什么“胆子很大,脑子糊涂,讲话有个性”、“基本不懂物理试验,却著文要打倒***”、“欠缺理论物理学常识,脑子确实乱得可以”把“打倒***的理由摆出来叫大家一听,完全不是那么回子事,很不着调”,如此等等,岂不是都可以用在何祚庥身上?——仔细一对照,确实还真象那么一回事。套用司马南吹捧方舟子的话说:他“怎么说得那么准呢”?可见知何祚庥者,司马南也。 (博讯 boxun.com)

    司马南称方舟子有书生气,从方舟子“怎么说得那么准”的事例看,方其实也有颇乖巧的一面。方舟子称:“总有人不遵守学术界的行规,在学术界四处碰壁,正常渠道走不通,就想通过社会舆论造势让自己的成果获得承认。这些人,以研究哥德巴赫猜想和相对论者最多”——此处,他巧妙地避开了何祚庥曾留下污点的控制论、共振论和基因学说等关节,恰到好处地既抨击了“伪科学”,又保护了敬爱的、如今已成为他衣食父母的何院士。谁还敢说方舟子“书生气”?——也不知道这是“反伪斗士”司马南对另一“斗士”方舟子看走了眼,还是两位“斗士”在联手发“斗气”忽悠读者,就象司马南与何祚庥的双簧一样?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揭破中苏社会主义衰落之谜/冼岩
  • 俞可平为胡锦涛解套/冼岩
  • 从广州“禁电”看官员灭门惨案/冼岩
  • 朱学渊评冼岩:胡锦涛执政思路
  • 从胡锦涛被选为接班人的原因观其执政思路/冼岩
  • 性之为物/冼岩
  • 真理与谬误只有一线之隔/冼岩
  • “大国崛起”之忧思/冼岩
  • “口号治国”可以休矣/冼岩
  • 弗里德曼去了/冼岩
  • 球已经在政府一边,和谐需要示范/冼岩
  • 广州交警成社会和谐的解构者/冼岩
  • 哪种犯罪更肮脏,情色还是权力?/冼岩
  • 分不清政治与学术的“新法家”/冼岩
  • 资本家“统战”了胡德平/冼岩
  • 《大路》上的左右各自表述/冼岩
  • 张钰的价值:规范大陆的性交易市场秩序/冼岩
  • 新法家之谬/冼岩
  • 质疑大陆《人大监督法》/冼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