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胡锦涛任期没有民主
(博讯2007年1月12日)
    
    文章摘要: 中国民主,至少在胡锦涛任期,是没有丝毫出路的。即便他确实成为核心了,他也不会给中国民主奠定扎实而又极其雄厚的基础。这是因为,他本人对民主本质连最起码最基本的认识也没有,更何况由于他的性格和秉性所决定,他绝不会有如此胆识、勇气和魄力率先在他手里就开这样一个口子的。
     (博讯 boxun.com)

    作者 : 郭永丰
    
    作为党国领袖,胡锦涛无疑是称职的,甚至还是非常优秀的。但在奠定民主基础,高效推进民主进程方面,根据眼下表现,无论让谁说,绝对都是倒退的。据胡平最近评价说,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一如既往地坚持专制暴政,压制民主呼声,较之前两年不但毫无改进而且还多有倒退。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继续封闭民间互联网站,像《世纪中国》这样久负盛名的学术网站都在劫难逃。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继续逮捕异议维权人士,甚至对他们的亲属百般骚扰恐吓,对辩护律师大打出手。去年是基层选举年,和 2003年一样,去年也有很多民间独立人士出面参选,但是他们受到比三年前还更严厉的压制。三年前,原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自由主义代表人物李慎之先生去世,他的生前友好自掏腰包,印制了纪念文集,在亲友间赠送散发。去年,同样的一位中共老干部和自由主义代表人物何家栋去世,他的朋友也是自掏腰包印制的何家东文选却被当局全数没收。
    
    但如果除去民主不说,胡仅仅只作为党国领袖,比起前任江泽民来说,在他主政的近四年来,无疑更巩固了党的至高无上,不可一世,刚愎自用,骄横狂妄,以及飞扬跋扈的专制本色。这我们可以根据他一贯的主张与行事中,就可得以充分全面地证明。比如在他上任伊始,他就立马提出“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和“新三民主义”的说法,其中就根本没有民主的丝毫理念。就说“立党为公”吧,由于所提说仅仅是一种概念或想法,笼而统之,也许作为局外人,无论你如何解释都能说得过去,也非常有理。但实际上,根据他们最实际的表现,所谓“立党为公”,仅仅只是更进一步巩固中共党在中国绝对不可动摇的党老大地位。当然,这固然与民主是对立的。而党是真正为公的,也便更名正言顺地必须只有拥有党老大的坚实地位才最符合人之常情。
    
    在所谓“新三民主义”中,有境外知识分子分析已经很透彻,即所谓“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中,就是没有“权为民所授”的根本性含义。
    
    所以说,所谓“立党为公”其实是为了更进一步巩固中共党老大在中国至高无上的坚实地位和神圣不可侵犯性。所谓“新三民主义”,也仅仅是新一代党皇帝施政纲领的全面概括。
    
    之后,胡政府又提出什么“八荣八耻”、“党内民主以及行政体制改革”、“科学发展观”与“和谐社会”等等,严格说,都是其主政时期的施政纲领与大政方略的不同解说,与民主本意粘不上丝毫边。
    
    但是,作为自由派知识分子,大家又都最清楚,中国社会最良性健康的发展,惟有自上而下的变才是最符合中国人的根本愿望和现实要求的,也才是最理想的。所以,眼下正卖力推进民主进程的众多民主派人士,即便大家所面临环境多么恶劣,处境多么险峻,当面对邪恶政权的顽固不化时,还依然没有把这种自上而下的变从心目中彻底剔除干净。因而,便对来自中共宫廷的任何东西表现都极为热心,不错过任何竹丝马迹,尤其当一旦出现某种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的迹象时,便会无限想入非非,而情绪万分高涨地要意淫好大一些时候的。比如前一段时间对央视所播《大国崛起》的极为乐观的解读与瞎猜想,就仿佛,通过《大国崛起》这部平常而又极其平凡的片子,他们也从中发现了中共当局自上而下变的确凿证据了。但实际得来结果又怎样哩?网络依旧极为严实地封锁着,异议维权人士依旧甚至与日俱盛地正在遭受着最严厉的寒冬,等等。
    
    最近,当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的《民主是个好东西》一出,一下又激起境内外热衷幻想的民主派人士的一阵热炒。当然,这其中也不乏御用文人的幕后操纵与推波助澜。
    
    但对于笔者而言,也正如胡平所遗憾的,作者又在文章里重申官方的陈词滥调,说什么要建设" 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说什么"不照搬国外的政治模式",说什么"实现民主需要具备相应的经济、文化和政治的条件","不顾条件而推行民主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这些闪烁其词、模棱两可的表述,为当局歪曲民主的意义大开方便之门,同时也为当局拖延民主改革提供了藉口,到头来也就把文章本来还包含的积极意义给大大地冲淡了。
    
    很明显,眼下中国之所以难民主,就是由于这类御用文人不敢直截了当,针锋相对,打开天窗说亮话,而直言不讳地直抒胸臆所误导的。这是由于他们都缺少古人的胆识与高超谋略。同时,也是由于今日的党老大确实太专横跋扈了,而且还莫测高深。因而,他们便在这无处不威严存在的党权威的重压与强力威慑下,即便多么良好的想法,也要被扭曲成这类方式才能表达出来的。虽然这种方式对于党国皇帝最爽心悦目,颇为顺耳中听,按照体制内御用文人的说法,也叫曲线救国吧,但果真就能达到应有的效果和预期的效应吗?恐怕就根本不可能了。
    
    记得在古代时,吴王准备攻打楚国,告诉他的臣子说:“敢有劝阻(我攻打楚国)的,我就处死他!”有一位年轻的侍卫官想劝谏而不敢,于是就藏着弹丸,在后园绕来绕去,露水浸湿了他的衣服,就这样一连三个早晨。吴王说:“你过来,为什么自寻苦恼,把衣服弄湿成这样。”他回答说:“园中有树,树上有蝉,蝉高高地呆在树枝上,叫声很悲饮着露水,不知道螳螂就躲在他的身后呀;螳螂弯曲着身子紧贴在树枝上,要想捉蝉,而不知道黄雀正躲在身边;黄雀伸长脖子,想啄螳螂,而不知弹丸在它的下面呢。这三个东西都想得到它们眼前的利益。而看不到它们身后的隐患呀。”吴王说:“好啊!”于是就停止了出兵。
    
    作为今天的党国领袖胡锦涛,他必须也只有需要这样的臣子来劝谏才可以吗?而这俞可平的文章,难道不正是这样劝谏的结果,确实也能达到预期的效果了?还是恰恰相反,让其在最后的自圆其说中给彻底强暴了,而把一丁点好迹象又全部抹杀干净了?这只要我们看看胡温政权对待眼下异议维权人士的新鲜手段,比如对高智晟的判三缓五,就可知道全部原委了。
    
    为此,作为民主派人士,笔者以为,我们很有必要对胡锦涛本人做深入而又极其全面的认识。也就是说,作为一个人,其本性究竟怎样,理想和抱负又怎样,人生价值观又如何,这对于他今后究竟要做什么事情的判断,才是至关重要的。否则,如果连这些东西都弄不清爽,那么,无论我们眼下对胡存在怎样的幻想或猜测,最终都是非常荒唐可笑的。
    
    很明显,根据中共媒体介绍也好,还是胡主政后这么多年来的实践表现也罢,我们都可以看出,胡的本性还是良善的,这一点应该说是毫无疑问的。但胡绝对不是一个创新型的有着超越现实,不甘寂寞、平淡与落伍的出类拔萃的才俊。严格说,他是守业型的,有些愚腐,是属于新时代的旧式老官僚,比如他的内敛与含蓄,尤其城府很深,不苟言笑,不喜形于色,作为这类人,一般缺乏幻想和激情,做事极为严谨,且小心翼翼,思维很缜密,是属于工程技术员类型,这也多亏了他工程技术员的出身所决定。这类人,即便搞管理和经济,也是用数学和工程的严密逻辑推理并思考所有问题的。所以,一般都很注重实用和效果,轻易不会被虚无所迷惑。这便决定了他只能在其任期内,绝对能做一个守业型的党国好皇帝,而不可能拥有开拓创新型国家大元首的潜质特征,比如标新立异,勇于进取和创新,探索精神强,敢冒风险,善于做挑战性的工作。
    
    由于其本质已决定了他必须只有按照自己已经非常习惯的行为模式和秉性一丝不苟地严格做事,这才最适合他的认知和人生观的范畴界定,他固然做了也最感满意,也才会感到由衷的喜悦与惬心快意。否则,任何只要是冒风险的举措,哪怕是极其微小的,确实属于不可确定性的,一旦出现,还是无法抗拒根本难以把握的,他都不敢轻易去尝试。比如他对包括陈良宇在内的前任所遗留下来的骨干官僚的清理与整顿,每次行动前都是派重兵防范,只有充分保障后才敢果断出手。而作为民主的玩艺,也许在他眼里仅仅只能作为玩艺。因为他对这个东西没有很深刻的认识,也便谈不上什么的理解。并且,在众多御用文人如此这般,有意无意,或者言不由衷地曲解与误导下,说中国只要实现民主就会四分五裂乱七八糟的,他便更加轻易不敢开这个口子,率先在他手里做任何尝试了。因而也才在今日,他才对所有异议维权人士果断出手,狠下阴招,甚至还大开杀戒,绝不手软了。
    
    必要时,当年邓小平所说“杀20万保证中共江山又稳固20年”,也会在他手里,一定会全面应验的。比如汕尾东洲血案,实际就是这种心理作祟的恶果。如果此类案件要获得全面公正的审判与雪冤,还依然要等到中国民主之后才有可能。
    
    并且在他眼里,还始终认为,眼下中国的乱象,全部因素都是由于有异议维权人士从中挑拨离间,或兴妖作怪才导致的恶果。当然,作为体制内的老大,虽然他也从内部消息中看出,这全是已经成为经济罪犯的所有官僚们酿造的灾难和祸根,但由于他本人就是最大的官僚和受益人,尤其是既得利益集团最大的头儿,他便绝不会把这些错误都归于官僚们的罪恶与责任。因此,明明知道很多官员有贪污腐化的赤裸罪行,为了维护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永恒不变,尤其是党本身地位的高高在上与神圣不可侵犯性,他还依然只能重用他们,并还向往通过重用这类已经彻底败坏的罪犯们,更进一步巩固自己党老大至高无上的地位与神圣权威性。
    
    因此,作为民主派人士,如果我们不认清这种现实,我们只一味紧跟中共宫廷的斗和变,而胡乱猜测,或大加妄谈,笔者以为,这可真正是浪费我们自己宝贵的时间和生命,是没有多大意义的。
    
    所以说,笔者才在此得出结论,中国民主,至少在胡锦涛任期,是没有丝毫出路的。即便他确实成为核心了,他也不会给中国民主奠定扎实而又极其雄厚的基础。这是因为,他本人对民主本质连最起码最基本的认识也没有,更何况由于他的性格和秉性所决定,他绝不会有如此胆识、勇气和魄力率先在他手里就开这样一个口子的。所以,这属于民主的东风就绝不会那么健康顺利地在中华大地上比较强劲地刮起来。毕竟为此,当局正不惜一切国本,无谓花费着极为高昂的代价和血本封锁着网络,整肃着只要是敢言的媒体,而且还绝不手软。这我们可以根据眼下我们所登录的境外中文网站极难登录成功的现实中就可以得以充分证明。而且,比较敢讲真话的《百姓》杂志主编刚被更换,这无疑也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2007-1-12
    《自由聖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天笑:胡锦涛智囊刻意回避的东西
  • 焦国标:民主化从胡锦涛的头发开始
  • 牟传珩:胡锦涛突围毛、邓路线——中共三种“社会公正”观的冲突
  • 胡锦涛对台湾又强硬起来了、林保华
  • 俞可平为胡锦涛解套/冼岩
  • 刘晓竹:大国崛起与胡锦涛入流
  • 刘晓竹:胡锦涛是貂皮大衣
  • 朱学渊评冼岩:胡锦涛执政思路
  • 从胡锦涛被选为接班人的原因观其执政思路/冼岩
  • 由胡锦涛新年贺词 对照文革元旦社论
  • 王彬同志谈胡锦涛温家宝两大家族
  • 陈维健: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 将“胡锦涛”写为“胡锦铸”,不该铸此小错/余德子
  • 草虾:胡锦涛的和谐,竟然需要军队应急?
  • 刘晓竹:胡锦涛的外交出击
  • 刘晓竹:胡锦涛憋死共产党?
  • 朱学渊:胡锦涛的“反日运动”将见成效
  • 如果我被抓,黑手一定是胡锦涛/郭永丰
  • 致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二)舒解国内交通的一点想法
  • 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与胡锦涛会谈(图)
  • 讨好江系人马:胡锦涛仍称陈良宇“同志”(图)
  • 中纪委全会上胡锦涛仍称陈良宇“同志”
  • 曾庆红要求胡锦涛放弃国家主席职位
  • 胡锦涛重用「无知少女」制衡上海帮
  • 《民主是个好东西》内幕:胡锦涛政改遇党内消极抵制
  • 日本媒体:胡锦涛愿意无条件访问日本(图)
  • 胡锦涛会见伊朗特使的背后(图)
  • 胡锦涛智囊俞可平大胆论民主
  • 胡锦涛警告 中共面临前所未有三大危机
  • 胡锦涛肃贪 学者讥黑盒子作业(图)
  • 胡锦涛元旦献词吁和谐 重提和平统一一国两制
  • 胡锦涛认为对胡耀邦的处理是不公平的
  • 胡锦涛与胡耀邦的秘密
  • 曾荫权述职:温家宝胡锦涛演黑白脸
  • 上海《东方早报》证实胡锦涛明年三月访日(图)
  • 大陆官媒:张定发同志逝世 胡锦涛等到八宝山革命公墓送别(图)
  • 王守业被判处无期徒刑 胡锦涛“从严治军”?
  • 中共十七大胡锦涛面临挑战
  • 上海市民颜芬兰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求助信(二)(图)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上海居民周敏珠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控告信(图)
  • 上海居民忻菊珍致胡锦涛、温家宝的控诉状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上海居民紧急求救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控诉陈良宇、黄菊(图)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浙江永康市教师在哭泣——致胡锦涛等公民的公开信4
  • 老干部顾稀33年住房不落实,上书胡锦涛(图)
  • 胡锦涛访美,谅民众之苦力,结与国之欢心!
  • 顾健:请原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李锐转给胡锦涛主席批示解决
  • 胡锦涛、曾庆红亲属强入深圳地产和娱乐业致千余娱乐场所关闭
  • 陕北两千党员石油投资者致胡锦涛的一封信
  • 孙毓平致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退出中国国籍声明)
  • 留学生张蔚:致胡锦涛总书记--警察说“人在拘留期间就象是蒸发了”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