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永苗:现在的工人阶级是虚假的
(博讯2007年1月13日)
    西安整流电器厂工人维权之二:从以理维权到依法维权
    
     (博讯 boxun.com)

    
    虚假的工人阶级
     几乎所有我接触到的对工人政治状态的研究,都指向了一点:中国工人阶级已经丧失了阶级性,不管是依附于统治阶层,还是目前工人抗争,并不反映他们已经产生明显的阶级意识。工人阶级是个虚假的阶级。本来对抗最能够体现阶级性,可是目前工人抗争的"道义资源",能够体现出来的,并不是整个民族的公共利益和正义,而是与统治阶层之间的"分家"不均。也就是说,就是被挡出政治社会的公交车门,没有参与分享改革成果。
     以理维权,四个字最能体现这一点。他们与统治阶层共享一套话语,他们曾经是一家人,分家的时候分的不平均,出了力什么也没得到。所谓的国有资产,工人阶级认为是自己和统治阶层,从来没有农民的份。工人抗争与农民抗争井水不犯河水,从来没有守望相助,连枝同气。如果从农民的角度来看,工人阶级的抗争不过是和权贵资本主义的分赃不均,引起的内讧。
     工人以理维权要达到什么目标?是要回到造成当前腐败和濒临瓦解的政治局面的源头,那种只有在记忆中无比理想的乌托邦政制。这么一来,我们是不是又要在遭受一轮劫难:回到"北朝鲜",几十年之后再回到目前中国腐败的濒临瓦解的政治局面。这么一个轮回,已经做出的无数牺牲,还要继续牺牲一遍。
     作为曾经的既得利益者,工人是天生的保守主义者,他们追求的是他们过去曾经不错的生活条件,这种生活条件现在受到了经济变化的破坏。作为奴隶的农民阶级存在,时时提醒工人阶层。他们追求的是优越于农民阶级,只要优越于农民阶级,不堕入奴隶的地位,他们就拥护他们和统治阶层共有的"理",不会打破这个理。也不管这"理"会不会是,曾经是中华民族的灾难。工人阶层是自私的,其利益不再可能与普遍性相一致。工人维权从根本上看成是怀旧的、浪漫的,他们把自己看作保卫"理"的十字军。 这种抗议,正如一个学者概括的那样,是一种"对旧规范、旧标准的瓦解的反应,中下阶层已经习惯了这些规范和标准并期望统治精英继续维护它们" 。
     就像马克思选择工人作为革命的领导阶级一样,如果让法政系和自由主义选择一个能够代表未来中国公共利益的阶级,让其阶级利益与普遍利益一致,我相信决不是工人,而是农民。这不仅仅是在现代人性解放的伟大政治工程中,工人是已经首先解放的,应该轮到现代奴隶农民了,而且是工人如果掌握政权,不过是1949年政权的延续,更是发扬光大。
    
    
    工人阶级的法意识
    
     应该说工人阶级不应该完全是以理维权,例如他们也到法院打官司,也和有关主管部门讲法,但是他们的依法维权仅仅是以理维权的一个组成部分。法是理的一个部分,被理包容吸收。就像政府说的,法律是政治的刀把子。
     工人维权的上访活动,也体现了一种悠远而神秘的法意识。虽然上访最直接求诸于清官,但是这不仅仅是请求,也是一种施压。清官之所以为清官,并不是他本身作为作为正义的源头,而是清官把法律和正义彰显出来。清官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责任,其荣誉来自彰显法律和正义。通过直接诉诸于清官,清官当然成为中心,产生一种工人对清官的依附,但是也彰显法律和正义。求助于清官,也就是要求清官把法律实现出来。这样清官是工人维权抵达正义必需的中介,工人丧失了主人公精神。
     只有工人相信法律本身,而不是相信清官,才能恢复工人的主人公精神。相信法律本身,意味着工人自己展开行动,即使要上访,即使要主管部门,那也是把清官和主管部门当作自己的工具,能提供帮助就提供,不能提供也不要哭泣,也不要绝望。反正清官太少,通过上访,与不上访,对于解决问题的概率是差不多的。把清官和主管部门当作主子,不能解决问题,相反还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工人维权绝对是一场持久战,而不是闹就有奶吃的撒娇。当随着权贵资本主义与工人的矛盾进一步冲突,工人维权所需要的解决的问题,更是一个宪政问题,或者政治体制改革问题。甚至程度更深。所以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在于恢复工人的主人公精神,要自力更生,也就是从以理维权上升到依法维权。 依法维权是以理维权的必然归宿 。
     斯大林统治到了后期,也不得不把会使人们确信其内在的正义性因素,例如法律神圣性重新引入苏维埃法律。因为如果不这样,苏维埃法律的说服力就会完全丧失。也就是说斯大林也不能够单纯凭借暴力来统治,工人阶级的统治意志并不足以支持。斯大林还是把合法性奉为得到普通人民支持的依据。虽然斯大林动用一切恐怖力量来反对潜在的敌人,他还是以合法性和"法律的稳定性"的名字,重新确立法院的威严和公民的权利义务的神圣性。中国从文革之后,基本趋势也差不多。
    
    工人维权与民族精神
    
     维权是一种友爱政治学,建立在团结和友爱的基础上。工人维权如果是仅仅维护工人的生存权和反腐败,仅仅建立在工人本身的利益之上,那么工人维权将孤独无援。维权本身并不是维护个人的利益,他充满在个人和民族,有个人超越到阶级再到国家民族。必须在民族利益上考虑工人维权。
     加谬《抵抗者》中说,我们必须警惕我们的反抗,因为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对法律的超越的限度。如果工人维权是以理维权,那么将构成对法律的超越。而法律是什么,是民族国家的公共利益。法律是整个民族的金纽带,是在目前矛盾和冲突加剧之下,唯一可以调和的金纽带。 依法维权的维权运动,致力于凸现一种语言,来讨论和评估我们周围的世界,如今充满冲突和矛盾的世界。他是一种共同的语言,来帮助我们生活在一个共同的中国,而不是用阶级斗争互相厮杀。
     工人维权必须融到依法维权的维权运动的大潮中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永苗:儒家复兴就是军国主义的崛起
  • 陈永苗: 绞杀萨达姆与笑蜀的人道主义
  • 陈永苗:司法宪政主义中的革命与司法—革命自由主义之二
  • 陈永苗:站在启蒙巨人肩膀上维权—第七次中道论坛主讲稿
  • 范亚峰、秋风、陈永苗、滕彪等:乡土中国问题的宪政之维——中道论坛之六
  • 陈永苗:民主斗士郭飞雄为什么被轻慢
  • 陈永苗:余杰们“民运神学”与重建公民社会
  • 陈永苗:《施琅大将军》:我忍不住说了陈明和秋风
  • 陈永苗:《物权法》的宪政危机
  • 陈永苗:主流经济学家露出专制的尾巴
  • 陈永苗,你心中有什么?人民、当局还是鬼胎。
  • 陈永苗:给改革一个死刑判决
  • 陈永苗:写在宪政论衡第12次重开之际
  • 陈永苗:彻底打倒关闭“爱琴海”网站的官方依据
  • 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 陈永苗:我诅咒河北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 陈永苗:宪政爱国主义与六四精神
  • 陈永苗:底层抗争中的合法与违法
  • 陈永苗先生的迷茫思维
  • 5月20日宪政学者陈永苗作客中国学术论坛网聊天室 (图)
  • 范亚峰秋风李柏光陈永苗:用维权延长改良—中道论坛之五
  • 陈永苗:对经济纠纷政府是一个凶器
  • 陈永苗致台湾人权促进会前会长魏千峰律师的信
  • 陈永苗等接受冯秋盛的委托,太石村选举法律后援团成立
  • 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爱琴海事件-林辉&陈永苗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陈永苗担纲首席代表
  • 陈永苗(北京)太石村事件:中央政府应该支持维权运动
  •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