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徐琳:中国在“J曲线”上的位置
(博讯2007年1月14日)
    
      在今日的地球村中,一国的兴衰常常牵动着区域甚至全球的政治和经济命脉。身为一国的决策者,为了维持该国的兴盛不衰,在外交政策上选择与友邦合作以孤立敌国,似乎是兵家常事,但是美国的知名政治分析家却在最近出书挑战这一常理。
     (博讯 boxun.com)

      《J曲线:理解国家兴衰的新方法》【The J Curve: A new way to understand why nations rise and fall;西蒙与舒斯特出版公司(Simon & Schuster)2006年8月29日出版,精装本320页,定价26美元)】一书的作者伊恩·布莱默(Ian Bremmer)的分析结果表明,孤立敌国的做法有时反而让敌国的国情更加趋于稳定、保守,而不是迫使它对外界开放,也因此造成与制裁国原意相反的负面结果。将布莱默的研究方法对应用到观察现今的国际社会,读者会发现:美国欲拉拢盟国对朝鲜进行制裁的举措正落入了布莱默所解析的“制裁国的误区”中;而美国积极同中国建立全方面的往来,将有助于中国平稳地渡过从保守到开放的危险转型期。
    
      “中国完全了解J曲线的作用,知道制裁、封闭朝鲜只会让这个国家更稳固。如今朝鲜愿意回到(六方会谈的)谈判桌上,中国所扮演的角色要起到很大的作用。我认为布什明白中国对于解决朝鲜和伊朗的核僵局是有帮助的,”布莱默在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专访时表示道。
    
    美国的“朝鲜误区”
    
      目前担任研究全球政治风险的咨询机构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总裁的布莱默,借由此书推出了分析一国政策走向和预测国家未来的“J曲线”理论:一个国家可以十分封闭但是稳定,也可以十分开放而处于稳定,但是从前者过渡到后者必定经过一段不稳定的阵痛期;将之转换成图形表现,以国家的内在和外在开放程度作为X轴,稳定程度作为Y轴,就可以得出一个形似英文字母J的曲线。
    
      布莱默在书中检视了全球12个国家,其中位于曲线左半边、极端封闭但却相对稳定的国家有朝鲜、古巴和萨达姆时期的伊拉克;正从J线左侧滑向不稳定区域的国家则有伊朗、沙特和俄罗斯;布莱默以1980年代的南非和前南斯拉夫为例来阐述经历J曲线谷底、社会极度动荡的国家;至于曲线右侧代表开放和稳定的国家则为土耳其、以色列和印度。布莱默还在书中特别开辟一章来描述中国的特殊情况:一个处在J曲线左侧但正努力试图打败J曲线预测的国家。
    
      布莱默企图在书中对这些问题提出回答:为何朝鲜张开双臂邀请他国对自己的孤立?沙特内部的哪些势力正在消磨其稳定度?正在改变中的人口结构是如何在根本上改变伊朗和以色列的国情?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主国家印度,她的民主体制为何能有如此的耐力?而最重要的问题是,美国的领导阶层应该采用什么样的外交政策来应对这些情况,影响这些国家往积极的方向发展?毕竟,现今的世界受到国际恐怖主义、核武扩散和宗教冲突的重重威胁,一个国家陷入紊乱状态可能造成全球的震荡。9·11事件带给我们一个血淋淋的教训:权力真空的阿富汗成为恐怖主义滋生的温床,让远在几千里远的纽约和华盛顿也难免被波及,受到重创。
    
      布莱默以处在J曲线最左面的朝鲜作为第一个探讨的案例。在金正日的领导下,朝鲜社会内部限制重重,对外的接触更是十分有限,邻国“老大哥”中国成为封闭朝鲜唯一的“出口”,也顺理成章地成为对朝鲜发展核武极端不满的美国及其盟友的“众矢之的”,以至于华盛顿认为中国“不合群”,没能对朝鲜施加足够的压力,或是参与对朝鲜的严厉制裁,逼迫朝鲜“乖乖就范”。布莱默认为,美国政府在新保守派人物的掌控下,试图以对朝鲜的制裁来达到使其“改朝换代”(regime change)的目的,殊不知这样的做法适得其反,只会让金正日政府收紧执政权力,越来越背离改革开放之路。
    
      布莱默对中国在处理朝鲜问题上的态度表示肯定:“要知道,中国对朝鲜施压和中国可以指挥朝鲜做任何事,是截然不同的事。”布莱默表示道,“不容怀疑,中国对于朝鲜的核试爆十分震怒和不安。中国上次如此生气,大概是(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的时候了。中国在10月时还暂时减少了对朝鲜的能源输出。我相信平壤完全明白北京是完全被激怒了。”
    
      布莱默在书中不忘指出,不论是美国、韩国还是日本,都无法对朝鲜产生有力的影响,能推动朝鲜向外界开放的不二人选正是中国:中国是朝鲜开放政策的最好模范, 如果朝鲜愿意同中国进行更广泛的贸易往来和投资,对各方都是双赢的局面。布什政府虽然无法对朝鲜直接起到作用,但应该以对朝鲜提供粮食和能源援助作为交换条件,促使中国和韩国对进出朝鲜的船只和飞机进行防扩散的检查。
    
    中国的两难处境
    
      尽管中国在过去20多年改革开放的背景下经历了经济的飞跃、各行各业的迅速发展、外资的大量涌进,并加入多个国际组织,包括2001年正式成为世贸组织(WTO)的会员国,但是相对之下,中国社会和政治体制的不开放让布莱默在书中专门讨论中国的一章中,还是将中国放到了J曲线的左侧。但布莱默不忘强调,中国的未来会向曲线的哪个方向走,更值得政策制订者和政治观察家的密切关注。
    
      “中国想要成为J曲线的例外。”布莱默一针见血地指出,“基本上讲,中共中央进行的经济改革所代表的,正是他们试图将中国由J曲线左侧向右侧移动但不致于陷入政治紊乱的努力。中国经济的开放让中国的整个J曲线都向上抬升了,使得线上的每一个点都较改革开放前来得稳定。”
    
      话锋一转,布莱默不忘道出他的忧心:“政治上的开放必定会随着经济发展而来,维持中国内部的稳定已经成为一个愈发艰难的挑战。如果中国能为一般的老百姓(average people)提供更多的经济机会,中国会有更高的可能性成功地防止自己坠入不稳定的深渊中。”
    
      布莱默认为,现在还看不出中国是否能够真正让J曲线的预测不攻自破,掠过J曲线的低点进入一个开放而稳定的社会。不过他认为美国政府现在对中国采取的接触策略是正确的做法,他大力赞扬美国政府内部的中国通,如前副国务卿佐立克和现任的财长鲍尔森等人摒弃新保守派人物的中国威胁高调,他们了解J曲线的理论,采取积极同中国接触、促进中国融入国际社会的策略,此举或许能让美国从旁协助中国稳定渡过其政治转型期。
    
      “对美国来说,中国的稳定和开放是极为重要的。”布莱默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表示道,“美国能不能接受中国成为像新加坡那样开放但不是民主政体的国家呢?我认为美国是可以接受的。”话锋一转,布莱默警告道,“中国最后是会软着陆还是硬着陆,没有人知道。美国正在对此进行‘两边下注’(hedge),而不只是在猜测结果而已,我认为这是十分聪明的。”
    
     华盛顿观察/作者:徐琳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