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竹:胡锦涛的“三明治”困境
(博讯2007年1月15日)
    刘晓竹更多文章请看刘晓竹专栏
    
     在十七大之前,中国政治变得空前混沌,弥漫着火药味,当然,胡锦涛很着急,他希望政治气候明朗起来,空气清新起来,这样,他就可以以一个继往开来者的姿态,把中国带入一个胡锦涛时代。否则的话,自己做了十几年的老太子,忍气吞声,不是都白“忍”了吗?又做了五年的儿主席,忍辱稳重,不是都白“稳重”了吗?我的看法是,胡锦涛先生很可能是白忙了一场,原因是:他玩权力游戏玩过了头,在不经意中,把自己变成了三明治中的火腿。实在说来,胡锦涛先生好不容易熬成了核心了,但却是一个三明治的核心,夹板气不好受啊。 (博讯 boxun.com)

    
    首先是上与下的三明治:第三代的老领导们从上面往下压,第五代新才俊们从下面往上顶。胡锦涛或许觉得自己第四代生不逢时,越来越四面楚歌,也可能是 “四”与“死”同音犯忌讳?反正,以江泽民为代表的第三代特别长寿,狡兔三窟有去处,而后面的第五代特别早熟,五湖四海会串连。在我看来,中共的老中青已经不是三结合了,而是两结合,也就是老青结合,上下勾连,挤压中间的当家人。胡锦涛的政治寿命被不断压缩,很是可怜。但有什么办法呢?在十七大,胡锦涛即使把大几岁的曾庆红退掉,把小几岁的李克强休掉,这个上下挤压的三明治结构还是一样的。
    
    我觉得胡锦涛还是应该服气,只怪自己不争气,没有独撑大局的能力。实在说来,一大批退休的老领导,从江泽民到李瑞环等,大家都想帮一帮这个胡阿斗。胡核心还不能自理,他们怎能放心安享晚年呢?怎能放心去见马克思呢?既然是玩假大空这一套,胡锦涛无论如何还是太嫩了,还是需要老同志的经验的。至于下面的第五代,原来都想着多年媳妇慢熬成婆,中规中矩的,但这个婆婆治家无能,治国无方。大家都心里很清楚,不能指望胡锦涛来安排接班了,因为他实在没有这个能力。今后中国的情况,不是一个人能说了算的,更不是胡锦涛能说了算。
    
    其次是左与右的三明治:左边是左派挤,右边是右派压,胡锦涛觉得胳膊肘的活动空间都没有了,岂有此理。最近,胡德平与邓朴方站出来反左,恐怕不是空穴来风,无非是因为最高领导人左撇子过了头,中国的航船偏离了改革开放的中间航道。但是,左派也没有认输,他们说前面风浪打,大船应该往左拐,进入避风港,即使停止改革开放也在所不惜。胡锦涛左右为难,不敢得罪左边的,更不敢得罪右边的,只好做鲁迅说的那种聪明人,说“这孩子,嗯嗯,哈哈,有先进性啊”。然而问题是,胡锦涛以“先进性”导航,正是往激流暗礁开足马力,船上能不分裂吗?
    
    俗话说,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文革十年就是十年被蛇咬,大家能不怕极左的毒蛇吗?胡锦涛的愚蠢在于,一朝权在手,拼命挥井绳,不但乱了共产党的章法,也乱了中国现代化的步调。但中国的发展停不下来,改革开放其实无法减速。胡锦涛多么希望做凡尔纳小说里的人物,大呼一声:地球,停止转动,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但做不到啊。中国的现实,除了不科幻以外,比凡尔纳的小说还离谱。怎么办?胡锦涛只好说船上由集体领导吧,但他集体不住啊,做个三明治的和谐肉饼吗?是可忍,胡不可忍也,中国不可忍也。
    
    最近,国内媒体炒作“大国崛起”,这或许是胡锦涛向极端民族主义方向突围的尝试,胡锦涛能从“胡紧套”变成“胡崛起”而一展雄风吗?我认为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但不知道要服用什么样的“伟哥”才行。回顾过去几年,胡锦涛败在一个“小”字上,一是耍小聪明,二是玩小心眼。胡锦涛搞先进性,是对党员干部耍小聪明,但广大党员干部没有那么傻,而中宣部胡闹,是胡锦涛对知识分子闹小心眼,但读书人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而且,经过了文革的洗礼,大家都不是省油灯了。因之,胡锦涛左撇子的这套小把戏,不攻可自破。
    
    总之,胡锦涛若能意识到三明治的困境,不是坏事,想摆脱困境,我乐见其成,只要他走正路,走大路,不要耍滑头与小聪明,不要小里小气的小人气象。实在说来,改革开放是共产党的新长征,与七十年前的情况一样,后面有追兵,前面有堵截,内部有分裂,共产党的新延安就是民主与法制,那是唯一的突围方向,而大大方方的政治改革是突破困境的唯一办法。如果胡锦涛有这个能力与方向感,可以浪子回头,如果没有的话,共产党就面临两个选择,要么把十七大开成“遵义会议”,换个人来做,要么红四军继续滞留雪山草地,等待着灭顶之灾。
    
    原载《动向》2006年12月号
    http://www.liuxiaozhu.com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竹:利益集团的路径选择
  • 刘晓竹:大国崛起与胡锦涛入流
  • 刘晓竹:胡锦涛是貂皮大衣
  • 刘晓竹:从圣诞十博士看中国知识分子
  • 刘晓竹:胡锦涛的外交出击
  • 刘晓竹:胡锦涛憋死共产党?
  • 刘晓竹:胡锦涛纠左趋中病根犹在
  • 刘晓竹:十七大前的胡锦涛
  • 刘晓竹:从“华皮邓骨”到“胡皮曾骨”
  • 刘晓竹:胡锦涛的红茶菌
  • 刘晓竹:胡锦涛的脱衣舞
  • 刘晓竹:假如胡锦涛去朝鲜
  • 刘晓竹:乌鸦部落的战争
  • 刘晓竹:中国的基督化前景
  • 刘晓竹:胡锦涛搬起陈良宇砸自己脚
  • 刘晓竹:给胡锦涛一个支点
  • 刘晓竹:中华民族的基因危机
  • 刘晓竹:胡锦涛的虚幻权力
  • 刘晓竹:愤青与第四个觉醒
  • 刘晓竹:胡锦涛自我实现的预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