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草根:最先在网上公开刘胡兰被乡亲杀死真相的人并非北大教授阿忆
(博讯2007年1月19日)
    草根更多文章请看草根专栏
    刘胡兰被杀细节以及凶手石五则(石玺玉)、张生儿、二痨气等人的名字,在阿忆的文章公布之前早已在网上流传,这些文章有些发表在中共官方的杂志和政府网站上,有些散落在国内论坛,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博讯 boxun.com)

    从这些文章内容看,那些参与杀害刘胡兰的刽子手都得到非常重的惩处。至于石五则是否出卖共产党员的叛徒,则有待考证,因为我党历史上以叛徒名义处决的实在太多,中间难免有大量的冤案。
    
    随便上网搜索一下,可以找到下列资料:
    ———————————————————
    
     残杀胡兰的刽子手相继伏法
    
      1947年2月2日,我军解放了文水县城,一批残害刘胡兰的凶犯被处决。之后,另一些凶犯陆续落网,但直到全国解放后,仍有一批参与杀害刘胡兰的凶手漏网,包括“大胡子”张全宝等人。
    
      1951年,镇压反革命运动开始后,文水县公安局根据所掌握的材料,致信稷山县公安局,要求将已潜回该县宝泉庄村的侯雨寅逮捕。此后,张全宝因参与“汾南游击队”反革命暴乱而在万泉县(今属万荣县)落网。经审讯证实,侯雨寅、张全宝二犯确系残害刘胡兰等烈士的凶手,同年6月20日,侯、张二犯被押回文水县进行审判。
    
      侯、张二犯的主要犯罪事实为:1946年10月15日,时任阎军副营长的侯雨寅和营长冯效异及其所属机枪连指导员张全宝及连长许得胜,带领阎军占据文水县大象镇,勾结当地国民党三青团书记长吕善卿、复仇队队长吕德芳和伪村长孟永安,于1947年1月12日出发到云周西村,同谋将共产党员刘胡兰、民兵石六儿、退伍军人张年成、地下交通员石三槐、干部家属陈树荣、石世辉、刘树山等7人抓捕,以极其残暴的手段,当场用铡刀将以上7人全部铡死。1951年6月24日,侯雨寅、张全宝二犯被押赴云周西村执行枪决。这次审判只是将直接杀害刘胡兰等烈士的凶手及幕后主谋予以惩处,但仍有重要漏网者未绳之以法。1959年,终将漏网元凶石五则、张生儿逮捕归案。
    
      公诉书指出:1947年1月8日,阎军将石五则、张生儿等5人抓回大象镇,石五则为保全自己性命叛党投敌,不仅自白了自己的一些事实,还把刘胡兰、陈德照等人是党员,与党组织有联系的石六儿、石三槐等向敌人进行告密。石五则与张生儿在残杀刘胡兰等7人过程中主动积极,手段残忍,将石三槐等6人拿木棍打昏后,用铡刀铡死。尤其严重的是,阎军威胁拷打群众逼迫用铡刀铡刘胡兰而人们拒不执行时,石五则、张生儿积极上前,手扶铡刀将刘胡兰铡死。1963年2月14日,石五则被执行枪决。同年,张生儿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牛崇辉 孟红
    
      (作者系省史志研究院研究员、副研究员)
    
    ——————————————
    
    “一·一二”大血案前后经过 (作者徐锦笙(文水县史志办公室,山西,文水,032100)首发于《文史月刊》2004年第十期,我党多家党建网站转载)
    
    缉捕审判罪犯
      
     1947年2月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文水县城后,非常重视对制造“一·一二”大血案罪犯的缉捕工作。10月26日,时任文水县二区区长的陈德照将石玺玉扣押西山高家沟审查,因当时审讯环境和历史条件所限,再加上石有意隐瞒其反革命罪行,在审查无结果的情况下,将其释放回村。
      
     1951年,镇压反革命运动开始后,文水县公安局根据当时所掌握的材料,由副局长赵石贵致信山西省稷山县公安局,要求将已潜回该县宝泉庄村的侯雨寅逮捕。此后,张全宝因参与“汾南游击队”的反革命暴乱,在万泉县被抓获。经初步审讯证实,二犯确系残害刘胡兰等七烈士的凶手,经山西省公安厅批准,将侯、张二犯押解回文水县,进行了公开审判。
      
     文水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文水县公安局起诉书事实确凿。反革命犯张全宝、侯雨寅效忠阎匪,与民为敌,死心踏地进行反革命破坏活动,残杀人民优秀儿女、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刘胡兰等七同志,判决张全宝、侯雨寅死刑,剥夺公权终身。1951年6月22日,山西省人民法院榆次分院批准张全宝、侯雨寅死刑。1951年6月24日,张全宝、侯雨寅被押赴云周西村执行枪决。
      
     这一次审判只是把已经查清的部分直接出面杀害刘胡兰等七烈士的凶手和幕后主谋人物依法进行了惩处,但对于造成此次大血案真正的内幕仍未查清,因而还有漏网之鱼未肃清。文水县公、检、法机关对于此案中漏网人员的侦查始终没有停止。在1959年复查案件时终于查明真相,并于同年9月9日将此案的漏网大凶手石玺玉、张生儿逮捕归案。
      
     1959年11月24日,文水县人民检察院对石玺玉及张生儿提起公诉,认定石玺玉、张生儿 在残杀刘胡兰、石三槐等七人时主动积极,经阎军连长徐得胜、指导员张全宝讲话后,石玺玉手提木棍站在群众之外,首先将石三槐、石六儿打昏。随后张生儿也主动跳出人群,和石玺玉、韩拉吉(韩被敌杀死)将石三槐、石六儿等六人拿木棍打昏后,石玺玉、张生儿用铡刀将石三槐、石六儿铡死。其余两把铡刀将张年成、陈树荣、石世辉、刘树山4人铡死。
      
     更为严重的是阎军威胁拷打石景华等群众,让用铡刀铡刘胡兰,人们都不去执行。石玺玉、张生儿积极上前手扶铡刀将刘胡兰铡死,石、张二人积极残杀刘胡兰等七人后取得敌人的信任,并接受了给敌人搜集我方情报任务。
      
     文水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文水县人民检察院对石玺玉、张生儿的公诉事实确凿。石犯叛党投敌,出卖组织,出卖同志,亲自用木棍将石三槐打昏,又积极主动参与杀害刘胡兰,其罪行严重。1959年11月26日,判处石玺玉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1963年2月6日,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准石玺玉死刑。同年2月14日,将石玺玉验明正身绑赴刑场执行枪决。同年,张生儿被文水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
      
     1963年2月17日,文水县人民法院向最高人民法院报告对反革命犯石玺玉执行死刑的情况。
      
     经过两次审判,在“一·一二”大血案中犯有重大罪行的人犯均被依法严惩。另外与此有关罪犯一一有了结局。
    
    ————————————————————
    
      英勇就义洒热血
    
      刘胡兰阔步走到刑场的时候,另外6位同志已被打得遍体鳞伤。许得胜和大胡子用枪逼迫村民主动出来担当刽子手,但是村民们一个劲儿地后退,没有一个人出来。无奈之下,大胡子把叛徒石五则以及贪生怕死的张生儿、二痨气等人叫来行凶。
    
      第一个被拉出来行刑的是石三槐。石三槐对村民们高喊:“我要发表两句话,今天我石三槐死了,可是我知道是谁害死我的,我死得屈……”不等石三槐说完,叛徒石五则一棍子把石三槐打倒了,接着张生儿几人一起上手,把石三槐打死后拖到铡刀下,“咔嚓”一声,刀刃卷了,石三槐的头没有全部铡下来,鲜血染红了地面。许得胜命令:“换上铡刀,再铡!”于是,刽子手们拖着血淋淋的石三槐,放到另一口铡刀上,铡下了他的头。接着就是其他5个人,先是乱棍打死,然后铡下头颅。
    
      铡刀旁只剩下了刘胡兰一个人,铡刀的座子也被鲜血染红了,铡刀的刀刃已经被崩卷了,刽子手们的手在瑟瑟发抖。一些村民不忍再看。这时,大胡子走到刘胡兰面前,问:“你怕不怕?自白不自白?”刘胡兰眼睛里冒着怒火,坚决地回答:“我死也不屈服,决不投降!”
    
      寒风中,刘胡兰站在刑场中央,她慢慢地把头转向母亲和爱兰子的那个方向,深情地望了一眼,然后似在人群中寻找着父亲的身影。
    
      匪兵强行把刘胡兰的头扭转过去,不让她回望自己的亲人们。刘胡兰愤怒地瞪着大胡子,喝道:“我咋个死法?”大胡子恶狠狠地指指那6位身首分离的烈士说:“一个样!”
    
      敌人再次威逼村民充当刽子手,但是依然没人响应,于是他们架起机枪,企图伤害村民。刘胡兰见状厉声喝道:“我一个人死好了,不能叫众人死!”
    
      说罢,腾腾腾地走到铡刀跟前,从容地躺在洒满烈士鲜血的冰冷的铡刀上。还是叛徒石五则,因为刘胡兰面朝东,一双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地,深情地望向她的亲人们,叛徒害怕了,他抓了把稻草,盖在刘胡兰的脸上,但被刘胡兰扯了下来。
    
      全场骚动了,目睹者无不毛骨悚然。 铡刀终于落下了。刘胡兰,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人民的好女儿,就这样为共产主义的信仰献出了她年仅15岁的生命。
    
    信息来源:山西新闻网 三晋都市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杜义龙:刘胡兰,是悲剧而不是英雄
  • 北大教授:刘胡兰被乡亲铡死 并非被国民党所杀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