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博讯2007年1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周,四川达州市,一名十六岁在酒店作礼仪小姐的花样少女,被三名到酒店消遣的官样男子看中,点名陪酒至凌晨后,被发现遭到奸杀。她的舌头被咬断,乳房被割掉,下体大量出血。像这样令人发指的奸杀,政府却一口咬定是因酒精过度而死亡的。家属经过半个多月的交涉,仍无法讨回公道,终引起民愤。(15日)开始,逾万民众聚集酒店外要求缉凶,并引发成骚乱,数百名愤怒的群众冲入酒店,大肆破坏,放火烧了酒店,并与前来镇压的军警发生冲突。在事情搞大后,上级部门才承认少女是被奸杀,不过是酒店内一位保安所为,至此,保安和酒店的老板(派出所所长)才被拘押起来,最后为了稳定民心,酒店所在的大竹县县委书记才被双规。
    这类被中共称作的群体事件,近年来可以说层出不穷,05年就达8万多起,后因为了稳定不再公布统计数字。去年光四川较为大的群体事件,就有广安医院对误服农药的四岁孩子见死不救,导至其死亡而引起打砸医院事件,有泸州火炬工厂三千员工讨薪围堵领导事件,有四川大学千名学生砸车骚乱事件,有四川万人抗议物价上涨围堵铁路事件。还有二起事件震惊国内外,一起是万州暴动,数万人冲击政府大楼,民众焚烧多辆警车及消防车,当局派上千防暴警察镇压,发生激烈冲突。起因乃是一位挑夫的扁担不慎碰到一个女人,该女人的丈夫抢过扁担,将挑夫的腿打断,扬言自己是政府官员,花二十万元可以买挑夫的命。而闻讯赶来的警察则包庇肇事者,因而触发众怒,而造成数万人暴动事件。数天后,汉源县也发生暴乱,五、六万名农民,因不满政府强制拆迁、压低赔偿金而冲破武警戒线,到大渡河瀑布沟电站静坐,阻止大坝截流。这次事件连学生也加入了进来,形成近十万人的游行队伍,包围冲击县政府大楼,当局调万名武警前来镇压,死伤多人才告了结。以上这些群体事件,还仅仅是新闻报导比较密集的事件,那些经报导而未引起注意以及未被报导的事件,更是不知凡几。纵观这些群体事件可以得出,均是官对民的欺压太甚造成和引发的。从规模来看都很大,参与者的身份大都并非和事件本身利益有直接关系的,从程度来看都很严重,均是堵路围攻烧抢掠夺。从结局来看,不到大规模的军警进行武力镇压不会结束。从这些群体事件来看,中国社会确实到了社会矛盾爆发的地步。任何一个地方,不管是什么人什么事,只要有人闹起来,立即会有人群集而攻之,几个小时内就会大批的集结起来,一当集结起来,乘人多势众,就会开始打、烧、抢。可见群体事件中的人群,都是平日饱受官商欺压而申诉无门的忍辱负仇者,一当有机会发泄积怨,自然当仁不让。这些原因,中共有关部门应当相当清楚。这些所谓的群体事件,完全是官民矛盾尖锐化敌对化的表现,是官逼民反事件。而对于这样的事件,中共除出军警镇压和找几个替罪羊以外毫无办法。这些办法中共自己也明白,无论多少次镇压的成功,但于解决问题化解矛盾终是完全无补。总有一天会像当年四川保路运动引起推翻满清皇朝的辛亥革命一样,使中共政权在群体事件中崩溃。但一个政权在官逼民反中轰然倒塌,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并非一件好事,它必然给社会带来动荡混乱。如果中共领导还能稍有一点民族责任感的话,应该幡然醒悟,立即放弃党的集团利益,让经改所获得的利益回归民间,让民众有活路可走,有苦可诉,有冤可申,让民间的情绪得到释放。同时对那些十恶不赦的贪官恶吏绳之以法。进行政治领域的改革,走民主与法制的道路,只有这样,中共才有可能避免在官逼民反的群体事件中被民众暴力清算的命运。也使中华民族避免一场社会动荡和混乱。
     (博讯 boxun.com)

    当今中共的天下,是中国历史上最无道的天下,四川作为中国人口最大的省份,也是社会矛盾的集发点。历史会不会又一次让四川发生的事件,成为压垮一个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呢?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目睹四川大竹奸杀案引发群众抗议过程
  • 四川大竹少女被奸杀引发骚乱仍未平息
  • 四川大竹少女奸杀案续:县委书记被停职
  • 四川大竹16岁少女之死引发群体性事件仍在发展
  • 四川大竹骚乱暂时平息
  • 四川大竹16岁少女疑遭三官员轮奸虐杀(图)
  • 四川大竹强奸案续:亲属怀疑嫌犯非真凶
  • 四川大竹县16岁迎宾小姐遭强暴惨死引发万人抗议的高清晰照片(图)
  • 四川大竹县16岁迎宾小姐遭强暴惨死引发万人抗议:盛世下的高莺莺悲剧 每天都在上演。
  • 四川大竹发生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