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废话一筐:官员数量,该多报好,还是少报好?
(博讯2007年2月04日 转载)
    
    “神仙数字”是我家乡的一句俗语,专指那些谁也无法确定其准确性的数字。翻译成通行的普通话,大意应该是:“这些数字到底是多少?只有天知道。”因为神仙在天上,所以神仙数字也在天上,既然是天上的数字,神仙应该知道,而我等凡人不知道、不清楚,也就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了。
     (博讯 boxun.com)

      今天,中国官员数量是多少?估计也是一个神仙数字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2003年时,你在网上查,一般的资料都告诉你中国有4千万公务员。但这到底是多了还是少了呢?我一直有点疑问,看民间学者的意思,是这个公务员数量多了,他们通过古今对比,中外对比,认为是多了,更科学的做法是通过数据进行比率分析,例如官民比、万元GDP的官员数等等。说的都有些道理,但还不能完全解释我心中的疑问。
    
      我的疑问在哪里呢?我用了个简单的比率数据,用国家财政收入除以官员数量,就发现了一些疑问。为此,我当时还专门写了个帖子《公务员财政?》,以表达我的疑问:2003年的国家财政收入是2万亿人民币,如果公务员数量是4千万,则简单的算术就能告诉我们,财政收入与公务员之比为:5万元/公务员。
    
      一个公务员一年的全部费用才5万元,与我现实的感觉完全不符合,他们的工资、通讯、办公、车马、出国、修豪华办公楼、旅游、宴请、开会、包二奶等等,都需要大笔大笔的费用。一年5万元怎么会够呢?我怀疑,要么是公务员数量报多了,要么是国家财政收入报少了。
    
      “情为民所系”是本届政府的执政理念,这个理念还是落实得不错的。这不,人事部副部长侯建良就知道我有这些幼稚的想法,他于2005年4月底出面澄清道:“截至2003年底我国公务员的总数是636.9万人。我国目前的‘官民比’应是1∶197.69。”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的官方正式数据。
    
      由这个数据看,中国的官员那还是太少了。官民比也是很低很低的,完全可以说是全球领先,就是在整个中国历史中,这也应该是最低的官民比了,当然,原始社会不算。
    
      不过,很快又有反面意见出来了,同样具有官方身份,且兼具官方学者身份的中央党校周天勇教授指出,我国实际由国家财政供养的公务员和准公务员性质的人员超过7000万,“官民比”应为1∶18。这个数据表明,中国的官员数量太多,官民比全球最高,历史最高。哎!麻烦了。不过麻烦是我自找的,因为我想确定官员数量这个神仙数字,属于蚍蜉撼树,自不量力。
    
      我还是不死心,又开始求助互联网。互联网就是好啊!这不,很快就查到一个网友披露的信息,原来:
    
      “中国公务员有两种统计口径。狭义的公务员是指,各级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数量为500万人;宽义的公务员是指,行政机关、政党机关和社会团体的工作人员,数量为1053万人。”
    
      “财政供养人员可视为最广泛意义上的公务员,即广义公务员,~Qsf美国政府公务员是包括除政治任命以外的政府部门所有的工作人员,实际上就是财政供养人员,因而美国的政府公务员与财政供养人员数量相同。”
    
      “中国财政供养人员包括行政机关、政党机关和社会团体及财政拨款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其数量为4000多万人,比以狭义和宽义两种方法统计的公务员人数要多得多,大约分别多3500万人和3000万人。” Td ”
    
      上面的文字很专业,但其实不是两种口径,而应该是三种公务员统计口径。如果按老百姓的简单理解,凡是吃皇粮的都是公务员的话。则这位网友提供的资料表明:中国有4千万公务员。
    
      至此,我开始怀疑“情为我所系”的人事部副部长侯建良,是想用概念游戏来忽悠我了。哎!忽悠我这样的小民,那也是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的精华所在。官员们完全习惯了,我也早就习惯了,这到不算什么。
    
      其实,我历来都不反对说谎。没事说点小谎,就象还珠格格一样,也是很可爱的。但我讨厌低级说谎,低级说谎者无法自圆其说,让我无法感受到世界的逻辑美。我们家乡批评这种现象的俗语是:“吹牛不打草稿。”看来,吹牛也应该是一门严肃的学问,要认真对待,必须三易其稿,才能保证吹牛质量,才能吹出高水平的牛B。
    
      现在,我对中国官员的准确数字已经不感兴趣了,那是神仙数字,谁也搞不清楚。不过,既然是神仙数字,那还不是官府爱说多少就是多少?反正谁也没有打算上到天国去求证啊。只是,到底报多少合适呢?才能比较好的忽悠百姓呢?
    
      我想,报的这个数据还是要大致能自圆其说才好,要让老百姓觉得有些道理,就没有什么怨气了。只是我们每年都要披露很多数据,这些数据都是有一些逻辑联系的,而官员数量也必须要和那些数据实现内在的逻辑自洽啊。逻辑完整,是科学的基本要求,毕竟主席都号召大家要确立科学发展观嘛。
    
      要实现内在逻辑自洽的数据很多,全部都搞定,我肯定没有这个水平。只实现两个数据间的逻辑自洽,应该相对简单,我到愿意试试。我想,首先应该实现官员数量和财政收入这两个数据间的逻辑自洽。按照这个方向,我来露两手:
    
      已知:可能的官员数量为636.9万(侯说)——7000万(周说),
       财政收入2003年财政收入2万亿;2006年财政收入大于4万亿。
    
      求:公务员合理数量,使得这两个数据看起来能逻辑自洽。
    
      试解思路:先取2003年、2006财政收入为计算对象,分别用最大和最小公务员数量与之比较。
    
      特别注意:在此,我们要定义一个重要比率指标,就是财政收入与公务员数量之比,暂命名为“官财比”
    
      解:
      2003年
      最大官财比=2万亿/636.9万=31.4万元/官
      最小官财比=2万亿/7000万=2.86万元/官
      2006年
      最大官财比=4万亿/636.9万=62.8万元/官
      最小官财比=4万亿/7000万=5.72万元/官
    
      分析:
      一,按侯部长的数据,则应该依据最大官财比来分析。则2003年,每个官员平均可能分到的最大财富为31.4万元/官。这个数字远比2003年的全国人均GDP高,2003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为116694亿元,按13亿人口计算,人均GDP为8976元/人。官财比是人均GDP的35倍。
    
      同理,2006年,每个官员平均可能分到的最大财富为62.8万元/官,全国GDP为20.94万亿元,按13亿人口计算,全国人均GDP为16100元/人。官财比为人均GDP的40倍。
    
      结论:如果我们相信侯部长的神仙数字,我们可以看出:
    
    1. 官员平均暂有的最大可分配财富(理论)比人民高35到40倍,且这个数字的增长速度比国民快。就是说,在分配全民创造的GDP这快大蛋糕时,官员不但暂有即时的巨大优势,且随时间的后移,这个优势还会进一步得到强化。因此,在现阶段,我可以说:中国官员属于社会的富裕群体,其经济状况比老百姓好35-40倍,且以后还会更好。
    2. 官财比高达31至62万,这说明官员是富裕的。官员能修豪华办公楼,坐豪华小轿车,包高级小蜜,吃山珍海味,周游全球等官场现象得到了合理解释,前段时间,有个时评作者还批评道《贫困县林立的官员别墅印证反腐败部门的麻木 》,现在看来是他错了,那个县的人民贫困,官员并不贫困啊,一年就可能有几十万的财富,修一、两栋别墅算什么,反腐部门不出面调查是有科学依据的。
    3. 完全能解释近年来公务员热的社会现象,说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哪里好就往哪里跑!
    
      二,如果按周教授的数据,则应该依据最小官财比来分析。则2003年,每个官员平均可以分到2.86万元财政收入,这个数字是2003年的全国人均GDP8976元/人的3倍,
    
      同理,2006年,官财比为5.72万元/官,是同年全国人均GDP16100元/人的3.55倍。
    
      结论:就是按周教授的数字,我们还是可以看出
    
    1. 官员在GDP的分配中,也还占有明显优势,且随时间推移,这个优势还会增强。不过,官员还不属于富裕群体,即使按2006年计算:也只有5.72万元/官,也还不够自主申报个税。
    2. 同样,由于官员的经济分配状况明显比老百姓好3倍多,公务员热现象还是得到合理解释。
    3. 由于公务员还不富裕,国家财政支付公务员的人头费都比较勉强,所以,国家完全没有办法为人民提供基本的服务,这样医疗、失业、养老、住房、公路、电力、自来水、煤气、电信等公用事业,收费是完全应该的。当然,这些费用就只好老百姓自己负担了,大家交的税也就等于完全白交了,算大家做了好事,养了7000万人。
    4. 一些地方公务员的乱收乱罚,也应该是完全合理的了。因为我们交的税还无法使他们进入中产阶层啊。全国人民都要全面建设和谐社会,官员的生活水准上不去,问题很严重。所以,乱收乱罚不是多了,而是少了!
    
      作业已经做完,累死我了。但最后的问题还是没有回答上来,官员数量到底该报多好,还是报少好呢?看来,我的水平还不足以圆这样的谎。估计需要由人事部的官员和社科院的学部委员一起,成立一个联合攻关小组,预算500亿的经费,花三年时间才能确定这个神仙数字了。
    
      站在官府忽悠百姓的立场,莎士比亚评论道:官员数量,该多报好,还是少报好?这是一个问题。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