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权力的广场(札记六题)/姜福祯
(博讯2007年2月08日 转载)
    姜福祯更多文章请看姜福祯专栏

    兼答孙丰《共产党不是党》

     姜福祯 (博讯 boxun.com)

    官德与美容霜

    很简单,官官相护就是官德,这是因为保护党的权威,不给党抹黑就 是基本官场道德。四项基本原则说的很清楚嘛,“坚持共产党的领 导”这种“道德”最虚伪,也最霸气、最荒诞,简直就是道德虚无主 义。因为“党”什么也不是,就是个概念。封建官僚毕竟还面临一个 皇族。一党率领下的大小官员因为缺乏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所以 “造福”、“振兴”之类的东西只是为官的化装品,擦在脸上,保护 皮肤而已,内质却是“升官发财”,所以,你贪,他贪,我也贪,有 点道德的人,不贪反倒成了“另类”,被找茬调离、革职的可能性极 大。这就导致了“太平盛世下的一窝黑”和“风吹草动后的一锅端” 现象。

    爆炒“差役”

    公务员的考试为什么会如火如荼?说白了,公务员不就是一个“当差 的”,古代差役常常靠上级赏赐或者自己勒索几个小钱,应该说基本 上不属于肥差,顶多是不肥不瘦。所以,当差的“绿肥红瘦”就是社 会清廉与腐败的晴雨表,目前,这种如火如荼、前仆后继的公务员应 试现象说明了什么?现今当差的位子是个肥缺!当差的都这么 “肥”,当官的更是“了不得”,这大概是妇孺皆知的常识。于是, 小学士,大博士,白领,蓝领都来暴炒“差役”。

    党主立宪

    皇权是血脉的嫡传,所以君主立宪下的特权也就仅仅在皇家的王子王 孙。哪怕他们是吸血鬼,也就是那一斑人。况且,现代君主立宪国 家,皇权只是个历史遗留下来的牌位。党主立宪则完全不同,省、 市、乡(镇)、县,哪一级都有一个党委书记,都有一个绝对权力不 可监督,不可瓦解、不可抗拒。这种制度被叫做“坚持党的领导”, 党权至高无上使行政和司法权形同虚设。每一个地方“一把手”都是 一个党、政、军、警、科、教、文卫数权集于一身的“小皇帝”。这 就是“党主立宪”的福荫造化。

    首长“君主制”

    封建社会的皇帝万民臣服,具有独一无而的绝对权威。但是只有一个 君主,君主无法无天,不需要法律──一切法律苛规都是限制臣民 的。皇帝以下的地方官员,只有一种简单的行政权,主要官员都是朝 廷发放到地方来的,小官大都是考取或者就是地方乡绅,地方官员舞 弊的空间并不大,主要私弊来自皇亲国戚和宫内宦官。看看,历史上 的故事这种记载很多。可是现在“党主立宪”,大大小小的皇帝太 多,形式上有法律,制度的制约,真正是首长老子一言堂,“说你行 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如果说能算制 约的,也只能是那些虚无缥缈的党理论、道德观,荣辱官的轻轻按 摩。

    政绩是艺术“创作”

    刘少奇当年到农村“蹲点”,有生产队干部吹牛说:我们这儿一亩地 产一万斤。刘少奇反而追问:“还能多吗?”。最近,有个农民在博 客透露:本来他们主要收入靠粮食,原来的村长上报亩产600斤,日 子还能勉强,后来的村长上报亩产1,200斤,提留和各种费用都高了 起来,日子没法过了,村长通过上级贷款给农民──于是大家债台高 筑,村长确“政绩突出”,很得赏识,村民们告也没用,因为这种政 绩“创作艺术”是被层层认可的。如果不信,还有一个更极端的例 子,据知名作家王跃文披露:有一位地方首长为了造福一方,搞了辖 区内的全民大养羊,上级来验收的时候,他吩咐一些人身披羊皮,漫 山遍野地走来走去。OK!政绩的大大。

    “政治宗教”是个迫害狂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在这个世界上,越是独裁专制的地方,民主 的调门越高,比如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称是“最高类型的民主”,都 很“被动”的被人民给选了出来代表他们,他们也都“真心实意”地 “为人民服务”,也都“真心实意”的喊“人民万岁!”,象毛泽 东、萨达姆。大凡独裁的地方,主义也特别多,这些主义在野,也还 好说;一旦在朝,那就不得了,就会上升为国家意志,政治宗教,比 如汉朝的“孔老二主义”,今朝的“斯大林主义”“共产主义”“毛 泽东思想”,这些都不能有异声,反对就要受到迫害。目前联合国定 义的“宗教迫害”没有囊括这一点,其实“政治宗教”本身就是个迫 害狂,这个迫害狂的迫害过程是制造心理恐惧,其结果结果就是“反 人类罪”。

    (2007年2月初于青岛咫尺居)

    原载《民主论坛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锦涛能否敲响“官煤勾结”的丧钟?/姜福祯
  • 共产党是一个党/姜福祯
  • 自由的深度和层次/姜福祯
  • 总书记说“网事”,后果很严重/姜福祯
  • 姜福祯:我是否要帮老朱踹孟子一脚
  • 姜福祯:《民主是个好东西》的前身和来世
  • “馨吻脸脖”又如何?/姜福祯
  • 打倒汉字!——我想为未来可能发生的“六件可怕事情”再添一件/姜福祯
  • 严重建议制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恶搞法》/姜福祯
  • 谁在叨叨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了昂!/姜福祯
  • 姜福祯:重提“大刀向贪官们的头上砍去!”
  • 让思想者见鬼去吧!/姜福祯
  • 严重建议用《公民歌》取代《国歌》/姜福祯
  • 写给欧阳小戎、小乔/姜福祯
  • 司法腐败严重蚕食百姓的基本权利 --从一起简单的劳动争议案谈起/姜福祯
  • 真言如玉 掷地有声——读卢跃刚万言抗辩书札记/姜福祯
  • 2005年最撼动人心的一本书:《束星北档案》/姜福祯
  • 姜福祯:死水微澜十四年
  • 姜福祯:我们有什么,我们没有什么?
  • 青岛“马六”豪华轿车撞人案即景/姜福祯
  • 姜福祯: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