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中國大陸高官都害怕特務監聽
(博讯2007年2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對國人監聽是江幫辦的拿手好戲,到了胡幫辦時期,更是爐火純青了,特別是那個不苟言笑的曾慶紅成了特務機關的大頭目之後,搞得國人人人自危,就連那些上下大小貪官,無不談曾色變,因為,在鄧家幫的內部,無官不貪,或者無官不找美女帥哥,錢權交易、收受點禮物也就十分自然的了。
     各個階層的官吏,都知道自己能被處處竊聽,處處被監視,至於什麼秘密,電話手機信箱,統統的不安全,所以,對面交流是常見的事,不過,有些憨頭蒙卻不知道,如今的竊聽技術到了無孔不入的程度,即使說話,也不見得安全,更不要說自己的車、居所、辦公地點了。
     眼下,有點能耐的知道了安裝反監聽設備,不得不防備有人神不知鬼不覺的把自己控制在他們的股肱之間。眼下是,內賊外鬼比比皆是,不防著點,真的不行了啊?大家走在一起,也不要覺得很安全,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可能被竊聽,而且本身自己的裝束也不一定沒有被放上個小竊聽器的道理,所以,我們搞民運工作的同仁往往是什麼也沒有做,就被在大陸抓了個正著。 (博讯 boxun.com)

    
     其實,只要說話不要太露,使對方不知道你的本來面目,要好得太多,因為他從本原都找不到你是誰,那麼,監聽又有什麼用呢?常常是,我們許多的壯士總願意站在前臺上顯赫自己,這樣,不成鄧幫特務的靶的到是怪事了,我們的不少的同仁就是不信這個邪才身陷囹圄的啊?
     其實,胡幫辦的內部也是互相打探的,他們所採用的方法也夠檔次的了,只要有人在表演,雖然願意知道的人不在現場,一樣的能夠瞭若指掌,因為現代的偵察技術不用人親自在背後執楞著耳朵才能知道前臺在說什麼做什麼、何必再去暴露自己的企圖呢?
     有位在北京居住的非暴力的信仰者,曾對我這樣說過:“我們常年被監控著,國保自鳴得意地對我們不是一次地說,你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我們的掌握之中,不要太過分了”,並且,當我高聲談到江澤民也玩鷹的事時,他急忙用手指在嘴上做了個閉嘴的動著,我才想到,在中國大陸,不論在什麼地方,不能和在美國一樣,可以信口開河,因為你說者無意,可想欲你入獄的人聽者就有心了,所以,我們也只能尷尬地苦笑了。
     有一次,我的一個在北京的文友這樣對我說,他過去感到自己很大,很氣派,可當被一件小事請到派出所裏,才知道,在街上故意撞他的人只不過是國保設計了個圈套,其目的並不是因為影響北京市容才讓他進去,而且,人家在審訊他時,還拿出了一本他的日記在他面前搖著道:“有人舉報你在搞非法的串聯活動”,他就問,日記本本來在我上了鎖的書櫃裏,怎麼到你們手上了?對方不認可否,還是把他教養了三年。
     曾所控制的特務機關,他們的細緻入微到了誰也想像不了的程度,因為中國人太多,他們對有點名氣的,都會暗地查底備案,層層都在做這樣的事,一旦與進步人士接觸了,那就成了被始終監控的物件了,而且,你上了幾趟廁所,人家也能如數家珍,更不要說你做主要的事務了。
     我們在實踐中已經知道,手機儘量不用,必要時,用從不輕易打開的海外信箱約定,如果非要與新的同仁正面接觸,非要用手機時,必須的手機與手機卡都是新的,這樣也就能避免被監聽,而且,我們不用語音,因為對方只要把我們的說話的聲音錄製存檔,我們不論用什麼手機或電話,他們都知道是我們,在什麼地方,說什麼了,所以,乾脆,就不用說話,這樣,還省錢。
     同時,儘量不用電話,改為面談,只要對方可靠,找到合適的不容易被監聽的地方交流最好,因為監聽再方便,也不至於什麼地方都行啊?只要我們不暴露行蹤,事前特務不知道是我們,而且我們交談時還能夠避開場面的地方,到那不起眼的地方,或者是我們自己也不在上流社會喜歡去的地方談正事,要好的多,因為特務們知道,老百姓要錢沒有錢,要勢力沒有勢力,翻不了大浪,到是那些有錢有勢的人,才是他們的真正對手。不過,真能翻他們的賊船的卻真的離不開這些老百姓,所不同的就是老百姓需要有人指導和利誘。
     我記得有位在內部做特務的同學對我說過,手機的是否被監聽很容易分辨,只要你用自己的手機撥自己的號碼,出現的是忙音,表示沒有被監聽,如果轉入語音信箱,則可能被監聽了。再就是看電話是否無法立即掛斷?一旦被監聽,電話就變成了三方在通話,竊聽的人一般會比談話雙方晚掛斷電話,這樣就會出現掛而不斷的奇怪現象。如果能有一個能使竊聽者偷聽我們電話而被電擊的功能,我想,可能會使竊聽者收斂許多。
     作為我們工作與居住的地方,特務要想放個竊聽器很簡單的了,竊聽器小到如一個螺釘,你想,我們怎能憑著感官來分辨得出來呢?所以,在大陸開展民運,首先在反特技術上必須得到提高,並能擁有些反竊聽的設備,才能有效的遏制特務的侵害。
     況且,有的竊聽器,只要安裝到我們身邊,在無其他聲音干擾時,百米之內,一個嗑瓜子的聲音都能錄到,何況我們的說話聲?
     在大陸,到了官場內部也不安全的程度,也是與我們的實際國情有很大的關係。他們不這樣地監視,恐怕我們的民主運動早就興盛起來了,問題的關鍵是:我們不能採取相關的措施,實在是國人的悲哀。
     2007年2月11日星期日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