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位老中医給各国医药科研者,心脑血管病专科医师、教授、专家们的一封公开信/谢天方(图)
(博讯2007年2月12日 来稿)
    
    伴随着高科技的發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心脑血管病卻在急速的汎濫,残害人生,被列当今世界造成人类死亡的三大杀手之一。僅心脑血管病,全球每年突发死亡的总人数比任何一次的世界战争和大自然灾害人数都多数倍。而突发死亡者中有年轻力壮的专家、富有创造性的学者、及名人、艺人。即使存活的心脑血管病患者,仍日夜遭受病痛的折磨,直至死亡。
    
    在现代,有高靈敏度的检测仪器、高尖端的医药技术、基因水平的理论学说,为什么仍會發生這樣的悲劇?
    
    心脑血管病中的冠心病、心绞痛、心肌梗塞,脑梗塞病,就是几千年前传统中医药学所記載的“胸痹,真心疼病和脑中风症”
    
    我自幼习医入行时就听说,现代医药学权威認爲“人的心肌細胞纤维化(钙化)以后,永远不会再生”。而在2006年2月的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中,來自美國紐約的心臟醫生剛否定了这一以往的定論,只是苦于沒有使心肌細胞再生的良方。
    
    心臟内科的治療方案
    在高科技的发展中,新创高能量、高纯度的化学分子类、基因工程类钠分子等化学合成药物層出不窮。内科医师们在抢救和对症治疗中,多途徑输入各种能量的小分子、微分子、等分子的糖盐水、各种维生素、抗生素、血管扩张剂、抗凝降脂劑、阿斯匹林和硝酸甘油等。
    
    治疗中并用的中成药有法国脑心通、日本汉药救心丹、中国地奥心血康、心宝、益心丸、丹参滴丸、山海丹、灯盏素等等,数不胜数。总之患者使用並熟记的药名,比某些医师们知道得都多。效果如何呢?僅能暫時的緩解症狀,過一天算一天吧。
    
    即使這樣,长期服用高纯度的化学合成药后,耐葯性使得药物剂量越用越大,藥物依赖难以排除,並出現了无法处理的副作用,這一切给医师们带来了臨床应用困难,只好按说明书不斷更换药物。
    
    治疗中加设血疗法“透洗”,氧疗法“进高压氧舱”,心脏减压法“做心脏消融术”,心脏填埋金属线,心肌壁贴片术等。
    
    心臟外科的治療方案
    在使用高纯度化学合成药物治疗心血管病“钙化、狭窄、梗塞”不理想的情况下,科技发达国家的醫師們发明了一种幻想计划--机械支架疗法,制作成一个或多个微小的金属套管植入心脏血管内,想撐開狭窄、梗塞的心脏血管,让血液通过去,這叫做心脏支架手术。发明者希望心臟支架能保持心脏动脉开放,祛除脂肪沉積,不发生血栓。如不行再进行深部的心脏绕道手术,就是用病人本身的某一段血管,接到心脏血管上去,這是心臟繞道手術。
    
    上述治疗心脏病的方案,國内著名的心血管内科和外科专家同我在中西医结合会诊中進行過很透徹的交流。谈论治療心脏病药物时,都有共識,高能量、高纯度的化学药物,久用量增,病人不知觉的多症呈现,病状变异,有時转成前所未有的疾病,病名难定,医师只得在病历上注明,多种病名的排集,包括门诊病历,医师填写單一病名的病历是很难见到的。
    
    西医界已质疑心脏支架的效果
    
    16届世界心脏病大会2006年9月3日发表的研究报告揭示,作为单纯金属支架改进型的药物涂层心脏支架是 2000年被引入临床领域的。全球近6百万人现在使用这种药物涂层心脏支架。仅2006年至今,美国就有150万人次植入支架,共耗资60亿美元。设计这种器材的初衷是在去除脂肪沉淀后保持心脏动脉开放,它被认为可使心脏病不再发作或者使病人不需要进行心脏搭桥手术。
    
    瑞士、荷兰两国进行的一项研究跟踪了8146名病人,发现安装药物涂层心脏支架病人发生血栓的风险反而有所增加,血栓有时会导致病人死亡。另外两项瑞士研究报告、向心脏病大会提交的分析和讨论的信息还发现,与单纯金属支架相比,第一代的药物涂层心脏支架使病人发生血栓的风险更高。
    
    美国心脏病学院院长尼森医生 (Steven E. Nissen)称:“这是一个具有潜在爆炸性的消息。这肯定会使我感到很担心。美国医学界正在转而使用纯金属心脏支架。”加拿大麦克马司特大学医学教授、 心脏病科主任尤瑟夫(Dr. Salim Yusuf)称:“现在是停止和进行重新评估的时刻。在进行六百万例植入手术后,我们仍没有心脏支架的长期安全性数据,这不是对我们所指出的一项可怕的指控吗?”
    
    创新、探索、发展高科技是好事,大家都拥护。可也得分析出它的利与弊,從而进一步除弊、兴利。
    
    传统中医药是無價之寶
    
    傳統中医药是炎黄祖先留下来的方法、方药,五千年至今,为什么能被代代相传应用呢?因为它是從无数次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结晶,是无价之宝。
    
    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也出现过严重的心脑血管病年代,死亡率非常高,當時天皇下诏书在日本国设法救治,结果呢?靠在战乱时從中国得到的中医药治疗方法,控制住了这场大灾难。
    
    如今日本的中医药非常发达,就日本生产的一种汉药--救心丹,被全世界应用,产值何等之大,社会效益何等之大。在中医药标准方面,世界上都要聼日本人的意見。1980年代有些专家提議向日本学习中医,后被邓小平制止。
    
    中國的中医药难道就完全好吗?也有不当之处吧。各有所长,各有所短,都是同一志向,为什么就不能向日本,韩国医药界同等,在互学互帮中求发展呢?发展社会,救助众生,不是件单一的容易事情。
    
    西醫、中醫是左右手
    
    说实情:1960年代,我很欣賞西医药止疼快,退烧快。当时我还参加了中草药西制的研究组,组长是浦甫周和刘刚印大师。在临床實踐中,我不斷发现西药的利弊,後來還是专心中医药方面的研究。
    
    我從大量临床实践感到:西医药在抢救急症病、大出血症、严重外伤、實驗室检测、病理病名等方面,好、快、果断。我经常把西医药比作左手。
    
    傳統中医药在治疗慢性病、急症、手术后的体质恢复、疑难杂症,和大自然灾害、群发病方面非常好,治本。我常把中医药比作右手。
    
    中医药来到人世上五千多年,最早,早者是兄,兄老啦,老者笨,慢。几十年的西医药来到中国晚些,是从二百来年历史的西方学来的一些技能。来世晚者是弟,弟幼,聪明,能言会道。
    
    这就是说:兄弟,左右手,缺一者就是不全,是残废。可谁也别想废掉谁,谁也不能一支手遮盖住天。
    
    加拿大有100多种草藥
    
    我年纪大了,来加拿大定居后,亲眼看到西方人也在服用中草药治疗病,我也亲手給他們炮製草藥治病,西方人的藥效也很好。
    
    我自幼隨爺爺采葯,在加拿大我发现一百多种日常应用的的中草药,因爲年復一年無人採摘,自生自滅,比國内的藥材長得強壯,可惜無人認識。我拍了草藥的照片,注明效能后,以电子邮件方式向加拿大联邦政府呈交了一份,強調是加拿大国本地自产植物中草药。開始,我同几个中国定居加拿大的医学教授、博士交谈,他們都認爲联邦政府不会理睬。谁知,头天发出,第二天渥太华联邦政府就回信表示非常重视,並提出支持方案。
    
    我又申报了个研究机构,天方堂股份有限公司,下设两个研究治疗所:一是加拿大自然植物食品保健研究所,二是加拿大植物草医药心脑血管病研究所。申报后:一周联邦政府就批下来啦。如此之快,这就是外国的政府,真正的重视中医药的铁证。
    
    加拿大安大略省政府已經意識到中医药在醫療系統中的重要性,準備立法时,还给我发来了一份 “安省中医药针灸立法,征求意见书”。我接到后非常高兴,认为中医药立法是中醫藥被世界承認重用的大好事。
    
    但我不会用英语沟通,当机立断,画了一副画,上面是一雙左、右完整的手掌。左手写西医药,右手写中医药。下面注明:左右手並存,为完整无缺。
    
    中草藥可以使心肌梗死细胞再生
    
    和我共過事的人皆知,我爱攻疑难病症。對於現代醫學盖棺定论 “人类的心肌纤维化(钙化)以后,心肌细胞永远不会再生”的问题,我暗中花費了几十年的心血,在臨床上进行各年代治療方案(各國傢化學合成葯,草藥,手術)的疗效对比,终于在高科技医器“心臟3D立體動態電子束掃瞄儀”圖像检测顯示,心肌梗死區域細胞呈再生狀態,詳情请察看我在“第二次世界中醫心血管病学术大会”和“第三届全世界传统中医药大会”上的学术论文,题目是“当人的心肌纤维化(钙化)以后,心肌细胞能再生”,公开推翻了西医权威的盖棺定论。
    
    我應用傳統中医药专治心脏病,临床上病情发现早就易被治好,还能根治。可新发现的心脏病患者中,那有找中医的呀?找到我看病的,都是些病情严重甚至垂危的患者,患病多年,用藥无数,吸氧气,带监护器或心脏起搏器,痛苦之極。
    
    1980年代开始,我接收的病人中,以做过心脏手术的增多,很多是中西医会诊过病重垂危的名人高幹。我发现,病人病例上往往注明手术后的心脏病禁用药物:如当归,黄芪等活血化瘀类草藥。
    
    此類病人的病情均非常严重,多伴严重心衰和心律失常症,诊脉困难,病人常难以表述症狀,只说心里有说不出的,要死一样的难受。
    
    在中医药与西医药關於心臟病臨床对比研究中,我设立四个對照組:一,普通常规心脏病西药組;二,血疗“透洗”,吸氧“进高压氧仓”組;三,高科技、高能量、高纯度化学合成新药組,包括日本生产汉药“救心丹”;四,心脏消溶手术、心脏支架手术和心脏绕道手术組。
    
    我經過几十年的中西药疗效对比,得出来的确切研究结果是:植物中草药只要采收季节应时、地道,在合理的调配方剂中,經古法炮制后制成的专用制剂,顯效快(在服用后35至45分鐘左右顯效),效能大,疗效明显(病人的感受及相應實驗室檢查),长期服用没有任何毒副作用。
    
    我根據家傳秘方結合數十年的臨床研究所定型的心腦通脈系列製劑有以下功能:一是能慢慢减少西药依赖性,毒副作用和反应;二是長期服用能使难治的心脏血管病痊愈;三是能防止心脏手术后的病人发生血栓和血块沉积,是心脏手术后,增強体质、延长生命的唯一选用制剂药。
    
    在治疗心脏病术后患者時,我有一点体会:当术后的心脏病人述说心前区疼痛,这不可怕;最怕的是病人不说疼,而是说不出心里如何难受,摸脉博非常紊乱,浮、细、乱、时现、时无、无规则,中医称是浮而无根之断脉,西医称是心律失常和心衰症。皆知,这种症状是随时随地可能致死的病症。
    
    我的家传手抄本
    
    我记得家传手抄本中治心病一篇嘱言:脏者难,腑者宜;脏者里,腑者表;脏者昏,腑者清;疼者轻,吟者重;疼者表,吟者里;疼者清宜治,吟者昏宜亡。这篇就注明,心脏病和肝脏病危重时,难受昏迷中易死亡。
    
    經過幾十年的臨床實踐,我说句真心话:治疗这样专科的危症病,是何等之难,何等只怕呀。怕也没有什么用,世上的怕事,也可有被攻克后,变成不怕的好事。
    我在攻克心脑血管病實踐中,时刻参照家傳手抄本的医嘱,有以下三篇论章:
    第一篇:三字经
    人者健,日月出,重水火,固土木,水火失,千秋无。食为天,重五谷,谷为本,草生肉,起居常,食节数。厚膏梁,不可忽,酒色贪,肥腻肉,久伤阳,阴损木,损经络,损脏腑,疾胸痹,指日出。
    简注:本篇論及起病有因,防病有路。
    
    第二篇:
    人生一天地之间,施受阴阳,孕育万物供与生灵。生灵者动,动者营卫,固脏益腑,生肌健骨,气血运行,循经通络。环流不休,吐固纳新,主生命也。
    简注:本篇論及善明病理,治病有药。
    
    第三篇:
    人生一天地也,由阴阳孕育万物与生灵,人凡有一病,必有一草药救治,以食为天,以草为本,然也。
    简注:本篇論及人生在世必会染病,上天指定有药草医治。为生命长存,不可失也。
    
    根據我攻治心脑血管疾病的多年體會,上述文理才是千真万确、流芳千古、绝世未有的盖棺定论。它體現了傳統古医文理的博大精深,越鑽研内涵越大,不可思议。
    
    心脑血管病被当今世界公认是“人生死亡的三大病之一”。这是事實,但并不可怕,上天仍给人留有一定的治疗机会,就看谁能抓住这个机会,不要再受折磨而死。我認爲,人一旦得了心臟病,一半的生命在自己,另一半的生命就交給了醫生,有緣遇到良醫,能撿囘半條命。
    
    脑血管病是人生活中的慢性病,心臟是人生命中的重要脏器,如得不到即時的根治,时间一长必会拖累其他脏器,在用药中互相受损,引起許多並發症,患者最後多在惨痛中死亡。我真诚供世人一句箴言:请在治疗用药时一定要看清、弄明、理解药物毒副作用。
    
    
    廢除中醫違背世界潮流
    
    中医大师浦甫周、刘刚印均未留写篇章,我为什么要发表呢?皆因为,古老的中醫药宝库正在被全世界人民重视应用,日本和韩国正向联合国申报文化遗产,在这个大好时期,中國國内竟有个别人提出废除中医之语,这是死灰复燃。
    
    早在民国期间。有个别人向蒋介石提出要废除中医,在广大人民的反对下,蒋介石认为这种提议损坏我民族之荣,滅我之国威,葬我祖先之举,后被蒋介石处死了。建国初期,又有个别人提出废除中医之事,被周恩来总理给处置消失了。
    
    我初听不信,还是在第二屆世界中醫藥心血管病學術大會上,中国科学院院士李连达先生提及。與會的二百多名专家听后非常生气,都提出坚决声讨。
    
    在气愤之餘,我告知天下衆生,根治心脑血管病的机会就是中医、中草药加食疗。信不信由你,只要得上心脏病,命运一半归你,一半归医生掌握。不过西医的高科技仪器诊断给中医帮助很大。中西医结合,后世定能成功。
    
    “比武”會友,共同探討
    
    我用如此坚定不移的语言,定会引起众多知名人士的评论和反对,评论也罢,反对也好。请问,谁敢和我来比试?就是在这个心脑血管专科专病的(治疗方案和效能)战场上比试?
    以下是比試项目和条例。
    
    第一条:经多院检测,多医诊断明确。发病要五年以上,高血脂症,动脉硬化,冠心病,心绞痛病发史,心电图有严重改变,心肌缺血、或陈旧性心肌梗塞,经过医院治療症状不能缓解的病者。
    第二条:在第一条的基础上,病者靠血疗法(透洗)或吸氧法(进高压氧仓),並服用一些高浓度、高能量的化学西医药后,并发心律失常,靠心律平、阿司匹林、硝酸甘油、血管扩张剂、抗溢剂維持,佩戴监护器或心脏起博器度日,痛苦症状不能缓解的病者。
    第三条:在第一、二条的基础上,病者只有等做心脏手术;或因多病种合发,不能做心脏手术的病者。
    第四条:已做过心脏手术、心脏消溶术、心脏搭桥术、或绕道术后,导致心律不齐症、或严重心律失常症,长期服用各种药物如心律平、或高纯度化学药剂后,痛苦症状仍不能缓解的患者(靠心脏起博器)。
    第五条:比试原则:中医用纯草药制剂、方药;西医用纯化学西药与方法。在见证人,专家的监理下进行。
    第六条:比试疗效结果 - 病人症状缓解程度;病人体质恢复程度;病人自诉现状的改善程度;药物疗效的耐久时间,控制发作时间;医器检测结果与前后对比定论。
    从登出之日起,凡符合以上病症的心脏病患者,在长期服用西药或做过心脏手术前后,痛苦症状仍得不到理想的控制者,来我處寻医向药者,首次暂不收诊费和治疗药费,等痛苦症状缓解控制见效后,可补交一切费用。
    
    中醫是古老的土科學
    
    曾有个别人公开發表言论:看中医、吃中药不科学,无理论依据;靠长期服用化学西药虽有毒副作用,心脏病手术后导致心律不齐症(心律失常),靠服用心律平、佩戴心脏起博器,也能存活在世么。这话说得一点不错。但是,活着的生活質量不一样。有人活的快乐,有人活的痛苦,度日如年。
    
    什么是科学,我认为,在过去的人類生活中總結出的经验与方法,切合實際,适应人生需要,这就是真正的科学。土方法就是土科学。
    
    建国后,政府重用一批西學的著名化学专家,对古传统中草药逐個进行化学分析与研究,注明性能、中藥成分、化学成分、含量、抗病菌譜、治病範圍、调配、用量、性能对比等等药理,结合古医药者著作原理,编著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药大词典“。难道这不是理论依据么?再者:现代有不少当世著名化学家,根據某种草药的研试结果和功能成分,申报成个人的发明专利,獲得科学成果奖,这又是如何解释呢?
    
    总而言之,中西医结合,互补利用,防病治病,造福人类,才是天下最好的愿望与成果,是真正的幸福科学。
    
    什么是幸福,什么时代最幸福?世人常说:人生最幸福的时代,是一年四季中的春天,因为春天白花齐放,白鸟争鸣,春风暖万物,万物皆生新,生新就是真正的科学中的幸福。
    中西医结合的时代,指日可待。谁先行一步去实做,天下人定会欢迎谁,社会巨轮是走正轨的。
    
    我诚意的欢迎世界各国人士,高科技检测专家、教授、学者共同进入中西医结合的大潮中,造福天下蒼生。
    
    谢天方
    網站:http://tianfangtang.yolook.net/
    加拿大植物草医药心脑血管病研究所
    
一位老中医給各国医药科研者,心脑血管病专科医师、教授、专家们的一封公开信/谢天方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谈谈传统中医的非科学和现代西医的伪科学本质/何斌辉
  • 中医与西医的路子都是朝一个方向/陈满维
  • 大宗师:大力发展现代化的中医
  • 赞同德国教授观点,强烈支持中医中药创新发展
  • 德国教授警告:不能废除中医中药(图)
  • 传统中医理论对建设和谐社会的启示
  • 为中医辩护/冼岩
  • 赵达功:不必打倒中医,中医自己倒下了
  • 李土生:打倒中医,居心何在?(图)
  • 中医是怎样被淘汰的?
  • 中医中药 精华大于糟粕
  • 天津中医二附属医院的无人道医德和医风
  • 江西中医学院爆发A肝群聚感染
  • 万人签名促取消中医药 中医药管理局:一场闹剧
  • 江西中医学院一学生因欠学费自杀
  • 中医药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正式启动
  • 姚红霞:无泪的控诉-芮城县中医院进行“活体实验”
  • 痛苦的广州中医药大学教职工—孩子入学要高价赞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