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流氓最恐惧的也是我们最该做的事情
(博讯2007年2月25日 来稿)
    
    在中国大陆,还记得搞传销的各色各样的让人目不暇接,而容易让那些想入非非的、也都是想发大财而能获取常人获取不了的成功、又是贪婪自私的人,才容易进入里去还其乐融融,当然,那些传销商也会神乎其神地把那不切合大陆实际的演说词发挥的如那天花乱坠,年轻的、好高务远的、或一般常识的人往往是被诱惑的很快就能陷入了他们的局,但大多数又是血本无归地以失败告终。最近,我看中国大陆有些报道,大陆某某城市公安加大了力度,对非法传销进行成功的抓捕,但我还听到大陆来的不少游客讲,在大陆,每个城市,都有传销的在活动,当地公安几乎是放任不问。
     究其原因,那就是传销并不是当地公安乐意去取缔的行业,其实,真正的专职传销不过就是欺骗,让那些没有专职传销能力的人也来专职传销,其结果就是恶性循环下去,因为在中国大陆,下岗、没有工作的人比比皆是,低收入的也就更多,他们哪里有闲钱去专职传销呢?我曾经与周围人讲,如果你用不足百元人民币做基础的资金搞兼职传销,在中国大陆定能成功,因为一百元对于再困难的人士来讲,还是能不难回笼的。 (博讯 boxun.com)

    在我们的民主运动领域里,我们这些欲中国大陆新政的群体,虽然对赚钱不感兴趣,但是现实也告诉我们,金钱虽不是万能的,可没有金钱也是万万不能的,所以,我们的民运工作进展缓慢,就是与经济绩效平平有很大的关系,加上我们的群体,大多数沦落的几乎都成了叫花子,而叫花子还搞什么民运啊?记得有位在美国的台湾人,我们在一起谈事,当我们告诉他我们的现在是两手空空,几乎没有吃饭的钱,他就对我们说:“你们别搞民运了,还是赚钱重要,没有钱,你们搞什么党开什么会的不感到惭愧吗”?我知道,他之所以愿意与我们接触,原以为我们是什么太子党里的公子哥,或是什么上海帮里的大款的亲属,才有了民运的诉求。可他哪里知道,那些上海帮太子党的亲属,哪里愿意大陆改革而把他们的当官的亲人削职拔皇呢?他以为只有那样的人,才能把大陆民运的工作做得如火如荼,而我们不沾边的异类就是一群瞎起哄的泛泛之辈耳。
    所以,我们对那些大陆流氓官吏,吃的贪的脑满肠肥,在我们背后讥笑我们还搞什么鸟民运,衣服没有牌,吃的是地摊,坐的是三等车厢,囊中羞涩不说,还是叫花子接济叫花子的被蔑视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因为我们就是这样的被动才走上了威权活动的旅途,才有了铲除独裁统治的渴望,这有什么奇怪的呢?假如我们也是太子党里的人,或是上海帮里的人,我们能走到民运阵营中来吗?而没有经费去搞民运,的确是我们面对的客观现实问题,也是我们民运没有进展的根本所在,我们也知道,不是我们没有人,关键是在我们还没有创造点奇迹时,尽管表面上有不少的人为我们鼓与呼,可确实没有谁愿意为我们大陆义士做无益买单的事情,这是很浅显的道理,我们自己在这里也是哭告无门,面对国难家愁束手无措了近20年,更不要说能创出什么成就了。
    但是,我们既然知道了传销也不是我们首选的敛财的法门,那么我们还能怎么去获取经济效益呢?或是能获取第一桶金呢?权奸们的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捞取国难财,我们却连起码的经费也没有出处,这不是我们的条件释然吗?当然,即使这样,也抱怨不得,因为我们如果都是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我们就不可能在大陆蒙受耻辱,或去担当风险!事实上就是我们这样的人,才能在冲锋十二把刺刀的队列时方能磨练我们的意志,使我们在深受其害的同时,才能自然增长打败邪恶势力的基本条件。
    而在大陆,我们的人之所以需要援助,是因为他们的条件不足以在上层社会活动,而不能在上层社会活动,让他们创造上层社会的成就,那不是让他们抗着鸟枪打飞机吗?这不是我们调理无方是什么?别说邪恶势力已经具备了现代的侦察与绞杀设备了。可我们的中国大陆,又何时不是邪恶当道呢?他们允许我们的弱势群体武装起来么?而以往,取代邪恶的人往往又自己堕落成了邪恶势力,我们却无法沾边,所以,我们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真的不行了啊?因为也只有我们自己,才是为我们弱势群体伸冤雪耻的绝对依靠啊?
    眼下,大陆的邪恶最害怕的就是我们的群体能组织起来,尽管在基层,即使我们只要不声张,组织起来并不是难事,但我们组织起来又能做什么呢?不进入邪恶势力的营垒,怎么能内部开花而获取更大更多的战利品或战利资金呢?同时,我们知道传销在经济上给弱民的损害对于邪恶势力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他们也没有良心发现地乐意禁止弱民受到这样的损害,主要的是增加他们的打击力度也不过是害怕弱势群体形成团体,最后被我们所用。因为我们需要的是人多才能取胜,而不是仅仅的让权威们倒向我们,同情我们,良心发现了后,我们的民主进程才能有大成。
    而那些迷信邪恶势力的自动分化而为我们服务的人本身自己就是政治色盲,他们看不到真的东西,更不知道,决定国家运数的是一种势,没有这种势能,那些有点权威的人不会做那无谓的牺牲——这些机会主义者,他们在没有好处的时候,不会冲在前锋,这是很自然的事。而我们的弱势群体中的精英,要什么没有什么的就不是这样了,因为他们急需改变自己的困境,也知道依靠别人不如依靠自己,也就能自觉的进入前锋而愿意冲锋陷阵。
    说起来,很可笑的,机会主义者总是在关键时刻才能显得他们的“伟大”和“果断”,他们在白热化时的倒边,更能使新形势很快的明朗化,而我们开初虽然很蔑视这样的投机取巧,但在关键时候又不得不借助他们的倒戈而获取更多的胜数,或减少更多的时间与邪恶势力做那无益的胶着。当然,没有谁是万能的,但离开了谁都不是很好,如果我们能高瞻远瞩,我们就会希望大家都在我们的阵营里施展抱负,可是我们的阵营在哪儿?没有阵营怎么能使更多的人进入我们的“阵营”中来呢?所以,我们埋怨大陆民众愚鲁是不对的,主要是我们自己无能地使他们进入一个只有依靠我们自己才能创造的势能阵营里来,才无法让广大民众展现他们的技能。
    目前邪恶的胡帮办势力最害怕的也是我们最该能做的事了,我们能组织起来极为重要,到这一天,我们的强大队伍就是胡帮办明明看到,也无力回天了,他们只有与我们和谈,承认自己的错误,及时扭转自己的独裁,把国家权力还给民众,然后听从安排,这是他们的第二步可以存活的路,第三步就是还是得与越来越强大的我们和谈妥协,承认自己的罪行,服从法庭的判决。我认为,这也是胡帮办最会可能做的事,也是我国政治事业的必然进程,是邪恶势力不甘心失败以后出现的政治现象,所以,我们最好是做好现在的事,使那些有点大陆发展的民运首领们与我们合作,共同的开拓大陆政治市场,也就是改变民运灾难的时候到了。
     我是在说,当前我们的各个民运首领们,只要你们认为在大陆做民运工作是你当之无愧的事情,那么,你就应该与我们合作,并能共同的探讨在大陆民运现实发展的路数,使我们的上层建筑首先在这里就能策划好,并能一致通过联合的章程。当然,这里面难免有胡帮办的人,这也不怕,因为秘密是我们自己的,我们不需要到大陆上去,只要在这里遥控指挥已经够了,不是以往的还要我们亲临大陆才能运转我们的民运系统,关键就是我们如何的发展?如何的能保证不再出错,给邪恶势力可乘之机。
    当然,首先我们自己已经在大陆有了点我们自己的地下势力,虽然当前是很微不足道,但就是这样的微不足道才能发酵更多的微不足道的不断地增加,是说,这样的微不足道,已经能正确地趟开我们民运的先河,引导民运大家朝着正确的路子走,当然,这也需要最好的条件,使我们能共同的、立体的运作起来,我们就都能八仙过海各显其能的岁月已经到了。各路神通的先生们,不要再犹豫了,做好你该做好的事,不仅仅是坚持,再坚持一点,就是我们的胜利,而且,在大陆展开秘密阵形,并能在我们的指导下,不停止扩展,才是解决实际问题的方略。而能做到这,就足够邓家帮就在胡时期时及时地倒下来。
    
    2007年2月25日星期日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在鞭炮聲中的感慨
  • 阿衍:中国大陆民主运动进攻转折需要的前提
  • 阿衍:也看民主进步的大道
  • 阿衍:中國大陸高官都害怕特務監聽
  • 阿衍:誰能使國人進入我們的民運軌道
  • 阿衍:看在中國大陸非法與合法
  • 阿衍:幫臺北把脈看間諜
  • 阿衍:看鋼鐵機器與人勝負誰屬
  • 阿衍:微卑的人真的做不了大事嗎
  • 阿衍:扁政府不要太愚昧
  • 阿衍:繩索一點點把弱民的脖子勒緊
  • 阿衍:民運現時期真的就發展不起來嗎
  • 阿衍:胡幫辦為什麼最害怕洗錢?
  • 阿衍:給臺北權要一封公開信
  • 阿衍:不要強求我們的群體具體怎麼做
  • 阿衍:邪正並有的人才能進入謀略的較高境界
  • 阿衍:再看建臺灣國的充分理由
  • 阿衍:我們需智商高些不是急需有什麼身份
  • 阿衍:在性行為中在強勢位置中的男人真的是受害者嗎
  • 阿衍:山东济宁正在大量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
  • 阿衍:山东枣庄陶庄煤矿的确是死了22人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