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美媒:当今战争之根并非意识形态
(博讯2007年3月01日 转载)
    
     每次布什总统重申我们在打一场“思想的战斗”,我都感到畏缩。我们不是。我们的敌人不是为思想而战,而是为同一性的基本问题而战:信仰和种族。他们的动机让他们比昔日的意识形态对手更坚定,更残忍。
     (博讯 boxun.com)

     在华盛顿,两党迷失于历史,执着于一种过时的观点:世界就是我们所想的世界,而不是原本的世界。但我们面临全球局势的急剧变化,上世纪的国际关系理论和控制战争的能力都成了废话。一个时代已经结束,一个有着可怕的新规则的新的历史时期已经开始。
    
     从1789年法国大革命到1991年苏联解体,在意识形态时代,人类走过了一段奇怪的历史弯路,人们相信知识分子和其他吹牛者可以设计出比自然兴起更好的社会政治组织体系。
    
     傲慢的人如马克思、希特勒和毛泽东相信自己可以把人类的复杂性压缩进他们的乌托邦理想,理想可能令人陶醉,但群众把他们的信仰放进这样的体系是一种集体疯狂。
    
     不可避免地,人类对尝试让人类完美的煽动性政治家感到失望。领袖们的会影视迫使男男女女适应“理想”模式,追求乌托邦,这导致了无情的古拉格和奥斯威辛集中营,导致了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导致了柬埔寨的杀戮之地,哈瓦那如今的贫困。
    
     冷战是思想之战。伊拉克不是。
    
     意识形态时代仍然在拉美回响,但19和20世纪的大“主义”本质上已死,不太可能从坟墓中爬出来。不幸的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进入一个新的和平时代:我们只是回到了历史的主流,回到宗教和种族的冲突。
    
     当全球化荒谬地复活了传统社会体系的古老的信仰和部族同一性,这样错误的效忠再次变得值得为之而战。人们再次杀戮,来取悦一个愤怒的神或为种族错误复仇。
    
     伊拉克和阿富汗如今的混乱以及别处在未来的混乱不仅在军事上失衡,而且在煽动暴力的动机上失衡。我们有思想,从普世的个人自由和民主权力到妇女的平等权力。我们的敌人有激情——对信仰的心醉神迷和物竞天择的部落痛苦——赋予他们一种凶猛的意愿力量。
    
     对许多相信我们的思想力量的人来说,伊拉克是一个可怕的失望。我们反而释放了争夺霸权的信念和种族冲突的野性的杀戮力量。这是旧约的战争,是约书亚书的战争,是人类行为根深蒂固的模式。在我们这边,我们尝试和议员作战。
    
     我们的两个主要政党对伊拉克可能有着不同的观点,但令人深感忧虑的是他们都认为世界会服从上世纪的解决方案:首先谈判,当谈判失败时就开始有限的战争。但我们的敌人只有当他们需要争取时间时才有兴趣谈判,而我们有限的战争方式只会限制我们成功的机会。
    
     华盛顿不愿意面对新的全球现实,加上我们对历史的无知(把伪造的声称当作事实),情况更为复杂。例如,谈判首席代表会阴沉地向我们保证叛军事实上不可能被击败的。这是错的。在过去三千年里,叛军和起义军压倒性地失败了。只是在短暂的、已死的意识形态时代叛军取得了真实的胜利。
    
     坏消息是纵观历史,多数叛军失败了,他们要用真实的流血来镇压。我发现,在三千年里,没有不经重大屠杀就镇压住宗教驱动的叛军的情况。
    
     从历史来讲,成功的镇压叛乱行动的共同点是实行强硬的军事方针——不是赢得民心或谈判妥协。这和我们政治上正确的世界观相反,但历史的证据是无可置疑的。
    
     真相的可厌并不代表我们可以宣称真相是错的。
    
     我们已经进入一个严酷的新世纪,我们必须同时对付旧式血与信仰战争的回归,欧洲帝国主义留下的有致命缺陷的边界,信息时代对传统社会的震撼效果,人类和平本质的神话的爆炸。
    
     伊拉克很多事情我们没能理解,但我们全面的错误是没能理解我们在历史的位置。
    
     美国《今日美国》/ 作者 Ralph Peters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