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看内外需要的通道
(博讯2007年3月03日 来稿)
    想走与已走民主道路的中国人,在大陆已经很多了;欲使我们的民主运动更上一层楼的人,大陆的、都在凭着自己的智慧、极力的寻找自己的同仁,推动着进展;而能推动民主进程的人也已经诞生了,这是中国大陆今天之政治新局。为了早日形成具有历史意义的声势,作为大智者,无不纵观时势,与世人一道共同切磋着真正可行的民主进展办法,尽管胡帮办流氓最害怕大陆同胞真正的形成一个强大的势力,由于他们已经不能遵守最起码的人类道德或是操守或是继续做恶人,或早已经走上了大开历史倒车的道路上去了,所以才出现了这么多的觉醒者在做对他们的败落起主导的事而会使我们所想的办法又相当地实际与成功。
    在大陆,尽管我虽然从理论上讲也在推动着暴力革命以最后的行动手段来对付流氓邪恶势力,可中国大陆的形势发展状况又已明确地告诉我,对付流氓势力,暴力革命可能用不上之前它们也就该被各种不合作和唾弃就灭亡了,因为今天他们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试想,人已丧心病狂了能不病入膏肓吗?而病入膏肓的所有肉身与灵魂还有不在短时期就轰然死亡的道理?
     但是,直到今天,我们的民主运动在大陆却都开展不起来,这是为什么呢?虽然也有不少的人在努力做这件事,但大多数在大陆的欲胡帮办亡路的人,目前都基本受过邓家帮的残酷迫害,甚至到现在都不能秘密的保护自己,还在明着做那胡帮办根本不允许的事,可想而知,这样的民运工作就无法进展,因为胡帮办的特务总是要无孔不入,只不过他们本来就认为我们大陆的民运人士做不了什么事情,才对我们的民运分子表现出了无比的傲慢或蔑视,再加上我们的大陆民运人士还在歧途上忙碌,能不纵容流氓邪恶继续为非作歹么? (博讯 boxun.com)

    我与大陆不少的民运人士在网上交流时,他们一致认为海外的民运人士对大陆民运人士根本就不支持,而大陆民运人士被邪恶势力压制的几乎又都是穷人,连最起码的经费都没有,所以也就无法形成一个符合民运利益的势力场,在这方面,我们海外的民运人士也看到是不无道理却又有苦衷,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象国内的民运人士,连最起码的秘密工作都不知道做好,一旦形成了点势力,很难不暴露出来自己的目标时,不失败那也是不可能的事。一旦失败,不论是什么类型的事业,都将被流氓势力坚决地镇压。
    一方面,我们海外的民运阵营,是该在大陆各自组建自己的民运势力,才能得到自己应该得到的民运成就,方能在募捐时理直气壮的得到更多的运筹资金,或能得到更多的支持,这是重要的。
    是说,一方面,身处海外的我们这群民准人士,不仅都不是亿万富翁,也与叫花子差不多,所以,就更不可能无故的把资金浪费在不可能有成的事业之中,再说,海外的民运人士即使向大陆注入资金,怎么注入?注入给谁?有何意义?这且不说,我还认为,即使有资金能进入大陆也应该不是没有效益的投入,应该谁用资金谁要给注入者相应的利益,要用最经济的计算与划分利润的分层,才能符合我们民主运动的实际利益。可目前海内外谁也没有能做好这件事,大陆的不少民运人士却一味埋怨海外民运组织有点资金不能及时的输送到大陆上来,这的确不是正确的埋怨,一分为二的埋怨。
    当然,有些旧的民运总部至今有没有被邓家帮的特务收买还难料呢!但我所知道的,加上凭着在海外混的这些年,我感觉胡帮办并不屑收买我们这些穷书生,因为我们没有值得他们恐惧的能耐让他们恐惧,所以他们也自然不屑对我们采取收买的方式,最多弄个假的同胞故意的捐资然后在背后指手画脚的误导我们形不成正确的决策,阻扰我们在大陆形成势力。但是,凡是受到过邓家帮迫害的人士,在能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的心态驱使下,恐怕胡帮办恩赐一些钱也不会改变这些人的信仰。
    而对在大陆的同仁,虽然在表面上,胡帮办并不是放在严厉打压抓捕的环境中,还能够“自由”地活动,在海外网站说几句怪话,骂几句人,揭露一些官场丑闻,并能极力地用激情推动着民主进程,但我还是认为大陆民运人士智略不足,即使有了经费,也不见得能做成大事,因为他们的思想理念还停顿在研究如何铲除共产党的状态中而忘记了理性的把共产党与胡帮办分开,甚至把胡帮办与江帮办和邓家帮也能分清楚它们的内在不同,然后加以利用、离间、渗透,而是盲目的随同我们与西方理念一起炒作,特别是,《九评共产党》一方面打击了北京流氓政府,一方面,也帮助了我们在思想中,把邓家帮与共产党完全的融合在一起,可江胡流氓帮办根本就不知郑贻春的情,还把他打入大牢。我认为,随着社会的正常发展,会有一天,他们对郑贻春深表感谢,因为他从我们的阵营中,就间接使邓家帮增多了存活的几率。
    因为,共产党这不过是被中国流氓团体利用的一个政治名词,而现在的大陆流氓政权,即使在共产党那里,本身也会被认定为非法,当然就与他们有根本的不同,试想这样的邓家帮体系,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增加权谋地与共产党分开呢?而这个问题,鄙人也提出不是一次了啊?却为什么就不引起同仁的重视呢?
    在与中国大陆同仁网上交流时,当我听到他们依然的还在以打倒共产党为己任,我就提醒他们打倒共产党已不准确,目前所该铲除的不是共产党,这个问题可以放到铲除掉胡帮办以后再议,而今天有必要在大陆团结所有的与胡帮办为敌的民间各式各样的大小势力,先铲除胡帮办再说,因为共产党的内部已经有大多数人也在渴望铲除掉制造流氓邪恶根源的邓帮体系,我们何不与他们也能一道共进退呢?往往是,我们引导大陆民运人士什么也没有做,就先给自己划分阵营,孤立在其它势力以外,因为我们都惟恐沾了别人的晦气,而别人也是这样想,就很难形成自己立体的势力,孤立胡帮办,并能互相扶掖着走出困境。
    我们回顾一下上个世纪毛派利用马克思理论为什么能在打败日本侵略以后又能用仅仅的三年打败了国民党呢?当时国民党真的就没有势力铲除共产党势力吗?我说有,问题是当时的国民党已经腐败透了,基本失去了大陆民众普遍的支持,加上国民党的官僚体系论资排辈享乐腐化,而真正有两刷子的人在国民党里又无法展示才能,更不要说什么地位了,甚至是穿着高档衣服的国民党大员,也不屑与穿着粗布破衣的国内下等人坐在一起共论国家大事,甚至与其在一起共同的享受生活,因有这样,能不给共产党提供人才地逐渐强大起来最后又打败国民党而提供可行的外在环境吗?当然,现在的邓家帮也在犯着这样的错误,最可悲的是,我们的民主阵营中人,也有些自认为有点名声的依然犯这样的幼稚错误。
    直到如今,我们的阵营对共产党以及共产主义看得很无耻,不铲除不痛快,台湾的大员们至今嘴里是对共产党辱骂,可骨子里由于台北政权落在以民进党为首的陈水扁手里以后,就只想台湾问题却不想大陆问题,才继续形成了让台湾人笑不起来的被动场面,而真正台湾的出路不是台湾独立不独立,实在是大陆的流氓势力如何的被铲除,因为它们不被铲除,台湾就无法不被1000多枚导弹笼罩住地被矮化,尽管台湾具有了世界一流的导弹防护网,最近还花几个亿到美国购买导弹,但我们知道这样被动的防御根本就是摆摆样子给愚昧人看,也不可能起到自己说的安全程度,关键的问题还是要能把胡帮办坚持的独裁专制制度加以改变,自己强大起来,才是台湾的唯一的通途。
    眼下,我们在网络上杀伐,实在是惭愧至极,可我们的广大目无远志的群体,除了想多赚些稿费,就是自己的名声没有忘记提高,也就弄了又臭又长的没有什么智略的作品挤占舆论的空间,使我们的民主进程蒙受着误导。以《自由圣火》为例,这个论坛是付费的论坛,我们也考虑到这个论坛的形式实在不错,袁红冰先生为此的功劳是较大的,但是,我们看看它的所有的版面,就不难知道,真正的能使它为我们的民主运动作为“圣火”的确的太难为了它,因为它的能量就是摆个样子给大家看,其实真正的真东西它几乎没有多少,到是有几个长不大的老小孩在台上跳来舞去的让我们能看机巧的人们看了很不舒服,因为他们不是真正的为我们的民主进程出谋划策,为我们民运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而是表演自己的思想,就象袁先生,本来让我们很敬重的一个勇者,可他对我们的冷漠使我们感觉真的要对其改变以往的看法,因为他自己都在惟恐别人不知道他在做事,却贾宝玉的无事忙。
    在这里,我并不是对哪位同仁有什么成见,或者在这里哗众取宠,但是我也知道光说不练的人,为我们的群体带来不了什么实际的利益,我们还是要躲在海外连回家的条件都没有,国内的受害者依然受害,而大陆的同仁我们也根本的就不能给予他们什么?就象澳洲的秦先生所说:“我们对大陆被捕的同仁拯救不了,我们不过在网络上说说而已”。可那些能对《自由圣火》决定权的同仁不仅不能为大陆同仁做出必要的打开内外通道的贡献,使大陆同仁很快的发展壮大起来,却是一味的我行我素、孤家寡人的弄些华丽的辞藻来撑门面,却不能给我们的民运作为自由圣火地使大陆民众能得到实益。
    也是说,极为看好的有点希望的《自由圣火》皆是如此,何况更多的网站所拥有的贡献真的很有限。是说,我们不少的网站,几乎就是为了自己而存在的,还不如一个中间立场的《博迅》让我们肃然起敬,韦石的名声更高于那些所谓的民运首领,因为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的所作所为,并不是把国家民族利益放在首位,而是把自己的小团体利益放在了首位,这对我们的民运主导能起什么好作用呢?所以,最近,大陆的民运人士告诉我他们也就想到了自己有他们自己的网站,来统一地弥补这一不足。当然,这不是他们想做领头羊,实在是没有合适的领头羊最起码他们也有义务把领头羊找出来是吧?
    那么,如何的能把大陆民运工作做好呢?也就是必须的有个领头羊能起个良好的作用、方能改变今天的窘境呢?这就需要迅速的建立起海内外的秘密通道作为先决条件,然后在这个通道里,及时的形成可行的智略和基础,为我们的民主进程出把力,做个样板。由此来论,我们更应积极的早日与大陆民运人士建立起秘密的通道,以实际发展为准则地运筹帷幄。
    
    2007年3月2日星期五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