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给张五常先生送个“大礼包”!/姜福祯
(博讯2007年3月06日 转载)
    张五常更多文章请看张五常专栏
    姜福祯更多文章请看姜福祯专栏
     姜福祯 (博讯 boxun.com)

    
    
    
    对于张五常,我相信许多人忍不住愤怒。去年,我写过系列文章批判
    他,曾经称其为“坐在云彩上的猪”。有人认为我的言辞超越了文本
    合理的底线,含有人身攻击的意思。所以,我今天我是带着微笑,拿
    着“大礼包”来见张五常的。
    
    礼物一、张五常的蓝图
    
    据说张五常的思路惊人地清晰,也惊人地真实,一般人难以吃透。可
    是,把他的文章前后贯通起来,撩开世界大师的花衣和纯经济学迷
    局,简单看张五常的思路无非是:
    
    ◆政治上:开明独裁比愚蠢民主要好。呼唤和期待邓小平式的有魅力
     独裁,让愚蠢的中国国民永远被“开明”所代表。
    ◆经济上:廉价的人力资源(加工)比高科技(创新)要好。让大多
     数人永远充当廉价劳动力,让中国始终保持世界低端产品加工的优
     势。始终保持两极分化,优胜劣汰的“积极”态势。
    ◆权力上:一次性买断比反复寻租要好。张五常始终认为腐败不可避
     免,而对于这种不可避免必须怀柔,必须引导,干脆一次性买给官
     员,让你一次贪个够,腐败出一个新体制。
    
    张五常经济理论的核心是“经济人假设”,只要被他假设成“经济
    人”一切都是合理的,贪污、腐败、圈钱、榨取高额利润。因此,他
    只需要“一部分人富起来”,不需要“共同富裕”,认为只有保持这
    种差距才是最有效率的,才是能动的、最美好的社会、最不坏的资本
    主义。
    
    礼物二、工资与就业的互动
    
    在2005年的时候,张五常的“廉价劳动力”理论还倍受政府重视。当
    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剑阁说:“我们确实要关心低收入
    者,但是也要考虑到企业的承受能力,如果工资提得太高,投资者把
    产业都转移到工资更低的越南去了,这样的话,我们打工者连工作的
    机会都没有了。”
    
    当然,很快受到署名求心的批判,要点是:中国是个大国,有好几亿
    的劳动力,如果仅仅把眼光放在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争夺国际就业机会
    的地步,是绝对行不通的。这是因为低工资竞争会导致内需长期不
    振,人民福利长期得不到提高,尤其是不能享受经济增长和科技进步
    的成果。等于抓了外需的芝麻,却丢了内需的西瓜。长期低工资不能
    实现共同富裕的理想。
    
    工资低还必然导致货币政策效率低下,从而派生出大量银行坏账,制
    造金融风险。这个问题估计现在的经济学家根本就没有意识到。14万
    亿的坏账,就是“低工资优势”的恶果。
    
    中国是个大国,对全球济济消极作用很大,低工资竞争导致全球总需
    求萎缩,从而导致总的就业机会减少。我们工资低,越也可以更低,
    恶性循环。最终导致就业不足、消费不足、开工不足的恶性互动怪
    圈。
    
    礼物三、贫富差距
    
    显然,这次“两会”有重点解决贫富差距的努力,张五常、刘吉们可
    能还会更加愤怒。近日已经对我国区域贫富差距进行分类和划分,国
    家统计局专家姚景源根据数据测算认为,城乡收入差距已经达到六倍
    左右。倘若再把城市居民所享有的诸如公费医疗、养老保险、失业保
    险、最低生活救济等算上,实际差别更大。同样是中央企业,垄断行
    业如石油等年平均工资是72,000元,竞争行业如纺织等年平均工资为
    11,000元。中石油、中石化、移动公司等企业,其员工工资是全国平
    均工资的三~四倍。中石油集团2005年度用于人工成本的开支是
    657.8亿元,比上年增长22.2%,这一数字比人口大省河南一年的地方
    财政收入还多。不过比起中国移动,中石油只能是“小巫见大巫”,
    中国移动人均人工成本达12.36万元。
    
    对这些枯燥数字的具体诠释,足以让我们心灵震颤:“一方面,城市
    棚户区里一家几代蜗居在十几平米的矮屋里艰难度日,另一方面,上
    海”汤臣一品“楼盘已经卖到每平方米14万;一方面无钱就医的农民
    工自己用菜刀剖腹割瘤,另一方面,大款们在歌厅里展开烧钱比赛;
    一方面,困窘父亲因筹不出孩子上大学费用而上吊自杀,另一方面,
    发了迹的富婆在网上嚷嚷着要包养落魄诗人;一方面,私营企业职工
    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月收入不过千元,另一方面垄断企业的员工,干
    着轻松的工作却坐享高薪……此类事例,不胜枚举。”(《新华
    网》:请代表委员关注贫富差距问题)
    
    张五常是在自己的视野里作出的学术判断,从前历史上也有足不出宫
    的皇帝,不理解饥民的困境,对大臣说:“何不喝肉粥?”。后者是
    身居简出的皇帝,前者则是经济大师,一个是无知,一个是混帐,这
    是显而易见的。而混帐完全是良知丧失,以顽固的姿态圆自己早已日
    薄西山的理论。我国东西部城市之间的差距,以及城乡之间的差距、
    官民之间的差距,不是瞎子都可以看到和感受到。现实比比皆是,张
    五常又非养在深宫,更不是不读书不看报不接受社会信息,岂会不知
    道什么情况才是或者不是贫富悬殊?因此在这个问题上送给他两个字
    足够了:“混帐”!
    
    礼物四、基尼系数
    
    最近在回答《南方都市报》时候张五常还驳斥一些人认为“基尼系数
    显示中国贫富差距已经很大了。”并认为这样的主张的人不配做他的
    学生。并且认为“很多农民(外出打工)赚了钱是不报税的。你无从
    统计。你要去问他,他当然说自己穷啦!但是你是可以看得到的,看
    他们家吃什么饭菜,你就能看得到。看他们家有没有电视就知道
    了。”
    
    这段话有两个要点;一是基尼系数算个鸟,二是农民很会装穷。他忘
    了农民的来之不易的打工收入凡是月达800元以上都是扣了税的,他
    也忘了农民是没有任何福利待遇的。再说“基尼系数”,这个舅舅不
    亲,姥姥不爱的冤大头。
    
    基尼系数的确是个鸟,张五常不信那么高,不相信差距那么大,我们
    也不信那么低,虽然这已经是中国式城乡分离的二元统计方法的杰作
    了──其实,中国的基尼系数早就是官僚和他们的谋士的面团了,我
    们无需什么“基尼系数”来回打量。只要你真正到下层去走一走、看
    一看就会知道,多少人生活贫困,子女上学都困难。农民的看病等问
    题还是无法实现。当城市少数人住上了巨额豪宅的时候,还在想着奔
    驰甚至法拉理的时候,多少人还挣扎在吃饱穿暖的温饱线上?
    
    礼物五、血汗工厂
    
    对于热衷于世界工厂,从而丧失发展高端产业的弊端薛涌先生有全面
    的论述。从某种意义上看我国也基本丧失了这个历史机会。由于害怕
    国际资金向更低端的转移,多年来政府实际上一直执行着张五常的
    “廉价劳动力”的路线。这个问题是个瓶颈问题,一时难以彻底解
    决,只有借助于相关劳动法规,规定最低工资制度。世界加工厂依法
    开工,依法管理当然是良性的,良性状况下需要的主要是法规的完
    善,可是众所周知我国许多地方的加工厂实际上沦为血汗工厂,而张
    五常鼓吹的正是“血汗工厂”有理论。
    
    张五常说:“我的一个朋友在东莞开厂,软件企业,一年会有50%的
    工人流失。”“假如一个人真的想要找工作的话,你找到一个月600
    块钱一份工是没有问题的。你去东莞找,马上就有。”张对于放着
    600元不干,还喊穷的人很愤怒,认为这些人活该!他难道不知道这
    是劳动力价格偏离价值,时髦点说他难道不知道这是社会回报率太
    低,他难道不知道低端劳动力也需要劳资相应的劳酬,而不是靠拼死
    拼活才能生存的劳资关系不平等血酬。必须设法把农民工从血汗工厂
    解放出来。
    
    世界工厂不等于血汗工厂。有人归纳血汗工厂的特征是:蚂蚁般吃苦
    耐劳、牛马般顺从,每天的工作时间长达12小时以上,住着简陋的房
    子,过着最低级的生活,得不到基本的社会保障,目前大概是全球工
    资最低的。
    
    每年流失率50~80之间的作坊,没有熟练的产业工人,显然难以达到
    世界工厂的标准。在中国的南方、北方各大城市,大批劳动大军等待
    着就业机会,但是恶劣的工作环境和低报酬只能是劳动力的不断流失
    和不断充实的血汗循环。此外,工厂大都规模小,且以低技术为主体
    的工厂难以达到世界工厂的标准,由于制造相同产品的工厂密集和恶
    性竞争,利润空间的不断萎缩,以及效益低下的管理方式都使沿海所
    谓“发达地区”在血汗工厂的行列里长期徘徊。这种种恶果就是张五
    常“中国优势”的最好“礼物”。
    
    礼物六、共同富裕
    
    以人为本,共享改革成果,应该是13亿中国人的核心利益和核心矛
    盾。
    
    从制度层面,解决这个问题,一切问题便迎刃而解,而共同富裕就是
    必然的选择。共同富裕也不是消灭贫富差距,因此也不是社会主义
    的,而是贫富差距应该在经济发展GDP和居民实际财富占有量和消
    费量合理的范围内,应该属于资本主义范畴内的经济理性。
    
    我国一直宣称经济每年是以10%以上的发展速度,但是这些高速增长
    的经济数字推动力在哪里?整体的经济效益和资源消耗对比是否成正
    比?谁都知道,目前的房地产行业成为国家和地方政府推动经济增长
    的主导产业,30%~50%的增长速度。此外,外资企业效益、外贸低价
    位出口都是推力,可是国内企业和内部贸易并不乐观,一般居民消费
    无力。暴利和暴富族的货币又大量稀释和挤兑了老百姓的消费能力。
    
    此外,能源和矿产资源和开采和滥用、也是经济高速增长的助推剂。
    与此同时我们的资源面临枯竭的风险、生态环境被破坏,特别是河流
    遭到空前的破坏,石油、电信、电力、银行等搞垄断行业的价格垄断
    和服务也是经济快速增长的主要方面。但这种不合理垄断行业价格和
    服务严重挑战社会的公平和正义。
    
    缩小贫富差距(共同富裕)本是改革的初衷,这并非“左派”回潮,
    更不是回到“毛泽东时代”,无论“左派”还是“右派”以牺牲大多
    数人的根本利益为目的、为当然、为乐趣者都是反动派。构建合理有
    序的收入分配格局,也绝不是“杀富济贫”,搞绝对平均主义,而是
    通过法律、制度、社会保障等手段,适当提高初次分配中劳动报酬的
    比例,用税收手段调节过高收入,加强对垄断行业收入分配的监督,
    在二次分配中加大向贫穷、困难群体和低收入者倾斜力度,逐步还财
    与民,形成“两头小,不悬殊,中间大,分层次”的纺锤型社会分配
    新格局,消除绝对贫困化,让穷人不至于太穷,让投资者财富创造者
    愈富,让全民合理共享GDP成果。
    
    其他相关问题,不再赘述,有兴趣者可以查看我去年在《民主论坛》
    发表的《张五常该不该打倒》系列文章。
    
    (2007年3月3日于青岛咫尺居)
    
    
    原载《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二)/姜福祯
  • 姜福祯:监狱文稿之“背年”
  • 2007年春节联欢晚会感言——“主旋律”扰民何时休?/姜福祯
  • 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一)/姜福祯
  • 赦免论的实质是“抢了白抢,偷了白偷”/姜福祯
  • 邬书林的变脸与中国式禁书/姜福祯
  • 萨达姆之后“布什主义”的走向/姜福祯
  • 由博客到播客再侃到网络共和/姜福祯
  • 崔英杰案昭示:该是给城管划句号的时候了/姜福祯
  • 中国离非洲有多远?/姜福祯
  • 权力的广场(札记六题)/姜福祯
  • 胡锦涛能否敲响“官煤勾结”的丧钟?/姜福祯
  • 共产党是一个党/姜福祯
  • 自由的深度和层次/姜福祯
  • 总书记说“网事”,后果很严重/姜福祯
  • 姜福祯:我是否要帮老朱踹孟子一脚
  • 姜福祯:《民主是个好东西》的前身和来世
  • “馨吻脸脖”又如何?/姜福祯
  • 打倒汉字!——我想为未来可能发生的“六件可怕事情”再添一件/姜福祯
  • 青岛“马六”豪华轿车撞人案即景/姜福祯
  • 姜福祯: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