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王宁:致张援远大使公开信
(博讯2007年4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新西兰大使馆张援远大使
张援远大使:
你好!在你刚开始担任驻新西兰的大使工作时,有来自新西兰全国和澳洲的100多人连续在你的使馆前、新西兰国会广场和惠灵顿的繁华大街上举行大规模的抗议行动。他们高喊:“打倒共产党!” 当时,我一下子就想起了当初全体被愚弄的中国人也曾高喊“打倒刘少奇”、“打倒邓小平”、“打倒美帝”、“打倒苏修”。这个世界究竟谁能打倒谁呢?所以,本着胡锦涛和谐的理念,我给你去了一封信,至今似石沉下海,那封信应该对你的工作有很好助意的。
新西兰全国最大家超过百年的报纸The Dominion Post, 2006年5月11日第三版和6月21日第二版本应是宣传惠灵顿和北京签署姊妹城关系和中国一位外交副部长来访的消息,因为你大使馆的刘全以无赖的态度和做法,同另外被奴化的蠢材一起企图阻止我的报纸和我的采访工作,结果是你们对新闻言论自由社会的粗暴骚扰受到了应有的批评,而我的报纸NZ Asia《新西兰亚洲》英文报和《首都华文报》及其主人获得了良好的宣传。一个姊妹城报道的2/3篇幅竟全是关于我和我的报纸的。
这些教训一般人应该吸取和改正了,可你一直不改,变本加厉的用你们不讲人权、没有民主、野蛮粗暴的对待中国平民百姓的一贯做法来对待人类先进的民主社会和言论自由的体系,结果从2007年3月26日星期一“王宁事件”发生当天的电视一台的晚间新闻,直到今天4月4日周三给你发此信为止,全新西兰的几乎是全部媒体,大到新西兰广播电台Radio New Zealand,小到奥克兰大学的电台纷纷采访我并连篇累牍的大量报道,更有全国最大的电视台电视一台一连三天重头采访报道和今天4月4日的第四次晚间6时新闻。从最北的全国大报英文先驱报The New Zealand Herald到南岛最大报The Press,不但天天重头报道,另有正式社论,就连位于汗迷尔顿和新普利茅斯的地方大报均发表了正式社论,全部谴责你们实在是厚颜无耻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极其错误的言行。就连影响巨大的美国之音华语广播3月27日晚间打来越洋电话采访我近两个小时,不久又发来电子信告之35分钟后在早间新闻首播30分钟,然后再重播,主要文字已登在美国之音的网站上。全球最为瞩目的媒体,英国卫报是女王必看和全球上千万读者的大报,分别两次报道在新闻言论自由体制下遭受专治制度来的副总理曾培炎团的骚扰,澳大利亚的ABC也专门较详细的报道两次。
全球华文媒体率先报道这次中国问题大事件的是美国的博讯网站。这个在全球目前最为流行的中国问题新闻和讨论网站在新西兰时间3月26日夜里即用“曾培炎在新西兰耍无赖”为题,连续三天报道,博讯发稿的次日,美国之音即来电话进行专访。
张大使,我今天想问你一个问题,也是所有在这个言论自由国家中传媒人想要明白的问题,即为什么你非要我和我的《首都华文报》及纽亚电视台的人终止正常的采访工作,离开签字仪式现场,然后你的副总理兼政治局委员曾培炎才可进场与新西兰副总理卡兰共同主持曾先生 万里迢迢赶来就是为了这个最主要的目的项目?我回答所有全新西兰和美国的记者的这个问题 时说:直接讲,我也真搞不懂!但是否可以理解为你们中国共产党价值观下的官员们是生活在 落后和愚昧的专制制度的一楼,而全球大部分国家是在目前人类最先进和文明的民主及新闻言 论自由的体制中,他们是住在楼顶,相差几层楼或至少一层楼,怎么可以对话和理解呢?请张 先生看看我的这个回答是否正确。
张大使,这次突发的“王宁事件” Nick Wang Incident,我是绝对没有料到的,真的没有想象到!原来只是想拍几张照片写个小新闻而已。在“王宁事件”发生时的现场可以说几乎没有其它新西兰的记者,因为曾培炎来访无人关心,但事件发生后全国各路记者全部拥向国会,拥向王宁!电视一台主任戈勒先生指王宁到哪里至少一台摄影机要跟到哪里。本来曾培炎政治局委员兼副总理万里迢迢是来与新西兰副总理卡兰博士共同出席主持早已拟定的全国标准定量合作协议的,这个协议是两国自由贸易协定的重要一部分。但是你大使馆的愚昧的奴才和曾的秘书却 用你们原来污蔑你的前党副主席(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和给原本是简单练功的法轮功人 士加上全部是污蔑诽谤的同样作法来对待我,无赖式的强求新西兰警察替你们愚蠢加愚昧的心 态当替罪羊。
你们告诉警察,只要我王宁不离开签字仪式的中央政府新闻中心,那中国的政治局委员兼副总理曾培炎就是不入场,就是有我(王宁)没有他(曾培炎),有他没我!看你新西兰怎么办?另据当事人介绍几年前中国也有一位领导人来,因为法轮功和其他抗议中国人权的队伍在机场附近,这位领导人的飞机就是不降落,你抗议的人不离开我就是要天上飞来飞去,就是不降落,看你这么办?!真是太可笑了!要比喜剧电影还可笑!!!难道这位13亿人口大国的领导人连飞机降落前是飞机坠毁最高风险的魔鬼几分钟时间段也不知吗?这不是愚昧是什么?
3月26日傍晚我当时在国会严正警告正在做蠢事的新西兰警察:“你们这是错误的!” “你要尊重我在这个新闻自由体制下工作” “我有国会特别记者证8年,而且今天持有议长的特别批文,除非你将我逮捕,否则我是绝对不离开的!”并告诉警察他的行为是愚蠢的。我还质问警察:“今天你是不是挣的中国钱?如果挣的KIWI钱,我这个纳税人要问你为什么听从外国使馆人的指挥?为什么为外国的专制政治服务来让这里的民主制度服从?”
张大使,在这些天我一直想对你并中国政府的胡锦涛总书记和其他几位值得思考的当权者说,你们把中国大陆13亿人的脸丢尽了,是丢透到了南太平洋!你们这是不是在耍无赖?这到底有什么意思?我把你们签字仪式的照片登在《首都华文报》上对你们有什么不好?
我想你在其它西方国家工作了很多年了,难道西方文明制度和方法你一点都不明白吗?如果你真不懂,那应该聘请老师或顾问,千万不要把我祖国人民的脸再丢了!
你应该知道你工作的权限是什么,你也应告诉你的工作人员的责任范围,中国人不是那种得寸进尺、厚颜无耻的强求别人的民族,否则,现在的美国人和新西兰人都是说华语的民族。因华人都是最先到达那里的。
如果你认为我对你的使馆或你的副总理政治局委员的行为用的辞是耍无赖不当,请告诉什么词才恰当?是不是应该按照你们党的话说:严重干涉我国内政,企图颠覆 “资产阶级专政” ?


中国大使馆是制造不和谐之馆

从我的经验,中国政府在这里的大使馆一向是制造谣言、诽谤和威胁华侨及其它族裔人士的基地。以前任大使馆相当副大使的刘全为总制造手和前大使陈明明为后台支持者,在2003年9月因《首都华文报》报道中国民主运动活动家魏京生先生到访新西兰国会和2004年6月报道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被血腥屠杀15周年,一连两次都是前大使馆的一等秘书夏国顺给我打手机,威胁说类似报道再有的话,我王宁与中国做生意就难了,回国也难了。
在2003年那次电话骚扰后不久,前大使陈明明还专门找我在你们大使馆那个会议室单独说了上述类似讹诈的话。我理解陈先生那时的不悦和失落感。因为在我到国会采访魏京生先生的 前晚还和陈大使及太太在一起吃烤鸭与喝酒。我当时在喝酒时就提起过,另外在大使馆单独会面时我又重申给他,“《首都华文报》不属于工党或国家党的,也不属于哪个政府,是完全属 于读者和依赖于新闻言论自由社会的。” 陈应该明白我的潜台词,即《首都华文报》不属于中国共产党的,那他又有什么权力来要求登什么不登什么呢?
我又回答陈大使和夏国顺的电话骚扰说,“对于做生意挣钱和报道新闻的真理性,我绝对要这第二项。” “如果我按照某一个人而且这个人也不是《首都华文报》的股东的要求去办报,那我不会办这份报纸。” “我要求的是新闻性、公正性和独立性。” 我又告诉陈明明先生:“我看待中国领导人来访的新闻与达赖喇嘛来访的新闻同等重要。但《首都华文报》还是报道中国方面的所谓正面的新闻量要远远超过民主、人权,如达赖喇嘛、法轮功等的新闻,这不是你都看到了吗?” 我还提醒他们,全新西兰《首都华文报》是唯一一份媒体特别编辑出版了新西兰中国政府间外交关系30周年的特刊。我还专门驱车跟随胡锦涛到访的全国行程和政治局委员兼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在奥克兰的采访摄影工作,难道要民主社会中的《首都华文报》按照专制独裁社会中你们的党报《人民日报》来办?那我不是个极为愚昧的奴才吗?那我由中国来新西兰生活的意义是什么呢?
“朋友或合作伙伴有不同的价值观是正常的。” “除非是奴隶,一方是不可能按照另一方的思维去行事的,即便是动物,不按它的习性去对待,那它也是不行的。” 这是人人都清楚的。
2004年7月我和新西兰中央政府前移民部长兼商业发展事务部部长,现提诺那卡省副省长麦克斯威尔先生受黑龙江省外办主任刘先生的邀请去黑龙江确认两千头(每头US$1650美圆运抵中国港口)新西兰荷斯坦奶牛出口到黑龙江等事宜,因为4月份一位黑龙江的副市长带了两位县长和国企老总来看过这批牛,所以这笔生意的成数很大,申请签证去中国的次日,大使馆一位年青女士来电话说拿回你们的护照和钱,不给签证。她说是“上级的指示。” 我代表麦克斯威尔部长给陈明明传真和信及电话,未果,就准备了一封给陈明明大使的公开信准备在新西兰、澳洲和美国的中文媒体上发表,后听说他要走,也考虑到这是中华民族的重要事情 - 就是要推动中国新闻自由和改善人权,这才是要努力奋斗的方向,否则这种盗用人民权利胡来的事情是永远也无法解决。上次魏京生先生问我是否后悔应听他们的话?我说,我也是看来愚蠢,应先听话办完这330万美圆的生意再说,可我还是选择了将用自己的所有力量去鼓吹推进中国新闻自由和民主化。一个人虽小,但人人如此,那自己民族不就是会很快脱离那种被奴化的生活了吗?!也包括陈明明和胡锦涛会过上人类先进文明的社会生活。
回自己祖国的权利被盗用权力者野蛮剥夺了后,《首都华文报》并没有丝毫靠近《人民日报》,反而用更大篇幅报道发生在惠灵顿有关中国大使馆门前的多次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和中国专制政治的黑暗,等等。以当时你们使馆刘全为打手的策划了一系列攻击、污蔑、诽谤和打垮王宁以及他生意的计划。利用设下的陷阱、通过一些跟从大使馆的奴才,如古巴街就有一个据点,到处散布攻击我的谎言。在设陷阱成功的进行公开诽谤和污蔑后,还动员其他养的和掌控的奴役化的本地小报刊登经过中国驻惠灵顿大使馆授意的诽谤文章未果,同时组织用其它方法,还试图通过你们内线的年轻人拉拢我公司工作人员一起“毁掉蒂姆公司和《首都华文报》。”有我的过去移民客户传话过来,“今年年底左右(2004年)王宁可能会发生大事,多加珍重!”麦克斯威尔部长在任内也是六四五周年之际推出了给予中国公民永久拘留权的特赦令,他在天安门民主运动15周年时发表了理性非常强的谈话,通过他丰富的执政和竞选的经验,指出政府和民主的关系问题,没想这位是新西兰中国友好协会的常年活动成员申请去中国的签证也给粗暴的拒绝了。无论如何他不愿做再次渲染,因为我的生意的运行和行文全是律师指导的,加上所有信息,所以两位大律师认为非常积极的诽谤诉讼也就停了下来。
事后,我从根本和内心更加理解刘少奇、法轮功、天安门民主运动和达赖喇嘛。我还在他们之间画了等号为题写了一篇社论。
张大使,你应该比我更明白你们党内互相污蔑、诽谤的斗争历史和今天的现实,如果在民主和言论自由下,会发生吗?刘少奇不就是昨天的法轮功吗?你们为了铲除法轮功,给她编造了几乎与给你们前党副主席兼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同样的污蔑谎言,法轮功的人,其实就是普通中国百姓喜欢练这种功,就如同在法轮功之前我练的鹤翔庄功或后来什么香功等类似的东西,如同气功或印度的瑜加等是身体和一定的理念的锻炼。他们告诉我,只要让他们自由回自己的祖国,自由的在公园里练功,把全部法轮功人和支持者从监狱中放出来获得自由,他们马上停止那些反迫害的宣传和行动,是共产党执政,还是其它什么党执政他们均不感兴趣。连这一点点的人类的最基本的生存的要求都被你们的当权者没有任何道理的以将他们投入监狱或杀掉为回答,你们对中国人民这些年的统治有几天是让人民享有自己生存价值和说话的权利的?
你们专控中国的言论,让13亿人仍然在精神和肉体的奴隶化中生存,还要全世界也随你们的意志转,你觉得会行的通吗?你不觉得是荒谬和无赖的行为吗?如果是因为你们有钱,世界都要按照你们的价值观运行,你不认为那是世界的末日吗?
你们在国际上制造了多少丢尽我们国人脸的蠢事和粗事,你们是这里本是祥和社会变成不和谐的侨社的麻烦制造者。
全球尤其是驻先进的政治制度的国家的中国大使馆前是全世界所有使馆馆前抗议最多的地方,你不觉得你出来进去丢脸,我还替我的祖国人民汗颜。如果你能够把这些抗议的人都请到背后有原子弹的大使馆内交流交流,喝一杯中国茶,把投入监狱和抗议变成对话,这才是和谐的开始,你的胡锦涛总书记应该是告诉你和谐社会与和谐世界的一般常识吧。(未完待续)

颂好运

王 宁 敬上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7/4/10)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爆发了新的大革命运动/王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