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拿什么根治“中国式奢侈”? (图)
(博讯2007年4月07日 转载)
    
    拿什么根治“中国式奢侈”?
    
    胡伟:1964年生,常被媒体尊称为“非常著名的政治学研究专家”,现任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教授、博导。被同行视为“全院各个学科的整体领军人物”。作为上海市人大常委会等多个重量级机构的决策咨询专家,其言论常以“思路敏捷”而备受称道。
    
    
    拿什么根治“中国式奢侈”?


    
    
    周天勇:1958年生,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对行政乱收费现象深恶痛绝,多次撰文严厉声讨。此前由其执笔的政治体制改革研究,观点被认为偏向“保守”。而周天勇坦陈,“我关注效率和可行性,没有可行性的方案,我是不会考虑的。”此外,对就业、国企改革、宏观调控等问题写过一系列内参,报中央领导和有关部门决策参考。  
    
      新闻背景: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不少地方、部门和单位讲排场、比阔气,花钱大手大脚,奢侈之风盛行,群众反应强烈”。一时间,行政浪费这个老问题,再度成为热议———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的标题是:增强节俭意识始终艰苦奋斗;中青报调查显示:98.3%的人感觉政府浪费现象严重;与此同时,网友纷纷开帖“盘点铺张浪费行为”,并且称它为“中国式奢侈”。
    
     龚丹韵:对付“中国式奢侈”,我们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一个不容忽略的干扰因素,就是中国自古以来的好客方式。比如盛宴款待,是表达诚意必不可少的礼节。在这样的集体默契面前,个人想改恐怕也有心无力。
    
     胡伟:文化的干扰绝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不可攻破。节俭文化固然可以制约奢侈之风,以补政策之不足,可反过来,一个细致有效的政策体系和制度安排,也可以防范和捕捉各种奢侈行为,从而慢慢扭转原有的文化价值观。在缺乏相关制度设计的情况下,仅仅提倡文化观念是不够的。尤其是在政治和行政领域,制度和文化相比更起决定性作用。比如新加坡,同样是华人聚居区,但就是以高额罚款等强硬措施,坚决杜绝了许多不良的习惯。
    
     面对难题时,我们现在有一种不好的倾向,就是总喜欢拿风俗习惯当作逃避借口,其实正常的逻辑恰恰相反:正因为好面子、重派头等文化心理,无论多么苦口婆心,短时间内都难以扭转,我们就更应该加大加强制度和政策的规范力度,以制度的硬拳头,刹住中国式奢侈,再转而影响文化观念。
    
     龚丹韵:可这个老大难问题如何解决,同样令人烦恼:有些地方直接规定接待费用标准、提出内部公示;有人大代表建议,像GDP那样把行政成本也纳入干部考核的硬指标,给政府官员施加内在动力和外部压力;有学者指出,“顽症”之所以“顽”,在于其隐秘和暗箱操作,只要透明和公开,事情不难解决。中青报的调查显示,网友对“增加透明度、公众参与度”的支持率最高。这些建议究竟有没有用?
    
     周天勇:公示也好,考核也罢,都不可行。我们的财政体制中有一种公共经费自筹制度,即有关部门可以向行政和执法管理对象收费、罚款,先将收罚来的钱上交给财政,财政按照预算外资金管理,再拨还给交钱单位办公。这使得权力的上下级之间,有一种制度设计上的互相激励,而不是互相制约与监督。一年4000亿的公车费用、3000亿的公款招待费用、2000亿的公款出国费用,大部分出自这些预算外资金,由财政预算支付的还不到“三公”支出的15%,各级人大监督起来极其困难。如果公示、考核财政预算使用情况,可以想象,相关部门将会千方百计、巧立名目,尽最大可能收费和罚款,把三公费用转嫁给下属企业或管理对象来买单,结果只会弄巧成拙。
    
     归根究底,我们缺少现代意义上的预算体制。首先,预算编制的流程,不少国家采取网上公布的方法,方便公众查阅,辩论过程甚至历时好几个月,全国播放,而我们只有人大代表参加会议期间才能看到,看了也不懂,自然轻易放行。这使得公众难以通过预算途径监督政府行为。其次,我们虽然不缺乏相关的预算法,但法案内容只是抽象规定了编制程序,每年的财政预算本身并不是不可违背的法律,超出预算无需承担法律责任,而有些国家,超出预算是非常严重的违法行为,官员需要坐牢,甚至完全丧失政治前途。遏制行政浪费,从财政预算入手,还是大有可为的。
    
     胡伟:神秘化的权力模式,是暗箱操作的基础,因此信息公开透明,就是根除一切潜规则的良药,从理论上来说这没错。可是,在错综复杂的现代社会,一切事物都公开透明、信息对称,是不可能的。即使在西方国家,预算也没有完全透明,比如军费和国防开支,有些就属于国家保密级的内容。关键是,有关民众切身利益的信息必须公开,比如医疗、养老、教育等领域。其次,公众究竟该怎么监督政府行为?民众直接监督的力量薄弱而有限,光靠百姓是不行的,更要有组织化的机构,有利益表达的途径,如一些非政府组织、公益机构等,需要成为“庙堂”和“江湖”之间的纽带,发挥监督和协调作用。
    
     龚丹韵:那么从行政文化上看,怎样才能把公仆意识真正化为公仆作风呢?
    
     胡伟:确实,我们的经济发展、配套制度等外在环境,都在经历翻天覆地的改造,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但是人的心灵结构、价值理念,却还没有跟上改造步伐。尤其现代社会的模本是从西方伦理文化中孕育而成,如果以此观照中国的发展,必然会发现许多与自身风土人情、传统观念不相吻合的地方。所以,我们往往规范了行为,却规范不了固有的价值观念,价值观便千方百计突破束缚,钻政策的空子来表达自己。这就是“中国式”奢侈的特定含义所在。行政浪费之风,不仅是公务员的作风问题,背后更有着一个民族文化习俗的支撑。
    
     但是正如前面所强调的,文化观念也会因为制度而转变。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官僚阶层都不是天生就有公仆意识,在西方,他们曾经是国王的奴仆,而国王永远不可能有公仆意识。只有当人民主权的原则建立以后,通过选举权的运用,一个社会的官僚阶层才有可能成为人民的公仆。所以说,要让我们的公仆意识真正落实为公仆作风,必须配之以一系列使之为仆的制度安排,破解“上级不易监督、同级不好监督、下级不敢监督、公众很难监督”的权力结构。孟德斯鸠说过:有权力的人们使用权力一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从事物的性质来说,要防止滥用权力就必须以权力约束权力。充分运用好民众的评价权、选举权、监督权,就是对公仆作风最好的培养液。(记者 龚丹韵)
    
          解放日报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随意的政府 奢侈的自由
  • 两会一怪:奢侈者奢谈“节约型社会”/张建
  • 全球气候保护:不是奢侈品,是生存必需品(图)
  • 茉莉:刘青的生活不奢侈,但是赌博
  • 中国人天生爱奢侈大讨论
  • 垄断企业打上"奢侈浪费"标签 过高收入亟须调节
  • 中国奢侈品消费税引发瑞士表争端(图)
  • 2005中国富豪奢侈大事记 消费指数一路飙升
  • 中国富豪奢侈榜——看看有多少是房产开发商
  • 中国家庭负债率高于欧美 奢侈族比欧美小5岁
  • 中国青年爱上透支消费 奢侈族比欧美小5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