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竹:胡锦涛使用拖刀计,怎么办?
(博讯2007年5月15日 转载)
    刘晓竹更多文章请看刘晓竹专栏
    
     十七大,胡锦涛先生志在必得,看他踌躇满志的样子,我觉得十分有趣。但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啊。这个东风就是人心向背,舆论支持。实在说来,在中国搞极左并非完全不得人心,但是搞假左必然人人讨厌。然而,胡锦涛执政五年,假话治国,假发置顶,真没见过这么假的共产党,这么虚的马列主义,如果说胡锦涛时代有什么特色的话,就是四个字:假冒伪劣。如何让人不讨厌? (博讯 boxun.com)

    
    当年诸葛亮为了借东风,持斋设坛,今天胡锦涛为了借东风,使用老黄忠的拖刀计,也就是详做让步,放软身段,把对付知识分子的帽子棍子,暂时放一边,把对付维权群众的屠刀,暂且刀口向下拖着走,等过了十七大,即可反手一刀,砍掉捍卫家园土地的维权农民的头,斩断知识分子要求自由的手。胡锦涛这点雕虫小技,大家如果看透了,其实并不可怕。
    
    我认为,大家可以用三条来对付。一是不买账,二是要算帐,三是一起算。什么是不买账呢?就是我们不领你的情,不但不领情,而且要抓住十七大的机遇期,穷追猛打。新闻署长龙新民不是撤职了吗?我们认为远远不够,因为谁知道呢?新上来的柳斌杰可能是一样的奴才,将来主子需要的时候,仍然打棍子扣帽子,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与出版自由。因此,我们必须争取制度上的保障。没有制度保障,我们永远不领情。同样,人民维权不能听到官员答应就算完事,不能签订了协议就算达到目标,只要权益没有完全落实,老百姓永远不领情,在应得补偿还没有到手之前,老百姓永远是六亲不认。
    
    什么是要算帐呢?就是不让你蒙混过关,凡事要讲清楚说明白,一笔一笔算清楚了再结帐,否则永远算下去。比如,章诒和女士把非法禁书案告到法院,就是要在法律上算清楚,当然,邬书林放软话我们都听着,但我们不吃拖刀计,而是要胡锦涛彻底放下屠刀,回归宪法。同样,汕尾维权村民锲而不舍,也是要算清楚,当然,你给两个钱村民们收着,但我们不吃拖刀计,帐不清楚就要不断结,无需等到秋后算帐。我们不跟邬书林本人过不去,但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谁给你的这个权利,你受到何人的指使?其实,做奴才的也很可怜,虽不值得同情。龙新民不是千方百计为主子着想吗?但怎么样呢?主子牺牲奴才,像掉一个臭袜子一样。我们要帮助龙新民、邬书林等奴才觉悟起来,实现自己的人格。我相信他们官瘾很大,但人性不泯。
    
    什么是一起算帐呢?凡涉及公民的宪法权利,群众的切身利益,都是公帐,决不私下了断。其实,人权这个东西原本就是一笔公帐,不是私帐,不能私相授受,不能私下分别结算,而必须一起来结算。不是说提高政府透明度吗?但假冒在上,伪劣在下,靠不住啊。因此,老百姓不如自己先透明起来,即提高维权的透明度,以互联网为支点,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毛主席说,知识分子要与工农相结合,在今天的形势下,就是知识分子的言论自由必须与群众维权相挂钩。古今中外的历史证明,这两个东西,合则两利,分则两败。知识分子要为老百姓的权益说话,老百姓自然会支持知识分子的言论自由。这就是大家一起来算帐的意思。
    
    在我看来,胡锦涛五年执政,花拳绣腿不计,起码三个背叛:一是背叛了共产党的初衷承诺,二是背叛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三是背叛了中国人民。对于这样的人,拖刀计不能让他得逞,相反,大家必须团结起来,迫使让他放下屠刀,把通过欺骗与暴力手段剥夺人民的权利还给人民。在这一天没有到来之前,我们只好回到孙中山:自由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竹:胡锦涛缺了三根筋,怎么办?
  • 刘晓竹:假如大象会思考
  • 刘晓竹:考核胡锦涛的政绩
  • 刘晓竹:访出一个新中国
  • 刘晓竹:转型需要敌对势力
  • 刘晓竹:四大金刚斗法十七大
  • 刘晓竹:在人权与物权之间
  • 刘晓竹:面对历史不磊落,走向未来必龌龊
  • 刘晓竹:瓜熟胡落论转型
  • 刘晓竹:论中共派系公开化
  • 刘晓竹:左右联合抗胡,共谋宪政民主
  • 刘晓竹:别让胡锦涛砸了奥运
  • 刘晓竹:时势造狗熊
  • 刘晓竹:盖板论定胡锦涛
  • 刘晓竹:狗年苟论胡锦涛
  • 刘晓竹:胡锦涛的“三明治”困境
  • 刘晓竹:利益集团的路径选择
  • 刘晓竹:大国崛起与胡锦涛入流
  • 刘晓竹:胡锦涛是貂皮大衣
  • 刘晓竹:胡锦涛自我实现的预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