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贪官与狗的比较管理学/姜福祯
(博讯2007年5月17日 转载)
    姜福祯更多文章请看姜福祯专栏
    
     福祯幽默文煮坊(之28) (博讯 boxun.com)

    
    姜福祯
    
    当一种管理制度精细化之后,我们就会发现这样几个颠扑不破的定
    理:
    
    1、当一种良序的管理被多如牛毛的负面因素打破的时候,管理的有
      效性不会高于60%;
    2、当一种良序的管理被气冲斗牛的负面因素打破的时候,管理的有
      效性不会超过60%;
    3、在上述两种情况下,由于有效性太低,精细化管理无法进行,管
      理的高级状态也就无法实现。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用贪官和狗的比较说明这个问题,(贪官
    多如狗,贪官不如狗!)我个人受此启发,不仅总结出上述三条定
    律,还认为:贪官是气冲斗牛的负面因素,狗和狗屎是多如牛毛的负
    面因素。不在一个言说和管理层次上。
    
    一、贪官多如狗:
    
    当今的中国,狗太多,是令很多老百姓头疼的事情;
    当今的中国,贪官多,是令全部老百姓心疼的事情。
    
    目前,养狗的家庭占全国家庭总数的比例,以及贪官占全部当官的比
    例,这两个比例也许接近,也许不接近。贪官多如狗“的例子交通
    厅:从四川省交通厅厅长刘中山,贵州省交通厅厅长卢万里开始,先
    后有广东、广西、湖南、河南等多省交通厅长犯下经济大案,河南更
    是创下了三任交通厅长‘前腐后继’的记录,后来又有河北省交通厅
    原副厅长张全、安徽省交通厅党组书记、厅长王兴尧相继落马。
    
    二、贪官不如狗:
    
    在讲到管理这一问题的时候,我总会讲到以下新的观点和认识:
    
    1、管理,其实很简单,连动物都会管理;管理=管人理事+管事理
      人。
    2、低级动物都是讲规范的,如果哪一种低级动物不讲规范,这种低
      级动物就将灭种;人类要向低级动物学习,学习低级动物规范性
      的本能。
    3、任何一种低级动物,它只规范性地利用与其生命有关的食物链来
      生存和繁衍;任何一个低级动物,它只消耗与其一生相对应的自
      然资源;它不会脱离固有的食物链、去打破自身和其他物种的食
      物链,也不会额外地去占有、消耗它一生所需要和应该消耗的自
      然资源。我们很难在哪个低级动物里找到一个”贪污犯“,但
      是,在当今的中国社会里,每个贪官都是违法、违规的官,如果
      不违法、不违规,它就贪不到钱财;每个贪官所贪污的钱财,都
      本不应属于他或她的钱财,绝大部分贪官贪污的钱财,都已大大
      超出它一生所应该消耗和享用的社会资源和自然资源。
    4、过去,经常听到人们痛斥一些坏人“连畜生都不如”,我认为,
      在很多情况下,尤其是在执行规范方面,这是对畜生的污辱;在
      规范性的意识和本能方面,畜生比所有贪官都做得好。
    
    这实际上是“官祸”和“狗患”的比较。从量上看狗的负面作用仅仅
    是“多”,狗多狗屎多狗伤人的机会也会多。比如巴黎街头的狗屎,
    北京小区的宠物狗。从量上看贪官的数量不比狗少,但是贪官的隐蔽
    性是不会在街头随地大小便,也不会随便去啃行人的腿,不仅如此,
    他们还会一边往口袋里捞钱,一边大谈反腐倡廉,趾高气扬,气冲斗
    牛。可见,贪官不仅是“多”,主要是“牛”。“牛贪官”背后有更
    牛的制度支撑。试想,即多又牛B的贪官其善良程度,其反社会人
    格,其主观贪婪性本色,其藐视法律和规则的品格都是一种颇有深度
    的恶。对这种深度恶的遏制,已然超越了管理学的限度。除此之外,
    谁都知道,贪官的管理成本非常昂贵,而狗的管理成本非常有限,打
    打疫苗,带上项链可矣。实在不想忍受的时候,还可以满街捕捉,一
    烧了事。
    
    (2007-05-10青岛咫尺居)
    原载《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姜福祯:“饭碗”主义与城管万岁!
  • 姜福祯:罚网恢恢,独“尊”小贩?
  • 谁给了城管聚众“打砸抢”的权力?/姜福祯
  • 姜福祯 纪念王小波,旧文重法---最热的天吃最甜的西瓜
  • 姜福祯:“共产党垮了怎么办?”是个伪命题
  • 姜福祯:我为什么写《九谈物权法》
  • 姜福祯:《物权法》是“胡温新政”的大败笔
  • 姜福祯:《物权法》的器和用
  • 《物权法》是非妄谈:中国人太有才了/姜福祯
  • 姜福祯:《物权法》虚实点击:路不平众人踩
  • 姜福祯:《物权法》关系辩正
  • 姜福祯:《物权法》的时空位置问题
  • 《物权法》真的是必要的吗?/姜福祯
  • 《物权法》真的是迫切的吗?/姜福祯
  • 给张五常先生送个“大礼包”!/姜福祯
  • 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二)/姜福祯
  • 姜福祯:监狱文稿之“背年”
  • 2007年春节联欢晚会感言——“主旋律”扰民何时休?/姜福祯
  • 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一)/姜福祯
  • 青岛“马六”豪华轿车撞人案即景/姜福祯
  • 姜福祯: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