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当个人成为纳税主体/冼岩
(博讯2007年5月17日 转载)
    

    普遍流行的看法是:个人所得税或个人收入调节税的开征,意味着个人已成为纳税对象。从这个意义上说,早在1987年个人收入调节税开征之日起,许多收入达到纳税标准的中国人,即成为纳税主体。但事实上,此时个人纳税主体还是“虚”的。由于普遍由单位(主要是企业)代扣个税,个人其实只须关心自己的税后收入即可;与受聘单位议价,也可只以税后收入作为考量。单位(企业)才是事实上的纳税主体,个税进入单位成本,成为运转费用的一部分。

     使个人真正成为纳税主体的,是去年底出台的《个人所得税自行纳税申报办法(试行)》。该《办法》规定,年收入12万元以上的纳税人应自行办理纳税申报,这就使得个人首次无可回避地面对纳税问题,必须将已经到手的收入计税、申报。在这一刻,个人成了名副其实的纳税者;与此同时,个人纳税者的主体意识也苏醒了。 (博讯 boxun.com)

    纳税主体意识苏醒的标志是,个人开始提出并试图回答这样的问题:我为什么需要纳税,为什么要将我个人的部分收入缴给政府?任何付出都对应一定收入,义务对应权利。企业纳税,是因为需要政府提供可持续赢利的经营环境;就连在许多地方很大程度上属于违法的“过桥收费”、“过路收费”等,也给缴费者提供了一种交通便利。那么个人收入纳税的理由又是什么呢?纳税者能够从政府得到什么,或者说,纳税者可以要求的权利是什么?

    纳税者的主体意识,实质即公民的权利意识。在此之前,政府与市场条件下的个人就象互不相交的两条平行线,各干各的,互不相干;政府与个人的交往主要通过市场与企业实现,这是古典自由主义的理想状态。当政府要求个人纳税时,二者发生了交集,个人必然反过来要求政府些什么。

    由纳税者的权益问题,衍生出纳税主体必然想弄明白的几大问题:首先是政府的税收都用到什么地方去了?1年将近4万亿的税收,主要是用于社会福利、公共建设,还是政府官员的行政费用,甚至是被贪污腐败、纳入私囊?这一比例不能含糊交待,纳税主体有权利要求政府给出可令人信服的、明明白白的具体数据——你把我们的钱都用到哪儿去了?

    其次,纳税者必然要问:缴纳个人所得税,对我个人有什么好处,政府能为我个人做些什么?是帮助解决我子女的教育问题、老人赡养问题,还是我自己的医疗问题、失业救济、未来的养老问题?如果这些方面都不能提供令我觉得物有所值的服务,最后还要靠我自己来想办法解决,我凭什么要把钱交给你?

    第三个问题是公平性。为什么有些人需要纳税,有些人不需纳税?为什么收入相对少的那部分人纳得多,收入相对多的那部分人却纳得少?为什么老百姓的收入要申报纳税,政府官员的财产申报法却迟迟不能出台?如果说前一问题不成其为问题,低收入群体是社会救助的对象,不在纳税之列;那么后两个问题就更成其为问题,因为它极悖公平。有统计资料显示:工薪阶层交纳的个人所得税已占国家个税总收入的80%,而占总收入或总消费份额超过50%的最富裕人口,交纳的个人所得税仅占国家个税总收入的20%。

    当个人成为纳税主体后,上述人们原来还可视而不见的问题,突然间变得不容忽视,提问者主要是负担了80%个人所得税的工薪中产阶层。他们的政策博弈能力虽然微薄,因而沦为了现行政策下的牺牲品;但他们并不象贫困人群那样全无反抗之力。由于知识分子的主体部分属于这一阶层,他们在依托媒体、网络而形成的公共言论领域拥有较大权重,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引领民间的舆论走向,对政府形成压力。

    于是,本意只是想多捞点税款的《个人所得税自行纳税申报办法(试行)》,却引出一种完全出乎其设计者意料的后果:它使得一大群本来只是被动接受政府管制的“顺民”,突然蜕变成了现代意义上的公民。他们首次意识到:自己完全有权利要求政府交待其行为,要求政府满足他们的需要,监督政府,维护自己的权益,并且可以理直气壮。

    纳税人主体意识的觉醒,意味着现代人公民意识的觉醒;现代公民的出现,必然催生政府的现代化、国家体制和意识形态的现代化。由于新“涌现”的公民拥有舆论的力量,他们客观上将对政府行为形成新的压力:政府行为不再只是独立于民众视线之外的自作自为,而是时刻受到公民目光的审视,不得不逐渐向某种符合公民意愿的方向转变。从这个意义上说,《个人所得税自行纳税申报办法(试行)》的出台,是一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好事。中国国民的现代化,很可能倒逼出中国政府的现代化。

    ——原载《凤凰周刊》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股市又闻磨刀声/冼岩
  • 于丹们拯救了传统文化/冼岩
  • 社会主义,还是实用主义?/冼岩
  • 反腐设限令中国人丧失信心/冼岩
  • 中国教育需要一场“就业率革命”/冼岩
  • 《炎黄春秋》打了个漂亮的擦边球/冼岩
  • 为基层官员鸣不平/冼岩
  • 中国政府籍对外资环境重新定价改变外资政策/冼岩
  • 美国政府改变中国政治游戏规则/冼岩
  • 《政府工作报告》的基本布局/冼岩
  • 反腐也要打假/冼岩
  • 中国领导人没有政治改革的动力/冼岩
  • “原罪”争论中的真问题/冼岩
  • 怎样读懂《政府工作报告》?/冼岩
  • 从温家宝文章看中国面临的六种危险/冼岩
  • 毛泽东为什么、又是如何支持上海“一月夺权”的?/冼岩
  • 我看黎鸣骂于丹/冼岩
  • 封杀章诒和不合性价比/冼岩
  • 鲁能案,幕后黑手知多少?/冼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