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方影竹:马力,跳蚤,捏死他!
(博讯2007年5月17日 转载)
    
    作者:方影竹
     (博讯 boxun.com)

    香港亲中的民建联主席马力周二与传媒茶聚时谈及六四,他批评教师用“北京屠城”字眼来形容六四事件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并质疑六四时有坦克碾过学生的说法,他说:“不如找头猪试一下,看看会不会变成肉饼”。这番公然为中共滔天罪行张目、侮辱六四死难者及其家属的发言,立即受到一切正义人士的愤怒驳斥。
    六四屠城亲历者王丹说:“用猪来比喻死难者,难道不怕下地狱?”关于“辗成肉饼”一事,王丹说:“当时的事有照片为证,很多相关书籍都有引用,香港可以很容易看到。如果马力不信,他自己可以躺到坦克车下面,如果没有变成肉饼,我向他道歉。”
    
    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强调:“这些言论是对全世界有良知的人的侮辱。对已经死难者来说,是再谋杀他们一次。对已经死难者的家属来说,是在他们伤口上面撒一把盐。对全世界有良知的人是侮辱了他们。所以我赠他两个字是‘无耻’”。
    
    发此歇斯底里狂言的是马力一个人,而马力所代表的是一伙人。他今次歇斯底里大发作,乃是一种“马力现象”的投射。这种投射,过去就有,今后仍有持续。
    
    大家不会忘记2002年底的一件事:香港艺人梁朝伟吹捧影片《英雄》中,接受英文媒体专访时说:“我赞同这个看法,例如六四事件期间,我没有参加游行,因为中国政府做得对,维护稳定对每个人都好。”I agree with the message, for example, during the June 4th incident, I didn't join in any demonstrations, because w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did was right ─ to maintain stability which was good for everybody.)
    
    司徒华立即指出:“梁朝伟的良心泯灭了!”而最近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向立法会提出六四事件动议辩论议案,要求彻查六四元凶,但议案在7日被立法会主席范徐丽泰否决。
    
    马、梁、徐,话语不同,手段不同,但在充当中共六四屠城辩护士这一点上,均属同类相聚,同气相求。马、梁、徐之外、之后,还会有中共鹰犬跳出来,不必感到意外。
    
    马力后来说,他用的“字眼”可以收回,但他的“观点”不变。这也就是说,他以后可以文饰,可以画皮,但为虎作伥的“一颗红心”,则如花岗石般坚硬。我倒认为,纵然马力“躺到坦克车下面”,他也不会“辗成肉饼”。因为他不是人。人是热血动物,而马力之流是冷血动物。他们充其量是一群穿着中共御赐黄马褂的跳蚤罢了。而跳蚤,不仅吮吸人血时惬意,也能在运转专制的履带中跳来跳去而游刃有余。
    
    德国诗人早就为这帮中共跳蚤写了“跳蚤之歌”(见歌德的诗剧《浮土德》第一部第五场),而由俄国作曲家穆索尔斯基于1879年谱的曲子,流传极为广泛。歌词大意说:国王养了一只跳蚤,对它关怀备至,不仅给它吃好喝好,还让裁缝为它做了一身龙袍。跳蚤穿上龙袍后,顿时忘形,四处招摇,狐假虎威,狂态百出。最后在洋洋得意中被人愤怒地捏死。歌德笔下的跳蚤和今天中共豢养的跳蚤只有一点不同。歌德那只跳蚤说:“我是一只公跳蚤。”而中共搞“科学发展观”,繁殖的跳蚤公母俱全,不拘一格。
    
    “跳蚤之歌”在大陆早就传唱,近来又掀起重唱高潮。只是现在每次歌手快唱到结尾时,观众总是抢先助唱:“捏死他!”就让那些港澳的、大陆的、海外的跳蚤们,在这愤怒的斥责中发抖吧!
    
    (大纪元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