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军队国家化才能巩固胡锦涛权威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5月29日 转载)
     据《联合报.大陆新闻中心》报道,中共十七大的地方人事换届正在 进行,中央军委下属的《解放军报》罕见地刊文批评,当前一些领导 干部程度不同地存在著全局观念淡薄现象;有的只顾局部、不顾大 局,只顾团体、不顾整体,本位主义、部门保护主义盛行。

    关于这种情况,作为明眼人谁都会明白,实际也是这一报道所直接批 评的上海帮的多中心主义的做法。

     党指挥枪不得民心 (博讯 boxun.com)

    据新华社北京3月12日报道,胡锦涛12日下午在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 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上强调:“全军要密切关注国际国内形势变 化,进一步增强忧患意识和使命意识,自觉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 史使命”。

    但是,据《博讯》一位中共军校发文说,一位野战军中校的家乡因逼 迁发生大规模官民抗衡,一名带队去镇压的武警军官是他当年的好战 友,后者在给中校的电子邮件中说“我们都来自农村,都在受贪官污 吏的欺压,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知道怎么做,请放心。”后来 的报道证实他手下的武警战士真的没有对不起人民。写此文的该中校 军官说,如果再来一次“6.4”,中共没一个领导人能够再调动军队 去镇压,他们也不敢;说不定就会导致调转枪口,再现苏联解体的一 幕。

    更何况,在今日中共内部,不只各级地方官僚腐烂不堪,军队里所盛 行的腐败现象更是匪夷所思,令人发指。这当然都是不争的事实。

    党指挥枪的历史早已过去

    严格说,如果硬要说中共代表某一时期历史的话,中共带领全中国人 民,本来打的旗号是为全国人民打天下的,既然天下已全部打了下 来,这军队就要自然而然归还于人民和国家。但是,由于中共本意完 全不是这样,所以,当天下打下之后,中共党贵们,便自然而然地如 历代王朝复辟或农民起义一样,谁带领打的天下,谁就有权力坐天下 而永远无穷无尽地享用下去。

    关于这种情况,在中共的毛泽东时期是这样的,邓小平时期也是坚持 的这种传统。直到今天,当笔者跟维护中共江山的许多人打交道时, 他们也是这样的说法。他们普遍都这样认为:中共带领全国人民打天 下,九死一生才拼下来,怎么就会轻而易举把天下交出来哩?

    也就是说,当中共发展至今,凡是直接参与打江山的中共元老,在相 继全部死去的今天,这江山,还继续要让中共的太子党及其子子孙孙 们无穷无尽地享用下去,这还继续有可能吗?

    其实,严格说,如果当年中共确实是为全国人民打天下的,这江山在 当年就应归还于全国人民。但之所以到今天还依然这么坚持着,也由 此可见,这中共政权无论发展到何时,这些在中共权力中心能够左右 政局的人,他们全部都不是真心为这个国家和人民真诚服务的,而是 都怀有如此险恶用心的。

    否则,党指挥枪的历史早已成为过去,现在还硬要坚持党指挥枪,也 便只能是如此险恶用心的人的卑鄙所为了。而所谓“绝对坚持党指挥 枪”的所有理由和论据,不过就是“因为是我党缔造了中国人民解放 军”的流氓说法而已,当然,这便与广大人民的意愿完全相违背的。

    军队国家化才是正轨

    即便就是党指挥枪,党也是打着人民和国家这个旗号的。如果完全彻 底地还军队于国家,则是顺理成章自然而然的事情。

    何况,军队本来就是由人民(或称“纳税人”)供养的,而非政党供 养。政党本身并不能创造财富,更不能提供军队生存所需的给养和物 质资源。军队没有理由充当某一政党攫取政治权力的工具,而应对人 民负责,为人民服务,听命于由人民依法定程序民主选举产生的国家 机构。军队国家化乃是人民行使管理国家权力的必然要求,是国家民 主化与法治化的必备条件,也是保证国家长治久安的万全之策。

    军队国家化乃是文明国家的通则,实行宪政民主体制的国家莫不如 此。以我们的近邻印度为例,印度军队不从属于任何政党,只服从于 民选政府。印度宪法规定:印度实行三军分立,总统兼武装力量最高 统帅,内阁国防委员会为国防最高决策机构,总理担任该委员会的主 席。三军统一作战指挥权平时归内阁总理,由总理通过内阁秘书处与 国防部行使,战时则通过授权给军种参谋长来实施统一指挥。内阁国 防部长是最高军事首长,负责军队的日常行政事务。印度军队是非政 治组织,在政治上严守中立,从不参与政治斗争,忠诚地履行宪法赋 予的职责,因而受到印度人民的信赖和尊敬。印度军队国家化的成功 经验很值得我们学习。(参见胡志勇著《文明的力量印度崛起》) (摘自张祖桦《军队国家化乃政治文明之通则》)

    军队国家化才能切实巩固胡锦涛的权威

    胡锦涛虽然不是民选的国家元首,但他却是实实在在的中国国家元 首。即便这样,如果要巩固胡锦涛国家元首的崇高地位与强大权威, 惟有通过让军队国家化,这才是唯一出路和最佳选择。因为只有让军 队国家化,军心民心才会铁板一块,祖国大好河山才会稳如泰山。否 则,在这还依然是党指挥枪的年代,毕竟党已不党,完全丧失其茁壮 成长的土壤和大环境,党的性质也逐渐国家化转变,在这样一种大势 所趋众望所归的大环境下,如果还硬要把军队极少数化、个人化、或 某集团化,这未免太不符合时代发展潮流,而是极其落伍的。

    正因为这样,在胡锦涛继任中共国家元首这么多年以来,其实令胡锦 涛最担惊受怕的莫过于军心的不稳,军事方面突然会出现的哗变现 象。当然,作为一个已完全丧失民心的政党,在腐败糜烂,旧式官僚 习气充斥的今天,其最后维护政权的手段,也许仅仅只有靠军队。而 如果连军队都不忠于这个党,尤其是这个党中的某个体为中心的话, 那么这个政权确实还能长久维持下去吗?

    因此,当军队国家化愈来愈甚嚣尘上地被提上日程时,这无疑才是一 件大好事,是属于祖国和人民的大盛事。尤其对于巩固作为眼下国家 元首胡锦涛的权威,才是唯一出路和最佳的选择。否则,在党内斗争 日益激烈的今天,解放军的这种仅仅在口头上和表面上表态拥护胡锦 涛,并批判上海帮的多中心主义的做法,这未免更让人万分担心和非 常恐慌。也就是说,这《解放军报》的批评,果真代表的是大多数, 也一定不会言不由衷吗?

    如此看来,中共军队之所以军心不稳,原来是党内斗争日益加剧的恶 果。也就是说,虽然胡锦涛就是眼下中国最为名副其实的国家元首, 但由于党权大于一切权力,并高高凌驾于一切权力之上。所以,这胡 锦涛的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职务,实际也只是虚位。如果胡锦涛不稳 定好党内绝大多数已完全变质了的权贵们的人心,即便胡锦涛在名义 上就是党的总书记,实际也可以被随时架空。

    由此看来,作为今天的中共党政军的老大,已远非往日这类老大可以 比较。这当然不是胡锦涛个人能力怎么样的原因所直接导致的,而是 党国制度发展到一定程度上时的必然选择。如果在这样一种大前提 下,不让胡锦涛对此感到万分担心和后怕,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当 然,在这样一种表面似乎很坚硬,实际根本就不堪一击的极其脆弱的 僵化体制里,当胡锦涛正在某一夜正做着美梦时,如果不突然涌现出 一个叶利钦来,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当胡锦涛在担任中共党政军最高统帅的这么多年里,胡锦涛固 然对此非常明白,也确实在忧心忡忡,而始终放不下心的就是这军心 的不稳,军队在某一日或某一夜的突然哗变。为此,胡还专门针对此 种现象,虽然已绞尽脑汁,殚精竭虑,而这又有什么用哩?即便提拔 某些将领,也只能提拔极少数或极个别人,当然被提拔者暂时会高兴 一下,而绝大多数没有被提拔者还会继续那么开心吗?说不定他们在 被提拔与未提拔方面,已经对胡锦涛的不公或偏心等等怨气更大,仇 恨更深了。

    也许没有被提拔者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就说被提拔了的人吧,他们又 会怎么样哩?当然也会在口头上和表面上对胡锦涛表示效忠,但谁又 会知道,当时局一旦出现或发生大的震荡与变故时,他们这些人确实 就会绝对忠实于胡锦涛吗?而绝不可能首先带头且不问青红皂白地把 胡锦涛彻底弄翻在地,完全埋葬吗?

    因此,笔者以为,在这样一种体制下,无论胡锦涛怎样绞尽脑汁,实 际也是徒劳的,是枉费心机,根本不管用。而唯一办法和最佳选择, 就是怎样让军队确实国家化,顺利坦然地国家化,只忠实于国家和人 民,一切都仅仅只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全面效忠,并切实服务好。 也许只有这样,让军队完全彻底地国家化之后,作为国家元首的胡锦 涛,在他的职权范围内,才会真正享受到对军队的最高指挥、领导与 管辖权。当然这种权力才真正是神圣不可动摇的。任何只要是属于小 人的偷鸡摸狗式的伎俩,才不会排上用场,或者即便排上用场了,也 是极难得逞的,实际也是无机可乘的。否则,如果坚决拒绝军队国家 化,就这样如老牛拉破车般地让党总是指挥枪,恐怕就永远难保胡锦 涛个人的安宁。只要胡锦涛一直位处于这样一种位置上,就一定永远 不安心,而总是夜长梦多,夜难睡安稳。

    固然,也正如《解放军报》所指出的,“有的领导干部合意的就认真 执行,不合意的就消极应付,或者打折扣、搞变通;有的一味强调本 部门、本单位利益,以特殊性为藉口,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现 象就会愈来愈严重。长此以往,这军队不哗变,就绝对不可能,而这 掌握有党政军三大至高无上权力的胡锦涛,实际也仅仅只担任着虚 职,是实实在在地担惊受怕了这么多年的。

    毕竟,作为今日的中共官僚权贵,由于拒绝来自于人民群众强有力的 监督与制约,已完全腐烂、变质,堕落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对立面上 了。届时,如果军队不哗变,人民力量也会首先站出来进行坚决抗 争,誓死捍卫人民权益的。

    (2007-05-28)

    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