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封杀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杀的罪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5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六四”已过去了十八年,“六四”之际出生的娃娃已到了成人之年,新的一代人开始了他们的生活。但是他们对于他们所出生的那个年代,曾经震惊世界的那场民主运动却是陌生的。因为在这十八年的时间里,中共封杀了任何有关这场运动的史实,力图通过沉默来掩盖“六四”血案,既不对“六四”伤害者家属有一个交待,也对民间要求平反“六四”声音视而不见。一切与“六四”相关的事皆淡化处置。 (博讯 boxun.com)

       今年“六四”前夕,香港亲共政党“民建联”主席马力跳出来声称,“六四”不可能发生坦克把人压成肉饼这样的事,不信可以拿一头猪放到坦克下碾一碾,看能不能压成猪饼。此言一出,即成了众矢之的,香港各民主政党团体纷纷出来指其丧心病狂,毫无人心,香港媒体则对他穷追不放,大陆天安门母亲团体,和异见人士也纷纷谴责其为拍中共马屁而不顾事实,颠倒黑白。并要求马力与死难者亲属对质。对此马力不得不逃到内地避风,并表示其话说得不当,但观点是对的。马力虽贵为香港政党主席,但毕竟不懂主子老共沉默之心,挑起“六四”话端,弄得中共十分地尴尬,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拍共产党马屁帮共产党忙,马屁没拍上还帮了倒忙。
       在马力否定“六四”屠杀之际,一位亲历“六四”大屠杀,在追捕中游水逃亡海外的年青教师,在“六四”十八年到来之际,写出了一本“1989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作者胡仁华在书的序言中写道:“本人作为一个六四血腥镇压事件的亲身经历者,尤其是作为一名在北京大学古典文献专业接受过七年专业训练的历史文献学者,有义务和责任为该事件留下一份可靠 的历史记录。为此,在一九九零年三月初一个寒冷的深夜,我冒死游过海湾,穿过密布中共军警的小岛,爬过齐腰深的漫长海涂,遍体鳞伤地来到自由的彼岸。尽管 自由是血淋淋的,但我依然由衷地感到庆幸,因为我终于获得了自由发言的权力和机会,以履行自己作为历史见证人和历史文献学者的神圣职责。长期以来,本人念兹在兹,始终没有放弃努力。直至今日,本人终于完成了本书的定稿工作,了却了多年来的一桩心愿。”此书以详实的资料性,阐明了天安门广场杀人,坦克碾人,毁尸灭迹的罪行,以及交待了开枪镇压的军队番号和屠城指挥人员的姓名。他的书拨开了那段历史中的一些迷雾,从史学的角度奠定了中共动用国防野战军,在“六四”中所犯下的屠杀民众罪。追究这样的罪责,中国民众一定会像欧洲民众追究纳粹罪犯一样,紧追不舍,一个也不放过,那怕到了天荒地老那一天,罪犯死了,也要把这屠杀之罪押上审判台。中共想依靠封杀沉默偷渡历史的罪责,实是痴心梦想。
       纪念“六四”血案十八周年,亲共党主席马力,上演了一出最为卑鄙无耻的丑剧。而“六四”亲历者,民运人士胡仁华,却以自己的生命以十八年的时间,呕心沥血写了“六四”中共屠杀学生和市民的历史。今年,我们纪念“六四”可以比往年任何一年,都更理直气壮地,直追那段血腥的历史,要求中共当局交出“六四”屠城的责任人,追抚所有“六四”受难者家属。并向中国民众下跪谢罪。当今中共领导人,如不想沾染“六四”血迹,于“六四”撇清关系,必须勇敢站出来为“六四”平反。否则“六四”的罪责也同样是他们的罪责。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 陈维健:渔阳鼙鼓动地来
  • 陈维健:2008年奧運夢想
  • 不许调戏妇女到不许包养情人/陈维健
  • 陈维健:熔化血躯的钢水背后的国企改制
  • 陈维健:“国际歌”的声音又在中国大地响起
  • 陈维健:泯灭英雄的时代
  • 陈维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 陈维健: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 陈维健: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 陈维健:“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 陈维健: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 陈维健: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 陈维健: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 陈维健: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 陈维健: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 陈维健:情系曼久嘎追拉
  • 陈维健: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