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不要让“六四”成为“二二八” /安田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2日 来稿)
    安田更多文章请看安田专栏
    作者:安田
     (博讯 boxun.com)

    “六四”十八周年,我却发现自己离“六四”越来越远。至少,离“六四”的那些纪念活动越来越远。从完成《天安门情人》那天起,我就打算对自己的“六四”情节做个了断,但是却不,反而因此引来了一些社会力量的注意,当然也避免不了有一些交易,但全部被我拒绝了。说实话,有些条件还是很有诱惑性的。安田一介凡夫俗子,自然也不免动心。但是只要想到89年自己的那腔热血,想到那些普普通通的同学们的满腔激情,想到那些被这些学生感动的普通北京市民的热情,安田就不得不为自己设定一个底线:决不为了利益而利用“六四”。
    
    
    之所以用这句话作为起子,写这篇纪念“六四”的文章,是因为在知道了越来越多的内幕以后,有感而发。在中共屠夫依然不敢面对“六四”,依然压制国人言论的今天,显然不是检讨“六四”内幕的时候。不过,安田相信,“六四”翻案不可避免。中共当局所希望的,只是一个适当的时机。他们希望的,就是时间可以冲淡血痕,越积越厚的历史尘埃可以治愈这块伤疤。也许,他们是对的。因为他们“平反”了右派、“平反”了“文革”、“平反”了他们一系列的狗咬狗事件。不过他们忘记了一点:所有的这些“平反”都是在他们掌握权力的时候主动进行的。但是,如果时间流逝的最终的结果,是中共的权力基础越来越薄弱,到他们不得不“平反”的时候,会是什么结果?这方面,台湾的二二八,就是血的教训。
    
    
    毫无疑问,二二八是独裁政府倒行逆施的一次暴行。在这一点上,和“六四”非常相像。与“六四”一样,二二八成了国民政府和台湾居民之间的一道鸿沟。而当初国民政府所作的,和今日中共也没有多大区别:发展经济,淡化伤痕。基本上来说,国民政府的作为是相当成功的。一直到二二八事件过去45年,台湾成了亚洲仅次于日本的经济体,1992年,国民政府才开始放松对于悼念“二二八”事件的管制,有序引导民众的情绪。其后,直到1995年,才由当时的国民党籍总统代表国家为“二二八”事件向全体国民道歉,平反“二二八”。
    
    
    回过头来,看看今天的“六四”。悼念“六四”的民众,无论海内外,他们的要求似乎都很简单:平反“六四”,对死难群众进行国家赔偿。可以想见,在威权统治时期的中华民国,除了极少数的政治野心家,台湾人民心中对于“二二八”的期望,也不过如此。而国民政府所做的一系列措施,包括道歉、赔偿、建立纪念馆等等,也是符合人民的期待的。应该说,从1996年以后,“二二八”就应该正式成为历史名词了,因为一个满足了绝大多数的公众愿望的结局已经达成。现实社会对它的反应应该是理性的悼念、研讨而已。
    
    
    其实,在如何对待历史悲剧上,古今中外,有无数的先例可循。而最为著名的,无过于二战以后,德国民选总理勃兰特在华沙的下跪,赢得了“勃兰特跪下去,德国人站起来”的美名。安田相信,今天中共官员们对于“六四”最终平反所希望的、1995年国民政府处理“二二八”时所以为的会达成的,无过于勃兰特下跪这样的结局:以时间减缓伤痛,以平反为历史悲剧画上完美的句点。
    
    
    但是,事实并不如此!平反了“二二八”的国民政府,并没有因此站起来。相反,平反后的“二二八”在台湾成了民进党一部分人的私有财产,在他们的刺激下,平反后的“二二八”变成了全民的永不愈合的伤疤。每到选举,民进党必然要把“二二八”提出来,刺激台湾的绿营群众。在这种情况下,不要说平反了二二八的国民党没口为辩,就是绿营的台湾民众,都已经搞不清楚“二二八”的真相了。因为这时候的“二二八”已经完全成了政治武器。前不久,民进党暗中掌控的“三立”电视台用在上海的杀人场景,误导民众说是“二二八”的高雄屠杀,就是一个明证。
    
    
    中共高祖毛泽东曾经自欺欺人说:“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纯粹是全人类历史上最臭的“伟人”至理狗屁!现在的“二二八”就是铁证!台湾本土派选民的举动充分说明了:人民群众的眼睛是最容易被蒙蔽的!在民进党的操弄下,“二二八”不再是全体国民的历史,而成了本土选民的血泪家族史。于是,其他的国民,就成了黄世仁,欠了本土选民的银子,而且是子子孙孙几辈子也还不清的。因为只要民进党一幅苦瓜脸,大讲“二二八”的悲剧,你就不得不“政治正确”地跟着她喊口号。否则,你就是“中国猪”,就不爱台湾。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什么真相可言?谁还敢说,“二二八”首先是民众的暴动(显然,和“六四”不一样)?谁还敢说,“二二八”也有许多被台湾本土民众杀死的“中国猪”?
    
    
    每次看到民进党纪念“二二八”的场景,安田就觉得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因为,这帮政客卑劣地挑拨族群关系的行为,恰恰是“二二八”的血的教训之一。但是,时至今日,平反了“二二八”的国民党不要说为自己辩护,就是屁也不敢多放一个,只能一味跟着民进党的方向盘打转,道歉、道歉、再道歉。唉!如果华沙人也有民进党这样的精神,只怕,德国宪法必须规定:总理当选人比必须有钢铁膝盖。否则,对着“永远不忘历史”的华沙人,一跪、再跪,还不得成了个瘸子?
    
    
    其实,这么浅显的道理,不是民进党不明白,而是利益使然。因为“二二八”成了“牌”,成了族群操弄的牌,成了骗取选票的牌,成了民进党手里的蒙蔽台湾南部民众的黑牌。既然如此,台湾的民主成为国际笑话也就不奇怪了!哪个瞎子能够看见方向呢?哪个愚昧的民族能够在国际竞争中得到尊重呢?
    
    
    所以,那些一心指望时间淡化“六四”伤痛的中共官员们,可以绝望了!台湾的“二二八”,就是前车之鉴!不要以为,平反总能够得到谅解;不要以为,道歉没有时间效应;不要以为,没有“六四”血债官员上台就可以清理前辈的血污。国民党今天的处境,就是明证。在政治上,谅解绝对需要权力来但书。一旦失去权力,结局必然是彻底的清算!因为人民是最愚昧的布朗分子!他们现在既然能够在你们的宣传下,相信“六四”屠杀理所当然。那么,等着吧!等着他们会因为“六四”中一个感人的小故事,而清算你们中的每一个官员!
    
    
    我可以预见,“六四”必将成为一个如同今天的“二二八”一样的,让人感慨的悲喜剧。阿克顿说:“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我要说,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愚蠢。那些被绝对的权力宠坏了的政客,不到大厦将倾,他们不会想到要忏悔自己的罪业;而到忏悔时,却又失去了权力的保护。这是国民党曾经走过的路、体会到的痛,也一样会成为中共屠夫们的义无反顾的路。时间可以让人忘却善行,但是决不会让人忘记罪恶!中共如果不能在还掌握政权的时期,抚平“六四”的伤痛,那么,“六四”必将成为中国的第二个“二二八”。因为,面对权力的新贵们,决不会放弃挥舞一块可以蒙蔽人民眼睛的黑布的机会,只要因此可以让他们成为新的权力享受者!
    
    
    仅以此文纪念“六四”十八周年。
    
    
    2007.6.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陳達鉦﹕六四黄雀行動有中共黨政軍参与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之八——孙维邦
  • 六四纪念杂想/万生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之七——刘济潍
  • 邓焕武:“六四”不能遗忘!——纪念“六四”十八周年感言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之六——史晓东
  • 陈维健:封杀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杀的罪责
  • 江棋生: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之五——牛天民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之四——张宵旭
  • 六四留下的教训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张洁(三)
  • 佛洛伊德与六四平反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二)
  • 1989年“六四”英灵永垂不朽!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一)
  •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 潘晴:滴血--为“六四”遇难者而作
  • “六四”北京市民心中永远的祭日/博讯记者北京新闻人
  • 天安门母亲”“六四”18周年座谈纪要全文 (组图)(图)
  • 天安门母亲港支联会纪念“六四”十八周年
  • 北京对马力言论保持沉默:六四或被重新评价?
  •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民建联主席马力否认六四屠杀 引起各方强烈谴责
  • 马力否认六四屠杀的言论继续引起争议
  • 1989年“六四”大屠杀伤亡逾10,000人
  • “天安门母亲”强烈抗议马力否认“六四”屠城的无耻谎言 (图)
  • 抗議民建聯主席馬力污衊六四屠城死難同胞
  • 从六四“平暴”升官晋级名单看哪支部队杀人最狠
  • 香港议员要谴责六四元凶,立法会主席断然排斥议案(图)
  • 香港大學:「拒絕遺忘,平反六四」
  • RFA:中国政府查缴《六四诗集》范围扩大(图)
  • 六四受难者齐志勇遭警方非法限制自由
  • 何天:六四伤残者齐志勇清明祭奠赵紫阳(组图)(图)
  • 清明节悼念赵紫阳先生,六四伤残者齐志勇被派出所扣留(图)
  • 邓小平秘录:六四悲剧是学运卷入权力斗争
  • 六四天网就李建强致吴邦国公开信的声明
  • 六四天网:汉源暴动当事人死刑判决书(图)
  • 一周新闻聚焦:天安门母亲就六四问题第十三次上书两会和上书资料汇编(图)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