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冤民出狱揭冤者坐牢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2日 转载)
    
    -- 记民主维权人士郭起真
     对于郭起真,说句老实话,我根本不了解。毕竟我从事民主工作时间不长,当我全身心涉及时,应该是郭起真本人受到很大委屈和冤枉正盛的时候。在我眼里,此时的老郭就不得不“激进”了。所以,从内心深处讲,我对郭起真的这种“激进”不是很赞成。所以,对郭起真的全貌,就根本没有打算深入了解。尤其当郭起真被最后一次抓捕后,陕西邓永亮还多次提醒我应该为郭起真写点呼吁的文章,但由于这种原因,我根本就没丝毫激情,所以,就一直没有写。后来,就是最近,当郭庆海给我突然打来一个电话之后,从郭庆海那里,我才了解了郭起真的一些内幕,于是,才专门翻阅他所写的文章,以及关于他的报道,结果就整理了这么多文字,不由我从内心深处对他肃然起敬了。 (博讯 boxun.com)

    
    原来这老郭,竟然这么了不起,下面就是我所整理老郭全貌的简要描述:自2006年10月17日上午9点28分,郭起真被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审判决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以来。现在,已经快一年了,关于郭起真的许多故事,从各种媒体报道看,笔者觉得郭起真才是中华民族的真正脊梁,是大义凛然、豪情万丈、刚正不阿、血性十足的民主大勇士。虽然他的抗争完全合法、有序、高度理性,但是,由于在专制大黑幕的重重笼罩下,这依然被为霸一方的沧州当地恶霸和流氓们,只有置其于死地才方为大快。否则,他们这些恶人们又怎能善罢甘休,而长期逍遥法外,我行我素,继续作恶多端,残害无辜百姓哩?固然,当正义力量与邪恶势力针锋相对时,由于邪恶势力逞强势,暂时弱小的正义力量一定就会遭到邪恶势力的强暴与扼杀。而郭案,恰好正是这类案例的典型。
    
    揭冤救人的大英雄反遭迫害
    
    1996年,在沧州市水月寺小区发生一起杀人案,一对即将步入新婚殿堂的青年被人残忍杀害、肢解。案发六天后,沧州电台、报纸、电视所有的媒体争相报道破获该案的消息。特别是沧州电视台全天候滚动播出被抓获的两名犯罪嫌疑人王兰歧的近镜头。
    
    由于郭起真在房管局下属的单位出售公有商品楼房,与特大杀人犯的犯罪嫌疑人相识,当他看到性情懦弱,为人真诚善良的王兰歧在屏幕上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狼狈相之后,经过他向有关人士仔细调查、分析、推理,他便断定这是一起冤案。于是,他向省市政府部门马上反映情况,未果时,又立即用挂号信向有关部门反映。不久,此案终于得到上级部门重视,沧州承办此案的有关公安机关在接到上级部门督办此案的指示之后,没有及时释放无辜人犯,造成其母气绝身亡,其父精神严重失常,王兰歧兄弟二人于99年无罪释放。新华公安分局却在98年北京召开十五大期间对郭起真进行24小时监视居住。监视郭的沧州市公安局督察大队长竟然也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对郭威胁利诱道:“你要是上诉就判你实刑,(即有期徒刑。95年因郭起真举报本单位所长被莫须有的罪名判处缓刑,法院扣了他的上诉状),我与你们所长关系不错,与他姑爷关系也挺好,只要你不再举报你们所长马桂臣,我可以马上恢复你的工作!”
    
    2001年2月2日,北京召开两会期间前两天的零点,十几名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人闯入郭起真家,对郭的住宅进行搜查,抄走了郭起真的电脑和七张软盘,两本日记和两本电话薄,十二盘软盘在关押郭起真的时候就扣押,共计十九张,均没有开具扣押手续。
    
    夜入民宅不出示证件,查扣物品不开具扣押凭证,这与土匪没有什么区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对郭起真实行刑拘后,多次向检察院提起逮捕申请遭到拒绝,他们便于3月14日在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这也是第三次非法关押后扣取保释金放人。电脑和所扣东西依然未归还。
    
    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在2002年11月6日,北京召开十六大的前两天又故伎重演,再一次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将郭起真刑事拘留。办案人员在关押询问时,严厉谴责郭起真为一名涉嫌杀人被关押数年的无辜百姓喊冤,郭起真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恪守做人准则,左手做的善事没有告诉右手,也不肯张扬的好事竟然就成为“人民的保护神”迫害他长达六七年的罪证。他之所以遭到公安的百般迫害,原来完全是因为他在98年向中央有关部门反映在沧州发生的一起杀人案所导致的!
    
    在这些将无辜百姓打入死牢,甚至将其枪毙后也理直气壮的恶警眼里,如果郭没有把他们将无辜百姓打入死牢关押近三年的真相公之于众,他们即使将王兰歧枪毙了也会像聂树斌冤案那样石沉大海、消失得无影无踪。在他们眼里,只要将为民请命的人和敢于将他们的犯罪行为公之于众的人蹂躏、迫害,使其全部噤若寒蝉,他们的罪行才会真正大事化小、小事化小,直到完全不了了之。
    
    对于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对郭的一系列残酷迫害,郭起真于2003年3月24日向沧州市公安局提出了强烈的抗议,并将抗议游行示威申请报告送达市公安局办公室054019警号。在24小时没有得到公安局任何答复后,他到沧州市委门前示威的当天,因他98年初向有关部门反映99年无罪释放的王兰歧赶到了他的家里。王兰歧除对郭起真在他蒙冤入狱期间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才得以让他无罪释放表示感谢之外,心有余悸的他还坦言遭到了公安人员的恐吓与威胁,公安人员对他说“如果你不阻止郭起真再到市委门前示威而引起领导重视和追究,在没有抓到真凶之前,我们随时可以将你收监入狱!”
    
    当郭起真看到曾在死牢里关押了三年之久的王兰歧被公安老爷们吓得魂不附体时,郭的心立刻泣血了。王兰歧在郭家一再强调他想过几天安静的日子,再也不想重提过去的事情,他实在惹不起这些公安老爷们,他还声称要高价购买郭在市委门前散发的游行示威的抗议传单,仿佛郭的示威传单又会使他再陷黑牢,或给他带来别的什么大灾难。他甚至还警告郭说:“他们还会折腾你!”是什么原因使曾对他大打出手,受尽了皮肉之苦,并给他扣上杀人犯罪名而打入死牢关押三年,致使遭受牵连的胞弟的母亲气绝身亡,其父精神失常的人却也能敬若神明,反而对为他的合法权益和生命两肋插刀,称得上是救命恩人的人如此视为仇敌呢?
    
    郭起真爱人工作的单位经常受到公安的骚扰,致使她被辞退,在家赋闲;公安到网吧散布郭起真是法轮功,沧州几乎所有的网吧都禁止郭起真上网;公安到孩子学校骚扰,使郭的孩子的心灵遭到极大伤害,学习成绩直线下降;郭起真用血和泪撰写得来的稿费支票被扣押;郭的电子信箱和网页被关闭;IP被封;电脑上的资料和用血泪撰写的文章不翼而飞;公安经常入室进行骚扰;非法传唤;每逢重要领导人到沧州就明目张胆地对郭实行监控;2004年初法院又判处郭起真向所举报的人陪礼道歉!
    
    从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在“天高皇帝远”地方长达数年对郭起真进行丧心病狂的“折腾”,无非就像一位老者所言:“他们就是想把他置于死地呀!”为了达到这个罪恶目地他们妄图用一个个新的罪恶来掩盖过去的一个个旧的罪恶,由此可见中国邪恶势力的极顶猖獗。
    
    为冤案再奋起再遭迫害
    
    郭起真于2005年从一位网友处得知沧州辖区的任邱市也发生了一起与王兰歧如出一辙的冤案,一位无辜的百姓(电话0317-224398崔洪涛,其母王金如),在监狱里关押了近十年,四次判处死刑至今没有结案。听到此消息后,郭起真竟然没有接受在王兰歧冤案上所遭受的非人迫害教训,又立即与当事人取得联系,在互联网上马上刊出《哪个政府应该受到谴责?》的呼吁文章,传遍全世界,呼吁全球人关注崔洪涛一案。
    
    当天,郭起真就遭到两名公安人员的入宅骚扰,他们一边严厉谴责郭接受北京法制杂志记者的采访,还威胁“今后还会经常进行骚扰”;中级人民法院同时也下达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从无辜的聂树斌十年前被当作杀人犯枪杀,到无辜的王兰歧被当作杀人犯关押三年,王兰歧虽没有像聂树斌那样命丧黄泉,但也酿成人命血案,引起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尤其由于郭起真向有关部门及时而又强烈的呼吁才被无罪释放。但是,从对郭所遭受百般迫害和骚扰,再到被当作杀人犯关押了近十年,判处四次死刑的崔海涛,这足以令每一位生活在大陆的人,每一位珍爱生命的人毛骨悚然,每一位合法的公民随时都有可能被当作杀人犯打入监狱,甚至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这种令当今世界触目惊心,万分震撼的骇人听闻的惨案,却在今天的大陆,为什么还依然司空见惯屡见不鲜呢?为什么将无辜百姓打入死牢的罪犯仍然可以逍遥法外,为所欲为哩?而为民请命的人却要屡遭千般折磨万般迫害始终得不到相关政府部门的应有重视和高度关注呢?难道只有等到为王兰歧喊冤的人也被迫害致死,等到崔洪涛成为聂树斌第二才能引起众多“无冕之王”的蜂拥而至和政府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吗?
    
    作为今天的中国人,当邪恶势力正在疯狂地残害无辜百姓的时候,你却袖手旁观听之任之,甚至还麻木不仁幸灾乐祸,那么,你的生命又会有多少价值哩?
    
    在沉痛迫害中不懈抗争
    
    郭起真先生因举报河北省沧州市新华房地产管理所所长兼书记的贪污罪、受贿罪、渎职罪、诽谤罪的马桂臣,遭到报复,先后被收审、逮捕、判刑、开除公职等。郭起真为了讨一个公道八年上访不止,亲自到区法院,市中级人民法院,省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并多次到区政法委,市政法委;市信访局,省信访局,国务院信访局;区检察院,省检察,最高检察院。以及市委书记,省委书记,乃至总书记;工人日报,法制日报,人民日报;沧州电视台,省电视台,中央电视台。等等等等。几乎走遍了长城内外大江南北,而冤案始终没有得到解决,却又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屡次被关押。
    
    2004年,由于郭当时被释放后拿不到任何释放手续,包括取保侯审的手续。郭起真在他的一份上访材料中这样写道:“2001年2月2日深夜零点,10几名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人闯入我的家门,没有表明身份和出示搜查证就对我的住宅进行了搜查,并且抄走了我刚刚借债近万元买来的电脑和七盘软盘,两本日记和两本电话本,以及我举报的全部证据。甚至于把电话卡和身份证也要扣押!更令人难以容忍的是,抄走的所有物品均没有开具任何的扣押凭证。”
    
    2004年7月28日上午,郭起真第六次在中央电视台门前打起《郭起真蒙冤十载,谁来主持公道?》的横幅请愿,并索要98年1月23日寄给中央电视台和有关国家领导人,反映一起特大杀人案的情况,长达三万多字的信。因为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以此构陷郭起真颠覆国家政权的罪证关押其两次,(每一次的释放均没有办理合法的释放证明),当时还扣押三台电脑及其它物品,而且第一次查抄的所有物品均没有开具任何扣押凭证。
    
    该月27、28、29、30日,郭起真又先后去国务院和人大、信访局、最高法院、公安部以及司法局上访,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和强烈关注。
    
    该月30日,公安部接待郭起真的警号058668,他看了上访材料,详细听了介绍后非常重视,当即给刚刚担任河北省沧州市市公安局的控申科的郝玉书处长打电话,责成他认真调查、落实、严肃处理有关部门一切的执法犯法行为和郭起真在十年期间遭到的四次非法关押。
    
    晚上九点,郭起真在上访村的一话吧,接收了美国新闻界某记者长达一个多小时的电话采访,记者表示将郭起真蒙冤受辱长达十几年的迫害,特别是为民请命,却遭到政府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关押的行为,向全世界进行公开报道。
    
    郭起真返回沧州前通过电话与申请万人大游行的北京叶国柱取得联系,叶国柱表示最近要亲自到上访村看望上访的广大冤民;随后又与本月26日申请《天安门广场请愿、示威》申请负责人——新疆伊犁上访的李小成告别。李小成表示当天(31日)下午亲自到有关部门递交申请游行书,如果得到有关部门的正式答复,李小万将在本月7日率领数千在京上访的冤民,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游行示威。
    
    郭起真除对两名着名的维权人士的正义行为表示强烈关注和支持以外,还准备积极参加他们的游行活动,以此表示对沧州司法部门在长达十几年的强烈抗议。
    
    郭起真在接收记者采访时,还曾向采访的记者一再表示,在冤案没有得到公正、公开处理之前,会积极地联合有关的维权人士,进行合理、合法的维权活动,以此来推动和完善弱势群体的维权事业,以便积极打击司法腐败和一切犯罪行为,净化并创造一个良好、和谐、宽松的社会大环境,使每一个泯灭的良知都能够得到复苏;使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不受到任何侵犯;使每一个炎黄子孙的生命都能够得到应有的尊严和保护。
    
    但是,在沧州,把无辜百姓当作杀人犯的人却可以被称作英雄,而为民请命的郭起真却成了颠覆国家政权的罪犯。至2004年11月,近二年也没结案。当时公安人员还经常到郭家进行骚扰!郭起真当时已失业在家,完全靠妻子一人在外加工织补毛活为生,一个月收入只有几百元;儿子又上了初中;他已经负债十余万元,十多年的艰辛上访路啊。
    
    在这12年中,郭起真虽然遭受了残酷的打击迫害,但为了维护个人合法权益,为了一个公道,也为了维护法律尊严,特别是为打入死牢的王兰歧兄弟和崔洪涛这样的无辜百姓讨还清白,四十四次进京上访,耗资十几万,四次在网上卖肾。12年的长期迫害,使他们家非常贫穷。郭起真如今的坐牢更使这个家庭的贫穷雪上加霜。
    
    绝望中的吁求与呐喊
    
    正如郭起真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于2006年写给美国总统布什的信中说:“因为我在十二年的冤案当中,曾经在网上给胡绵涛总书记五次发表公开信,从没有得到只言片语!因为您不仅是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也是扞卫人权的世界领袖,所以请您在本月19日会唔中国最高领导人胡绵涛总书记时,督促大陆改善大陆的人权状况,解救那些被强权迫害、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人们。”
    
    2006年10月26日,郭起真到沧州市市委门前示威了两个多小时,遭到没有警号标志的人的粗暴干涉,所有的传单被抢,当他不得不离开现场时,还遭到不明身份的人的跟踪。郭起真被迫就爬上了沧州市公安局计算机管理中心的电视塔,以此表示强烈抗议。很不幸,在距离地面近二十米的高空中,他摔了下来,造成右大腿粉碎性骨折和身体多处受伤。
    
    事发后的当天,郭起真躺在单架上被哥哥姐姐抬到沧州市市委大门前长达近三个小时。在无数市民对郭的关注和支持下,区政法委才出资将郭送进医院。然而,十天前,却在郭面临落下严重残疾急需继续医治的情况下,拒绝继续支付医药费。多亏泊头着名的网络作家郭庆海和綦彦臣及时赶到医院,给予了他精神和物资上的大力援助,并在网上为他呼吁呐喊和鸣冤。
    
    遗憾的是,当海内外朋友寄给他的所有信件和捐款却被退回了,打给他的电话无法接通,几乎断绝了他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最令他痛若的还是,他为举报腐败分子、为了被打入死牢的无辜百姓喊冤,却遭到十几年残酷迫害,为此他曾四十四次进京告状,并曾到天安门广场、中央电视台、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国务院信访办、省政府、省公安厅、市公安局等地示威请愿,却在(98年)天安门广场示威请愿时被抓捕,遣送回沧!
    
    他最后极为无奈凄楚地写到:“人生有几个十二年?三十六岁至四十八岁,是人生多么珍贵的十二年!生存在大陆的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得到一个人最起码的人权?在世界大同的今天,只有在网上求助于一个素不相识的外国总统,岂不是中华民族和人类历史的悲哀!我个人的遭遇难道不是以大陆所谓的'人权状况越来越好'的莫大讽剌吗?”
    
    这是弱者的呼吁和呐喊,这是弱者的哀求与无奈。郭起真,虽然是正义使者和化身,真诚为冤民和弱势群体抗争的。比如在一开始时,他只是为了状告原所在单位领导有经济问题以及为一位蒙冤五年的人喊冤才致使他遭遇如此惨痛迫害的。在此过程中,虽然他明明知道此路根本不通,山里有很多恶狼猛虎的,但他就是不气馁,不妥协,坚定不移,坚持不懈,一如既往,视死如归,苦苦拼搏了这么多年,而被专制怪兽无情摧残着。
    
    时至今日,当他正遭受专制监狱的沉痛迫害时,当然,他还依然没有忘记为自己以及广大受苦受难的弱民和冤民们的正义抗争与呐喊。
    
    凛然抗争,绝不为强权妥协
    
    2006年8月28日起诉的第二天上午,李建强来到羁押郭的沧州市第二看守所,谈了如何提供法律援助的事宜。为了保护郭不致被严重迫害,李建强曾劝告他,为了早日获得自由,释放后恢复工作,并做出一定的赔偿,在9月12日开庭的法庭上,不让他涉及沧州市发生的两起特大杀人案以及原单位领导马桂臣的腐败问题和对他以前的伤害一案。而且在出狱后,也不准发表涉及以上事件的文章。另外,在最后的陈述中,要积极配合法庭,做罪轻和减轻处罚辩护,请求法庭从轻发落。
    
    但是,当正式开庭审理时,郭不但没有听从劝告,在与公诉人进行抗辩时,以致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李彦芳在法庭上每当听到他在答辩中涉及到李律师在看守所嘱咐的几个问题,她也进行阻挠。当她遭到郭强烈抗议之后,她又三番五次指使李律师当庭阻止郭的答辩,据郭公布资料说明,这使他精心准备的答辩不能正常进行。为此,他还把本来为他好的李建强律师的面子也不顾,将一切实际情况公布于媒体了。
    
    如此说来,不是老郭不可救药了,而是老郭确实为了扞卫真理尊严,已经把自己一切置之度外了。为此,他不但把全部家财赔上了,还把孩子的健康成长,妻子的幸福安全,以及所有亲朋好友们的安宁日子全赔进去了。
    
    固然,这种大无畏的自我牺牲和献身的精神,在今日中国,虽然也有很多人正在实践者,但毕竟少之又少,是真正值得绝大多数人所效仿的,也许只有这样,中国民主的实现才会真正为时不远。
    
    比如他在法庭上强调指出:“公安拘捕我之前强入民宅,将住宅内所有相关证据洗劫一空,并秘密潜入住宅,搜窃贵重物品,拘捕后办案人员又违反相关规定,将我押往秘密地点,连续刑讯逼供长达四天四夜。而法庭却对此置若罔闻,甚至拒绝我在法庭上进行最后陈述。庭审结束后,法庭记录与事实严重不符,我只有拒绝签字。
    
    2006年10月17日上午判决时,中院又组织了近百名旁听,判处我四年有期徒刑(依法上诉至今已三个月有余)判决结束后,我儿子扑到我怀里失声痛哭,我禁不住心如刀绞,寸心如割。
    
    儿子从四岁开始就跟着我上访,在漫长的十几年的上访中度过了他的幼年,童年,少年。他亲眼目睹了公安机关对我实施的五次关押和无数次的入室骚扰,制造恐怖。给孩子幼小的心灵上,布满了恐怖的阴影和永远夜不能愈合的创伤。
    
    更有甚者,恶警再次袭击他儿子。
    
    2006年4月12日,五六名如狼似虎的便衣警察,闯进他儿子上学的中学,在光天化日下,用暴力疯狂地抢夺他儿子随身携带的住宅钥匙。当他们野蛮的强盗行径激起学校领导和老师们的强烈愤慨,和严厉的谴责时,便又采取攻心战术,造谣和散布:郭文亮的父亲是投敌叛国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鼓动,逼迫他儿子揭发他的所谓反革命罪行。
    
    可怜他未成年的儿子,面对凶神恶煞的“人民保护神”,不仅丝毫感觉不到保护的温暖,内心却充满了极度的恐慌,可他还是按照警察老爷的命令进行揭发。他儿子动情地说:“我爸爸写了什么反动文章我不知道,但我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别人都唱‘世上只有妈妈好’,可我要大声地高唱‘世上只有爸爸好’。因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我四五岁时,我爸爸骑摩托车带我追击入室抢劫的歹徒,并将穷凶极恶的歹徒制服后扭送到经常抓捕我爸爸的公安局。我爸爸虽然没有工作,但爸爸每次遇到穷困潦倒的乞丐,爸爸都会解囊相助。爸爸还曾无偿献血。当他被非法关押期间,了解到一个即将刑满释放的青年,因与父亲产生误会,结下仇恨,出狱后准备不回家,继续流窜作案,爸爸为了化解他们父子间的矛盾,就带着我坐火车,亲自去东光找到他的父亲作工作,终于使他们父子化解了十几年的仇恨。爸爸得知一个青年蒙冤入狱,被判以重刑,为使其早日洗去不白之冤,爸爸就带着我打车到距离沧州几十公里以外的高川他们家了解情况,又到泊镇市找到他的辩护律师了解情况,并将了解到的详细情况向有关部门反映。在网上多次发表文章,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弱势群体。”
    
    虽然这种迫害老郭心中很清楚,但他就是不妥协,虽然他正遭受伤腿的沉痛折磨,但为了扞卫真理、事实和真相尊严,他就是绝不妥协。由此可知,老郭的这种钢铁精神,难道不会让我们为之动容吗?
    原载《议报》第306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