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楚廷/赫斯在二战结束前已被邱吉尔杀害?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二战时,纳粹德国的第三号人物竟然驾飞机到英国上空,而英国的防空火炮并没有开炮。这桩阴谋恰好被狡猾的丘吉尔利用了,他借此把国内的主和派收拾得服服帖帖。
     (博讯 boxun.com)

      1941年5月10日晚上11点,一架纳粹德国的梅塞斯米特Me-110式战斗机飞临苏格兰。英国的防空火炮对准了这架飞机,但奇怪的是,他们都接到命令不要开火。驾驶员想离开驾驶舱,但是空气压力把他紧紧地“绑”在椅子上,不让他使用降落伞。在这种情况下,他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弃机。几分钟后,飞行员弹射了出去,飞机变成了一团火球。
    
      当飞行员着陆时,他扭伤了脚踝。一位当地的农夫发现了这名受伤者,农夫拿着干草叉走向飞行员,把这位不速之客扭送到了英国民兵(即二战时期英国的乡土自卫队)手里。飞行员口口声声说要面见仅住在8英里(1英里=1.6公里)之外的汉米尔顿公爵。他的语气好像就是要和老朋友会面一样平和。接下来,几位官方的人士来了,飞行员很快就说出了真实身份:他名叫鲁道夫·赫斯——第三帝国副元首,希特勒的亲密朋友兼同事。他究竟怀着什么目的只身赴敌?
    
      爬到权力的顶峰
    
      鲁道夫·赫斯1894年出生于埃及的亚历山大,他是一个德国移民的儿子。一战期间,他作为突击队领导人在西线战场服役,和希特勒在同一个团,后来赫斯学会了开飞机,并成了德国空军飞行员。在凡尔登战场与法国人作战,此役,他受了重伤,一颗子弹洞穿其肺部。战后,赫斯像很多漂泊的老兵一样加入了右翼民兵组织“自由军”。很快他参加了街斗,并且因为参加过1923年的“啤酒馆暴动”而成了纳粹党的元老。
    
      赫斯的暴力举动,促成了他与希特勒的走近——在兰茨伯格关押的七个月,他和希特勒亲密相处,双方开始探讨人生理想了。1925年,赫斯成了希特勒的私人秘书。领袖的恩泽很快降临,赫斯的名气越来越大,1932年他当上了纳粹党中央政治委员会的主席。1933年4月,赫斯被任命为纳粹党副元首。这个爬升过程实在令人炫目。在理论上,他是纳粹党的第二大人物。在实际上也是如此,赫斯成了纳粹党的核心人物并赢得了希特勒的完全信任。
    
      在现存的一些电影档案上,赫斯总能在一些场合热情洋溢地效忠希特勒,他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但是1939年的时候,赫斯的无可挑战的地位受到猛地一击,由于战争迫近,希特勒开始挑选更加好斗的戈林作为他的继承人。对于赫斯来讲,这就是降级。
    
      随着二战的爆发,一些军方人物又受到了希特勒的青睐,赫斯被冷落了。他变得忧心忡忡,开始不太相信自己所承担的角色,也把握不清怎样做才能最大限度地维护自己元首的地位以及重新获得青睐。
    
      赫斯知道希特勒不想把英国往死里整,因为他还有一个更加危险的敌人——共产主义的苏联。“雅利安人兄弟”(指犹太人以外的白种人)是不应该互相残杀的,这是纳粹党的信条。在几个重要场合,希特勒都宣称他尊重大不列颠及其帝国。
    
      “我很高兴地支持一些德国人,”1941年8月,希特勒说,“他们认为有一天我们将看到英国和德国并肩向美国开战。德国和英国可以先互相了解对方需求,然后组成一个我们需要的联盟。”
    
      这些思想,希特勒在纳粹党的高层也表达过数次,所以赫斯想要实现希特勒的这个宏伟梦想就不那么奇怪了。而且赫斯的想法也得到了他的导师卡尔·豪斯霍弗教授的支持。
    
      纳粹在英国的朋友
    
      一战的时候,英国就卷入了战争,结果受到重创,很多年轻人身死沙场。于是英国社会上下普遍有一种痛惜感,认为这种事不能再发生了。他们愿意以任何代价来维持和平。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英国政府采取了绥靖政策。希特勒上台后,他们相信,德国重整军备是它的权利,这也是换取和平应该付出的代价。张伯伦就是这种思想的典型,在希特勒吞并了奥地利和捷克的苏台德区后,张伯伦获得了希特勒的和平保证。在很多电影镜头中,张伯伦手拿着希特勒签名的保证书站在白金汉宫(英国王室当然也支持他的举动)向狂热向往和平的人们挥舞,而最后,这张纸不名一文。
    
      丘吉尔一直反对绥靖政策,但他的声音是孤立的。1939年6月9日,也就是二战开始前的三个月,一次秘密会议在伦敦的外交部大楼召开。会议的主持人是主和派的外交部长哈里法克斯。会议没有留下任何记录,但人们推测,它可能是为了避免即将到来的冲突。在这些出席的人中,有一个相当重要的人,这就是克莱兹代尔侯爵。
    
      侯爵是一个优雅英俊、活力非凡的年轻贵族,他是英国下议院议员同时也是个飞行员。1933年,他驾飞机对喜玛拉雅山进行了一次探险,作为第一个飞越珠穆朗玛峰的人,他写了一部书《珠穆朗玛峰飞行必读》,这本书也是鲁道夫·赫斯的珍藏。
    
      1940年,克莱兹代尔侯爵继承了他父亲的头衔,被称为汉米尔顿公爵。在那次秘密会议后的几个月,汉米尔顿有一封信刊载在《泰晤士报》的10月6日那期上,信中宣称他希望在英德两个“高贵者”之间能够达成一个和平协议。
    
      出席那次秘密会议的还有路易斯·格雷革,他是肯特公爵(国王乔治六世的兄弟)的助手,和英国王室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在电影资料里,他经常和后来的乔治六世打网球。就在秘密会议前一个月,格雷革还因私人原因去了一次柏林,目的是帮助国王评估政治形势。
    
      可以说,在当时,同情纳粹德国在英国皇族里是普遍现象,那位因美人而放弃江山的温莎公爵(即爱德华八世)后来还访问过第三帝国与希特勒见了面。希特勒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因此他自然同情纳粹通过战争来达成他们的目的。
    
      1940年夏天,英国空军粉碎了德国的入侵。很多权力人士又开始鼓吹现在是与德国签订和平条约的黄金时期。然而这时,绥靖政策最主要的代言人张伯伦已经被丘吉尔取代了。趁着不列颠空战的胜利,丘吉尔不失时机地展开了反击主和派的行动。
    
      温莎公爵是第一个靶子,他是皇室里面最为公开的、且最有影响力的亲德派。1940年5月温莎公爵和他的美国妻子飞到了葡萄牙的里斯本而不是返回英国。在里斯本,德国要求西班牙法西斯政府试探他关于和平谈判的事情。温莎公爵于是指责丘吉尔是一个好战分子,德国听了非常受用。在温莎掀起更大的风浪之前,丘吉尔把他弄出了葡萄牙,温莎登上了美国航班去了加勒比海,他被任命为巴哈马总督,这个职位他一直呆到1945年。
    
      张伯伦,那个慕尼黑协议的始作俑者仍然保留在战时内阁,但是他已经不被人信任,而且他的身体也垮了。1940年11月他与世长辞。随着张伯伦的死去,内阁中另一个最大的主和派哈里法克斯的位置动摇了,在1940年12月的内阁改组上,他被彻底清除出局。丘吉尔把他打发到了美国做大使去了。
    
      同时,汉米尔顿公爵为了避嫌也远离了亲德派而加入了皇家空军。作为一个服役者,他的忠诚是无可置疑的,但是这是不是他与丘吉尔虚与委蛇的一个幌子?至少赫斯是这样认为的,他虽然清楚英国的政治气候已经转向,但他仍然认为汉米尔顿公爵是一个沟通英德双方的管道,他决心孤注一掷飞到英国去直接面见这些人。
    
      赫斯的驾驶错误使世界乱成了一团
    
      1941年5月10日下午,赫斯和妻子喝茶之际向她解释说将要做一次远足,除此之外,他没有更多说明。他吻了妻子和三岁的儿子,然后驱车前往奥格斯堡的空军基地。在那儿,他登上了一架卸掉了火炮的飞机。飞机上并没有多余的燃油供他返回德国,这注定是一次冒险之行。
    
      赫斯身着德国空军上尉制服,他仅仅带了张用铅笔标记了的地图,为的是避免德国防空火炮的误伤,他选择了沿着北海飞行。
    
      一切似乎都那么完美,一切似乎都在预料之中。在飞行800英里后,赫斯降落到了苏格兰。汉米尔顿公爵的一处府邸就在附近,那里还有一个飞机库和跑道。当地的一名妇女说,赫斯降落的那天晚上,她看到汉米尔顿家飞机跑道上的着陆指示灯亮了15分钟。
    
      汉米尔顿当时就在附近的空军基地担任指挥官,如果他一点都不知道这场约会,那么他无疑会相当好奇地去瞅瞅这位声称是赫斯的男人。但是他却古怪地拒绝了去看看这位不速之客,甚至也拒绝了派一位调查官去调查此事。为此,汉米尔顿受到了上级的责问。
    
      近来的研究发现汉米尔顿已经在那个晚上秘密会见了赫斯,这是当地的报纸刊载出来的,这是不是真的呢?皇家空军的调查官罗伯特·肖后来说,他目击了汉米尔顿公爵和一位BBC记者一起去验明赫斯的身份。
    
      相当巧合的是,在赫斯降临英国的当晚,肯特公爵也在苏格兰。
    
      成为俘虏的赫斯声称,他此行的目的是想通过汉米尔顿公爵向英国国王以及渴望和平的英国民众转达希特勒停战的愿望。其实赫斯带来的信息非常简明:英国和德国应该结成同盟共同对付苏联;英国可以保持它的帝国,前提是德国有权在欧洲大陆自由活动;英国必须归还德国在一战中失去的殖民地,并且同墨索里尼签订停战协议;丘吉尔必须辞职,因为希特勒不想与之共事。
    
      赫斯被捕后,英国政府立即采取措施保护两位公爵,避免他们卷入叛国的指控中。汉米尔顿频频地在空军的一些场合露脸,以表现他对英国的忠心。在公爵会见了丘吉尔首相后,英国下议院发表了措词严谨的声明,它洗清了公爵和这次阴谋的一切关系。肯特公爵还升了官,成了空军准将。
    
      在公开场合,希特勒对赫斯的行动狂暴万分,纳粹党的电台宣称赫斯此人有神经病。宣传部长戈培尔发表了如下声明:“我党党员赫斯完全处于一种幻觉的支配中,他以为自己能够给英德双方带来和解……我党对此人由理想主义陷入幻觉的冲动深表遗憾。这对强加于德国头上的战争不存在任何影响。”
    
      但是希特勒是否知情呢?也许他早就清楚赫斯的举动,后来的外交行动也可以隐约证明此事。但希特勒应该不会允许赫斯私自采取行动,因为这很容易引起各方面的误读。
    
      赫斯的出走使当时处在战争僵局的英德双方都陷入尴尬的处境。尽管英国一再淡化此事,但苏、美政界和新闻媒体都纷纷猜测英德两国在秘密媾和,法国抵抗人士更是直言不讳地指责英国的“背叛”行为。而意大利、日本政府对赫斯的惊人举动则迷惑不解,怀疑希特勒对它们三心二意。
    
      公爵之死
    
      随着审讯的结束,赫斯从苏格兰转移到了威尔士的一个戒备松懈的监狱——阿伯卡威尼城堡。
    
      1942年8月25日,也就是赫斯冒险的15个月之后,肯特公爵乘飞机离开了苏格兰,官方的消息说他是去爱尔兰去参观一个空军基地以鼓舞士气,在飞出60英里后,飞机一头撞在“鹰窝”山峰上。肯特公爵是二战中死亡级别最高的皇室人员。
    
      后来有些英国的作家把肯特公爵的最后之旅描述成他是为了到瑞典去和纳粹德国签订一个秘密协议。他们还耸人听闻地说赫斯也在飞机上。更令人称奇的是,他们还认为,英国政府早就给赫斯找了个替身,因为害怕赫斯被德国营救出去或者暗杀在狱中,真的赫斯并没有移到威尔士,他仍然呆在苏格兰的大牢里。
    
      按照这个解释,后来的事情也就明白多了:赫斯的替身被送上了纽伦堡法庭。而他在法庭上总是说他忘记了一切事情;这也同样解释了为何在赫斯死后的尸体上看不见一战时肺部留下的伤疤。
    
      种种迷雾仍然萦绕,但不可否认的是,英国的皇室卷入了一场与纳粹和解的阴谋之中,赫斯的飞行只不过是整个计划的一部分。由于一些觉悟过高的老百姓破坏了皇室的好事,丘吉尔不失时机地低调处理了此事并且加强了自己的政治地位。
    
      纳粹德国的宣传部长戈培尔不太明白,为何英国不利用赫斯事件大做文章,以此来破坏德军的士气,戈培尔认为,如果他是丘吉尔,他一定会把此事做到极至。他哪里能了解丘吉尔的精明,丘吉尔深知英国政府内部的主和派暗流汹涌,他高明地把赫斯事件支出公众的视线,以免公众产生和平幻想。然而在内部,他总是威胁要对赫斯事件以叛国罪进行调查,那些主和派人物被收拾得战战兢兢,不得不对他俯首听命。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