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管见:官权跋扈 酿成资本跋扈恶果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8日 转载)
    
    
     先前,人们知道煤矿工人很苦,矿难已司空见惯,还有所谓“煤老板”暴富之后的张狂和跋扈,刺激着人们的神经,现在又知道了,还有黑砖窑,在奴役大批拐卖来的童工,而且不仅河南童工被拐卖到山西黑砖窑,河南的黑窑场被关闭后,上交20万元人民币“保护费”就可以恢复生产,广东惠州也传出过黑心砖窑场的事情。 (博讯 boxun.com)

    
     奴役、虐待拐来的童工,甚至在其伤情恶化奄奄一息时将其活埋,如此的惨状,地方政府当然难辞其咎。甚至,人们看到的是,在利益共生关系下,“地方贪官污吏、窑主、公安、劳动监察部门构成了一个绵密的共犯结构”。共犯结构,这个概念近来不止一次地看到,现在又一次出现。
    
     资本在其原始积累过程中,总是伴随着种种的恶行与血腥,劳动者不懈地抗争,社会逐渐文明,才迫使资本也变得文明起来。西方社会的资本原始积累,这样走了过来,不意味着东方社会里这种资本原始积累,也一定要如此这般地走一遍。但是,事实摆在面前,缺乏社会的制约,甚至反过来有种种的纵容,中国的资本原始积累,还在展现其丑恶与血腥。
    
     中国的警匪题材电视剧里总是说,“全国警察是一家”,在现实中,则山西警方不配合河南警方。一旦事发,舆论环境变化,数万河南警力进入山西,想想看,山西警方乃至整个山西地方政府,是何等的处境尴尬。
    
     责任都在地方政府吗?在中国的范围内,似乎是这样。
    
     但仔细想想,其实,中央政府是地方政府的榜样。中央政府对民众使用暴力,地方政府也就无所顾忌。中央政府下令迫害法轮功,对人体器官黑幕、劳教劳改黑幕遮遮掩掩,对媒体言论严厉控制,并对媒体跨行政区域采访划界线,地方政府当然心领神会其精神。中央政府在苏丹问题上、在环境气候变化问题上回避其国际责任,地方政府对人权、对“科学发展观”,同样将其束之高阁,松花江污染、太湖污染,接二连三地出现。
    
     在全球的范围内,中国共产党的中央政府之所作所为,它的我行我素,它的拒绝批评与自我批评,它的封闭与顽固,它对控制市场的坚持,它对人权的漠视,它对种种黑暗势力的纵容,等等等等,它的地方政府都在它们自己的辖区里发扬光大了。
    
     那么,数万河南警力能够进入山西搜查黑砖窑,国际社会能不能对中国共产党政府也强制干涉呢?
    
     当年苏联干涉捷克斯洛伐克的时候,就是以华沙条约国内部“有限主权”的名义。中国政府在1950年代支持这种干涉,后来意识到自己也会成为被干涉的对象,就强烈反对“社会帝国主义”了。然而,全球化向前推进,“有限主权”越来越现实,干涉本身的矛盾与争议也越来越多,随着干涉本身的发展而发展。中国共产党政府在国内专制,在国际间则偏执于“政治解决”,害怕国际干涉到自己头上。
    
     不过,全球化还在发展之中,国际政治的民主化还只是初见端倪。
    
     尽管如此,在一国范围之内,资本原始积累的环境,与资本主义发展初期相比,毕竟是不同了。所谓“非资本主义发展”的“第三条道路”,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资本原始积累能够在比较文明的社会环境中,在工作日长度、禁止童工、保护女工权利,以及环境保护等诸方面,有现代的特点,不致重演18、19世纪的状况。然而,到21世纪了,中国资本原始积累的丑恶与血腥仍然那样猖獗,鲜明地显示出社会制约的软弱。社会软弱,乃因为官权跋扈,而官权与资本利益共生,资本原始积累就无所顾忌。
    
     当官权打击民权时,它处处主动,总能够先发制人,即使后发也往往能够先至,但民权需要官权保护之际,往往是不作为,不及时,甚至以各种借口拒绝。
    
     官权不软弱,但它有私利,要维护其私利,就要维持社会的软弱。中国共产党顽固地反对“三权分立”,进而反对“一国两制”下香港的“三权分立”,到了荒谬可笑的地步。它这样做,是要维持其党权控制行政权,迫使立法、司法的权力都屈从于党权与行政权,亦即党权控制“三权”的现实。倘若答应“三权分立”,则执政党控制行政权固然无可非议,但立法、司法权力独立了,反过来制约行政权,也威胁到党权,形成了权力制约的格局,跋扈就难了。
    
     共产党专制就是这样,将自己的“底线”无限扩张,扩张到将社会束缚得动弹不得,萎缩得如同畸形儿。一旦这“畸形儿”有所发育,大脑要独立思考,手脚要自由活动,在束缚中本能地企图动弹动弹,就无可避免地碰触到共产党的“底线”,它就觉得退无可退,象面对“鸣放”中的批评那样,就要反击,象面对八九运动那样,就要开杀戒。
    
     为中国共产党想想,它也真是挺难的。眼看要开它的第十七次党代表大会了,权力之争本来就很是紧张,可是偏偏祸不单行。先是重庆拆迁户顶撞地方官商势力,接着广西强制计划生育激起民变,然后是太湖污染,且有扩大之势,一时间其它水域也有蓝藻爆发和蔓延,现在黑砖窑事发,也涉及多个省市,弄得全球震惊。“和谐社会”固然只是理想,或只是画饼,但它在辛辛苦苦的“构建”之中这样连遭打击,不是也太惨了吗?
    
     可是,这样的事变,看来正进入一个连续爆发的周期,下一个,将是什么?
    --------------------------
    原载《议报》第307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6/18/2007 0:25)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管见:中共的两只“看得见的手”
  • 管见:事情会起变化的
  • 管见:还有集会自由
  • 管见:朱成虎讲话的矛头所向
  • 恐怖袭击与反恐的变化,兼论冼岩的“恐怖之道” /管见
  • 管见:冼岩的新的历史逻辑
  • 管见:何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