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德邦:罪恶的体制滋生罪恶的经济——从山西黑砖窑役使童工与残障人事件中看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0日 转载)
    
    近日中国大陆一些在极权言禁下艰难保持一点良知、敢于说点真话的媒体,如《新京报》、《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民主与法制时报》等几家媒体及一批网站,先后都报道了山西省多年来普遍存在的砖窑使用拐骗来的童工及残障者事件。这种以超出想象的劳动强度,在超出想象的恶劣环境,用超出想象的逼迫手段,来谋处暴利的罪恶经济,再一次不能不唤起人们对中国经济改革的思考。从披露事件的严重程度来看,甚至存在很多不堪忍受役使的孩童被打伤、打死、以致活埋。另据《民主与法制时报》调查报道,有的砖窑还存在诱骗来的少女,被强迫作性奴,以慰劳那些劳工,而窑主还以收取劳工的费用来从中渔利。更有据山西当地的知情人士披露说黑砖窑是算好的,还有更黑的煤窑,许多从外地骗来的劳工,在被放入阱中后,就再也没有出来的,直到他们要么被埋葬在下面,要么那个煤窑全部采光,再转移到别的煤窑----
     (博讯 boxun.com)

    从目前透露出山西黑砖窑情况,在一个信息高度封锁,热衷于歌功颂德,而将一切真实罪恶的披露都可能视作颠覆国家的社会来看,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些血淋淋的事件,只是中国罪恶经济的冰山一角。从这冰山之一角,我们可以看到它具有几方面特点:其一、持续时间长。这种黑砖窑绝不是今天,或者今年才存在,也不会是近年,而是存在多年。因为据媒体揭露,早在2003年,甚至更早的时间,就有过媒体披露失踪儿童父母寻找孩子而探到黑窑的事,然而这些事却没有引起社会的足够重视,更没有得到拿纳税人钱的权力部门的注意,罪恶就在这种阳光下公行着;其二、遍布范围广。从目前了解到的情况,可以看到在山西、河南都广泛存在着这种役使童工与残障人无偿劳动的情况。根据多年来中国经济发展的畸形状况,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种奴役童工与残障人,绝不是山西与河南发明的专利,这种罪恶属于整个中国,遍布中国的大江南北,可能只是由于行业的不那么集中,而使这种罪恶在不同的地区会有轻重之别,但可以肯定这不会是有无之别;其三、涉及人数之众。从目前已经掌握的数据来看,仅山西就有上千这种被奴役的劳工。那么河南有多少?全国又有多少?真是不敢想象!其四、反人性的残酷性。从目前可以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这种役使童工与残障人劳动,手段的残暴胜过了历史上任何时期对劳工的役使。看看那些被解救出来的遍体鳞伤的劳工,我们就不需要任何的陈述了。然而更为不幸的是,还有许多不知名的童工与残障者已经永远被窑主深埋在了那些不知名的地下,他们除了冤魂在上天控诉外,人间已永远消失了他们的声音,他们所受的冤屈也只能留给他们亲人去追思与社会良知人士的想象。如果说人类有罪恶与黑暗,还能有什么胜过这种盛世喧嚣之下冤魂的呐喊!因为他们连生前的喊冤都被无声地剥夺了!
    
    看着那一篇篇控诉的文字,读读那一节节悲惨的故事,我们能不联想起那些共产主义宣传文章中对早期资本主义血腥的控诉?能不联想起当年开发美洲时期的黑奴贩卖?能不联想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集中营与日本役使华人劳工?人类历史上一切黑暗的农奴制度下的罪恶,我们都从现实这些童工与残障者遭遇上得到解读。这是人类历史的黑暗,是人类永远的污点,是人类要时刻警惕,时刻忏悔的罪孽!然而今天我们却不幸与此同在!如果说马克思曾经将资本主义注解为“资本来到人间,每个毛孔都流着血”,那么今天我们怎么来回答这个问题?这种黑暗还远胜于资本主义社会早期,也远胜于封建农奴制时代,它只能在战争的非常状态中对异族的劳工役使上才能找到类似的情况,对此我们应该怎样作出解释?
    
    面对这种文明标榜下的罪恶,我们文字的表达常常显得苍白而虚空,它几乎不能陈述清任何一个当事者切身痛苦之万一!在这种痛苦面前,我们谴责人性的罪恶,我们悲愤人情的冷漠,我们哀叹道德的失范,我们----。不管有多少的根由追问,但是有一点我们是应该清楚的:那就是出现今天山西黑窑役使劳工这种罪恶情况,它有力地说明维护社会正义的法度已经丧失了!而导致这种法度的丧失的根由就是罪恶的极权政体!由于极权政体主导下的罪恶的掠夺经济,是完全丧失人伦道德,也无视社会法制的。而极权之下之所以能够无视法制,是因为有超越于律法之上的权力,有凌驾于文明社会一切规范之上的个体权力意志。在不受约束的权力与永无满足的私欲的交媾下,必然产出人类有史以来最罪恶的权贵经济的怪胎。权贵经济就是赤裸裸的掠夺经济,它除了不择手段地掠夺自然资源外,就是不择手段地掠夺人力资源。山西黑窑役使童工与残障者就是掠夺人力资源的一个典范。
    
    山西黑窑奴役童工与残障人是中国掠夺经济的应有景观!不过今天集中而规模地通过黑窑反映出来罢了。它是权力保护下的罪恶经济,是无原则利益驱动下的地方发展的必然现象!它的产生与存续无不依赖于不受限制的权力。在一个以摧毁道德为经济改革前提的社会,在一个法制只是作为权力附庸与维持统治工具的国家,畸形的经济产生出怎样的罪恶,原本就是题中应有之意!面对这种罪恶,我们如果指望抓几个包工头,判几个窑老板,就中止了罪恶,那显然是天真的。产生山西黑窑奴役童工与残障者情况是极权经济下的必然结果,那么要真正根除这种罪恶就必须结束极权政体,中止枉顾社会正义的畸形经济改革,让权力回到法制范围内,让权力在宪法授权下运行,让权力在社会监督下尽职尽责!唯有如此,一个真正法治、正义、和谐的的社会才能到来!
    
    2007-6-18于北京
    
    
    转自《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德邦:上访路上的追杀——刘杰在齐齐哈尔市的遭遇
  • 王德邦:极权之下无良政
  • 王德邦:十八年的证明——在八九“六四”民主运动纪念日的感言
  • 王德邦:浅议中国结盟运动 —由启蒙、结盟与结社的历史发展看今天
  • 王德邦:还有多少没有“右派”身份却承受“右派”苦难的人
  • 王德邦:从梁山早期王伦到晁盖看一个组织的蜕变
  • 王德邦:重判举报、打压上访、镇压异议——后极权社会的应有景观
  • 王德邦:反思十八年——与一些民主追求人士商讨
  • 王德邦:清明时节给“六四”英烈的一封信
  • 是不懂?还是不从?——对中国官僚阶层对人类普世价值状态的评点/王德邦
  • 王德邦:中国社会变革的第三种力量
  • 王德邦:十八年
  • 王德邦:从《冰点》到《百姓》,中国疯狂言禁又一年——回顾与展望
  • 王德邦:超越邓小平,还是回到毛泽东?——中国的十字路口
  • 王德邦:后极权社会的恐惧综合症
  • 王德邦:为跛足经济改革寻求注解的《大国崛起》
  • 王德邦:中国必有一战——走出吊诡时局的门槛
  • 王德邦:从五分到五十元的子弹费变化看中国司法的“进步”
  • 王德邦:中国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新探索——话说“八毛钱赎回选票运动”
  • 王德邦所了解的湖南永州珠山民众暴动情况
  • 王德邦: 从李柏光被捕看当局对维权人士的打压(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