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小彪:从“黑砖窑”事件看中国新闻监管的困局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奴工丑闻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8日 转载)
     2007年6月上旬,山西“黑砖窑”事件开始成为全中国的一个热点新闻。新浪、搜狐等各大网站连续十余日把它作为头条新闻,并作了专题;全国众多媒体的记者也向山西蜂拥。这期间,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做出特别批示,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则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彻查严办。与此同时,该事件也被国际媒体广泛关注。按照中国官方的说法,此事件“影响极为恶劣”。是的,影响确实“恶劣”:这一事件也许抵消了至少过去半年政府“苦心经营”的所有“主旋律”报道;它也让第四代领导人描绘的“和谐社会”丢了脸面,失了光彩。在这其中,中国政府的新闻监管能力也捉襟见肘,并且今后会愈发力不从心。
    
     “坏消息是好新闻”,但对于中国的新闻监管部门来说,大陆境内的任何“坏消息”都不该是“好新闻”,因为它可能有损党和政府的形象,也不利于“社会稳定”。所以近年来,中国的新闻监管部门一再强调新闻媒体的报道要“以正面宣传为主”,要“弘扬主旋律”。与此同时,新闻监管部门给新闻媒体的“负面新闻”报道设置了重重禁区。比如,尽管中国平均每天都发生上百起的群体性事件,但媒体却不能擅自报道。然而,当今的中国,社会问题是如此地复杂,矛盾是如此地尖锐,突发事件是如此地频繁。以至于报道“普通”的丢失孩子的新闻,就牵扯出了“现代包身工”的惊天丑闻,而如果再往下继续追究的话,那说不定会有更大的丑闻;但可以预料的是,追究一定会“适可而止”、见好就收,以防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博讯 boxun.com)

    
     无疑,当中国政府和中国的新闻监管部门“回过神来”时,完全有能力给“黑砖窑”的报道“降温”。比如,网民近日已经不能在互联网上任意地就此进行评说了,新浪、搜狐等网站都已经关闭了相关新闻后的“评论”功能。可以预期,不久,这件事就会在党和政府的“英明领导”下“圆满解决”;这件事也会再一次地“证明”党和政府的“伟大”和“决心”。
    
     但事实上中国政府和中国的新闻监管部门都已经陷入了一个“两难”困境,并且这个困境会日益使政府和新闻监管部门“痛苦”和“难堪”,而这主要是由社会矛盾和媒体现状决定的。
    
     首先,社会矛盾由来已久,积怨甚深。1989年“六四”后,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停滞(如果不是倒退的话);1992年邓小平“南巡”后,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和经济建设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这也给中国政府带来了自信和对政治体制改革的“不屑”。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缺失政治民主的背景下所取得的“经济成就”日显“畸形”和“缺陷”:经济发展常常是以牺牲社会正义和后续发展为代价,财富和金钱也往往以罪恶和丑陋为左右;贪污腐败愈演愈烈;社会的公序良俗几近被彻底破坏;正义开始给邪恶敬礼,良民开始向恶棍看齐;整个社会充斥着矛盾、怨气和暴戾。
    
     在中国社会问题日趋增多、矛盾日益尖锐、丑闻层出不穷的同时,为了维护政府形象和“社会稳定”,政府对媒体的监管力度也日益加强。但是,让政府难堪和不安的“坏消息”仍然时不时地被媒体“捅”出来。事实上,不是新闻监管部门不“尽责”,而是面对层出不穷的问题、矛盾和冲突,新闻监管的重重藩篱已经无法阻挡“突发事件”和“坏消息”的滔滔洪水了,实在是防不胜防!即使百密之一疏,也会引来大的“麻烦”。比如,“黑砖窑”事件,最初只不过是地方的一个小事件、小新闻而已,哪料想,后来的发展却是如此地“影响极其恶劣”。另一方面,类似的“丑闻”和“坏消息”也让中国的普通民众找到了一个宣泄自己怨气的渠道和机会。民众不仅在为新闻直接的当事人悲与愤,更是在其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自己的悲哀----“我们也许都生活在不同形式的‘黑砖窑’里”!于是,我们在互联网上看到了群情激愤,听到了喊杀声声。
    
     世界不同了。
    
     实际上,不仅是社会矛盾变得如此复杂和尖锐,曾经“驯服”的中国媒体也有了“异心”。1949年后的三四十年间,媒体是党和政府的“耳目喉舌”、是“人民的教科书”(胡乔木语);那时,媒体的“吃喝拉撒”几乎都由政府财政来买单,绝大多数的媒体不需要为资金和发行等“俗事”发愁,媒体与党和政府可谓是“同甘共苦”、“同心同德”。然而曾几何时,党和政府对绝大多数媒体的“吃喝拉撒”等“俗事”撒手不管了,却仍然要求媒体与党和政府“心心相印”。但是面对新的形势、新的生存压力,媒体也开始寻求“第三条道路”:既不能“得罪”党和政府(“大老板”),同时还得尽量博取广告商和受众(二老板)的“欢心”;两个老板之间的利益常常发生冲突,而媒体则艰难地在“夹缝中”寻求财富和自由。如今,更多的媒体不敢或不愿再担当“政治正确”的“人民的教科书”,倒是恨不能成为可以广进财源、愉悦受众的“卡通读物”。一般而言,有关“性”和“丑闻”(“负面消息”)的报道总是最有市场的,也是媒体永恒的主题;而在当下的中国,揭露丑闻则有更大的市场,可以赢得更多的共鸣。但是在目前的政治社会环境中,绝大多数的媒体是不会为了追求社会正义和事实真相而去揭露“丑闻”的,越大的“丑闻”越不敢去揭露;因为尽管“丑闻”有卖点、有市场,但更有政治风险,并且可能是关乎媒体生死存亡的风险。所以,目前中国大陆的媒体报道基本上就是诲淫诲盗、突出“露点”的“性”新闻,以及东家“鸡毛”长、西家“蒜皮”短的“俗”新闻,而真正意义上的严肃新闻、“硬”新闻少之又少。但是,如果有这样一则新闻:是社会丑闻,且报道不会被惩罚,那么众多媒体就会一哄而上、猛扑上去。因为它有卖点,还可以疏解和宣泄媒体自身压抑已久的郁闷和不满。事实上,这样的新闻客观上也迎合了大众的需求,反映了民众的心声,对这个社会的发展是有益的。
    
     但是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本是“社会公器”的媒体,如今在中国社会“金钱膜拜”的大背景下,基本上已经蜕变成了唯利是图的“商人”。所以,尽管我们看到中国的媒体在大篇幅地报道“黑砖窑”事件,尽管中国大陆现在也有很多有正义感的记者、编辑,但是我们实在不能高估大多数媒体在其中的“道义使命”(极少数除外),尤其是那些商业门户网站,它们把“黑砖窑”放在新闻头条,更多的是因为这条新闻可以带来可观的点击量以及由此产生的经济利益,而主要不是新闻所具有的“道义”和“是非”。
    
     充满尖锐矛盾的社会加上商业化的媒体正在共同冲蚀中国新闻监管的藩篱,而人们已然听见了藩篱的呼叫……
    
     “黑砖窑”事件最重要的不是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新闻监管的困局,而应该是给中国政府和中国社会敲响的又一次警钟。实际上,当今中国出现“黑砖窑”某种程度上是必然的,而它被揭露于山西却是偶然的;“黑砖窑”也主要不是山西省长的过错,而是中国现行体制的过错。
    
     在过去的近5年间,胡温两位领导人给中国普通百姓的印象是:亲民、勤勉、正派。但是,“黑砖窑”事件再次表明仅有这些是远远不够的,政治体制改革已经迫在眉睫!如果党和政府还试图依靠旧有的体制和老套的思路去解决新时代的问题,那么我们的民族将会付出更大的代价,而中国的党和政府自己也会不断地“难堪”和“不安”。
    
     政治体制改革是时候了!
    
    
     (2007年6月23日凌晨于北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德邦:与邓林小姐在黑砖窑前谈“六四”
  • 关于山西黑砖窑奴童案的思考/孙如风
  • “黑砖窑”事件 不可能因道歉而收场!/钢猫
  • 赵女:反右运动,一九五七年的“黑砖窑案”(反右五十周年祭)
  • 王德邦:中国是个黑砖窑 我们都是黑奴工
  • 黑砖窑-黑政府-黑制度-黑社会/李鑫
  • 黑砖窑事件的反思/陶东风
  • 拿什么拯救黑砖窑事件的人性集体沉沦
  • “披露黑砖窑第一人”:我至少惹了几万人
  • 史无前例:超过了买卖奴隶——为“黑砖窑”定性
  • 王德邦:罪恶的体制滋生罪恶的经济——从山西黑砖窑役使童工与残障人事件中看
  • 赵女:黑砖窑案,中宣部该当何罪?
  • 揭黑砖窑事件的记者及受害者家属:务必小心!
  • 谈现代黑砖窑蓄奴与“洪洞县里无好人”/小草民
  • 林泉:他到底是不是胡涂蛋-山西黑砖窑事件有感
  • 山西黑砖窑与“主流精英”
  • 政治体制改革迫在眉睫——由黑砖窑事件想起的
  • 常坤:愤怒的哭泣-知耻吧-山西黑砖窑-良心的无辜
  • 山西黑砖窑奴役、虐待工人事件:以国家名义捍卫文明底线
  • RFA:黑砖窑奴工寻求赔偿
  • 山西黑砖窑生态圈:罚款对窑主根本不起作用(图)
  • 于幼军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黑砖窑事件三大教训
  • 山西黑砖窑孩童回忆奴工血泪史
  • 于幼军在“黑砖窑” 新闻通气会上这样说
  • 身陷黑砖窑两年老婆改嫁小叔子
  • 所有关山西黑砖窑的文章和博客正在被秘密封禁
  • 黑砖窑案的终于有了处理结果:受罚最高级别官员是村支书 你满意吗
  • 调查证实“黑砖窑”事件官员倒卖童工 山西省长道歉(图)
  • 反思黑砖窑案:该检讨的是省长还是制度?
  • 黑砖窑3大问题:于幼军再作检查
  • 山西省委书记张宝顺:深查“黑砖窑”背后的腐败和失职渎职
  • 打击黑砖窑-“运动式”执法背后的渎职
  • 揭露黑砖窑案记者收到死亡威胁:事情过去后找你算总帐
  • 黑砖窑事件岂能草草收场
  • 黑砖窑黑幕情况越滚越大 政府如何赢回自己尊严
  • 洪洞只是冰山一角——有证据显示大量黑砖窑童工未获解救
  • 解龙将军:山西奴工制度已经蔓延到山东黑砖窑
  • 温家宝亲自过问黑砖窑:山西省长于幼军作检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